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国庆,我不是为财富活着

发布时间:2020-04-11 来源: 短文摘抄 点击:

  情绪出口   去年12月15日到今年1月17日,当当网的联合创始人李国庆在微博上的人气一再飙升,初始“作为一名成功人士”登场,而后与京东创始人刘强东微博酣战,最后,则是与“大摩女”“很黄很暴力”的隔空对战。
  当当去年12月8日上市,之后一个月,李国庆在微博上骂了一个月,先是骂当当早期的投资机构,随后又骂负责当当上市的摩根斯坦利。凡客诚品的陈年因此调侃,“全世界都知道李国庆比较二。”
  李国庆心中对投行的不满主要是源于当当上市时的定价问题。当当上市的最终发行价是16美元,而上市首日的开盘价是24.5美元。不过,股价大幅超过定价的事例,历史上并不鲜见。
  2005年,百度在美国上市时,发行价定为27美元,开盘后随即涨到66美元一股,大涨两倍之多。当天股票价格更是爬到了122.54美元的高位,涨幅高达354%,四座皆惊。投行对于百度的估价,连百度当天市值的1/3都不到。
  对此,李国庆称自己有追求正义底线的使命,“……我没有李彦宏的修养……据说至今做百度投行的人来,李彦宏都要请他们吃饭。可是,李彦宏要少点‘修养’,我们后人也能分享教训了……”
  所有的言论都是公开的,李国庆本人也遭到了“强势围观”,成为微博红人。一度,双方的利益纠葛似乎被抛在了一边,人们惊呼这些鲜衣怒马的人儿,“不过是在某一领域高于常人一些,其他的地方,跟咱隔壁那个喝多了摔桌子砸板凳、流着口水骂大街的怪叔叔差不多。”
  李国庆与投行之间的对骂,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视作互联网公司对华尔街游戏规则的挑衅。在李国庆看来,他反抗的是一种秩序。这种挑衅方式,前无古人。回到利益纠葛的维度,一位大摩前员工在微博上如此评论,“投行与公司在上市之前的利益之争,很残酷,是是非非不是外人能轻易评论的。”
  围观者认为,这场对骂,没有赢家,“大摩女”的言论让人觉得摩根斯坦利管理不严,而对李国庆来说,如此言论,有破坏形象的嫌疑。
  在独立商业观察家申音说,“在长达十年的融资和上市过程中,处于弱势的创业者与机构投资人、投行谈判,并不是一个完全对等的交易,创业者在谈判过程中也许会有心理落差,有些条款可能是被迫接受的。”他认为这直接导致了本次“舌战”。
  而李国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印证了这一观点。
  “上市前,我就跟俞渝和公关部说,我要开微博,因为好多人让我开。开了微博,我终于能够按照我的价值观,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了,不用再夹着尾巴做人。在公众和很多人眼里,我还夹着尾巴的。上市了,公司高管团队的财富进入安全地带了,我就自由了,我不是为财富活着的。”
  
  半途退场
  李国庆的不满,在当当这些年的成长史中,有迹可循。
  “由于董事会两位股东在创业股权上对我的误导和无赖作为,我只好选择辞职,尽管我的选择会令大家不安,但我可以负责任的讲:欢迎大家加入我将创办的新的电子商务公司!”
  2003年10月28日,时任当当网联合CEO的李国庆给包括张醒生、吴鹰、周鸿?、曾强、丁健在内的一群人发了这样一封邮件。李国庆甚至给新公司起名叫丁丁网,不过,新公司没诞生,投资人妥协了。
  这封邮件源于网络低潮时期,李国庆亲眼目睹了无数IT创业家被资本逼“下课”的无奈。王志东出走新浪,王骏涛被迫离开8848、西单商场……李国庆更看重企业家创业起家的能力,但如果不控股,他也有可能被董事会开掉。
  拿回了控股权,随后的时间,李国庆和投行之间的对抗从来没有消除过。一个事实使得这种对抗依然是隐性的,尽管李国庆从来不见投行,更不会陪他们打高尔夫。但李国庆和妻子俞渝兢兢业业,一直戴着一顶10年前就有的帽子――“最大中文网上书城”。
  十年,他们就做了一件事,卖书。在非常丛林的中国互联网生态圈,这是不多见的,因此,被马云调侃为“傻干的夫妻俩”。李国庆回应,“我放弃了很多套现和变现的机会,别人说我傻是因为我干了物流,认为我赚不到钱,就是一搬运工。”
  去年12月8日,当当网上市,李国庆的兴奋之情溢于言表。“老婆按的铃声,我敲的槌子是很普通的木头槌子。只是我询问能否敲两下,纽交所主席说:‘当当两下,OK。’”兴奋是加剧的,与投行的对抗似乎也加剧了。
  从以财富论英雄的角度,上市意味着李国庆成功了。这种成功,给李国庆带来了一种大范围的关注,他的言论,在微博这种新的媒介下,引起了轰动性效应。
   去年的12月10日,李国庆写下了这样一条微博:“当当网上市了,老股东们很爽,投资价值涨了十多倍。投资银行也将个人高升。美国人很实际,你骂他们是孙子,只要赚了大钱他们还舔你屁股。但我还是提前撤离豪华宴请和次日专机伺候(都是他们掏钱)。”
  在当天上市的敲钟照里没有IDG的周全,没有老虎基金,即便如此,李国庆还是把很多创业人不想摆上台面的话说了:“就是他,掌管着80亿美元的对冲基金合伙人,我不幸6年前接受了他们的投资,对冲基金还投了我们的竞争对手!我不但拒绝让他们进董事会,6年还从来不见他们。”
  “投资就是合伙人,就是该像婚姻一样。可对冲基金的本性就是这样。按目前当当的价值,他们投资收益翻了近30倍。可在纽约的晚宴,看他们乐翻天,我生气,只好半途退场。”
  老虎基金不但投了当当网,也在和京东网“含情脉脉”,并且,投资京东的额度远远大于当年投资当当。据知情人士透露,真正让李国庆生气的是,风投不但给竞争对手投资,还将当当网的许多核心资料交给了竞争对手。
  如果把这一事件放在中国互联网这10多年的历史中来看:国内大型互联网公司早期的成长史都是依靠国外资本的“输血”,使得他们与“原罪”无缘,公正地说,国外资本还带来了更为稀缺的制度。“一部风险投资在华史就是一部中国互联网史”。
  《商界评论》杂志的主编李彤告诉记者,“李国庆只看到投资人获得了几十倍的收益,却不想想VC们投下几十个企业,有几个能在6年后成功上市呢?作为财务投资人,投当当的机构同时也投当当的竞争对手并无不妥。东方不亮西方亮,也是一种典型的风险分散技巧。”
  李国庆的中途离席、和对投行不满的行为被一些业内人士视为“过河拆桥”,一度,甚至成为整个业内的笑柄,当然,对李国庆来说,这没什么大不了。其实李国庆还是多年前的李国庆,只不过多年前,公众对于李国庆也不了解。
  
  李国庆其人
  按照李国庆自己的话来说,他有很强的成就动机。而梳理其人生轨迹,在这种强烈的动机下,李国庆的人生跌宕起伏。
  李国庆,1964年10月1日出生,19岁考上北大社会学系。期间,因为仗义执言,当选为北大学生会的副主席。
  “当着老校长丁石孙的面,跟总务处长叫板。”总务长说这个电话坏了也不见得非要修好,学生们利用这个谈恋爱。李国庆就拍桌子,“你这个老昏庸,你的责任是让它畅通无阻,你管他是谈恋爱还是不谈恋爱。”
  毕业后,李国庆去了中共中央书记处农村政策研究室。成就动机很强的李国庆,在那时候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要做影响中国的100人。
  这种选择,与他大二的一个经历有些关系。大二下学期,他曾策划写一部专著《中国社会改造之我见》。一年时间,著作完成,当时北大社会学系主任袁方教授和社会学界的泰斗于光远教授,对他说:“你就做学术吧。我包你30岁成名成家。”
  在那里呆了5年,李国庆还是分不清麦苗和韭菜。但他的调查报告部分被国务院领导所引用。李国庆发现:想通过政策研究达到参政的目标,距离太远;做智囊研究改变社会,速度太慢。
  有位老领导对李国庆说,“搞研究要耐得住寂寞,要你寂寞15年,你忍得住吗?”李国庆想到了于老先生的话,30岁就能成名成家,他还忍得住,说35还不能成名成家他忍不住,他不想有那样的人生。
  于是,这位中南海的翰林,政策研究室的小青年,王岐山的下属,选择了离开。为了出人头地,他调整了目标,要成为中国富人里面的100人。
  李国庆下海了,1991年,还不能有私人的公司,只能集体挂靠,租一个牌牌,租一个公章,跟父母借了5000块钱,在小西天租了一个地下室,一个民营书商就这样诞生了。有人觉得李国庆傻,有那么多关系,不倒腾地产,不倒腾金融,倒腾书干什么?
  在地下室,7点人们都走了,散了,李国庆觉得自己就像坐在一个井里,面对一堆稿子;还有很多图书的退货;6个月还没回款;还有盗版书,得跟他们论战。初恋女友被评为北京小姐,和名人出入大场面,而他创办的图书公司还在地下室,她当时认为李国庆是“在垃圾上跳舞”,离他而去。
  一度,李国庆的心理落差特别大。同学都成为处长了,开着皇冠丰田,自己坐着一个微型面的,“有一次去中南海见朋友,就开了一个微面去的,有同学就说国庆,你怎么开这车来了。我都不愿意跟老同学聚会,觉得自己一个北大的风云人物怎么混到这份上,有人多次劝我改行。”
  1995年,李国庆去了美国,想成为一个跨国公司的买办。没有当成买办,但他赢得了投资,回国后,他的公司有了一个时髦的定语,“中外合资”。
  “那次去美国,我的一个重要收获,就是认识了俞渝。” 认识3个月的他们,闪婚了。在遇见俞渝之前,他7年交了6个女朋友,“我喜欢的都是才女,不见得最漂亮,但真的要很有才。”
  当当刚成立的时候,拿到了680万美金。李国庆和俞渝是联合CEO。
  俞渝是MBA毕业,她在华尔街工作过,第一轮拿的就是IDG、软银等几个大牌风险投资的680万美金,“这也是我从来没有拿到过的,在1999年680万,当然很多公司能融到2000万,但是我们的创业股占得就低,我们宁可少拿。”李国庆说。
  十年磨一剑, “我走到哪儿都不带秘书,南京市委书记请我,给我安排车,我说我就愿意打车,他短信嘱咐我说,你跟上边你草根点可以,到下边你草根,人家就会看不起你,我说我就愿意,我管他看得起看不起呢。”
  上市后,李国庆挺苦恼,“没上市时,我跟司长拍桌子,他认为李国庆永远为这行业利益不停地像小学生一样学着仗义执言,那时候用仗义执言;人一阔脸就变,现在再拍桌子,人家会觉得你看不起他。我和俞渝一致认为,财富确实改变了别人对我们的看法。”
  
  未来的路
  上市在某种程度上只是一个开始,诚如SOHO中国CEO劝李国庆的那样,上市只是个开始,以后要走的路还很长,和投行的合作会越来越多……而李国庆却认为,自己不做房地产,将来不用再发公司债,以后不用再和投行打交道。
  诚如业内人士所言,当当未来的路并不好走。
  数据能为这种预测提供一些支持。截止到2010年9月30日,当当网活跃用户超过600万,平均日访问量达161万人次,但辉煌的数字背后是糟糕的经济效益。2007年亏损达7050万元,2008年又亏8180万元,2009年前三季累计亏损523万元。但在2009年,当当全年赢利1690万!2010年前三季当当销售收入15.7亿元,净利润1598万元。细看《招股章程》,当当毛利润率从3年前的18.3%提高到去年的22.5%,同期总费用率(包括配送服务、市场推广和管理费用)则从35.7%降至21.7%。
  单纯提供数字意义不大,凡客的创始人陈年,也曾是卓越网的创始人,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书这个行业,毛利率太低,加上教科书这块,整个盘子就没超过1000亿人民币,而服装的盘子有多大?2000亿美金!
  从这个维度,或许能更好地理解,亏损或者盈利,在B2C的电子商务行业,受制于行业本身。而陈年以服装为主营业务的凡客的毛利率,是当年做卓越时候的毛利率的五六倍。这样一来,就很容易理解当当的不“专注”。
  目前除图书外,当当的主要销售门类已拓展至美妆、家居、母婴等。尽管带来的收益还不显著,正如海外投资者喜欢给当当网贴上“中国亚马逊”的标签一样,现在全球网络零售巨头亚马逊的电子产品和一般门类商品收入已超过图书销售收入。
  巨大的空间预示着疯狂的成长,李国庆自然不甘人后。如此一来,李国庆就撞上了京东的刘强东。事情的导火索,刘强东在当当上市当天发微博揶揄李国庆,并宣布从12月14日起每一本图书都要比竞争对手便宜20%,给李国庆泼了一瓢冷水。
  而当当网,立即宣布斥资4000万元进行3C、百货、图书等产品的大幅促销降价活动。京东商城随之还击:将对图书、3C、日用百货等11大类的商品展开总金额8000万元的年底大促销。
  这场战役是互联网公司在利益交叉时的战役,跟腾讯和360的战役属于一个性质。当当要成为“中国的亚马逊”,动他人的奶酪是免不了的,战争似乎也是免不了的。
  但对率性的李国庆来说,怎么说都跟投行没多大关系,只要财报好看。但这么多年,在熟知李国庆的人看来,他似乎走的也是一条比较“二”的路径。
  李国庆对记者坦言,截止到去年,他没要政府一分补贴,“我有那么多政府关系,我从来也没去要过。4年前亦庄的地是40万一亩,亦庄负责人说,你符合我们政策,欢迎来买地。当时我们王岐山市长手里有一个政策,你也符合,能给你25万一亩地,我没去。”
  李国庆告诉记者,这么多年,他一直是靠一套标准活着,吃了很多苦头,因此,在教育孩子的时候,李国庆会告诉他,这个世界有两套标准。在他看来,有两套标准的人,可以活得更自如。

相关热词搜索:活着 我不是 财富 李国庆 我不是为财富活着 我活着不是为了取悦你 我活着不是为了取悦谁

版权所有 光兵文学网 www.nmgsyfdc.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