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百态

发布时间:2017-01-25 来源: 感悟爱情 点击:

爱情百态篇一:《我愿意》:一生何求 长相厮守

《我愿意》:一生何求 长相厮守

爱情电影究竟有多大的魅力?至少我们可以说大多数爱情电影都离不开一段或者几段纠结复杂的爱情,不管是《北非谍影》也好,《花样年华》也罢,抑或是《甜蜜蜜》(张曼玉版 孙俪版)一般,爱情电影中的人物关系和故事脉络几乎都有相似之处,但爱情电影始终让人着迷。主人公不同的生活环境和不同的演绎方式,会让这段爱情拥有新的魅力,当然每段爱情都会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不同明星表现出来的效果也大不一样,所以即使爱情片永远跳脱不出男男女女的感情纠葛,但依然有广泛的市场。

明星阵容先声夺人

爱情片首先是要有一个耀眼的明星班底,因为如果没有打斗场景和电脑特效的话,明星是最行之有效的商业号召力。《我愿意》的三大主演——孙红雷、李冰冰(微博

冰冰有李听众:394201人

+收听已收听最新消息 2012年2月22日 15:53春天来了,带着阳光的心情去洛杉矶享受阳光!更多)、段奕宏(微博),目前都是当红的明星,段奕宏在电影方面的建树还比较少,毕竟成名的时间不长,通过这部戏,也证明了他在电影方面有很深的潜力可发展。孙红雷有经验丰富的演员,演技过硬,市场号召力也不差,在电视剧领域红得发紫,在电影领域的票房号召力也呈现逐步上升的趋势。李冰冰更不用多说,电影代表作都有多部,而且还是金马奖影后,由她来成为两大型男竞争黄金剩女,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有什么好看的电视剧爱情片必须纠结,男女主人公即使有一个大团圆结局,也要经历百转千回的复杂爱情旅程,否则(来自:www.nmgsyfdc.com.cn 蒲公 英文 摘:爱情百态)电影就不好看了,这也就是所谓的戏剧冲突,没有冲突就难以吸引观众。《我愿意》设置的冲突点,一是两位型男追求一名黄金剩女,二是多年前的恋人能否破镜重圆?离异男孙红雷追求剩女李冰冰,乍一看孙红雷是不占据什么优势。李冰冰这边厢也比较尴尬,工作出色,但33岁没嫁出去的女人,似乎找个离异男也是无奈之举。但偏偏这时还要出现多年前失踪的男友段奕宏,这下就变得更复杂了。本文出自/vodlist/13.html,铃铛影院首发,转载请注明来源,并保留来源的完整性

单身女性居高不下

李冰冰饰演的唐薇薇坚强独立,俗称“黄金剩斗士”;段奕宏饰演的王洋英俊多金,俗称“钻石王老五”;孙红雷饰演的杨年华表面平淡无奇,俗称“中年离异男”。从李冰冰这方面来说,她本身的年纪也贴近人物唐薇薇,而且也是未婚,饰演唐薇薇的她会有切身体会,算是本色出演,所以片中会看到李冰冰的真情流露。唐薇薇到了这个年纪,有过失败的感情经历,事业有成,她更希望是生活安定下来,能够找一个男人长相厮守,所以杨年华貌似是个不错的选择。但是唐薇薇对王洋余情未了,王洋也想旧情复燃,这样的三角恋,就有趣很多了。

像唐薇薇这样的都市白领剩女,在北京这样的大都市并不罕见,夸张点说,在CBD甚至是比比皆是。忙于工作就会疏于情感,想起谈婚论嫁,才发生年过三十,和那些二十来岁的女生竞争就显得脆弱很多了。坚强和独立就要付出代价,青春那么美好但却那么短暂,所以唐薇薇面对杨年华这样的离异男人也打算接受,但王洋的出现多少让她乱了方寸,不过旧伤口难以愈合,她还是不能忘记王洋带给她的伤害。

都市男女爱情百态

《我愿意》的喜剧笑料来自于孙红雷和段奕宏这两位男星的追女仔斗法,一个凭借真心实意去追求女生,一个依仗百万身家担当钻石王老五,其实唐薇薇选择谁都会幸福的,因为两个男人都会对她好,关键是看谁能打动唐薇薇的心,这个追求的过程是极富看点的。李冰冰的表演因为和角色年龄相近,并且也是单身,所以多少有点本色演出。孙红雷这次的表演很抢眼,杨年华是个有过去的人,结过婚,所以他的婚恋史造成了这个男人有不愿让人知道的过去,甚至对他的家庭财产状况有刻意隐瞒的情况,这个人物就显得很神秘也很复杂,孙红雷把这个人物的小聪明和经历过沧桑都诠释得很到位,他越来越有气场,通过《我愿意》,说明孙红雷能驾驭各种类型的商业片,甚至是包括爱情片,孙红雷在未来几年,应该会成为内地电影市场中颇具号召力的男明星。

《我愿意》中所展现的都市人物情感也是多角度的,并不是只聚焦于唐薇薇的爱情,从唐薇薇这里,首先提出的是女人太能干和太强势,会不会找不到老公,因为男人不敢娶这样的女人。电影给出的答案就是强势的女人需要更强势的男人来追求。到了唐薇薇同事这里,靳小令(薛佳凝(微博)饰)和丽莎(张俪饰)又是两种态度,靳小令相夫教子做个贤妻良母,丽莎游戏人生处处留情,编导没有给予哪一方以批判的眼光,或者用片中人物的话来说,这是男人或者女人各自的需要,所以才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无论如何,要让一个女孩子说出“我愿意”三个字,男士们的确要煞费苦心才行,这一点似乎是亘古不变的。

爱情百态篇二:笛安经典语录

笛安作品经典语句

1、仇恨,始终类似于某些中药的东西,性寒、微苦,沉淀在人体中,散发着植物的清香。可是天长日久,却总能催生一场又一场的爆炸,核武器手榴弹炸药包,当然还有被用作武器的暖水瓶??都是由仇恨赠送的礼品盒。打开他们,轰隆一声,火花四溅,浓烟滚滚,生命以一种迅捷的方式分崩离析。别忘了,那是个仪式,仇恨祝愿你们每个带着恨意生存的人,快乐。(西决)

2、飞蛾们都幽然地漂了过来,凝聚在光晕里,那光的边缘轻薄得就像一层尘埃。都说飞蛾是自己找死,可是我根本就不觉得它们活过。因为它们慢慢地,慢慢地靠近光的时候,就已经很镇定,镇定得不像有七情六欲的生命,而像是魂灵。(东霓)

3、我曾经以为,女人都是飞蛾,生性擅长不怕死的扑火,后来才知道,原来也有一种女人是候鸟,无论和如何都沿着一种静谧的轨迹安宁的飞翔。(西决)

4、三个音节,每个都是元音结尾,还算抑扬顿挫,怕是中文里最短的一句主谓宾俱全的句子:我爱你。(告别天堂)

5、我听见我的身体里刮起一阵狂风,它尖锐的呼啸着,穿透了我的身体,穿透了我的视觉跟听觉,那就是岁月吧,我知道的,那一定是多年来,疯狂的沉淀在我身体里的岁月。(西决)

6、天真其实不是一个褒义词,因为很多时候,它可以像自然灾害那样接着一股原始,戏剧化,生冷不忌的力量,轻而易举的毁灭一个人。(西决)

7、公元前我们太小,公元后我们又太老。没有人看到真正美丽的来到。那一次真正美丽的微笑。那么,海子。我最爱的你。当你从容不迫地躺在铁轨,倾听遥远的汽笛声的那一刻。是公元前还是公元后?那一次真正美丽的微笑你见到了吗?我只知道,从我第一眼看你的诗的时候,我就喜欢上火车这东西。因为它撞死了你。(告别天堂)

8、你怎么可以允许自己这么活着,就这样毋庸置疑地在别人的恩典里?怎么可以?(东霓)

10、我是生死,你是轮回;我是红尘,你是虚空;我是用来标识岁月的某个微不足道的点,你是容纳所有沧海一粟的无垠;我是业障,你是修行;我是渴望成为神的人,你是无法褪尽人气的神;我是“此时此刻”的囚徒,你是“永恒”这片原野上的牧羊人;我是不可能挣脱“此情此景”的肉身,你是天地悠悠的一部分;我是至情至性的欢笑和哭喊,你是高山顶上寂然的雪线;我是照耀微小灰尘的一线阳光,你是拥抱万物的黑暗;我原谅所有琐碎的恶意,你负责评判一切不自知的邪念;我是绚烂缤纷的幻想,你是不情愿地照亮万里海面的灯塔;我觉得我的一生太短,你觉得你的自由太漫长;我是你的南柯一梦,你是我必然到达的终点。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12、而今,我已经被打败过了,我用曾经的飞蛾扑火,换来今天手心里握着的一把余温尚存的灰烬。值得庆幸的是,我依然没有忘记,这把灰烬的名字叫做理想。(告别天堂)

14、可是我只是躲进了百年好合的谎言里,进入了轮回。你和我不同,你在进入轮回前,必须先要陨落。我凝视着你们陨落于芸芸众生之中。你,潘勇,还有南极城。南极城里飘出来麻辣香锅的味道,宾客盈门,车水马龙。我们的,永远的,南极城。(南极城传)

16、找一样我认为重要的东西,理想也好,爱情也好,我需要这样的东西来提醒我,我不是靠“活着”的惯性活着的。(告别天堂)

18、可是人生那么苦,我只是想要一点儿好风景。(东霓)

19、我习惯了昼伏夜出,晚睡晚起;我早已学会了面对这谎话连篇的人群的时候,撒一个同样的谎;我钟爱那种饮酒至半醉,用微醺的眼睛慷慨地给这个糟糕的世界送上所有的柔情——但是这并不代表,我允许自己沉溺。你就是我的修行,南音。愿我们真的能够一起去到我们都想去的地方,看见良辰,看见美景,然后你能转过脸,对我认真地说:“我认出了你。”(致我亲爱的小女孩)

20、我想,最初那个名叫麦哲伦的家伙真是可怜,他航行了那么久,他本想去一个无边无际的远方,可是他发现所能到达的最远的距离原来就是最初的地方,所以他写了一本书告诉世人我们生活的地球是圆形的,只不过是为了遏制绝望。(西决)

22、高速公路是个好去处,因为全世界的高速公路都长的差不多,所以你很容易就忘了自己身在何方,因为一望无际,所以让人安心。(西决)

23、我就像瞧不起这个仗势欺人的世界一样,瞧不起你。这个世界把我搞得狼狈不堪,可是我心里总有一个柔软的地方,心疼着它的短处。所以我还是爱这个让我失望透顶的世界的,正如,我爱你。(光辉岁月)

24、生死相随是个多重大的仪式,死在这仪式里倒也罢了,可是麻烦的是如果你活在这个仪式里,你就一定会在某些时刻用厌倦来打发日子。夏芳然此时还没有意识到,其实亲人之间就是那么回事。抱怨、嫌弃、厌恶都发生在一群彼此肝胆相照的人之间。延期是真的,但是肝胆相照也是至死不渝的。(芙蓉如面柳如眉)

25、眼泪是最珍贵的东西,只能留给这种深切的悲伤,这悲伤与羞辱无关,与委屈无关,与疼痛无关,你依靠这悲伤和这世界建立更深刻的联系。你和这悲伤在烟波浩淼的孤独中相互取暖,相依为命。(告别天堂)

26、我现在无法判断着这值不值得,可是我不后悔。(告别天堂)

27、我以为有了爱情之后我可以更爱这个世界一点。(告别天堂)

30、学楼的顶端几个属于高三的窗口,错落地璀璨着,就像是俯视着我们,俯视着所有疾驰而去的时光。(西决)

33、修养这个东西就像血管一样,可以盘根错节的生长在一个人的血肉之躯的最深处,不可分割。(西决)

34、可能,你最终只能变成你当初最不想成为的那种人。因为当你对自己说:“我绝对不能过那样的生活”的时候,你并不是在反抗,你只是恐惧。你知道那种生活对你来说是最为顺理成章的选择。(怀念小龙女)

36、如果你真的已经感到了起点和终点都是罪恶的话,如果你真的感觉到明明是无望的但还必须要忍耐的话,那就是修行。(怀念小龙女)

40、你终有一天会发现的,生命的名字叫做徒劳。(西决)

41、幸福这东西,一点都不符合牛顿的惯性定律,总是在滑行的最流畅的时候嘎然而止。(告别天堂)

43、隔了这么远的路看过去,原先坚定不移的答案居然也变得模糊了。记忆这东西,真是不可思议。(芙蓉如面柳如眉)

44、当一个念头在你脑子里已经盘旋过无数回的时候,你就是再抵抗它你也最终还是会付诸行动的。(芙蓉如面柳如眉)

45、羞耻和仇恨之后才会出现的脆弱的朝露一般的同盟(西决)

46、你生我,我生你,我们合二为一,就是宇宙,就是永恒。(宇宙)

1

2

3

4

5

6

7 我得找一样我认为重要的东西:理想也好,爱情也好我需要这样的东西来提醒我:我不是靠"活着"的惯性活着的 钱以外的东西 永远都还不清 比如难以启齿的歉意 比如无地自容的倔强 比如无法化解却可以忍让的温柔 比如一起经历过羞耻和仇恨之后才会出现的脆弱的朝露一般的同盟 (西决) "我也很奇怪自己为什么会和心这么硬的人做了这么久的朋友,后来才明白,就是因为心硬,所以一摔就碎了" 质本洁来还洁去一点都不悲惨,相反却是天大的运气。 世界上有个人那么在意她的感觉和想法----哪怕不理解也要尽力维护,这是多大的勇气我是听着情歌长大的孩子。我们都是。在我们认识爱情之前,早就有铺天盖地的情歌给我们描摹了一遍爱情百态。 我正在看告别天堂。很无聊 老师在讲台上飞沫地讲考卷 江东曾说:书里永远不会有真正的人生,今天回想起来,很难相信这话出自于一个16岁的孩子之

口。 打人是暴力,骂人是暴力,强迫别人用你们的方式去“感受”也是一种暴力。

8 我觉得我的一生太短,你觉得你的自由太漫长;我是你的南柯一梦,你是我必然到达的终点。

18任何人都得尝尝向玻璃一样被这个世界,打碎,砸碎,撞碎,踩碎的滋味。曾经的刻骨铭心就这样被你随随便便就忘了 —— 你该怎样对待你自己?

9 我知道我的嘴边扬起了一抹微笑。无论如何,每当生活里出现了一点新的东西,可以是一样玩具,

可以是一个从未去过的城市,也可以是一间马上就要开张的咖啡店,我都会像同年时那样由衷地开心很久,那种欣喜其实是很有用的,似乎需要动用心脏输送血液的能量——尽管我知道随之而来的永远只能是厌倦。

10 我眺望,向着你来的方向,知道我变成了稻草人,不会说话,也不会歌唱,只有一群麻雀陪伴我,

一边吃掉我,一边替我守候远方;他们告诉我,你的名字叫夕阳,可是有没有人能够告诉我,为什么,我和你相依为命的家乡,变得如此荒凉。”——题记 11

12

13

14

15

16 她的目光深处,有凌晨一点的黑夜,万籁寂静,没有一点生机。 她就是这样,从来就不知道自己说的话会深深刺到别人心里去。 我什么都丢了,所以无论如何,也不能再丢脸了。你说对吗? 红了樱桃,绿了芭蕉,你走你的独木桥,我唱我的夕阳调,谁的孤独,像似把刀,杀了我的外婆桥,杀了我的念奴娇 血是一样比水更聪明的东西。从不喧嚣,但是狠。一旦决定要离开谁就再也不会回头。 粉红色的她在半空中飞翔,像一片带着露珠的花瓣。她是一只蝴蝶,生来就是为了让人眼花缭乱的。在《告别天堂》里形容江东长大后在外地遇见一个又像宋天扬又像方可寒的女人。 『像聊斋,惨然的媚态。』 既然什么都失去了,既然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失去了,还在乎什么呢,还怕什么呢。归根结底,人生

原本是幻象,归根结底,人们追的也不过是幻象。唱歌,唱歌吧。所有的幻想都能在那一瞬间变成握得住的,那个瞬间的名字,就叫颠倒众生。 ——————《歌姬》

17 有一种就像是拥有独立生命的喜悦常常不分场合地找到我,像太阳总在我们看不见它的时候升起

来那样,这喜悦也总是猝不及防地就把我推到光天化日之下,让我在某个瞬间可以和任何人化干戈为玉帛.与谅解无关,与宽容无关,我只不过是快乐

18

19

20 可是往日的眷恋依然活着,像是某种非常卑贱的野草,已经奄奄一息却一息尚存,它独立于人的思想,人的意识,人的势力,人的选择。 她的眼睛是两个零辰一点的夜晚。天空权威地认为海是自不量力的,海骄傲的认为天空是不解风情的 莉莉在这个世界上看见的第一样东西是天空。尽管那时候她还不知道天空是天空。一大片无边无际

的淡蓝色柔软地照耀着莉莉刚刚睁开没有多久的眼睛。莉莉的表情很懵懂。淡蓝色其实是一种很轻浮的颜色,可奇怪的是,当它尽情地蔓延成天空那么大的时候,你就会发现,轻浮,原本是宽容的一种。21 猎人的家住在原野的边上。要是站在莉莉的妈妈常常站立的地方,你会以为太阳每天就是落在猎

人他们家的烟囱里了。但其实那是不可能的,太阳那么大,烟囱那么窄。烟囱装不下太阳,只装得下那些柔若无骨的烟。柔若无骨的烟缓慢地从烟囱里挣扎出来———因为猎人正在给莉莉烧洗澡水。22

23 你记得,就算有一天你离开了我,我也不会离开你的。所有的岁月就在我的身边疾驰而逝,就像流星。只有我,我的容颜不老,因为我已经没有了心。我

想嵇康若是知道了他儿子的结局,应该会高兴的。因为这个孩子跟他一样,毕竟用生命捍卫了一样他认为重要的东西。至于那样东西是什么,大可忽略不计。

24 人生,最终会被我们过成一个破败的旅店。每一个房间都会被占满,被清空,被用旧。每一把钥匙都

会被不同的指纹弄得污浊,混沌,发出暧昧不明的光。你们这些慢嘴或高明货拙劣的谎言的人,你们这些习惯了被欺骗的人,你们这些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假话的人,来吧,都来吧,我点燃我店堂里那盏昏黄的煤气灯,给你一个房间的号码。因为我其实和你们一样。

爱情百态篇三:林夕歌词的审美文化研究

林夕歌词的审美文化研究

【摘要】:林夕,华人词作家中的佼佼者,20年间创作了3000首词章,成就了无数歌坛巨星,屡屡获得各种传媒大奖。林夕所做的歌词在意象与文学性上的结合,达到了中文词作的一个高度。更为难得的是,歌词还表达出了词人对现实社会的观察,反映了当时的大众文化审美取向。本文即系统梳理了林夕歌词创作的三个分期,从中得出其歌词的美学意义与审美倾向。

【主题词】:林夕 词作 美学特色 审美文化

一、林夕歌词创作的三个时期

回顾香港华语乐坛数十载,人们最先想到的是《别人的歌》、《似是故人来》、《流年》等脍炙人口的歌,其次则是歌曲的演唱者raidas乐队、梅艳芳、王菲等红极一时的歌手,最后才可能会想到歌曲的词作者--林夕,这个隐藏于星光背后、十年如一日默默耕耘文字的人。

林夕出生于1961年的香港,毕业于香港大学文学院,1986年凭借为raidas乐队所做的《吸烟的女人》夺得“ABU亚太流行歌曲创作大赛”亚军,之后便开始了其光辉的创作生涯。香港十大中文金曲、最佳填词、年度最佳创作歌曲、叱吒乐坛颁奖典礼最佳填词等含金量极高的大奖每年都似乎偏爱林夕,使其也成为了同行望尘莫及的标杆,圈内许多歌手以求得其一词为荣。

而回顾林夕二十多年的创作历程,大体可分为三个时期:80年代为raidas乐队写歌入行,并迅速进入香港词坛主流;90年代初期与“音乐梦工厂”及“滚石唱片”合作,成为香港乐坛的中流砥柱;新世纪与众多主流歌手合作,一跃成为香港词界的泰山。

Raidas在80年代中期属于知名度较高的乐队,但走红的时间并不长,而林夕却抓住最恰当的时机,通过为raidas写歌而出山,尤其是《别人的歌》、《吸烟的女人》等作品先后获奖,奠定了其词坛地位。到了90年代,林夕开始与“音乐梦工厂”合作,一曲《皇后大道东》让林夕一夜间家喻户晓,而一曲《似是故人来》,琅琅上口的歌词配上梅艳芳低沉婉转的嗓音,让无数人为之迷醉。进入新世纪后,自由的创作市场意味着更多的约稿,林夕作词的对象比先前更为广泛,不在仅限于某一家或某几家公司,也不是只写给一线当红歌手,而通过唱林夕的歌走红的歌手也不在少数,如twins、卫兰

等。

正是由这三个时期的创作积累,让林夕从幕后走向台前。一次次音乐评比,林夕创作的歌曲总是位居前端;一场场颁奖典礼,现场总会听到他简洁真挚的感谢。林夕越来越为人们所熟识,其作品也更为广泛传播,成为大众耳熟能详的歌曲及乐评人的首选。林夕的歌词有其独特的魅力,现实、尖锐、直指人心,但也有温存、浪漫的一面,无论是哪一种都让大众“爱不释口”。因此,他成为了香港乐坛的坐标,成就了一个时代的梦想,而这其中更蕴含着独特的美学表现。

二、林夕歌词的美学表现

人生情感

提到林夕的词作,不得不说到王菲,她用独特的嗓音诠释着林夕对人生情感的思考。如《流年》,“爱上一个天使的缺点/用一种魔鬼的语言/上帝在云端,只眨了一眨眼/最后眉一皱,头一点/爱上一个认真的消遣……懂事之前,情动以后,长不过一天/留不住、算不出流年。”每个人一生中都会遇见一个人,爱过、恨过、终究淡忘,或许这段感情在别人眼中是个错误,可哪怕再短暂,也是命中注定。再如《红豆》,“还没为你把红豆/熬成缠绵的伤口/然后一起分享/会更明白相思的哀愁/有时候,有时候/我会相信一切有尽头/相聚离开都有时候/没有什么会永垂不朽/可是我,有时候/宁愿选择留恋不放手/等到风景都看透/也许你会陪我看细水长流。”在林夕看来,人生的轮回和选择经常是带有一丝丝无奈和玄妙的,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在历尽沉浮之后,她所需要的只是一个能够静静守候的人,也许那份感情细如流水,但流淌出来的甜一定比火焰更温暖。 此外,林夕的词作还常常表现出其人生观,他一向随心而爱,因此很多词作往往都是在讲一个故事,表面看不出来,只有细细体味,才能窥出其中韵味。如《再见二丁目》,1997年香港金曲奖的最佳作词,这首词并没有用什么华丽的辞藻修饰,而是处处充斥着浓浓的生活阅历,读着就能触碰到心的最深处。

“满街脚步,突然静了/满天柏树,突然没有动摇/这一刹,我只需要,一罐热茶吧/那味道,似是什么都不紧要/唱片店内,传来异国民谣/那种快乐,突然被我需要/不亲切 ,至少不似,想你般奥妙/情和调,随著怀缅,变得萧条/原来过得很快乐/只我一人未发觉。”

一个走在异乡的旅人因为什么而感到“满街脚步,突然静了”?或许是听到令人伤心的消息,又或者是自己对某些事情的突然顿悟,以至于需要一杯热茶才能平复心情。或许在有些人眼中,主人公是快乐的,事业有成、生活顺利,在旅途中吃吃喝喝。但不难看出这是首悲情的歌,全篇没有用一个带有痛苦、感伤色彩的词语,而是用最淡然的

文字,最简单的故事,将最大的悲哀写出来。林夕说过:“我写过最悲的事情是:原来我非不快乐,只我一人未发觉。我所知道最有效地悲极生乐古方:要决心忘记我便不记起。我们不断成长,就是为了遗忘。”

人性哲理

除了对人生情感的审美把握与体验,林夕词作中对人性的思考,让人或多或少的体验到一些哲理的意蕴。一首《SHALL WE TALK》最能体现这一特色,歌词用平实简单的比喻,从生活中取材来说明人生的哲学,其中最为有趣的是,用蟋蟀和螳螂对立的关系来做比,为歌词添加了趣味性,也展现了林夕的才华和填词深度。

“明月光,为何又照地堂/宁愿在公园躲藏,不想喝汤/任由目光,留在漫画一角/为何望母亲一眼就如罚留堂/孩童只盼望欢乐,大人只知道寄望/为何都不大懂得努力体恤对方/大门外有蟋蟀,回响却如同幻觉/屏幕发光,无论什么都看/情人在分手边缘只敢喝汤/若沉默似金,还谈什么恋爱/宁愿在发声机器面前笑着忙/成人只寄望收获,情人只听见承诺/为何都不大懂得努力珍惜对方/螳螂面对蟋蟀,回响也如同幻觉。

全词以童谣开始,从主人公的幼年时光讲到成年生活,小时候不明白父母的管教,只把那当成一种束缚,而父母明明是爱,却非要板着面孔来给予。这是每个人在年幼时都会有的经历,明明只需要很简单的沟通就能解决的问题,偏偏双方都不肯妥协,最后就成了所谓的“代沟”。而当主人公成年之后,就开始逃避与情人的沟通。林夕对喝汤这一情节的刻意重复,借此突显出主人公的软弱。“螳螂面对蟋蟀”是全词中最精采的一句,林夕以蟋蟀比喻主人公,以螳螂比喻主人公的情人,他跟主人公的关系就如螳螂面对蟋蟀一样,俗话说“鸡同鸭讲”,但“螳螂面对蟋蟀”,似乎更糟。最后则是主人公已为人父,仿佛轮回一般,自己与孩子也存在着沟通问题,祸延三代,更会一直如此。

佛理禅趣

除了直接用故事来讲述人性外,由于林夕参详佛理,其作品还常常体现出禅宗如实观、达观的洞见慧识。在其佛理禅趣的作品中,有的采用禅宗的概念,如《似是故人来》中“欢喜伤悲,老病生死,说不上传奇”,佛说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五阴盛,每个人都会受这些苦,没有人可以逃脱,所以说不上传奇;还有的尝试用佛家精神,解决恋爱问题,如《守望麦田》、《百年孤寂》、《开到荼靡》等。

而一首《难念的经》中其佛学意味更是表现的尤为浓厚。“责你我太贪功恋势/怪大地众生太美丽/悔旧日太执信约誓/为悲欢哀怨妒着迷/舍不得璀灿俗世/躲不开痴恋的欣慰/找不到色相代替/参一生参不透这条难题……天阔阔雪漫漫共谁同航/这沙滚滚水

皱皱笑着浪荡/贪欢一刻偏教那女儿情长埋葬”。歌词先指出人为之困扰的外界事物,如权势、誓言、悲欢、怨妒等,而在作者看来,这些事情是会让人笑、责、悔的。继而指出人生最重要的是感情,它扑朔迷离、令人无法阻挡,而风雨同行则是世间最惬意的。这首歌是《天龙八部》的主题曲,把佛教思想和武侠氛围以及感情纠葛精妙地融会起来,受到大众的热评。

爱情百态

在歌词的创作中,人生和爱情往往是词人的两大主题,林夕的歌词创作也如此。在现代社会无穷无尽的各式观念、各种状态、各色故事的爱情中,林夕所追求的是歌词中不同爱的境界变化,表现的是爱情中的不同主题。

爱的真义。爱情到底是什么,见仁见智,在林夕的很多作品中,充分诠释了他对爱的理解。如《神话情话》“爱是愉快是难过是陶醉是情绪,或在日后视作传奇/爱是盟约是习惯是时间是白发,也叫你我乍惊乍喜/完全遗忘自己,竟可相许生与死/来日谁来问起,天高风急双双远飞”。爱情就是一种生死相许、双宿双飞。又如《情诫》“不要迷信情变等于灯灭,不要含泪直到与他肯定再不相见,爱恨无须壮烈,不随便狂热”则指出爱情只是人生中很小的一小部分,无需为它死去活来。再如《富士山下》“谁都只得那双手,靠拥抱亦难任你拥有/要拥有必先懂失去怎接受/曾沿着雪路浪游,为何为好事泪流/谁能凭爱意要富士山私有”。指出爱情不是占有,要先拥有必须先学会舍弃。

爱的通病。在林夕的一些作品中,还写出了陷入爱情中的人的通病。如《似是故人来》“但凡未得到,但凡是过去,总是最登对”,分手后的恋人总是想着曾经的种种,总是幻想着如何重归与好,其实放不下只因未得到。又如《红豆》“可能在我左右,你才追求,孤独的自由”,两个人在一起久了,失去开始的激情后,便总想着如何去追寻自由,其实爱情并没有束缚,只是已不再爱。再如《不爱我的我不爱》“我们拥有的,多不过付出的一切”,爱情很多时候是先甜后苦,然后变淡,最后仅剩余味。在感情里,可能付出所有,都回报甚微。然而,即使最大化爱情中所能拥有的,也比不了付出的多,于是总是不甘心,想要更多,便使爱成了一件烦恼的事。

爱恨滋味。爱在一定程度上,是一种体验,林夕在歌词中则表现出了爱情中的各种状态、各种体会。如《无需要太多》“无需要太多/只需要你一张温柔面容/无需要太多/只想你置身于他人面前/仍会略略提及我/仿似你欢喜的歌”。人在爱情中追求的应是“身边缺少”的“最基本需要”,其它的一切不如抱着“无需要太多”的心态,顺其自然的对待。又如《至少还有你》“我们好不容易 /我们身不由己 /我怕时间太快 /不够将你

看仔细 /我怕时间太慢 /日夜担心失去你 /恨不得一夜之间白头 /永不分离”人在爱情中总是患得患失,又怕时间太快又怕时间太慢,总希望感情长久。再如《女人心》“看着眼前人睡了/和幸福多接近/等了多年这角色/做你的女人”以女性的视角切入,想象一个女人,望着身边安睡的男人,萌生想同他安稳过一世的愿望,其实女人在爱情求的也不过是安稳、幸福。

爱的逝去。有拥有就有失去,爱情也如此,林夕在歌词中将失恋人的心情写的淋漓尽致。如《伤逝》“我已不能再拥抱你/爱一个人是多么奢侈/那幸福喜宴还没开始/这离别的悲剧已成往事”。写出失恋人感叹爱情的奢侈,还在幻想幸福的喜宴,可是爱情却已结束。又如《昨晚你已嫁给谁》“离开清早渐渐剩下十分钟/离昨夜就像是十万万分钟/从现在是逐日逐夜逐分钟/心痛……人人凝望你的一刹/你像在看我”。写出了刚分手的人的痛楚,一分钟就像半生那样难熬,即使心还在对方身上,但两人终究已不在一起。再如《十年》“十年之后/我们是朋友/还可以问候/只是那种温柔/再也找不到拥抱的理由”。 恋人分手会变成什么,仇人还是朋友,再相聚还可以问候,只是少了一种温柔的滋味。

另类情爱。什么都有一份独特,爱情中也如此,也有些许的另类,林夕在词中也将这些不是爱情的爱情表现了出来。如《不得不爱》“不得不爱否则快乐从何而来/不得不爱否则悲伤从何而来/不得不爱否则我就失去未来”爱只是因为不得不爱,不爱会很无聊,没有快乐、没有悲伤、没有寄托,爱情点缀着每天的生活所以才爱,爱只是为了被爱。再如《春光乍泄》“意乱情迷极易流逝/难耐这夜春光浪费/难道你可遮掩着身体/来分享一切”。歌曲流露出爱情是沉重、滞涩、懦弱以及无处消解的寂寞,是撒娇、耍赖、任性、挥霍以及无条件无限期的被守候,这样的反差,形成一种荒谬讽刺的幽默。

三、林夕歌词的审美文化

歌词作为一种文化,必然有其鲜明的时代特征和文化内涵,表现出一定的审美意义和取向。香港是一个现代与传统相互缠绕的城市,其特殊的社会形态与历史归属,使香港人在实践中不断摸索和构建自己的文化形态,这种实践直接反映在香港词坛的特色上。而在香港乐坛最鼎盛的时期出道并随之成长的词人林夕,就是香港大众文化的独特符码之一。通过他不同时期创作的流行歌词,可以了解当时的香港在不同历史阶段的社会文化特征和港人集体的情感诉求,构成了香港大众文化的重要一脉。

80年代中后期:香港自19世纪鸦片战争被迫开埠以来,各种价值观、背景、时代气息相互杂糅,造成一种尴尬的香港都会意象。林夕早期词作描绘了现代都市人内心的

相关热词搜索:百态 爱情 社会百态 小三社会百态低俗图片

版权所有 光兵文学网 www.nmgsyfdc.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