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的青春不叛逆 我青春,我叛逆,我有异装癖

发布时间:2020-03-24 来源: 短文摘抄 点击:

  八年之前,他是那个世人皆知的小巫师,戴着大号黑框眼镜,眼神纯真。八年之后,他离开父母的羽翼,开始独自生活,甚至还交了个女朋友,虽然仍显稚嫩,但日渐刚毅的脸庞和坚定的眼神,显示着他成长的痕迹。
  随着新一集哈利?波特电影《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的上映,丹尼尔?雷德克里夫,这个曾经在全世界的关注中长大的小巫师,带着20岁的青涩,重新出现在人们眼前。
  
  不是同性恋,却成功打入GAY圈
  
  作为一个世界知名童星,丹尼尔的个人生活总是世人关注的焦点,关于他的大小谣传总是不绝于耳。但是相比这些无聊的谣传来说,丹尼尔的真实生活往往更为有趣些。
  比如说,丹尼尔并非谣传的那样是个同性恋,但他却有异装癖。
  “如果男明星们想上街逛逛,但又不愿意被认出来,我建议他们可以尝试和一个异装癖男人走在一起。”丹尼尔睁大眼睛说。“有这样打扮的人在身边,没人会多看你一眼,这样的搭配尤其适合像我这样比较矮小的男人。即使在日常生活中,我也很喜欢打扮成女人。”丹尼尔说。
  “哦,等一下,我刚才说错了。应该说是在演戏的时候,我也喜欢扮成女人,如果剧本很好,且角色需要的时候。而且画上眼线后,我的眼睛也显得更漂亮。”丹尼尔补充了一句。
  “我不想当一个小愤青,喜欢男扮女装算是我青春期叛逆心理的唯一表现吧。”丹尼尔说。
  还有些著名的谣传,比如说丹尼尔一个月内能长高16厘米,还比如丹尼尔家里摆着一个自己的裸体雕像。
  “全是谎话,没一个真的。我倒是希望自己能再长高点。不过摆个自己的裸体雕像在家里,也太过火了,我可没那么自恋。”丹尼尔说。
  有一段时间,丹尼尔曾经徘徊在两难中,不知道自己未来应该做什么。丹尼尔回忆说这大概是他14岁时候的事情。那时,丹尼尔的眼前有两条路可以选择:要么离开电影圈,离开这个他从小便在其中打拼的世界,回到现实生活中,过普通人的生活;要么,在演员这条路继续走下去,接触不同的人,并保持开放的心态。
  丹尼尔最后选择了第二条路,继续做一个演员。
  “我喜欢经历不同的人,经历不同的事情,从这些人和事情上,我会学到很多,这些对我的演艺事业很有帮助。”丹尼尔说。
  丹尼尔喜欢观察周遭的人和事,这点在这次访谈过程中,表现得很明显。我们的访谈定在伦敦的一家私人俱乐部里,丹尼尔早到了一会儿,这段时间中,他一直忙于观察俱乐部里的各种客人。
  “我刚才看见楼下坐着一位先生,打扮举止良好,和每一个路过的女招待都会打情骂俏一番,那景象真是有趣。我要记下来那个场景,说不好等我四五十岁的时候,会需要扮演这样的角色。“丹尼尔说。
  虽然和大多数19岁的男孩一样,丹尼尔喜欢打板球,爱没事儿喝上一杯,偶尔也会偷偷抽上一根香烟,也会看看周五晚上的成人频道。但总体看来,丹尼尔还是个理智的青年,品行优良,举止绅士,有个工作时认识的女朋友,在离父母家不远的地方买了个属于自己的小公寓。虽然还是时常将自己的衣服带回家给母亲清洗,但是这个小公寓收拾的还算井井有条。
  丹尼尔喜欢思考,且思路往往与众不同。比如说在谈论《哈利?波特》这部电影时,人们多盛赞它是一部比《007》还要成功的系列影片。丹尼尔却庆幸,自己参演的这部系列电影,能够和特吕弗的《安东尼?多尼尔》系列电影一样,描写了一个男人从11岁到20岁的成长经历。
  “能够和特吕弗的电影有这样的相似点,我感觉很荣幸。”丹尼尔说。
  与纽约艺术家吉姆?荷吉斯的结识,让丹尼尔发现了自己在现代艺术上的兴趣。
  原来荷吉斯是个哈利?波特的超级粉丝,听说买主是丹尼尔,荷吉斯二话不说便将自己的画作卖给了他。
  自此,丹尼尔和荷吉斯,以及荷吉斯的同性伴侣提姆由此成为莫逆之交。也是因为荷吉斯,丹尼尔从此打入纽约的同性恋圈子,并对异装癖开始产生兴趣。
  “他们俩把我引入这个圈子,里面的每个人都是那么的棒,那么疯狂,但又奇特。我很快便被他们(纽约同性恋圈)接受了。”丹尼尔说。
  
  天才智商,却有运动困难症
  
  除了喜欢现代艺术,丹尼尔还是爱书之人。他会兴致勃勃地跟你聊起他在自己公寓里面,辟出一面墙,专门用来放他喜欢的那些十八世纪、十九世纪、二十世纪、还有一些新世纪作家的书。
  “有次罗琳(《哈利?波特》系列书籍的作者)来我家,看到我这一面墙的书,欣喜异常,我记得她当时从里面挑出了乔治?艾略特、约瑟夫?康拉德,还有俄裔美籍小说家纳博科夫的书。”丹尼尔说。
  平常没事儿的时候,丹尼尔也喜欢写上几笔,多数是些小诗。“以前写得比较勤,但质量比较低。现在我可能会花上一个月的时间,写一篇诗,写的时候我会考虑得更多,作品的质量也就更好些。”丹尼尔说。
  丹尼尔还曾经用笔名发表过几首诗,虽然他不愿意过多谈起这个经历,我们还是能够轻易找到线索。丹尼尔用的笔名叫做雅各布?戈圣。雅各布是丹尼尔的中名,戈圣是他母亲的娘家姓。
  在被问及为什么会对诗歌产生兴趣时,丹尼尔是这样回答的:“作为一名演员,在表演时有一定的创造空间,但你说出来的总是别人写好的对话,所以我总想写点自己创造的东西。不过,在精力、技巧和能力上,我又不足以去写鸿篇巨制的小说,所以就主攻小故事和诗歌。”
  “这样听起来我好像是个挺清高的人。其实不然,我不过是个在公立学校长大的普通英国男孩,和大多数人一样,我也喜欢看《英国达人》这样的热门节目。”丹尼尔加了一句。
  即将全球公映的这部《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是整个“哈利?波特”系列电影的第六部,丹尼尔2001年,也就是11岁的时候,签下了这部电影的合约。而现在,这个系列电影的最后两部《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上、下)》,也已经在今年3月份的时候开拍了。
  在即将上映的这部《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中,哈里的世界将失去一位重要角色:由迈克?坎博扮演的邓布利多校长。对于整个系列影片来说,这一角色的死亡具有重大意义。对于丹尼尔来说,这场戏份扮演起来也具有一定的难度。
  “在去年底祖母去世之前,我从来没有失去过至亲。所以,当时演这场戏时,我很难去体会那种失去亲人的痛苦。不过,我必须把那种巨大的压力和感伤表现出来,要让观众体会到哈里的心情。所以,我分析了哈里的性格,决定尽量平静地来表演。“丹尼尔说。
  当被问及是否满意自己在这部《混血王子》中的表现时,丹尼尔说:“其实,这部电影拍摄起来蛮难的,我觉得自己的表演还可以更上一个高度。”
  丹尼尔不会骑车或者游泳。正如你所想象的,这全都因为哈利?波特偷走了他的童年,他有运动困难症。“我有点运动困难,但是协调性还好。我的手眼协调性好很多。我在7岁的时候做过智力测试,结果显示我属于天才那类,但我的驾驶技能远低于平均水平。”
  因为母亲的原因,丹尼尔有犹太血统。“我是一个无神论者,但我很自豪自己是犹太人。”
  丹尼尔最喜欢BBC 的国会频道。他在伦敦市长选举中,给“同性恋政治家”布莱恩?帕迪克投了一票;欧盟选举中,他投给了阿瑟?斯卡吉尔。丹尼尔从没投票给保守党过,他总是有点绝望地说:那些和他一起上课的“小毛孩们”很快就要管理国家了。不过他还是充满希望:“我对我这一代人充满信心。我们必须创造属于自己的道德体系。”

相关热词搜索:我有 叛逆 青春 我青春,我叛逆,我有异装癖 我的叛逆青春 我的青春叛逆期

版权所有 光兵文学网 www.nmgsyfdc.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