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在十字路口的将金刚山旅游|处在十字路口的经济

发布时间:2020-03-13 来源: 短文摘抄 点击:

      朝韩政府始终将金刚山旅游项目看做是各自国家总体战略的有机组成部分。随着局势的发展,这种政治意味越来越浓厚。去年以来的朝核危机更使金刚山旅游陷入岌岌可危的境地。
   2003年8月4日凌晨,韩国前现代集团理事会主席、现代峨山公司总裁郑梦宪自杀身亡,举世震惊。各界对郑梦宪之死的广泛关注,原因不仅在于他生前是韩国商界的风云人物,还在于他在朝韩经济交流与合作事业中的作用举足轻重。
  现代集团是朝韩经济合作的主力军,在朝鲜有多个合作项目,但其中历时最久、影响最大、同时也最具争议性的是金刚山旅游项目。郑梦宪生前对该项目倾注了大量心血,但金刚山旅游自启动以来一直处于亏损经营的状态,现已举步维艰。郑梦宪在遗书中希望现代峨山公司继续“全力推进”所有对北事业,还要求家人把他的骨灰撒到金刚山。
  
  50年北上的梦在金刚山实现
  
  金刚山位于朝鲜东部沿海地区,是朝鲜半岛上最负盛名的风景区,拥有丰富的自然、人文景观和珍稀动植物资源。好多半岛人都将金刚山视为有生之年必须一游的美景。
  金刚山旅游是在以郑周永和郑梦宪父子为首的现代集团的大力推动下得以实现的。郑周永是韩国现代集团的创始人,他认为“南北统一之路应由经济先行”,其晚年把主要精力投向推动与朝鲜的经济合作。1998年,郑周永通过以耕牛援助朝鲜的“黄牛外交”打开了南北大规模经济合作的大门。1998年6月,现代集团与朝鲜亚太和平委员会就共同发展金刚山旅游事业达成协议,现代集团以2005年前向朝方支付9.42亿美元的代价换取独家开发金刚山30年的权利。该项目得到了当时推行对朝“阳光政策”的金大中政府的大力支持。1998年11月18日,金刚山旅游正式启动。2000年郑周永逝世后,郑梦宪继承了父亲的事业。
  金刚山旅游从启动至今,历时已近五年,大致可分为两个阶段:1998年11月~2001年1月可视为第一阶段,此阶段旅游事业总体上发展较为顺利;2001年1月至今为第二阶段,这一阶段,旅游事业上的各种经济和政治问题不断暴露出来,陷入深刻危机。
   1)第一阶段:1998年11月~2000年12月
  1998年11月18日,现代集团的游轮“金刚号”载着826名韩国游客首航朝鲜,开始了金刚山之旅。这是半岛分裂50多年来韩国人第一次得以到朝鲜旅游。之后韩国上下掀起了一股“朝鲜热”:到这年年底短短一个多月时间里到金刚山观光的韩国人达到10554人。1999年游览金刚山的韩国人达到148074人。2000年,借助南北首脑会晤所带来的半岛前所未有的缓和局面,金刚山旅游事业也达到高潮,当年游览人数达213009人。
  1999年1月,韩国政府批准现代集团扩展其金刚山项目。在现代的带动下,三星、乐喜等企业集团也开始了在朝鲜的投资活动。
  但即使是在金刚山项目最初的“蜜月期”里,这项旅游事业的推进也非一帆风顺。1999年6月,朝鲜当局曾以劝诱朝鲜导游叛逃为由拘留了一名在金刚山旅游的韩国游客,导致旅游中断了一个半月。
  2)第二阶段:2001年1月至今
  此阶段里金刚山项目所蕴涵的多种问题集中爆发,使该项目频频陷入危机。韩国政府为了保证金刚山旅游能够维持下去,以公开和直接的方式介入了这一“民间合作事业”。
  2001年以来,由于旅游费用过高和游览活动常受到北南双方“说变就变”的政治、安全局势的影响,韩国民众赴朝观光的热情有所减退,游客人数锐减。2001年仅有57285人游览金刚山。2002年尽管有政府提供旅游补助,截至11月中旬,游客人数仍只有71422人。游船的航行也越来越不正常,多次因游客不足而停开。
  在2000年底之前,现代峨山每月向朝鲜汇款800万~1200万美元,但观光业务带来的营业收入尚不及此数的40%。由于游客人数始终达不到赢利所要求的水平,现代公司已无力向朝方支付每月1200万美元的“观光代价”。2001年1月份只支付600万美元,并称减少汇款是因为朝鲜在履行协议时态度消极,导致经营出现问题。此后,由于资金周转困难,现代公司向朝鲜的汇款多次不能按时进行。2001初,已在金刚山项目上损失近4000亿韩元的现代商船公司退出了这一项目。
  
  此外,走海路到金刚山不仅耗时过长而且费用也过高,不利于吸引客源,而只要金刚山不被指定为旅游特区,现代集团就无法吸引外部资金,因而现代峨山把实现这两个目标作为重振金刚山旅游事业的突破口。但这两个问题都由于朝鲜方面的原因久拖不决。直到2002年10月,朝鲜才公布有关设立金刚山旅游特区的政令。2003年2月23日,金刚山陆路旅游通道正式开通,但由于朝鲜突然在旅游通道附近进行铁路施工,陆路旅游刚刚启动不久又被叫停,至今尚未恢复。
  随着现代金刚山项目的危机不断加重,开始一直表示坚持“政经分离”的金大中政府不得不改变其立场,直接介入金刚山旅游,并以各种方式向现代提供了数百亿韩元的资金。
  去年以来的朝鲜核危机更使金刚山旅游陷入岌岌可危的境地。金刚山旅游事实上已处于半停滞状态。
  
  掺入过多政治因素 金刚山旅游举步维艰
  
  金刚山旅游项目确实是朝韩关系中一个革命性的创举,至今已有超过50万韩国游客游览了金刚山。它是半岛分裂50多年来发生的最重大事件之一,也是“阳光政策”的第一个具体成果。它打破了朝韩长达半个世纪没有大规模人员交流的局面,一个时期内确实也营造了一种热烈的缓和气氛,对南北和解进程做出了可贵的贡献,是南北关系中的一个新里程碑,其历史意义是任何人都无法抹杀的。
  但另一方面,金刚山项目也有相当大的局限性。首先,对于任何经济合作事业的成功至关重要的互惠原则基本上没有得到体现。这是金刚山旅游始终无法摆脱亏损经营的重要原因。
  其次,过深卷入政治。虽然名义上是民间合作项目,但朝鲜半岛的政治现实决定了金刚山项目从一开始就具有很强的政治性。事实上朝韩双方政府始终将金刚山项目看做是各自总体战略的有机组成部分。随着局势的发展,这种政治意味越来越浓厚。而韩国政府对金刚山项目的介入逐渐加深,将之当做不仅是“经济事业”,而且是一项“和平事业”,乃至于使之在某种意义上成为一项“政治事业”。现代集团以推动对朝经济合作的名义卷入2000年向朝鲜非法提供巨款以换取朝韩首脑会晤的“以金钱换会谈”的事件,对企业的声誉以及以金刚山旅游为主的各项合作事业造成了极大的损害,还间接导致了郑梦宪的死。
  核危机爆发后,韩国国会削减了计划2003年拨给该项目的200亿韩元中的199亿。2003年2月卢武铉上台以后,韩国对其对朝经济合作政策进行了调整,已经公开表示今后将把除人道主义援助之外的南北交流与合作与朝鲜核问题挂钩,称不会再“被朝鲜牵着鼻子走”,并要求朝方表现出更灵活、互惠的态度。
  郑梦宪自杀后,金刚山旅游何去何从成为一个令人关心的问题。现代峨山和韩国政府都表示将继续努力使朝韩之间的经济合作继续下去,但今后的金刚山旅游却很难一帆风顺。首先,经济上的困难依然严重。现代集团的主要债权银行已经明确表示反对现代集团其他子公司介入金刚山项目,否则将收回信用支持,其他民间企业也表示不会加入或接收该项事业。今年由于政府停止了金刚山旅游的补贴,出现了“最恶劣的经营困境”,现代峨山已三次向有关部门和国会请愿,要求重新进行支援。然而占国会多数的反对党大国家党已向国会提交法案,规定动用超过5亿韩元的南北合作基金,必须提前60天得到国会的批准,此外,如果金刚山事业由政府企业接收,也要事先得到国会批准。
  但最终决定金刚山旅游命运的还是朝鲜核危机如何收场。当前核危机已经到了一个关键的转折点,金刚山旅游也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若核危机持续恶化,则任何力量都难以长期维持之;若核危机能得以和平解决,金刚山旅游将能得以延续下去,而且可能利用南北关系改善的契机获得新的发展机会。但即便如此,这一项目再以当前这种形式继续下去的可能性也不大。此外,为保证自身的经济上的生存力,金刚山旅游在继续保留其“和平事业”特点的同时,将更加强调经济收益。
  

相关热词搜索:路口 旅游 金刚山 处在十字路口的将金刚山旅游 处在十字路口的选择 处在人生的十字路口

版权所有 光兵文学网 www.nmgsyfdc.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