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扁案世纪大审判] 罢变暗

发布时间:2020-03-14 来源: 短文摘抄 点击:

  一拖经年,以重判告一段落;后续因素复杂,能否最终定案关键在二审。      9月11日,曾自诩“台湾之子”的陈水扁及其亲属因涉入多起重大贪腐弊案被台北地方法院一审判处无期徒刑等重罪,引发岛内社会强烈震撼和普遍反省。陈水扁自在台湾政坛崛起到最终因贪入狱,深刻地反映出台湾社会民主化尚欠成熟的一面,证实了不少政治人物高调宣扬的理想与现实作为往往存在巨大落差。“扁案”一审判决对岛内政治生态和政局发展产生重要影响,蓝绿阵营围绕二审的司法攻防势将更加激烈。
  
  重判符合社会期待
  
  9月11日,台北地方法院宣布陈水扁家庭部分弊案一审判决结果。陈水扁在“公务机要费案”、“龙潭购地案”和“海外洗钱案”中犯有侵占公有财物、伪造文书、受贿及洗钱等多项罪名,被重判无期徒刑,褫夺公权终身,并科罚金2亿元(新台币,下同),陈妻吴淑珍作为贪污罪共犯,同被判处无期徒刑,并科罚金3亿元;陈水扁子媳陈致中、黄睿靓因洗钱罪分别被判刑二年六个月和一年八个月,并科罚金3亿元。前“总统府副秘书长”马永成、前陈水扁办公室主任林德训等扁家亲信均被司法重判。由于扁家所涉系列弊案十分繁杂,特侦组将对包括“二次金改”、“机密外交”等弊案展开下一波侦办行动,不排除陈水扁再次被司法起诉。
  台北地方法院在长达1500多页的判决书中详细罗列了陈水扁一家的种种不法行径及事后顽固态度,明确指出“公务机要费必须因公支出,绝无挪为私用余地”,但扁家长期侵占机要费高达1.74亿元,用于私人生活花费和购买奢侈品,并通过洗钱等非法手段存往海外账户。判决书直指,陈水扁、吴淑珍所掌控的海外密帐存款与历年所得及资产差距甚大,都是贪污不法所得,陈水扁利用权力及政治影响力大肆侵占公帑、收受非法献金等,行径之放肆贪婪,态度之嚣张狡诈,犯后之毫无悔意,已伤害台湾民主成就。一审判决对“扁案”的性质、过程等均做出了明确界定和描述,证据充分有利,向岛内社会展示了司法独立公正的形象。
  判决出炉后,国民党和马英九当局出于尊重司法低调回应,陈水扁办公室则在第一时间痛批判决“违法违宪”、“办绿不办蓝、办陈不办马”,将案件定性为“报复性的政治审判”。从岛内主流舆论的种种反应看,陈水扁贪污集团被司法重惩符合民意总体期待。台湾《联合报》民调显示,约45%的民众认为司法审理过程公平客观,34%的民众认同法院对陈水扁的判决,15%抱怨轻判,只有21%感觉刑期太重,甚至有超过三成的绿营民众认同判决。《苹果日报》民调显示,58%的台湾民众认为判决“大快人心”。在某种意义上说,对扁家贪腐弊案的一审判决直接回应了岛内多数民众长期以来对严惩腐败的高度期盼,同时也以实际负面案例警示岛内公务人员,成为马英九当局整顿吏治、反腐除弊的重要体现。
  
  民进党陷入两难
  
  伴随这项“世纪大宣判”,让人瞩目的还有民进党的态度。经过再三的仔细盘算,民进党对“扁案”一审判决采取“柔性切割”的审慎立场,寻求在政治道德与选举利益之间恰当的平衡点。
  经协商定调,民进党发表“九大声明”,在提及陈水扁应负起“汇款海外、政治资金管理不当、疏于对家庭成员的约束”等政治责任的同时,着重从司法人权和程序正义的角度迂回“挺扁”,突出“扁有罪,但罪不及此”,要求停止羁押陈水扁,并支持扁展开后续的司法辩护进程。由于“扁案”产生的政治效应复杂难测,党内高层人士的表态显得十分微妙。党主席蔡英文称“民进党会以最好的方式声援”,但对何谓最好方式并无明确说法。前“行政院长”谢长廷认为,“判决是为宣泄舆论,根本来解决问题。”游锡?透露,“早就提醒陈水扁不要低估国民党的卑劣。”近来人气窜升的高雄市长陈菊呼吁立即停止羁押陈水扁。苏贞昌一面认为司法改革需要检讨,但也表示“无论个人或政党犯错或不符人民期待,就要面对民意淘汰”。吕秀莲则公开表示对陈水扁一家所为难以谅解,“痛心疾首”,呼吁陈郑重向所有支持者道歉。总体而言,民进党的正式表态仍然避重就轻,不谈核心问题,反映出“陈水扁因素”在民进党内部的特殊性和复杂性。
  “扁案”发酵至今,理论上对民进党的冲击效应在逐步递减,但长期而言,“陈水扁因素”仍是制约民进党走向无法忽略的重大现实问题。岛内各界一直将“扁案”一审判决看作蔡英文能否挣脱陈水扁绑架的分水岭,民进党的态度和所为已清楚表明,该党目前仍无力完全挣脱陈水扁与“独派”势力的钳制,也无意从根本上与陈水扁完全切割,这与民进党内的权力生态和利益纠葛息息相关。一方面,“扁案”牵涉到民进党各派系间千丝万缕的瓜葛,反映出民进党内存在庞大的贪污共犯结构,这种利益共生状态决定了该党高层难以“快刀斩乱麻”,与陈水扁进行实质性切割。另一方面,虽然陈水扁对民进党的控制力今不如昔,但其操控下的“扁系”和“独派”势力仍然占据党内要津,陈本人对绿营选票还有一定影响力,也是该党无法真正“去扁求存”的重要原因。判决出炉后,“南社”、“客社”等“独派”团体敢于背离主流民意逆势抗议“审判不公”、“违法违宪”,就是明显的例子。民进党不管是出于政治算计或是情义相挺进行“柔性切割”或“变相挺扁”,都已使其丧失政治道德的制高点,在未来政党竞争中将背负难以抹去的污点。正如前民进党“立委”郭正亮所言,民进党“始终纠缠在情感和是非之间难以取舍,并未正视反贪腐的问题核心”。
  
  后续效应有待观察
  
  陈水扁一审被重判客观上回应了岛内社会对司法价值的追求,同时对岛内政局和政治权力生态也将产生复杂影响。
  首先,“扁案”重判符合岛内民众对马英九当局反腐除弊的高度期待,有助于缓解马当局因执政不佳面临的强大压力。马英九上任一年多仅在两岸关系、对外关系等少数领域交出令民众满意的成绩单,“拼经济”跳票、救灾不力等陆续暴露出马英九施政中的种种严重不足,反对势力和岛内舆论鼓噪的“马无能”使其承受着空前的压力。陈水扁一家被重判释放了先前岛内社会尤其是蓝营民众对马当局处置“扁案”久拖不决的埋怨,以实际行动宣示了马英九推动反贪除弊的决心,与全面改组“内阁”相呼应,有助于马恢复个人声望和民众信心,也有利于其在云波诡谲的岛内政争中争取和掌握主动。
  其次,“扁案”一审判决对年底县市长选举将产生较为复杂的影响。年底县市长选举是岛内这次政党轮替后的首次大规模地方执政权重组,对国、民两党均具有指标性意义。“扁案”一审判决结果对年底选举至少产生以下效应。一是民进党对陈水扁贪腐集团的变相“袒护”态度将使中间选民却步,使其只能期待固守深绿基本盘。二是蔡英文领导下的民进党未尽全力挺扁激起“台独基本教义派”的反弹,绿营内部暗潮汹涌,特别是此次改选的民进党南部执政县市挺扁势力强大,民进党处理“扁案”的后续作为必须照顾到这一政治现实,防止绿营内部分化。三是国民党虽暂居上风,但今后继续打“陈水扁牌”的效用在递减,且在县市长选前面临着中南部灾后重建、新流感防控、推动经济复苏等重大棘手问题,一项处理失当,很容易陷入更大更深的困境。
  最后,二审成为“扁案”发展的重要观察点。根据台湾地区法律规定,“扁案”最终将以三审定谳,其中二审尤为关键。第一,陈水扁已将上诉台湾高等法院视为司法决战的重要一役,争取二审“逆转”成为脱困的关键,陈在重新委任律师后势必手段尽出,司法攻防将更加激烈。第二,全案移至高等法院后,陈水扁是否继续被羁押对二审审理速度将有很大影响,若解除羁押,陈很可能以拖待变,想方设法迟滞审理过程,同时对民进党内部的权力生态也可能产生更多变数。第三,陈水扁不会轻易放弃操作“政治迫害牌”,将继续在一审程序正义瑕疵、二审法官的选任以及马英九的特别费案等问题上做文章,极力争取舆论同情,民进党在这些方面也会配合演出。
  基于台湾社会和政治生态的特殊复杂性,“扁案”下一阶段的走向势必受到诸多方面因素的作用和影响。无论如何,陈水扁一审被重惩一定意义上打破了台湾社会引以自傲的“民主神话”,陈“假台独、真贪腐”的虚伪面目也重创了岛内“台独”势力的嚣张气焰。

相关热词搜索:审判 世纪 扁案世纪大审判 世纪大审判 美国世纪大审判

版权所有 光兵文学网 www.nmgsyfdc.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