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光下的荒野生存_荒野生存

发布时间:2020-04-02 来源: 短文摘抄 点击:

  “快来车吧……快来车吧……”   我和刘畅在天寒地冻的阿拉斯加多尔顿高速公路上来回搓手跺脚,等着搭便车。一整个早上过去了,我们依然一无所获。   多尔顿高速公路长达800公里,将近80%都是土路,冬天的气温可低至-50℃。一路荒凉而人烟稀少,几乎十几分钟才会出现一辆车。我和刘畅从下午3点一直苦苦地守候到6点半,眼看太阳就要下山,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了。
  趁着天还没黑,我们沿着一条土路走到一排房子跟前,厚着脸皮请求守门人让我们借宿一晚。
  他深深地打量了我们一眼,点了点头,将我们领到一间废弃的邮政屋前,示意我们可以在这住下,还拖来两个垫子,很是好心地告诉我们:“垫着点,晚上天冷。”
  就这样,我们终于找到了一个暖和的可以过夜的地方。
  早上醒来,发现户外的气温表已接近0°C。我们把冲锋衣和头巾都穿戴整齐,回到了昨天的老地方,打算继续试着搭车。
  足足等了一个多小时,才终于有一辆卡车停了下来。闲聊得知,司机大叔每年只干6个月的活,挣个五六万美金,剩下的时间全用来养狗参加雪橇比赛――现在他养了五十多条哈士奇。在哈士奇大叔的帮助下,我们总算越过了北极圈,抵达了多尔顿公路上惟一的服务区Coldfoot。
  接着,我们在凛冽的寒风中又等了整整4个小时,一无所获。带着沉重的双腿和同样沉重的心情,我们从路边走到了服务区的餐厅。没带帐篷睡袋的我们只能在餐厅坐着过夜。在这个阿拉斯加北部偏僻又荒凉的小餐厅里,我不知为何无法入睡。
  “Hello!”我突然听见身后有人向我们打了声招呼。一个穿着黑色大衣的外国女孩儿拍着双手从厨房里走了出来,来到我们桌边,挑起眉毛带着笑意望向我。
  简单的自我介绍之后,我们了解到,她叫Natalie,是来自美国东部新罕布什尔州的一名大学生。刚刚读完大一,她就休学一年,来到这个北极圈以北的荒野地区打工生活。这是西方学生通常会体验的“间隔年”――在步入社会之前,给自己放一个长长的假期,用一年的时间去做义工或者旅行,开阔视野,尝试不同的新鲜事物,从而弄明白怎样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人生
  “为什么选择来这里呢?”我问道。
  “因为喜欢自然啊,这里的冬天很特别,有很美丽的山,还有很洁净的雪。”她回答。
  “那你在这里一般都会做些什么样的工作?”
  “在餐厅打工喽,有时还会在旁边的小型机场给他们做飞机清理工作。他们给我的回报就是让我免费坐小型飞机去附近的任何地方。”说起这个,女孩儿还给我们展示了她在150英里外的荒野上进行5天徒步时看到的驯鹿、棕熊和一枚坠毁的导弹。
  独自在荒野中徒步5天,连许多男生都未必敢做的事情,她却毫无顾虑地完成了――真是个名副其实的户外女强人!
  那天夜里3点,Natalie带着我们爬上了一个废弃油桶,去欣赏夜空中的极光。漆黑一片的天空里,幽幽发绿的北极光如同顽皮的孩子正在天空中嬉戏打闹一般,时而在左,忽焉在右,捕捉不定,变幻莫测。
  我们安静地抬头仰望着,那一刻我忽然明白,为什么Natalie会选择来到这个地方度过她的间隔年。远离喧嚣与世俗、纷扰与芜杂,在这样荒寂而简单的地方,孤独的个体与自然之间会产生奇妙的心灵感应。而在这神秘极光的照耀下,在这静谧而神圣的时刻,人能更容易地倾听到来自内心深处最真实的声音。
  (本文由 旅游卫视《行者》栏目提供,特此鸣谢)

相关热词搜索:极光 荒野 生存 极光下的荒野生存 极光游戏下载 腾讯极光游戏官网

版权所有 光兵文学网 www.nmgsyfdc.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