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真正实现全国导弹防御_全国24小时降雨云图

发布时间:2020-03-24 来源: 短文摘抄 点击:

  眼下,错综复杂的中东形势呈现紧张局面。美国想以研制核武器为由加大对伊朗的制裁,以色列威胁要打击伊朗核设施,伊朗则扬言进行“导弹复仇”,以色列怎么办?据以色列《国土报》11月13日报道,以色列已在5处空军基地部署了由“箭”式拦截导弹和“绿松石”雷达组成的导弹防御连,再结合针对亲伊朗的黎巴嫩真主党和巴勒斯坦哈马斯的低层反火箭/炮弹系统,以色列俨然撑起维护自身安全的保护伞――覆盖全部国土的“导弹防御系统”,但是管用吗?
  伊朗导弹的克星
  1991年初爆发的海湾战争期间,时任伊拉克总统萨达姆就曾屡次下令以“飞毛腿”改进型导弹袭击以色列城镇。20年后的今天,以色列又要面对另一个对手――伊朗。近日,由于伊朗核危机陡然升温,以色列总统佩雷斯公开提出军事打击伊朗核反应堆的可能性,而伊朗方面强硬回应,频繁进行弹道导弹部队演习。以色列空军第167防空旅则在特拉维夫7点钟方向约20公里外的帕尔马契基地进行了模拟反导演习。这次演习假想伊朗革命卫队把所有国产“流星―3”中程导弹一股脑儿倾泻到以色列境内,这些导弹可能携带有致命的化学武器弹头。
  在发射场地上,巨大的发射器已经耸立待命,每个发射器都载有6枚以色列飞机工业公司(IAI)研制的“箭―2”拦截导弹,同时以军的“绿松石”雷达正扫视着天空。“箭―2”导弹防御系统的操作人员戴着防毒面具,身穿防护服,在一个受到化学毒剂污染的环境中进行实地演练。与美国大名鼎鼎的“爱国者―3”自动控制反导系统不同,以色列的“箭―2”系统可由军官们自己决定何时发射拦截弹。 IAI公司的项目经理达尼?佩雷兹说:“我们做了许多测试,大部分都成功了。不过,这种武器系统到底如何,只有在战争中才能得到验证。”
  1991年,美以正式开始研发“箭”式系列反战术弹道导弹防御系统。经过长达20年的发展,该系列迄今有两种型号,即“箭―1”型和“箭―2”型。军事专家称,“箭”式是一种战区防御系统,即只能用来拦截中近程导弹,而非跨洋的洲际导弹,不过以色列是个小国,几个导弹连就足以覆盖全国,因此没必要“求全责备”。最早诞生的“箭―1”型导弹兼顾反飞机和反导作战任务,速度较慢,杀伤力有限。“箭―2”主要用于反导作战,并以高空为主要作战空域,最大飞行速度达到10倍音速,最大拦截距离达90公里,带有红外导引头,用于捕获、跟踪在高空飞行的战术弹道导弹。与美国“爱国者―3”反导系统相比,“箭―2”的截击点要更高一些,可以有效行使高层防御职能。目前,以色列采取将“箭―2”与美制“爱国者―3”混合部署的方式,以期形成更高拦截效率的多层防御体系。
  以色列专家指出,“箭”式反导系统已经融入以色列与美国的军事同盟体系。如果伊朗发动攻击,第一个警告将来自美国,美国侦察卫星会在伊朗“流星―3”导弹一点火就探测到烟雾热量,这个情报将很快传递给以色列。旋即,以色列“箭―2”系统的“眼睛”――“绿松石”雷达就开始跟踪“流星―3”。这时大致是“流星―3”的上升阶段。利用“绿松石”雷达跟踪数据,以色列军官就能判断可能的发射点,该信息会同时传送给以军的战斗机部队和地面防空部队,前者可根据弹道数据进行逆向反推,执行对伊朗革命卫队的导弹发射车的毁灭性打击,破坏其实施第二轮攻击的能力,后者则启动“箭―2”导弹连的作战程序,并通过以色列国土前线司令部向伊朗导弹可能波及的地区发出警报,以色列公民将有几分钟的时间进入避难所,戴上防毒面罩。“箭―2”拦截弹发射后,将由“绿松石”雷达引导至目标附近,再利用可探测伊朗导弹热量的传感器逐步接近,之后,“箭―2”导弹战斗部自行引爆,摧毁伊朗导弹弹头。
  民航客机也装反导系统
  客观来说,以色列手中光有“箭―2”和“爱国者―3”尚显不足,因为每枚导弹单价都超过300万美元,完全防御伊朗“如同生产小汽车一样”造出来的中程导弹恐怕不现实。况且,根据以色列情报机关摩萨德掌握的信息,伊朗革命卫队早已将多达200枚近程弹道导弹扩散到以色列家门口的叙利亚和黎巴嫩,这还不包括伊朗援助给黎巴嫩真主党和巴勒斯坦哈马斯武装数以万计的火箭弹。
  为了应对“不对称威胁”,以色列国防军于今年3月正式将“铁穹”反火箭弹系统投入实战,迄今已成功拦截了数十枚哈马斯发射的火箭弹。该系统具有全天候作战能力,导弹发射后可在数秒钟内有效击毁来袭的火箭弹和炮弹。据开发商拉斐尔公司介绍,一套“铁穹”系统可以防御150平方公里的面积。该系统并非以军的终极产品,由于哈马斯和真主党的火箭弹的威力和射程持续提高,特别是真主党已获得伊朗援助的“飞毛腿―B”近程弹道导弹,因此以军还将在近期列装一款射程比“铁穹”更远的导弹防御系统――“大卫投石索”,这是一种能够有效拦截远程火箭弹、近程弹道导弹、低空巡航导弹、一般航空器等多种目标的先进防御武器,有效射程在40―300公里之间,而“铁穹”的射程为5―70公里。
  更有意思的是,以色列最近还对民航客机采取了反导措施,防范可利用肩扛式地空导弹对其“下毒手”的恐怖分子。据报道,以民航客机上安装的“音乐”系统为客机提供了3层防线。头一道防线是利用探测器扫描探测,规避风险。“4个探测器能够始终监测飞机周围,便携式防空导弹所采用的任何传感器都能被它监测、干扰,这可使飞机能够保持在射击范围之外,整个过程无需客机驾驶员的介入。”该系统的研制公司负责人说。如果这一点做不到的话,飞机上的强电子防御系统便在导弹发射前使其传感器失灵。若再不济,就该激光束发射器出马了,它向飞行中的导弹准确发射一束激光,瞬间摧毁导弹的传感器,从而使导弹直接坠落地面。
  美俄反导系统也不完美
  事实上,自可运载核弹头的弹道导弹成为战争主角后,获得有效的弹道导弹防御能力同样是各军事大国梦寐以求的目标。从上世纪末起,随着美国提出分层弹道导弹防御概念,各国纷纷发展多层次拦截敌方弹道导弹的系统,但除了国土狭小的以色列,其他国家均未构建起真正意义上的国家导弹防御系统。
  美国已部署或开发中的拦截导弹品种很多,能够形成多重弹道导弹拦截体系,使防御贯穿敌方弹道导弹飞行的全程。在西部部署的陆基导弹拦截系统,配合部署在驱逐舰上的海基“标准―3”拦截导弹,可对进入距地面400多公里的大气层外的弹道导弹实施拦截,如果没有成功,美国人还有战区高空防御系统和“爱国者―3”构成的双层“末段拦截”体系,能够在150公里至60公里的高度展开末段拦截。美国的国家导弹防御系统(NMD)号称能“保卫全国”,但那是未来的事。目前,美国已部署的拦截导弹集中在西海岸的加利福尼亚州和阿拉斯加州,主要针对太平洋彼岸的中国和俄罗斯,东部则是“一片空白”。撇开防御范围不说,这些拦截手段应对所谓“流氓国家”的导弹尚可,若遇到强劲对手却并不一定灵光。从1999年至今,美国进行了约15次导弹拦截试验,其中至少5次失败。
  由于经济实力不济,加上必要的预警指挥系统有相当一部分被从苏联独立的国家“剥夺”,俄罗斯继承自苏联时代的A―135系统处于半瘫痪状态,这套用于保护莫斯科的系统曾是世界上第一种投入使用的弹道导弹防御系统,它采用两种核导弹,通过爆炸形成的大量碎片以及核冲击波,摧毁所有来袭目标,可是,如此“另类”的防御武器在没有“核大战”可能的今天缺乏用武之地。至于俄制S―300、S―400防空导弹,末段反导能力尚可,所谓的“强大反导能力”只存在于宣传材料中,至少目前是这样。
  
  编辑:田亮 美编:苑立荣 编审:吴迎春

相关热词搜索:以色列 导弹 防御 以色列 真正实现全国导弹防御 以色列印度导弹 以色列长钉导弹

版权所有 光兵文学网 www.nmgsyfdc.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