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的味道:大台北奶茶怎么样

发布时间:2020-03-29 来源: 短文摘抄 点击:

  101大厦注定了自己的孤独。   在台北的任何一个角落,都可以看到它挺在信义路上。即便是在远郊的圆山大饭店,也能目睹它寂寞的身影。台北是一个没有摩天楼群的城市,这里有更多的骑楼,更多的自建立伊始就保存完好的建筑。
  不是上海,不是南京,不是香港,不是东京,也不是纽约。台北的空气有着一种暧昧的、独特的味道,说不清,道不明。
  
  它有日本的味道,整洁的街道、随处可见的日式建筑、温泉和清酒的盛行、补习班忙碌的学生哥、日本旅行团的整齐队伍,漫长的日据时代残留的影子总在恍惚间浮现。
  它有美国的味道,书店里同步发售的美国杂志、年轻人嘴里经常蹦出的英语单词、电视里的美国频道、西门町上跳Hip-Hop的中学生、台面人物大多拥有的美国名牌大学学历……
  
  它也是中国的。鼎泰丰是信义路上一家知名的小吃店,招牌是书法大家、陕西籍、国民党大老于右任先生题写,而这里主营的特色是上海小汤包。
  旁边的永康街是日据时代高级职员的居住地,一栋栋日本风情的小楼间却有着江苏特色、正宗川菜、粤式点心等各家老店。
  
  敦化路上的二空眷村小馆是一家馆子,铺面不大却很出名。一进门的招贴画是F-4鬼怪式战斗机,左右两行大字分别是:反共救国,捍卫领空。原来二空是说空军第二军,意识形态的痕迹依然清晰可见。
  台湾国语不只是每句话带着一个“耶”,它是绵软的,温和的,尤其是女孩子嘴里出来,更有一股扑面而来的清新。去过大陆的台湾人总说对岸的标准普通话听起来太生硬,太铿锵有力,言语间有金石摩擦的声响。
  就像是温软的台湾国语,政府机构也是低调温和的。台北市政府大楼能随意进入,大厅里穿制服的公务员看到市民主动让行。一个大陆新娘说她能要求警察干这干那,一旦不满就以投诉相威胁,而回到家乡却被办证的工作人员气得当场大哭。
  
  台北的故宫里文物无数,看着一件件稀世珍宝被妥当的保管着,难免让人想到,如果它们还留在对岸,在上个世纪那场以文化为旗帜的革命中,会有怎样的命运。
  也难免不会想到,在这片民粹主义依然有市场的土地上,这些流传了多少个世纪的国宝又是如何展现着中华文化的魅力。
  在原有的印象中,台湾新闻都集中在向美国购买军火、政客新贪腐、立法院厮打闹剧、民进党祸台殃民……
  看多了这样的新闻,总以为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人们头上都长着角,以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为最大乐趣。
  
  其实看看晚上的电视新闻,看着一个个名嘴声嘶力竭为自己的理念叫嚷,政治人物们频繁制造冲突吸引眼球,真感觉第二天台湾就要起义了,人民就要造反了。
  其实呢?舞照跳,钱照赚。你好我好大家好,社会一派和谐。
  至少可以看到满街的摩托车,而我所在的这个城市,能开这种两轮机动交通工具的只剩下一种人――警察。
  这组图片的拍摄过程很短,因为一道海峡,更因为政治理念和生活方式的不同,对岸的同文同种、信仰同一个妈祖的我们无法在这片土地上停留太久。
  纵使时间很短,我们看到了蓝绿政治分歧,看到了民粹主义苗头,看到了“只有台湾没有世界”的格局,看到了第一大报的头版新闻是乱伦通奸,看到了民主带来的并不总是好东西。
  我们也看到了族群和谐,不论是“番薯”还是“芋头”(编者注:“番薯”指本省人,“芋头”指外省人)都能平等追求理想上的最大公约数。
  
  我们也看到了政治人物在媒体和民意代表压力下不得不步步小心,他们不会随便让小孩子对汽车敬礼,不会让人民警察深陷人民的汪洋大海中,任期一到马上乖乖搬出公家的住宅。
  我们也看到了任何一个普通小人物都能不费力地找到合适的渠道表达自己的声音,大大小小的社会团体和义工都在为社会的和谐发展尽心尽力。
  我们也看到了媒体可以点名批评台面上的领导人,而不用担心第二天会被叫去问话或者消失。
  我们也看到了在华人社会里,第一次在和平非暴力情况下,用独立的司法力量对前任领导人进行调查。
  蒋介石曾孙蒋友柏说,总有一天台湾人会记住陈水扁,因为他是华人社会历史上第一个无法保护自己家人的现任领导人。
  这一切的一切当然无法掩饰这片土地的问题,也无法回避曾经有过的黑暗岁月,但历史终究翻到了新的一页。
  
  这组图片的拍摄者总在说:“我想看一看一个传统的中国到底是什么样的?”
  我很想知道他现在是否已经有了答案。
  其实对于一个记者来说,这片土地上的新闻看起来实在是没什么意思,连政治议题都能做得八卦化:可以用星相学来分析政治人物的执政路数,真佩服对岸同行的才情……
  其实,仔细想想,人家才是真的无奈。
  毕竟,只有神奇的土地才会出现神奇的新闻。

相关热词搜索:台北 味道 台北的味道 味道台北 顺德味道

版权所有 光兵文学网 www.nmgsyfdc.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