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芳芹:我们不做湖南卫视]湖南卫视在线直播

发布时间:2020-03-30 来源: 短文摘抄 点击:

  贵州台和甘肃台是两个西部的小绵羊,互相摩擦产生热量,互相取暖产生慰藉,多好      人物周刊:电视行业一直是中国传媒产业中受行政制约最紧的阵地,同级电视台要对同级宣传部负责,承担喉舌作用。贵州台和甘肃台突破行政区域的壁垒进行合作,这其中很敏感的一点,如何协调跟两地宣传部之间的关系?
  白芳芹:海南旅游卫视的广告是包给私人公司的,但是电视台保留了对《新闻联播》、《地方新闻》的控制,喉舌没有丧失啊。跟意识形态相关的部分我们的合资公司并不介入。我只是想走出一条电视媒体产业联盟的新路。
  
  2000年初上海东方卫视想去拿下宁夏卫视广告经营权的时候,使得宁夏的台长都被撤职了,就是因为太贪心,拿的东西太大。业内其实早已有人有这样的想法,但是他们都没办成,我办成了。国家广电总局不但批准了这次合作,而且表示全力以赴地支持,两省的省委书记也明确表示支持。地方的其他官员里面,也许会有些人感觉不佳。但是我会不遗余力去把这个事情做好,不会只图一时的经济效益。现在我可以作一个预言,大概在明年的10月份或者明年的年底,我估计国家广电总局会以这个事情做一个发端,来重新研讨这一个现象对全国广电传媒行业的示范性意义。
  人物周刊继甘肃之后,你还有意向跟另外两家西部台签约设立合资公司,你难道不担心摊子铺得太大以后。会失去控制,
  白芳芹其实广告经营是现在市场上经营中最简单的一种经营,首先它具有垄断性,第二,只要有一个良好的模式,规模就会带来效益。我敢说,即便将来我离开了现在的位置,这个广告经营的输出事业还是会继续下去!
  人物周刊:跨区域合作,一旦贵州台走出了第一步,会不会马上有其他更有实力的电视台跟风而动,
  白芳芹:肯定会,所以我跟甘肃台的签约是非常保密的,速度非常快,赶快就把这个事情做成了。为什么我要推进得这么快,因为实际上比我有条件的台太多了。但是贵州台有这个敏感,甘肃台有这个需求,有很多高层领导的支持,有很多的机缘在里头,只不过这个机缘被我们捕捉到了。这个合作的成功,一定会令控制了甘肃台5年电视剧购买权的陕西台,令与之相邻的四川电视台、重庆电视台很受刺激和启发。
  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真的是一个强台、大台来跟甘肃台谈合作,也许未必能成功,因为那样的合作一定很不平等,会变成一种狼和羊的关系。而现在,我们是两个西部的小绵羊,互相摩擦产生热量,互相取暖产生慰藉,多好。
  人物周刊:你对同属地方卫视的竞争对手们如何评价?贵州台是不是要做第二个湖南卫视?
  白芳芹:中国电视节目发展的几个阶段,贵州台都没赶上。上个世纪末开始的以娱乐节目,像《玫瑰之约》、《快乐大本营》刮起一阵娱乐风,而我们做的《五彩麻辣烫》就没做起来;第二个阶段是真人秀,我们也做过《峡谷生存》,以至发展到后来的“超级女声”其实也是一种真人秀;第三是益智类的节目,像《开心辞典》这样的,我们做了《世纪公约》,也没做起来。第四,真情类节目,江苏台《人间》,安徽台《第十二夜》这样的。后面两类我们现在正在做。
  湖南卫视能够上市,因为它已经培养出了良好的经济机制、竞争氛围和人才储备。而贵州台要做强做大,要换个跑道竞争,我真的做不出《超级女声》!我也做不出《加油!好男儿》!我不能拿贵州台跟湖南台,跟东方台,跟北京台去比,比不了。贵州台的优势在经营,我们在经营上有一些超前的考虑。
  人物周刊:贵州台的高端访谈节目龙永图《论道》,听说是你亲自攻克的项目。白芳芹:《论道》缘自我的一闪念,龙永图是贵州人,我提出请他来做节且的时候,他并没当场答应,只是说考虑考虑。没等他考虑完,我就拿着做好的节目方案追到北京去了。这个节目一举提升了贵州台的整体节目品位,龙水图论经济论了一年,后面我打算接着请余秋雨来论文化。
  我对贵州台节目的规划是往精品化来做。而这次两个电视台的合作,我想会让西部的卫视走上拓展之路,从而圆我一个比较大的、关于媒体经营管理输出的帝国梦。

相关热词搜索:不做 湖南卫视 白芳芹 白芳芹:我们不做湖南卫视 我们来了湖南卫视 我们不一样湖南卫视

版权所有 光兵文学网 www.nmgsyfdc.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