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金融海啸 [金融海啸重创韩国经济]

发布时间:2020-03-19 来源: 短文摘抄 点击:

  百年一遇的金融海啸,重创华尔街后一发不可收拾,席卷欧洲再直扑亚洲,而金融开放度较高的韩国,更是首当其冲,并成为此次金融危机受影响的重灾区,韩国经济全面亮起红灯。据韩联社首尔2008年12月10日报道,市场调查企业NIELSEN COMPANY KOREA,11月12日至18日针对首尔和4个广域市的1000名成年人开展在线问卷调查,结果显示51.7%的受访者认为,目前的金融海啸比1997年的外汇危机更加严峻。此次金融海啸影响不仅局限于金融领域,而且还影响了韩国的内政与外交。具体而言,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股市汇市暴跌资金外逃
  
  金融危机爆发后,韩国金融市场出现剧烈动荡。
  首先,股市大跌。韩国股市指数(KOSPI)由2007年10月末的最高点2064点,跌到2008年10月底的967点,跌去53%,股市市值也随之大量蒸发。
  其次是汇率急挫。韩元与美元的汇率由2007年10月底的905:1,下滑到2008年11月24日的1513韩元兑换1美元,创1998年3月13日以来的最低纪录,韩元贬值近60%。据《朝鲜日报》报道。由三星经济研究所运营的CEO专门网站“SERI CEO”12月7日以341名CEO为对象,就“今年的10大经济新闻”进行了问卷调查,结果21%的受访者将“汇率暴跌导致业绩恶化”列在首位。其后,雷曼兄弟破产和美林集团被收购等“华尔街金融冲击”以14.8%排在第二位,而因金融危机KOSPI指数跌破1000点水平线以微弱的差距(14.6%)排在第三位。
  第三,外资大量抽逃。韩国经济对外依存度极高,连续十几年维持了国际贸易顺差。然而2008年上半年原油价格和原材料价格上涨幅度过大,头10个月竟有8个月处于逆差状态,韩国的外汇储备比年初减少了500亿美元,目前韩国外汇储备只相当于2005年底的水平。韩国股市暴跌、汇市急挫相当大程度上是各界对韩国外汇储备充足程度失去信心所致,韩国出现了外汇(主要指美元)流动性的信心危机。1992年,韩国股市才对外国资本开放,自2001年以来,外国投资在韩国股市比重一直在30%以上。据统计,在美国金融危机前后,外国投资者在亚洲主要国家的股市中,从韩国抽走的资金最多。截至2008年10月末,外资在韩国股市抛售了40万亿韩元(合近400亿美元)。外媒称外资正在从韩国股市“大逃亡”。
  
  内外债高企
  
  金融风暴肆虐之下,韩国形势严峻、岌岌可危,内外债高企。在亚洲区内,韩国对外部融资需求的依赖程度很高,韩国银行业过去几年来积累了大规模的短期外债,所以面临的全球银行危机的压力最大。据21世纪经济报道称,与1997年的情况相似,现在外部的金融危机已经波及韩国,对韩国的银行系统产生了越来越严重的影响,对外部资金的需求不断提升。根据信贷评级机构穆迪投资服务公司研究报告,韩国在2008年的名义GDP为10176亿美元,外债为3990亿美元,外债占GDP的比例约为39.25%。短期外债(一年之内到期)占总外债的比例为40.2%,约为1600亿美元。数据显示,韩国的外债在最近两年急剧上升,外债在2002年的时候只有1415亿美元,2003年为1576亿美元,2004年为1723亿美元,2005年为1879亿美元,2006年为2600亿美元,而到2007年就跃升为3822亿美元。与此同时,外债占GDP的比例也一路上升,2005年时仅为23.7%,2006年就上升为29.6%,2007年更高达40.9%。
  在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时,充分彰显了韩国的民族凝聚力,掀起了全民“献金运动”,帮助国家偿还外债,成为世人争先传颂的佳话。但现今韩国的工商企业和一般消费者已变得和美国一样,普遍有过度借贷的问题,以致工商企业的负债率和韩国人的负债水平,已与美国相差不远。有报道提到韩国私人机构的债务高达GDP的180%。这样,韩国人不仅再没有能力捐钱给国家偿还外债,甚至反而可能因国内工商企业和住房贷款者坏账大幅增加而严重拖累韩国金融系统。对韩国来说,外债之外,另一个指标具有同样的参考意义。韩国的经常项目逆差是亚洲国家中最高的,其银行的贷存比率在亚洲国家中也最高,达到136%,大大高于亚洲82%的平均水平。这意味着,韩国银行业每有100块钱存款,就会贷出接近140块,这一比例甚至远远高于美国的略超过100%,以及欧洲的约110%,而与之相比的是,香港银行业2007年底的贷存比只有70%,中国大陆银行业更是低于70%。与之相比,在1997年金融危机的时候,亚洲区银行贷存比水平一般都超过或者接近100%。由此可见韩国银行业流动性的压力之大。
  据《朝鲜日报》报道,因外国投资者接连抛售股票,韩国的净对外债权(对外债权减去对外债务)时隔8年多再次转为负值。据韩国银行2008年11月28日公布的《9月底国际投资对照表》显示,9月底,韩国的净对外债权为负251亿美元。韩国成为净债务国是自2000年第一季度(负58.4亿美元)以后的第一次。这意味着需要偿还的外债多于韩国所拥有的对外资产。如果背负着外债负担的韩国银行业一旦陷入困境,有可能导致整个国家的金融系统濒临破产。所以当时有西方媒体认为韩国有可能会成为亚洲版的冰岛的预测也并不是毫无根据的。
  
  经济增长放缓
  
  韩国经济往往是以出口导向为主,出口比例高达40%,特别依赖欧美消费市场。全球金融危机使世界经济进入低迷后,美国、欧洲、日本的经济增长率纷纷陷入负增长,市场也在不断萎缩。在这种情况下,韩国出口增长放缓,而且大大超出预期。韩国2008年11月份的出口额为292.6亿美元,比2007年同期减少了18.3%。这是IT产业泡沫崩溃导致发达国家经济陷入低迷局面的2002年2月(负17.5%)以后,韩国出口减幅首次达到两位数。
  金融危机使韩国实体经济受到严重损害。不仅韩国经济支柱三星、LG等大集团受到冲击,雇用全国九成劳工的韩国中小企遭受打击更大,众多出口企业经营困难,甚至关闭,从而导致韩国失业情况恶化和银行坏账大幅增加。在不良中小建设企业和中小造船企业全面开始进行结构调整的情况下,受景气低迷和资金短缺的影响,全国范围内的破产企业数量出现急剧增加的势头。根据韩国银行2008年11月19日公布的《10月份票据拒付率动向》,9月份全国破产企业数量比前一个月增加了118个(58.1%),达到321个。这是自内需萎缩严重的2005年3月(359个)后,3年零7个月以来的最高纪录。从各行业情况看,同期制造业破产企业数量从66个增加到109个,建设业从49个增加到65个,服务业从74个增加到133个。从各地区情况看,首尔从80个增加到111个,地方从123个增加到 210个,可见地方的破产企业增加势头非常明显。
  韩国最近几年经济增长情况是不错的,2006年和2007年GDP分别增长了5.1%和5.0%。2008年上半年的增长率也维持在4.8%。但由于金融危机的影响,韩国总体经济增长情况不容乐观。预计2008年韩国经济增长率只有4.7%。世界投资银行纷纷下调韩国2009年经济增长预测,12月8日,国际金融中心对高盛集团、JP摩根、摩根斯坦利、瑞银集团、渣打银行、英国巴克莱银行和美林银行等世界7家主要投资银行于11月公布的韩国2009年经济增长率预测进行了分析,结果平均仅为1,2%。韩国代表性财界团体――全国经济人联合会所属韩国经济研究院,12月7日发表题为《经济展望与政策课题》的报告认为,因出口低迷和内需萎缩,2009年韩国经济增长率为2.4%,创亚洲金融危机以来最低,而2009年韩国出口增长率只能达到0.4%。报告指出,这个预测以2009年中国经济增长8.5%左右软着陆为前提,若中国的扶持政策达不到预期,韩国经济增长率也有可能跌至1%左右。
  
  社会问题显现
  
  金融海啸,直接影响着韩国国民的日常生活。首先是收入的减少。韩国银行12月2日发表的2008第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显示,第三季度实际国民总收入比前一个季度减少3.7%,这是自金融危机爆发的1998年第一季度(负9.6%)以来的最低值。其次,个人金融负债率高企。韩联社首尔12月12日电,截至2008年9月末,韩国个人金融负债余额逼近800万亿韩元(约合人民币6万亿元),人均1639万韩元。韩国目前户均负债高达4000万韩元(约合27万元人民币)。此外,受股价下跌的影响,个人部门的金融资产储备额自2002年后首次出现减少。第三,失业率增加。韩国国家统计局12月10日公布的数据显示,韩国11月失业率季调后升至16个月高点3.3%,高于10月的3.1%。而2009年的就业人数将可能是2003年以来首次减少。据韩国国家统计局12月1日发布的报告,目前韩国每7户家庭就有1家的父亲失业。
  影响全球的金融危机,时下对韩国经济造成打击,同时给韩国民众带来更大的生活与精神压力。韩国媒体报道,韩国最近以来发生的多起自杀事件中,金融危机均为罪魁祸首。由于股市大跌,许多投资者损失惨重,不断有人自杀。韩国警方相关人士表示:“随着经济增长放缓的势头越来越严重,自杀人数正在增加。有许多人平时就患有忧郁症,现在经济危机到来,由于无法忍受现状,最终选择了死亡。”
  由于经济状况的恶化,普通市民由生计所迫所造成的犯罪也正在增加。由于石油价格上涨,韩国许多渔民无法再出海捕鱼,因此在渔村里为生活所迫走上犯罪道路的人也在增加。根据韩国海洋警察厅向国会国土海洋委员会委员申荣洙提交的资料,一些人因盗窃其他船只的油料而被检举。2007年这样的案件数量仅为5件,而2008年截至8月已经发生了12件。至于船只盗窃案件,2007年为6件,而2008年仅上半年已经达到15件之多。另外一些人在领取免税的油料之后,又转卖给零售商获利。2007年这样涉嫌侵吞而被检举的案件数量为644件,而2008年截至8月已经发生了1788件,上升幅度巨大。
  
  内政外交深受影响
  
  由于美国华尔街金融风暴的影响,大量外资迅速撤离韩国、股价暴跌、韩元贬值、国民收入的增长率出现负增长,标榜为“经济总统”的李明博由于“时运不济”,可以说是“英雄无用武之地”。李明博竞选时为了迎合韩国民众复兴经济的厚望而提出的年均经济增长7%、10年内人均收入翻番至4万美元,以及使韩国跻身全球7大经济强国之列的“747经济发展计划”,看来前景模糊。可以说在某种程度上,金融风暴直接影响了李明博政绩的发挥,政府治理经济能力受到质疑,使他的人气指数大幅下滑。据路透社2008年10月17日报道,韩国民调机构Realmeter10月14日和15日,对韩国700名成年人进行了调查,李明博的民意支持率由10月初的32.8%下降到10月15日的20.9%。金融危机不仅没转移民众的注意力,帮李明博减压,反倒给他加压。李明博在执政的10个月后,正面临着1997年金融危机以来韩国经济最危险的境地。那么,韩国在野的政治势力会不会借机呼吁群众走上街头,逼李明博下台呢?应该说,这种可能性不大。毕竟,金融危机和“牛肉风暴”不同,它是全球性的。韩国各党派必须齐心协力应对,谁趁机拆台都会成为历史罪人,这是关系到韩国经济生死的大问题。
  金融海啸,也影响着韩国的外交走向。李明博政府越来越重视与东亚邻国的外交,特别是与中国、日本的关系。从政府层面看,韩国政府积极推进三国外长会议和三国领导人会议,李明博还在2008年10月初首先提出了举行中日韩三国财长会议的建议。韩国舆论也对中日韩三国合作进行了正面而积极的宣传,尤其是对12月13日在日本福冈举行的中日韩领导人会议的举行做出积极的努力。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日本首相麻生太郎和韩国总统李明博出席了这次会议。三国领导人积极评价三国合作的进展,确定了今后合作方向,提出了新的合作倡议,并就应对国际金融危机,以及共同关心的地区和国际问题交换了意见,达成重要共识。温家宝13日下午会见李明博时表示,此次中日韩领导人会议非常重要,将决定三国领导人定期会晤机制和三国新的合作伙伴关系。韩国成均馆大学政治外交学教授李熙玉认为,此次三国领导人会议,能够使韩中、韩日、中日关系得到进一步强化,继而推动构筑东北亚和平机制。当前,中韩、中日、韩日的双边关系已经迎来新的契机:韩中关系已经发展成为了战略合作伙伴关系,韩日、中日关系也迎来了新的转机。以克服金融危机为契机,使三国协调机制不断完善,将在本地区和国际范围内显现出更加积极的作用和影响力。三国协调机制也为其他国际会议中的东亚合作奠定基础。就整个国际社会而言,三国协调机制能为世人提供体现亚洲价值观的典范。三个国家正发展成为“利益共同体”,这种合作是超越意识形态的。如果能够继续不断深入发展,三国之间的关系不仅会越来越紧密,也会给国际社会带来和谐之风。
  此前,以中日韩三国为中心的东北亚地区,由于缺少战略互信和存在历史问题以及领土、领海争议,在东北亚区域合作中显得较为滞后。金融海啸,为三国的经济合作提供了一个契机,特别是中韩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和中日战略互惠合作关系更构成了东北亚经贸、安全等区域合作的两翼,从而有助于增进中日韩三国战略互信和推动东亚区域一体化进程。
  (作者系吉林大学行政学院国际政治专业教授)
  (责任编辑:文博英)

相关热词搜索:韩国 重创 海啸 金融海啸重创韩国经济 韩国金融海啸 金融海啸第二波来袭

版权所有 光兵文学网 www.nmgsyfdc.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