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制土壤粒级划分标准_极端主义的国际土壤

发布时间:2020-03-13 来源: 短文摘抄 点击:

     阿富汗问题已成为中亚各国的"心病"      在某种意义上说,中亚国家与阿富汗可算是我中有你,你中有我。尤其对乌兹别克斯坦和塔吉克斯坦两国来说,就更是如此。在阿富汗北方联盟控制区,那里"阿富汗人"实际上都是乌兹别克族和塔吉克族人。
  中亚各国与阿富汗不仅是唇齿相依的近邻,而且历史上也有过类似的遭遇和相同的命运。当年大英帝国与俄国沙皇争夺阿富汗时,中亚各族百姓也同样遭受到这些外来征服者的欺负和压迫。在苏军入侵阿富汗时,当时中亚五国虽说都是苏联的加盟共和国,但出兵阿富汗与这些远离莫斯科的地方关系不大,阿富汗人只记得那是克里姆林宫的决策。在塔利班刚成气候之时,中亚五国的确受惊不小,主要是担心这股不懂国际政治规则的"学生军"举着原教旨主义的大棒干扰邻
  国的世俗统治。因此,中亚五国与阿富汗北方联盟的关系一直不错,拉巴尼政权虽说只能控制阿富汗全境8%以下的领土,但中亚各国还是承认它的合法政府地位,并与其保持正常的外交关系。然而,在9.11事件之前,随着塔利班势力的不断扩大及其原教旨主义色彩的淡化,各国对塔利班的态度和政策开始出现了某些变化和调整的迹象。乌兹别克斯坦总统曾表示,他的国家准备承认阿富汗任何政府,哪怕是塔利班政府。与此同时,吉尔吉斯斯坦也隐约出现了承认塔利班政权的声音。如吉官方人士说,阿富汗内战不平息,中亚安全就无法保证。阿富汗问题是中亚各国的心病。经年累月的阿富汗战乱给地区安全和稳定造成的负面影响不仅表现在军事方面,还对该地区的政治、经济和社会稳定同样具有相当大的危险性。
  事实上,至9?11之前,尽管中亚各国目前都没有承认塔利班政权,但也并不愿意将这股阿富汗最强大的现实力量看成是自己的敌人。
  
  周边环境与美国因素
  
  中亚周边存在的其他一些冲突也造成恐怖分子具有跨国行动的方便条件。与中亚地区相邻的西亚地区一直不平静,从两伊战争到美国等西方国家对伊拉克、伊朗的打击和制裁,使外部势力在这个地区有很大影响。中东地区存在的极端主义组织和各种矛盾,都对中亚地区产生了直接或间接的影响。近年来,印度和巴基斯坦两国在距离中亚不远的克什米尔地区发生武装冲突,也破坏了地区的稳定和安全。与中亚国家隔里海相望的外高加索地区以及稍远的俄罗斯北高加索地区,十年来一直被民族冲突和政治动乱所困扰,纳戈尔诺-卡拉巴赫、阿布哈兹、车臣等问题悬而未决。而这些冲突地区都有极端主义存在,而且彼此有联系。据俄罗斯情报部门的消息,2000年9月初,来自俄罗斯车臣的非法武装首领哈塔卜也潜入塔吉克斯坦,参与中亚地区的武装颠覆活动。
  美国在中亚国家独立以后,一直忙着推销自己的价值观和政治制度。美国政府认为中亚国家意识形态的混乱是一种进步,甚至对中亚国家打击极端主义反对派的作法横加指责。美国谋求的地区"安全利益",目的并不是针对中亚的极端主义势力,是想牵制俄罗斯和伊朗在中亚的影响。
  在1999年中亚国家、中国、俄罗斯等国开始寻求联合打击极端主义势力时,美国等西方国家却只关心"石油"利益,极力促成里海石油运输"西线"的建设,造成俄罗斯的不满。欧盟国家对俄罗斯在车臣的军事行动说三道四,甚至主动要求出面"调解"。2000年4月底,中亚和高加索地区国家经济一体化会议在阿拉木图举行,俄罗斯和中亚国家的领导人都出席了会议,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在会上反对美国在民主问题上采用双重标准,警告美国不要干涉中亚国家内政。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的态度使国际反恐怖阵线没能早一些实现,致使极端主义来去自由,恐怖主义在中亚地区无所顾忌地坐大。直到9.11事件爆发后,美国才猛然醒悟。
  
  

相关热词搜索:极端主义 土壤 国际 极端主义的国际土壤 极端爱国主义 中国极端民族主义

版权所有 光兵文学网 www.nmgsyfdc.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