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广播影视职业技术学院官网【17年强奸116人:安徽“连环强奸案”触目惊心】

发布时间:2020-03-05 来源: 短文摘抄 点击:

  从1993年到2010年,安徽临泉县农民戴庆成在17年的时间里,强奸116人,多数还并行实施了抢劫。   116人中,32人是与临泉相邻的河南沈丘县人,其余都住临泉。她们的丈夫常年在外打工。
  作为中国人口第一大县,临泉有人口213万,这个农业大县的外出务工人员在60万至80万。青壮劳力外出务工是中国农村普遍现象,农村社会治安问题日益突出。
  2010年12月1日安徽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戴庆成死刑。戴庆成不服判决,提出上诉,目前二审尚未宣判。
  
  蒙面人夜闯民宅
  
  刘守茹家在安徽省临泉县白庙镇卞庄行政村某自然村,她今年49岁,丈夫和儿子在外打工,她留在家种地并照顾上学的女儿。2008年7月27日,她和女儿睡在客厅里。半夜,刘守茹觉得有动静,刚拉开灯,一把匕首亮在眼前。接着她看到一个戴头套的男子。
  “很害怕!”刘守茹说,不过她很快镇定了,她要保护11岁的女儿。根据检察院起诉书和法院判决书后来的描述,蒙面人此时准备对刘守茹实施强奸。
  刘守茹反抗过程中,床底下的小狗突然叫了一声。“蒙面人失神,我抓起枕头砸向他,并大叫救命。”刘守茹说,邻居听到呼救后开灯,蒙面人逃走了,抢走了她的手机和家里的锅、手电筒。反抗过程中,刘守茹后背、腿都被匕首划伤,次日到白庙派出所报案。
  警方赶到现场后,有群众议论“这一带夜里不太平”。这话引起了临泉公安局刑警大队长杨永魁的注意。他感觉到,这起案件可能不是一起偶发强奸未遂、入室抢劫案。
  警方决定扩大排查范围,结果发现确实“不太平”。刘守茹所在的白庙镇有57000多人,打工人口比例占到40%,留守妇女儿童多,这个比例与临泉县的总体比例一致。警方排查得知,从刘守茹被侵犯的7月27日到8月13日,白庙镇又发生四起入室抢劫、强奸案。
  临泉县公安局成立了“7?27”专案组,进驻白庙侦破案件。警方抓了一孙姓青年,破获了十多起入室抢劫、强奸案。但他不承认侵犯刘守茹一事是他所为。
  这意味着“7?27”案件另有嫌疑人。
  继续排查,警方又抓获一晏姓青年。他也交代了几起入室抢劫、强奸案,但坚称“7?27”案不是他所为。
  警方再次走访、排查,没有得到有用的信息
  从蒙面人的犯罪手法分析,对方手法娴熟,撤退迅速,应该是惯犯,可能还背有其他案件。侦破无进展,陷入僵局。2009年冬,阜阳市公安局将案件列为挂牌案件和2009年冬防冬治行动必破案件。
  就在此时,与临泉比邻的河南沈丘县公安局派员前往临泉,询问有无此类案件发生――沈丘也发生了数起类似入室抢劫、强奸案,当地公安局也成立了专案组侦破。
  于是,两地警方开始联手。
  
  恶性让警方吃惊
  
  2009年11月15日,安徽临泉、河南沈丘两地警方开了联席会,对案件的规律、特点进行串并,认为两地有7起案件是同一人所作。
  串并让嫌疑人的轮廓渐次明晰:年龄在30至45岁,性格内向外表老实,一人作案,心理素质好但制止能力差;身体强壮,文化素质低;有一定反侦查意识,作案时戴头套,这也说明犯罪嫌疑人与受害人住地距离不很远。
  作案特征也开始明确。侵害目标固定,以留守妇女、小孩为目标,主要锁定房屋无院墙或房门夜晚不上锁的家庭。作案动机是入室抢劫,顺势强奸妇女。手段为逼、打、奸并用,抢劫、强奸、盗窃多罪并施。作案时间特定:约夜间10时至次日凌晨4时。
  警方最终将嫌疑人锁定在临泉县?城镇三桥集的戴庆成身上。2010年1月29日,戴庆成在?城镇一亲戚家被控制。警方发现戴随身藏有毒药,后来他自己交代,准备一旦被抓就服毒自杀。
  在警方出示了DNA鉴定信息等证据后,戴庆成开始交代。让办案人员意外的是,他交代了130多起抢劫、强奸案,其中100多起是抢劫、强奸(包括未遂)并施。
  最终,法院认定戴庆成强奸116人(含未遂),抢劫91起,金额32549元,盗窃23起,金额32945元。
  戴庆成不仅翻墙爬院,1997年和2008年,还两次通过挖墙角的方式入户作案。
  根据警方调查,戴“作案手段残忍”,2006年5月的一次,他当着一婆婆的面强奸了一儿媳,还有两次是当着母亲面强奸女儿。2004年8月还强奸一个怀孕6个月的妇女。
  戴庆成的恶性令警方吃惊。
  
  没遇抵抗作案成瘾
  
  根据法院认定,戴庆成第一次作案是在1993年夏,在?城镇将一妇女强奸。此后,他多次将该妇女强奸,最后一次去时,男主人回家了,用火药枪将他赶走。
  安徽志豪律师事务所律师明天一审担任了戴庆成的辩护律师。他介绍,戴庆成一开始喜欢在人家里打麻将、玩牌后,摸点小东西走。后来看到很多家中都是留守妇女一人在家,于是起了色心。
  “他是得手就干,不得手就跑。”明天说,而且,戴庆成偷、抢的东西不分贵贱,“是东西都拿。”
  1999年6月一次,他强奸一名妇女后抢走10元钱,2007年5月,强奸后抢走20元。他还在作案后抢过人家的芝麻、香油、被子。
  戴庆成之妻骆芸说,她对丈夫的所作所为一点也不知道。骆芸是戴庆成的第二任妻子,1999年以后,骆芸外出打工,主要在河北,只割麦季节回家。
  据律师明天介绍,从案卷记载看,戴庆成称有几个妇女是自愿的,还有一起是他本想去这家,结果跑错到另一家,另一家的妇女也没反抗。
  据戴庆成跟律师讲,他作案过程中“没有人敢反抗,也没有人会报案”,因此他一起起案件做下去。“一切都显得平安无事,因此,我的胆子越来越大。到最后竟然有了一到晚上就想出去作案的心理。”
  
  被侵害者大多数沉默
  
  受侵犯妇女中,少数人用策略逃脱了厄运。2008年7月,戴庆成蒙面持刀窜到白庙镇童某家,抢走500元,准备强奸童某时,童某称自己有性病,戴庆成于是放弃。
  “但大多数人不敢反抗。”律师明天介绍,“家丑不可外扬”,是受害妇女普遍心态,她们更害怕公开后如何面对丈夫、家庭和乡亲。有名妇女遭侵犯后在电话里向丈夫哭诉,丈夫连夜回家,打了妻子一顿,然后返回打工地,再也不回家了。戴庆成归案后交代的100多起案件,警方大多数没有接到报案。
  刘守茹的邻居汪玉清,今年60岁,她和80岁的婆婆在家照看两个孙子,丈夫和两个儿子、两个儿媳都在外打工。
  2008年夏天,汪家也遭“蒙面人”光顾,那次汪玉清的丈夫在家。睡梦中她感觉有人摸她的脸,开始以为是丈夫,眼一睁,“蒙面人”跑了。她叫醒丈夫准备追,起身跑到门口,“蒙面人”已消失在门前玉米地里。
  民警后来根据戴庆成的供述一一核查,有些人不愿承认。据接近办案民警的人士说,在安徽临泉与河南沈丘两县公安确定嫌疑人特征后,曾派人到两省接合部的六个乡镇走访、排查。有的人家去了好几遍,但留守妇女什么也不说。有人承认家中曾遭窃,但对性侵犯的问题,闭口不谈。
  “口子”最终还是撕开,办案人员与一名妇女聊了几个小时后,该妇女终于说出了自己的遭遇。
  众多受害者中,2008年7月27日受侵犯的刘守茹是为数不多的报案者,并由此揭开了系列案件。她是同龄人中为数不多读过高中的人,当过会计,成为留守妇女前曾在大城市打过工。
  乡村治安压力大
  
  刘守茹的邻居陈正义说,自从“蒙面人”被抓,村里夜间安宁多了,“但白天还有小偷小摸的。”陈正义说,村里年轻人都打工去了,治安很成问题。
  戴庆成一案公开后,临泉县公安局新任局长陈琦注意到农村治安防范面临问题。他在当地媒体上表示,为了维护民工潮席卷下的乡村安全,须进一步强化社会治安综合治理。
  陈正义所在的卞庄行政村有4545人,村支书卞俊荣说,全村土地只有3602亩。村里40%的人都外出打工。
  白庙镇全镇打工人员比例也是40%左右,57000多人出去了两万多。
  白庙派出所长韦强介绍,年轻人外出后,村里治安防范压力加大。该所有民警8人,全镇一年要出警400多次,还要配合各类专项行动,人手非常紧张。
  临泉县政法委副书记、综治办主任张国柱说,县公安局难以给派出所下派更多警力。全县以前只400多民警,经过两年补充后到600多人,但有效警力也只四五百人。
  全县213万人口,警民比例不到万分之三,白庙镇还不到万分之二,远远低于全国万分之七点五的水平。
  韦强说,现在所里8个警察周一到周五全员24小时在岗,周末轮流值班,几乎保证不了休息日。
  张国柱介绍,临泉县在各乡镇建立了专职治安巡防队,在乡镇派出所指导下工作,以弥补警力不足。
  全县目前有234名巡防队员,白庙有6名。张辉是白庙镇的一名巡防队员,每月镇里给他500元津贴,县里再补贴100元。
  张辉每天的工作是白天去学校和农村主要路口巡逻,一般两人一班,摩托车行进。夜间则和民警一起,由镇政府值班领导带队,开着警车巡逻。
  在白庙镇净堂村村民孙树发看来,夜间巡逻车最主要的问题是不能深入到村庄,一般在大路口和中心村。白庙镇综治办主任马峰说,全镇有12个行政村、82个自然村,确实难以每天到每个村巡逻。

相关热词搜索:连环 安徽 触目惊心 17年强奸116人:安徽“连环强奸案”触目惊心 安徽连环强奸案真相 宁夏连环强奸杀人案件

版权所有 光兵文学网 www.nmgsyfdc.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