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妆秘诀

发布时间:2020-04-11 来源: 短文摘抄 点击:

     前“辣妹”维多利亚像她的球星丈夫小贝一样,善于时不时地制造八卦话题来博取大众眼球的注意。近来,据说她忽然发现了日本艺伎利用夜莺粪便进行美容的传统方法,顿时带动四方的时髦女性热闹跟风。
  把鸟屎做成的粉末掺在护肤品中,涂到脸上……这一做法听起来古怪可笑,甚至有点恶心,所以反而刺激起现代人的好奇心。不过,看到相关报道,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不是早在初唐的《千金方》里就用鹰屎白、鸬鹚屎作为美容的重要材料了吗?到了明代,则改用更容易收集的雀屎,还给这种不雅的材料起了个特别好听的名字“白丁香”。这么长远的经验,在我们这里被简单地视为“糟粕”弃之不顾,传到了东洋人那里,却能绵延为自成特色的传统,再流到了西洋人那里,又被开拓成时尚美容业的一个新的利润增长点。人家还一定会为古代经验找出现代的科学依据,经过研究证明,夜莺粪含有某种活性酶,能够去除坏死的皮肤细胞。希望春颜长驻的消费者们闻之而皆大欢喜,信受奉行,奔走相告,于是,一次60分钟的带有夜莺粪便成分的“艺伎”面膜护理,便能从她们的信用卡里划走180美元。
  按照如此的思路,那么中国古籍里实在有太多的美容经验等着人们开掘。比如“玉女粉”和“鹿角膏”,美容性能未必不如夜莺粪,却不会像后者那样惹人反胃。今天的人不了解,在往昔的中国,女性每晚临睡前一样会做皮肤保养的功课,而且形成了一套独特的路数。传统诗词中屡屡提到的“宿妆”,便是指这一夜间美容的习惯,也就是在临睡之前重新化一次妆,然后带着妆容入睡。第二天起床之后,将经过一夜的残妆洗掉,再上“晨妆”。晨妆是展示在白天里的妆容,以良好的化妆效果为首要目的,所以使用洁白细腻、黏附皮肤不易掉落的铅粉作为妆粉。临睡前所上的夜妆意在对面庞、身体进行修护与保养,含有微毒、对皮肤有害的铅粉便被排除在外。古代经验当中发明了种种富有美白、去死皮、祛除黑色素沉淀等功能的妆粉,供女性用水或蜜调湿,在烛光下,涂白脸、颈、臂乃至全身。“玉女粉”和“鹿角膏”便是其中的两种,可以视为往日闺中的“夜用修护型美白营养湿粉”。将益母草的梗、叶反复慢火煅烧,最终研磨成雪白的细粉,便是“玉女粉”,用蜜调匀,临睡前涂在脸上,据医籍记载,能够让面部皮肤“光白润泽”。“鹿角膏”显得更为神奇,这可是早在东晋《肘后备急方》里就记载明确的美容方式,大致工艺是把鹿角在水中泡一百天,然后浸在牛奶与酥油中,再配入多种同样具有美容性能的中药,用银锅慢火熬煮,直至鹿角软化成泥,与奶、酥混合成滋润的白膏,每晚坚持用这种膏涂面,能让人面容年轻,光彩照人。
  今天的人想象古代中国的美容风俗,总是趋向两个极端,要么以为传统生活一定粗糙简陋,根本没有对美的追求;要么以为皇宫后妃的美容品穷极奢侈,用的全是些金箔粉、珍珠粉之类的贵重原料。其实,金箔、珍珠乃至玉屑、珊瑚等固然会出现在古代的高档化妆品中,但并不是主流。传统生活所开发的美容品多种多样,大多如“玉女粉”一样,直接取自大自然,再经精巧的加工,惠而不贵,性能方面则是滋润柔和,对人体没有毒害。对于心灵手巧的古代女性来说,初夏时节到野外去采摘益母草,然后在火灶中亲手煅烧“玉女粉”,自制自用,并非什么难事。可见,一种好的美容用品并不必然与奢侈难求的原料挂钩,相反,它应该超越贫富的界限,让大多数人都享用得起。古老配方所提供的,并不仅仅是具体的产品,还有往昔的智慧与道理,大约对于现代美容业也并非没有借鉴的意义。
  关于“汉方”美容用品的研发,日本、韩国都走在了前面,中国最近也有奋起直追之势,出现了苗头不错的品牌。毕竟,我国才是“汉方”的源头和大本营,如果再不尽快对传统温故知新,万一韩国人把“汉方”美容的概念也拿去联合国申遗,那可就闹心了。既然夜莺屎粉受到了追捧,那么,更富有历史的“白丁香”有着一样的功能,又岂该被继续冷落呢,专业人士有必要动一动脑筋了。■

相关热词搜索:秘诀 夜妆秘诀 夜妆 夜妆图

版权所有 光兵文学网 www.nmgsyfdc.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