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中法中间那个破折号|破折号的用法及例句

发布时间:2020-03-31 来源: 短文摘抄 点击:

  “世界需要中国,因为中国是世界增长最快的国家之一,但是,我们的世界也需要中国的文化与中国的文明”      “我又一次来到中国,为了庆祝我们精彩绝伦的上海世博会。在胡锦涛主席和萨科齐总统去年会面之后,中法恢复了和谐关系。萨科齐总统将于今年春天对中国进行正式的国事访问,此后,中法两国还会有很多互访活动。”
  蓝领带、白衬衫、灰西装,目光炯炯。
  1月20日上午,法国前总理、法国执政党第一副主席让-皮埃尔•拉法兰(Jean-Pierre Raffarin)现身上海。近两小时的记者招待会,各家媒体轮番提问,从“碳关税”政策、人民币汇率等近期焦点,至法语推广、网络自由、留法教育等议题,拉法兰应答如流,提及重点,他以排比句式加以强调,偶尔,不忘温情地穿插进自家小孙子的故事,颇具亲和力。
  2003年“非典”期间,时任法国总理的拉法兰坚持对中国进行原定的访问,执意不戴口罩,对受疫情困扰的中国给予可贵的支持。那次访问,他与温家宝总理建立了深厚的友谊。2005年拉法兰担任法国总理期间,法国成为世界上第一个确认参加上海世博会的国家。
  2009年2月8日,这位在中国有良好声誉的法国前总理率领代表团抵达北京,进行为期7天的访问,成为中法关系自2008年底萨科齐接见达赖陷入低谷以来首位访华的法国高层官员。两个月后,中法首脑在伦敦G20峰会上举行了双边会谈,发表联合声明,法国承认“西藏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并拒绝支持任何形式的“西藏独立”。
  作为一名参与起草声明的法国高官,拉法兰强调:“这份声明很重要,它重申了法国坚持一个中国的政策,并坚持西藏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从今往后,法方将以该声明为原则发表言论。”
  拉法兰是第一位在中国网站以中文开博客的西方政要。2009年7月1日,他发布题为“达赖喇嘛:巴黎不是法国”的博文,再次“润滑”了中法关系。
  我有3个很好的理由来说明我反对巴黎市长对达赖喇嘛的接待:
  萨科齐总统和胡锦涛主席已共同签署了关于西藏问题的联合公报,地方没有力利进行国家的外交。
  法国的非宗教规则及约定促使我们不要将政治斗争和宗教混为一谈。
  巴黎作为法国的首都,在世界范围内引起极大反响,其市长应谨慎行事,尤其当其所作所为与共和国总统相左时。
  ……
  我支持国家信息的交互由国家最高权威掌控,不支持任何形式的西藏独立的提议。法国的外政不能因地方权力的心血来潮而不一。只能由共和国总统和政府来行使和表明。
  今年1月6日,萨科齐声称,将为欧盟设立“碳关税”而“奋斗”,对此,拉法兰再次强调:“我们推行的‘碳关税’政策,绝对没有保护主义倾向。这个政策出台,并非是为法国企业带来好处而压制外国企业,而是为了惩罚对环境有害的能源,鼓励再生能源的使用。它的目的并不是在国际贸易上产生影响,我也听到一些中国朋友发表对其保护主义倾向的担心,法国经济部长拉嘉德女士已经做好准备,和中国相关部门展开讨论,希望借此让他们放心,‘碳关税’政策的出台,并不意味着法国立场的改变,我们只希望有一个开放的、可以在全世界继续循环利用的可持续的经济环境。”
  今年上半年,拉法兰共有3次访华安排。3月底,他还将率领法国企业代表团到北京参加“法中经济论坛”,并主持该论坛。6月,他将率领法国议会代表团访问中国并参观上海世博会。他介绍说,法国于2010年初开始大力宣传上海世博会,比如《费加罗报》已发起“关注世博”活动,将于今年6月组织读者代表团一起来沪参观世博会。
  1月21日上午,拉法兰在其下榻的酒店接受了本刊记者专访。
  
  世界的和平要依靠中国人民的智慧
  
  人物周刊:正如我们所看到的,您在中法两国关系中起了非常积极的作用,如果让您做个比喻,您如何定义自己在其中的角色?
  拉法兰:我应该是中间那个破折号吧。我一直服务于我的国家,致力于让法国更加理解中国的要求。每个国家都致力于保卫自己的利益,我呢,首先肯定要保卫法国的利益,但是我也要理解中国的利益和中国人民的需求,这样能够发展两国的对话,让两国的友谊持续下去。从1964年以来,法国就和中国缔结了历史悠长的友谊,我所要做的是,怎样让这样的友谊在21世纪继续壮大和发展,法中两国都要为世界的平衡做出自己的努力。
  人物周刊:除了政商阶层,两国媒体、精英在中法关系中的作用也十分重要。我个人感觉,法国知识分子的文章经常采取一种“俯视”的态度,对中国持有一种道德上的优越感,导致法国民众的一些成见,您怎么看这些知识分子对中国的评价?
  拉法兰:我可以这么说,法国是一个热爱辩论的国家,这个情况不仅仅针对中国,我们对美国、俄国,亚洲、非洲各个国家与法国的关系都做一些辩论,其中有支持的,也有反对的。对于中国,一方面,法国的知识分子对中国文化非常感兴趣;另一方面,他们也喜欢对中国的政治给出一些评论与辩论,因为中国渐渐成为世界的强国,而法国的知识分子又非常喜欢为他人从他人角度来考虑问题。
  人物周刊:原《费加罗报》记者斯蒂芬•马尚出版了一本《当中国试图征服时》,颇有中国威胁论的意味。法国、欧洲、乃至整个西方,对中国的崛起确乎有一种危机感,对此,您怎么看?
  拉法兰:一般来讲,如果一个国家发展非常迅速的话,我们确实会有一种忧虑和担心,我们以前对美洲的经济发展、俄罗斯的经济发展都有过担心,现在对中国的经济发展有担心也是很正常的。但我觉得,这种担忧其实并没有道理,因为中国人民发展的历史是一个和平的历史,我们可以发现,历史上,中国人民的发展都趋向于自我防卫,没有去主动攻击过别人。我认为当今世界的和平,要依靠中国人民的智慧,世界的和平需要文化、需要哲学、需要对话,从这方面来说,中国的力量不可忽视。
  人物周刊:去年底今年初,法国媒体形成了一股“中国潮”,自经济杂志《拓展》与政治周刊《观点》相继发表中国专刊后,《费加罗报》、《世界报》等大报上也出现了一系列有关中国的报道文章,这些媒体不约而同地用(世界的)“新主人”来形容中国这样一个发展中国家,您认为,中国真的强大到令法国人称为“主人”的时代了吗?
  拉法兰:中国在过去几年中经历了迅猛的发展,它正在渐渐步入世界强国的行列,确实,如果现在整个世界要做一个决定的话,没有中国的意见是不行的。其实,我觉得,“世界的新主人”这么一个称法,并不合适,因为中国本身也推崇世界的多极化,在这个观点上,中法两国是达成一致意见的,就是说,世界的和平不是由一极、单极来决定的,而是由一个多极化的平衡来决定的。世界需要中国,因为中国是世界增长最快的国家之一,但是,我们的世界也需要中国的文化与中国的文明,所以,我更希望称中国为“亚太地区新崛起的大国”,而不是“世界的新主人”,因为我们要找到这个世界各极化的平衡。
  人物周刊:您当总理期间,前总统希拉克在欧盟内部大力推动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主张解禁对华军售,但是功败垂成。如今四五年过去了,萨科齐总统也已任期过半,您认为萨科齐总统在余下任期内还有政治意愿有所作为和突破吗?
  拉法兰:可以说,整个欧洲对于中国的态度是越来越向积极的方向发展的。虽然我们现在对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解除武器禁运这些方面还有所顾虑,但法国对于中国的态度一直是支持的,而且这种态度被越来越多的国家所分享,萨科齐总统也一直在朝这个方向努力。应该说,在过去几年当中,我们在这方面还是取得不少进步的。
  人物周刊:这几年,中法关系日趋密切、复杂化之后,依您看,要解决不断深化的中法关系,最重要的是什么问题?
  拉法兰:其实我认为,目前对于中法关系而言,我们之间已经没有什么大困难了,因为伦敦G20峰会,法中两国领导人碰面发表联合声明之后,我们两国原则性的问题已经被解决。通过这个联合申明,我们重申了尊重一个中国的原则,并且重申了尊重双方主权的原则,可以说,这次会面之后,我们两国最重要的一个问题已经得到解决。
  人物周刊:从您过去对中国那么长时间的了解,您觉得,今后中法关系――当然现在已经不错了――的理想境界是什么?
  拉法兰:我认为,其实我们应该更加注重发展中国和欧洲的关系,因为中欧关系非常重要,法国也非常希望成为发展中欧关系的一个发动机。我们理想的关系是一个平衡的关系,不仅是中欧,也包括中国与美国、中国与非洲之间的平衡,在这个多极化的世界当中,中欧两极保持平衡是非常重要的,法国也会为这个理想站在前线。
  
  致力于培养党内年轻人对中国的兴趣
  
  人物周刊:您是第一位在中国的网站以中文开博客的西方政要,浏览您的法语博客,我注意到,除却中文链接,没有其他语言,这是出于外交上的考虑吗?
  拉法兰:这其实是我的一些中国朋友建议我开一个中文博客链接,博客是一种很自由的方式,因为我的网民可以自由地在博客上表达他们的意见。可以说,这是一个很新颖的方式,来体现我们的法中友谊。
  人物周刊:法国政要中,像您这样,开博客与民众交流的人多吗?
  、法兰:其实,在法国也有一些政要有自己的博客,但是不多,大约十几人吧。我本人通过自己这个小小的工具(向记者展示他的大屏幕手机),有何想法,可以随时写下来,非常方便。
  人物周刊:博客的写作占据您多少时间?
  拉法兰:我每天大约要花半个小时以上的时间在这个博客上。
  人物周刊:您的博客中,有中国朋友加为好友吗?您会经常回复他们的评论和留言吗?
  拉法兰:基本上,我每10天左右回复一次,因为我有一个专栏,题目叫“评论的评论”,专门用来回复那些对我的博客提出的各种问题和评论。另外,我确实有一些中国好友的链接,也有一些加拿大好友的链接,所有对我的博客很忠诚的朋友,我都会加他们进去。
  人物周刊:我发现,去年4月一篇题为“致大使馆的诗”的博文中,您巧妙借用了中国唐代诗人白居易的作品,显示出您对汉文化的浓厚兴趣,能介绍下您最早接触中国的经历吗?
  拉法兰:1972年,我第一次接触中国,当时我去香港访问,1976年我又来到内陆,到北京、沈阳和上海进行访问,这以后,我慢慢地跟中国文化有了接触,但是我发现,要穷其一生,才能摸到中国文化的一点皮毛。这里我举例说个小故事,保罗•克洛岱尔曾经担任过法国驻中国领事,也是一位重要的作家,曾经有人问过他这样一个问题,您对中国人有什么看法?他说,这个问题让我难以回答,因为我不认识他们的每一个人。
  人物周刊:听闻您和温家宝总理私交不错,除了国家大事,你们还会交流些其他什么话题吗?
  拉法兰:确实,我个人和温总理的私人关系很密切,我们在进行正式会谈,或者会谈之后的宴请中,会经常提到一些共同感兴趣的话题,比如历史、地理、对于儿童教育方面的看法等。我记得在一次希拉克总统和胡锦涛主席的晚宴当中,我们谈了很多关于我们孙子辈儿的事情。
  人物周刊:能否说说您个人对胡主席和温总理的印象?
  拉法兰:我认为他们两人都是非常重要、且值得尊敬的人物,他们肩负着巨大的责任,因为中国是一个幅员辽阔、人口众多的国家,对他们而言,领导这样一个国家并不容易。我一直记得温总理前往四川地震灾区探访时脸上流露出的痛苦表情,对他们而言,领导中国这样一个国家,确实有很多困难,就这一点来说,他们就非常值得尊重了!
  人物周刊:最后,我很好奇,您还年轻,又是资深政治家,现在作为参议员和执政党内主要领导人,有没有可能像另几位法国前总理一样,再度走上政府第一线担任总理,甚至担当比总理更重要的国家职务?
  拉法兰:(笑)其实我一直在为我的祖国服务,现在是在我的职位上为我的祖国服务,没想过再成为其他更重要的政治人物。我现在致力于培养我们党内的年轻人对中国的兴趣,我希望我们党内的重要领导人Xavier Bertrand来到中国,我希望能够把希拉克教给我的这份对中国的热爱,再传承给我们党内其他更年轻的领导人。
  (感谢法国驻上海总领事助理谢青女士的翻译)

相关热词搜索:破折号 我是 中法 我是中法中间那个破折号 破折号中间断开 破折号中间不断

版权所有 光兵文学网 www.nmgsyfdc.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