爱狗人士杨晓云2017_狂犬病袭来,爱狗人如何应对?

发布时间:2020-03-02 来源: 短文摘抄 点击:

  2006年7月25日,云南牟定县掀起了一场“打狗风暴”。连续发生的人畜被狗咬伤后得狂犬病致死事件,使当地政府专门抽调公、检、法、司及政府人员成立了打狗队,公安局长担任“打狗队长”,5天之内将全县5万多只狗捕杀干净。
  这一凶险消息让所有养狗者惴惴不安,特别是北京养着50万只狗的家庭。而这50万只狗只是截至8月份在北京公安局登记在册的,还有多少狗是没有登名入册,谁也说不清。
  但能说清楚的是在全国传染病发病死亡统计表上,狂犬病的发病率是397例,死亡数是237人,已居所有法定报告传染病之首。入夏以来,北京45家狂犬病免疫预防门诊就诊人数也急剧增加。截至8月22日,市卫生局公布北京今年已接报5例狂犬病例。
  入夏以来,北京因为狂犬病死亡两例的报道让刘朗这样资深的兽医十分诧异。毕竟北京已经连续11年没有发生狂犬病病例了。虽然狂犬病的病因有地域流动因素,大夫们不能肯定这两例就是在北京原发染病的,但这两例死亡已经让北京兽医界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毕竟,人一旦感染上狂犬病,致死率是100%。
  在北京西城鱼雁胡同的伴侣动物医院,大夫们被严格要求每月上交宠物狗免疫报表,认真询问每个狗是否有检疫证。每月来这个小医院打狂犬疫苗的狗有300~500只,医生从对每个狗主人的询问中得知,狂犬病的发病在整个北京市区非常少。让记者稍感宽心的是,北京目前使用的狂犬病疫苗都是质量有保证的国际品牌,免疫效果是非常好的,能最大程度上保证人和狗的安全;除非狗自身免疫机能有欠缺。但从绝对意义上说,没有一种疫苗是100%万无一失的。尤其是外地使用的疫苗就不太注意品质。如果疫苗效果不好,就要靠对狗的检测了。但在实际生活中,有多少狗是没有条件、也意识不到需要检测的?说来说去,狂犬病仍然不能完全杜绝。
  
  低保户沉默的爱
  
  在丰台区的某村,提到养狗的哑巴老刘头儿,人们对他的印象是性格古怪,没事最好少招惹他,因为他养了一条野狗。只能通过简单的手语以及一张写满错别字的纸,记者对他进行了一次沉默的采访。
  在初知记者的来意时,老刘头儿的眼神里流露出一丝警惕。他告诉记者,自己今年60岁了,没结婚,也从没有过工作,主要依靠每月领的310元低保金,平时还出去捡些破烂艰难度日。
  狗是老刘头儿捡来的,捡来时已经奄奄一息,大概是得了什么病吧。老人给狗熬粥喝,狗慢慢地康复过来,老刘头儿想,这个小东西活该不死,就留下来和自己做伴了。
  一人一狗相依为命的这段时间,有个“人”需要牵挂,有个生命完全依赖着自己,这让老刘头儿找到了久已失去的满足感。
  由于自己听不见马路上的汽车鸣笛声,老刘头儿几乎片刻都离不开这条狗,老人去哪里,狗就去哪里。狗真成了老人的儿子一样。
  有一天,老刘头儿和狗过马路,狗跑得快,撒着欢儿就过去了。这时,一辆转弯的汽车拼命地鸣笛,狗猛一回头,看到老刘头儿还没有过来,发疯一样地跑了回去,可能是怕老刘头儿撞着吧。
  在“谈话”过程中,狗静静地趴在我们身边,老刘头儿时不时轻轻地拍拍狗的头。狗是跟他一样不会说话的哑巴,但他们是彼此的依靠和温暖。
  对养狗的人不能领低保的政策,老刘头儿也知道一点。但由于他孤苦伶仃的生活,当地居委会对他养狗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了。但最近,一拨儿又一拨儿的严打让老刘头儿和他的狗受尽惊吓。
  8月的一天,老刘头儿的狗终于在一次抄狗行动中被带走了。老刘头儿现在回忆起那个下午还心有余悸。
  狗被抄走的时候,他不在现场。住在隔壁的那个来京打工的小伙子告诉他,就在老刘头儿去厕所的时候,抄狗队的人悄悄地走过来,把网在狗身后猛一盖,狗“汪汪汪”地叫个不停,然后就被扔在了一个铁笼里。
  告诉老刘头儿这件事的小伙子是唯一为狗感到伤心的,其余的人都在幸灾乐祸。那些邻居牵着自家的小狗嘲笑着经过。因为,自卑而自闭的老刘头儿和他的狗都被大家视作异类而受到排挤。
  老刘头儿在邻居小伙子的带领下来到了收缴犬暂时收容所。警察告诉老刘头儿,没有缴纳犬年检费,属于非法养犬,违反了北京市养犬规定,不仅要补交年检费,还要缴纳罚款。老刘头儿在警察局泣不成声。
  民警认为,尽管“狗证费”一降再降,但很多养犬人仍不买账。迄今为止,北京市养犬户主动办证的只占十分之一,远远低于市民实际的养犬数量。各种违规养犬的行为随处可见,已影响了市民的正常生活和健康安全。所以,对违法行为不能纵容。
  在回家的路上,小伙子劝老刘头儿别养了,本来吃低保,哪里还有闲钱养狗。老刘头儿说,其实他养这条狗几乎不花钱,晚上它都是自己出去找吃的。他每天出去捡破烂时,也常能捡到些残羹剩饭带回来给狗吃。最重要的是,跟冷漠的人情相比,这条小狗是他贫寒生活唯一的安慰。
  老刘头儿执意要领回这条属于他的狗。可是2000元,对于这个低保户来说,完全是一个高不可及的门槛。为了救这条狗,老刘头儿终于打破了60年的禁忌,一户户地敲开了村里邻居的家门,但由于大家一直都对老刘头儿这种养狗还领低保的做法看不惯,没有一户肯把钱借给他。
  终于,老刘头儿的执著感动了邻居一位小伙子。小伙子感受到这条狗在老刘头儿心中的分量,他拿出了进城整整一年攒下的2000元。
  领狗的故事是小伙子告诉我的。他和老刘头儿去领狗的时候,看到了他毕生难忘的一幕在一个简陋的笼子里起码关了二三十只狗。这些狗都靠着围栏急切期盼着主人的救助……
  小伙子说: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这些狗的悲惨命运,完全是那些不负责任的主人造成的。
  “办个狗证要1000块,以后每年500,对有些人来说的确是个不小的开销。”北京市某派出所宠物登记处的一位负责人说。
  爱,也是需要条件的。钱,是一个门槛。只有支付得起费用的人,才被政府认定为有能力、有资格的养狗人。没钱办狗证,能养得好狗,能保证定期给狗打狂犬疫苗吗?那些打不了疫苗的狗就成了传播狂犬病的隐患。唯一的办法,就是国家严格地统一管理。当然,再严格的管理也必须以自觉为前提。作为养狗人,也应该增强饲养责任心,本着对狗、对人负责的态度,自觉按照法律规定办事,文明养狗。
  人的素质不提高,狗的问题是得不到彻底解决的。
  
  骑虎难下只能“趴窝”
  
  老王养了一条黑色的“拉布拉多”犬。最近一个半月,他天天和这只大狗在屋里窝着,一步都没敢出门。几十平米的房子,大狗吃喝拉撒都在屋里,满屋子的味道可想而知。老王攥着已经显旧的农村狗证,心里别提多后悔了。   当初养这只大狗的时候,老王着实威风了一把。带着狗在小区里一溜达,其拉风程度不亚于开着凯迪拉克去菜市场买菜。胆小的忙不迭地绕着走,胆大的心里也难免发憷;爱狗的会尖叫着蹲下来和它亲热;懂行的直竖大拇指:好狗。
  拉布拉多虽然个头大,但脾气特别好,逮谁跟谁亲。老王就很放心地让它自己跑跑。一方面是心疼狗,怕拴上了玩儿不痛快;另一方面,在内心深处,他也有点儿喜欢看到人们在狗面前畏畏缩缩的样子。老王是个司机,在单位没人拿他当回事,自己又老大不小了还没成家,麻烦事一大堆,就只有这条狗能给他的人生提点儿气。
  直到后来一天,热情的大狗终于吓着了一个买菜的老太太,人家一状告到了派出所。挨了民警一顿好训,老王才收敛了些,知道出门该拴上点儿狗。同时,他也知道了原来养狗还是要办证的,没有证件警察就会把狗捉到收容所去。
  这可不得了,为了保卫他唯一的骄傲,老王知道,狗证一定得办!
  他又去打听了价钱,乖乖,一张狗证居然要1000块钱!心里斗争再三,老王还是舍不得这么大一笔开销。正好一个朋友说可以给狗办个“农村”户口,便宜一半,真要是赶上抄狗的也算是有个证明,能够应付上一阵。
  老王贪便宜上了个“农村”户口,本以为自此就万事太平了。谁知道,7月份北京又开始了真正的“严打”。
  听说周围几个小区都有警察去过,捉走了好些个超高没证的狗,老王有点害怕了。手里拿着“农村户口”,他本来就没底,再加上这几年自己的狗胡闹乱叫的确实得罪过几个人,心里就更是七上八下的,生怕警察会顺着举报抄狗一直抄到家里来。
  老王开始改变了自己的作息时间。平时他都是拣人最多的时候遛狗,好摆摆威风;现在,他早上3点多爬起来遛狗,晚上不过11点绝不出门,真可以说得上是披星戴月、日夜兼程了。
  一天,老王正要出门遛狗,却尖着耳朵听见外面有汽车开过的声音。他多了个心眼儿,趴着窗台看见楼下两辆警车闪着灯过去,着实吓了一大跳,从此干脆咬紧了牙,闭门不出,让狗吃喝拉撒都在屋里解决。不就是臭点儿吗,总比抄走了强。
  转眼间一个多月过去了,老王的家简直连狗窝都比不上。狗的屎尿浸在木地板里,那味道仿佛永远也去不掉。老王的脾气越来越大,看不顺眼的地方越来越多,对狗也动辄打骂,那一股子邪火好像总也发泄不出。那只狗也越来越呆不住了,相对它的体型,这个房间显得实在是太小了。别说跑,它连转个身都得小心翼翼,生怕碰掉了什么东西,又招来主人的一顿臭骂。
  一人一狗,在几十平方米的斗室里艰辛度日。这种生活,真可以称得上是在“熬”日子了。
  骑虎难下,老王后悔了。要是早知道自己根本没有能力养一条大狗,还不如从来就没有开始过。
  按照《北京市养犬管理规定》,在重点管理区内,每户只准养一只犬,不得养烈性犬、大型犬。对此,一位动物保护工作者解释道:大型犬对居住究竟和生存环境要求较高,以北京现在的情况来看,人口密度大、究竟相对较少的地区并不适合饲养大型犬种。
  其实狗的性格和体型是没有关系的。很多狗(比如金毛猎犬),尽管体型较大,但是性格和善,举止温柔,在全世界都是最爱欢迎的伴侣犬;真正危险的是胆小的小型狗,性格暴噪、富于攻击性,对人的威胁比大型犬还要强。事实上,北京市每年被狗咬伤的意外中,最常出现的主角就是白京叭。因此他呼吁政府能够更改现有的分类限养办法,更科学地减少狗和市民之间的摩擦。
  
  
  有狗证也有危险
  
  于大妈范大婶明明是被自家狗咬了,到宣武医院的狂犬病免疫预防门诊处打防疫针,还念念不忘狗的种种可爱。
  于大妈家的小狗很懂事。前阵子,小狗被大妈的妹妹带回家住了几天。在电话里,大妈得知,小狗因为不适应新的环境而经常在妹妹家随地拉撒。大妈生气了,让妹妹把话筒放在小狗耳边。妹妹觉得这样做不会有什么效果,可大妈说你就让它听吧。“乐乐,怎么这么没出息啊?别在人家随地大小便了!听见没?你要是不听话,奶奶就不要你了!你也别回家来了!”在电话里,大妈训了小狗一顿,语气极其严厉。小狗静静地听着,一声不吭。第二天,小狗果然乖乖地外出方便了。妹妹说真是神了。大妈则抱着刚刚回家的小狗宝宝贝贝地亲了又亲。
  说起这段,大妈的喜悦和自豪之情简直溢于言表,全然忘记了自己到底是因为什么才到医院来打针的。
  范大婶是被自家母狗欢欢咬的。只因为刚生下来的小狗太可爱了,大婶伸手摸了摸,结果母狗不干了,一口就咬破了她的手指。
  平时欢欢都是很乖的,每次我外出时,它都要送我到门口。每次我都得嘱咐一句,欢欢,奶奶出去买菜了,好好看家啊。听完这句话,它就乖乖地跑回自己的小窝趴着不动了。
  一位刚刚缴完费的大姐边走边发着牢骚“被狗咬破个小口儿就要300多,早知道就不来了。狗已经打过疫苗了,干吗还花那么多钱给人打针啊?”
  通州区潞河医院的李大夫说,打过疫苗的狗对人也是有威胁的,因为这些狗并不是100%都能产生抗体,而人如果没有抗体,就依然有患病的危险。
  大部分流浪狗是因为生病、残疾、主人搬迁、医疗费用等问题而被遗弃的。这些流浪宠物成为传播狂犬病的巨大隐患。
  值得注意的是,猫也能携带狂犬病毒,也许大多数人并不知晓。其实何止猫,其他如蝙蝠、啮齿类动物(鼠、兔)、狼、狐狸等都可以成为狂犬病毒的携带者。其中,人们经常接触而又往往容易掉以轻心的猫就是一个很危险的杀手。猫经常用舌头舔爪洗脸,爪子上残留的唾液很可能会携带病毒,当猫用爪子抓伤人时,很容易把病毒从抓破的伤口处传染给人。其实,猫也应该打狂犬疫苗。
  
  狗的问题归根溯源是人的问题
  
  牟定县的大规模屠狗不但是狗的劫难,也是所有爱狗人的劫难。地球上众生平等。我们不会因为交通意外而彻底“灭杀”机动车辆。我们只要了解狂犬病,就会发现,这种病虽然危险,但不是无法战胜的。
  世界卫生组织推荐可以广泛应用更经济、更易于接受的处置措施,诸如尽量采用国产疫苗以降低处置的费用,持续开展针对医务、兽医专业人士的狂犬病预防与控制专题的培训等。立法的原则应当是责任和权利的对等关系。单纯禁限狗并不能取代有成效的养狗管理方式,狗的行为取决于人的素质,狗的问题归根溯源是人的问题。
  和狂犬病的战争一直不等同于和狗的战争。依靠科学手段,以疫苗控制狂犬病的传播才是消灭狂犬病的正解。
  目前看来,给猫、狗注射狂犬疫苗就可以有效防止动物患上狂犬病。可能的传染源消失了,人类也就从此摆脱了狂犬病的死亡阴影。
  纵观人类历史,瘟疫像噩梦一样纠缠不去,在所有的时代都投下混乱和死亡的阴影。瘟疫最可怕的地方在于未知――没有人知道瘟疫何时发生,更没有人知道瘟疫何时结束……
  再长的噩梦也有醒来的时候。也许,我们曾经恐惧过,但肯定不是在今天!
  无疑,作为一种高致死性传染病,狂犬病的破坏威力十足。但是,现在我们手中已经掌握了防治方法,完全消灭这种危险的传染病只不过是个时间问题。
  
  狂犬病相关知识链接
  
  什么是狂犬病?
  狂犬病又称恐水症(hydrophobia),是由狂犬病毒引起的主要侵犯中枢神经系统的一种人畜共患的急性传染病。人狂犬病通常由病犬以咬伤的方式传给人,主要有恐水,怕风、光、声等临床症状,只要发病,病死率100%。
  
  被狗咬了该怎么办?
  如果被狗咬或抓伤,应该马上采取三步紧急应对措施
  第一步,冲洗伤口。要马上用流动的水冲洗伤口,尽可能把病毒冲走,把血挤出去。如果有条件,最好用20%的肥皂水进行冲洗,连续冲上20~30分钟。接着用碘酒消毒伤口,再用酒精洗掉碘酒,如此反复三次。 伤口不宜包扎、缝口,开放性伤口应尽可能暴露。如果伤口必须包扎缝合(如侵入大血管),则应保证伤口已彻底清洗消毒并已使用过抗狂犬病血清。
  第二步,马上到当地防疫部门注射疫苗。绝不能拖几天才去注射。狂犬病潜伏期快的10天左右就发病,慢的则可能有好几年时间。
  第三步,如果伤口被咬得严重,定要注射抗病毒血清,与疫苗同时使用。抗病毒血清必须在医生的指导下先试针。如果伤口见血,最好同时接种破伤风疫苗,以策万全。
  同时,医生也告诉我们:狂犬病的发病率极低。也就是说,就算你被咬伤,也很有可能完全不被感染。即使有被传染的可能,只要确实做到立刻清理伤口,并且在24小时内去医院注射狂犬病疫苗,就可以在很大程度上保证自己的安全。所以,盲目的恐慌是完全没有必要的。
  编辑/徐阳

相关热词搜索:狂犬病 袭来 如何应对 狂犬病袭来,爱狗人如何应对? 狂犬病袭来 爱狗人如何应对

版权所有 光兵文学网 www.nmgsyfdc.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