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觉威廉不爱凯特 [凯特会比戴安娜幸福吗]

发布时间:2020-03-25 来源: 短文摘抄 点击:

  在即将举行的王室婚礼中,好像全世界的目光都被凯特?米德尔顿吸引,至于婚礼中的另外一个主角威廉王子,好像已经被选择性地无视了。不过,他也不用为此烦恼,因为这只不过是在重复一段父亲的老路:大家在30年后仍对戴安娜在圣保罗教堂那件25米长的婚纱津津乐道,对站在她身边的查尔斯则完全没有印象。
  
  贵族式圈养与平民化生长
  在查尔斯出生的时候,英联邦仍保持着形式上的威严。查尔斯王子从出生接受的就是维多利亚宫廷培养制度,由保姆照顾喂奶、穿衣、做操,由王太后监护,这完全沿袭了女王小时候的成长方式。由于地位的缘故,他小小年纪就学会了倒一杯茶也要按电铃叫仆人去倒,生活自有厨师、仆人、保姆、司机等一大批人照料。按照曾在伦敦长期生活的弗洛伊德的理论,儿时的成长对成年后的行为有巨大影响,从查尔斯身上看这个理论不无道理。
  作为英国王位的第一继承人,查尔斯已经在长寿老妈的膝前当了53年王储,由于长期肩负历史使命,因此在举手投足间时刻以英联邦君主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这辈子大概最平民化的行为,就是和妻子大闹离婚,然后又把情人娶进门的狗血情节。
  与查尔斯不同的是,威廉的平民做派无疑是从娘胎里带来的,他的母亲虽然也顶着斯宾塞这样的贵族姓氏,但怎么看都只是一位有些破落的灰姑娘。
  查尔斯和戴安娜尽量给威廉和哈里创造一个正常的生长环境。威廉两岁多时在伦敦西部诺丁山附近的麦纳斯幼儿园开始接受教育,摆脱了父亲成长时的私人教师,成为进入公众幼儿园的第一位王室成员。而且他稍大点时就被母亲带着去游乐场玩耍,饿了也和所有孩子一样在路边的麦当劳买个汉堡充饥。
  虽然在幼儿园学习的时候,威廉也曾用童真的方式试图表达过君主的威严,比如别的孩子在聚会上拒绝吹灭生日蜡烛时,他曾大嚷:“等我做国王的时候,我将命令我的骑士把你们的头砍下来!”但幼齿同伴大概还不明白砍头是一件比失去吃蛋糕机会更严重的事情。在遭到了无情杯葛后,威廉不得不审时度势稀释自己的蓝血特征。
  
  逐渐推进的知识化进程
  无论从哪个角度上看,无疑查尔斯都更接近奥斯卡获奖影片《国王的演讲》中的老式君主―当然电影中讲述的也是他爷爷的故事,从遗传学上讲有共性是应该的。查尔斯的父亲菲利普亲王也是出生在战乱年代,二战的教训让他知道祖业、头衔之类什么的都靠不住。因此他一直期盼查尔斯能有足够的自理能力和一技之长,可以在任何情况下立足。
  在这种充满危机感的教育下,查尔斯也算开创了英国历史。1967年进入剑桥大学学习后,他没有接受母亲学外交、法律的建议,而是主修物理、考古和人类学。1971年查尔斯获学士学位,是英国取得学士学位的第一位王储。虽然由于温莎家族长寿基因的原因,查尔斯没有机会使得英国王位展现年轻化的特质,但起码使得英国王室在知识化方面迈出了坚实的一步。就凭借剑桥大学的这张毕业证书,查尔斯即使没有王储这个稀缺的岗位保底,也能在英国找上一份足以混个中产的体面工作
  也打算外出求学的威廉并没有选择进入剑桥成为父亲的校友,而是远赴苏格兰,在拥有近600年历史的名校圣安德鲁斯大学就读。在那里威廉2005年毕业并获得苏格兰二级甲等荣誉文科硕士学位,又一举超过父亲,成为拥有最高学历的王位继承人。
  查尔斯和威廉父子大大推进了英国王室的学位水平,但无疑这样也会带来一些结构性压力。照这个趋势下去,如果威廉的孩子届时拿不到博士学位,那怎么看都会有“坑爹”之嫌。
  无论是查尔斯还是威廉,都有过一段军旅生涯。不过有点不同的是,查尔斯继承了英国王家海军纵横七海的荣耀,而威廉则加入了空军,成为“伦敦上空的鹰”。在军衔和军队履历上,查尔斯足以压儿子一头,他拥有一系列足够写满两页纸的荣誉军衔。
  当然,在威廉婚礼即将举行的时候,不管这对父子有多少异同,大家还是真心地期盼,起码他和父亲在家庭生活方面别有太多的相似性,因为看着一场童话般的婚礼被摆成了“杯具”已经足够,大家在心底里钟爱的仍是好莱坞式的结局。

相关热词搜索:会比 凯特 幸福 凯特会比戴安娜幸福吗 戴安娜王妃 戴安娜皮肤

版权所有 光兵文学网 www.nmgsyfdc.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