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适合当中华民族的形象吗?]中华民族视觉形象

发布时间:2020-02-17 来源: 感悟爱情 点击:

  2007年,上海外国语大学的专家吴友富建议,不要再用龙来作我们国家的象征,因为龙在西方文化中带有负面涵义。话音未落,舆论哗然,他顿时被很多人视为连祖宗都不要了的卖国贼。
  吴教授的建议未必合适,但他提出的问题是客观存在的。龙不像恐龙,它压根没在地球上存在过,但同时出现在东西方的神话中。在古代的中东,龙是邪恶的化身;在古希腊和古罗马,龙的形象时正时邪;基督教盛行后,龙暗示着罪孽和异教,成了圣乔治等圣人的征服对象;在北欧神活中,龙被雕刻在船头,颇有杀气腾腾之意。在中世纪,英雄(如亚瑟王)的最高成就往往是杀死一条龙。中国的龙一般没有翅膀,但依然腾飞于苍穹,象征着威严、权力和雄性。越南、韩国、日本文化中也有龙,形状和性质跟中国龙相似,但仍有细微的差别。
  好莱坞曾多次将龙搬上银幕,但远不如恐龙或大猩猩那么有影响。以前有玩特效的RayHarryhausen的作品《魔幻屠龙》(Drag。nslayer),近年来有西恩?康纳利的《龙之心》,还有《火龙帝国》等。《哈里?波特》中也有龙。这些影片中的龙仿佛压了一肚子怒火,见到看不顺眼的就喷射火柱,英雄的功绩就在于“屠龙”。在《龙骑士》中,蓝色的飞龙saphim颇有高贵气质。可见,每部文艺作品中的龙并非千篇一律,但以反面角色为主;而中国传说中的龙也有破坏性质的,但多数是崇拜的对象。
  龙是中华文明的图腾,但不是唯一的象征,而是众多视觉符号中的一种。一个象征就如同一个人的名字,它肩负着传递信息的重任。一方面,它需要代表被象征者的主要特征;另一方面,外人需要从这种符号还原到它所代表的意义。一种文化往往建立在对一系列相关符号的相同认识上,而不同文化间很可能会对同一符号产生不同的诠释。文化各有差异,误解就在所难免。龙在我国所代表的,跟西方人所理解的有较大的差异;这种差异以前并不重要,但如今中国要崛起.这“龙”就歪打正着暗合了西方的“中国威胁沦”。
  我们的生活中充斥着各种各样的符号,很多是政府或商业机构的形象。作为国家标志,国旗、国徽等等都象征一个主权国家。除此之外,还有花、树、动物等一系列被冠以国字号的代表。然而,具体到现实生活中,它们的功能却往往有限,对于多数人,除了本国的旗徽,大概只有美国、英国、日本的国旗能让人联想起这些国家,国徽的大众辨识程度就更低了。  这些都是国际政治中的“标准图案”,而大众所采用的往往是政治色彩较淡的文化图腾。当一部电影要呈现法国时,十之八九会用艾菲尔铁塔或凯旋门。事实上,艾菲尔铁塔在电影中作为法国及其首都的标志,已经到了滥用的地步。有一个笑话,说巴黎百分之九十的酒店房间均能望见该铁塔,因为这在电影中几乎成了必然规律。
  由于美国影视业在全球的独特地位,银幕上的美国标志不像其他国家那么单调。诚然,星条旗可以有暗示作用。有趣的是,美国电影中可以恶搞国旗,但自由女神像却神圣得多。除了灾难片,这尊竖立在纽约港湾口的法国礼物有着特殊的含义,它是这个移民国家的某种宣言:广纳全球劳苦大众云云。  就我视野所及,能用一个镜头点出“那是中国”的形象,既不是龙,也不是风,而是长城和天安门。天安门容易理解,因为那是中国政治的心脏。长城呢,那原本是―个把人与人隔开的宏大建筑,但时过境迁,现在,它的功能是把全中国、全世界的人聚集在一起。不仅如此,你若活在秦始皇年代,长城是无数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导火线,是外族入侵者和本国暴君双重威胁的重压,是孟姜女用人性的眼泪誓死摧毁的对象。物移星转,失去实用功能的长城却获得了建造者完全想不到的象征性,长城成了意志坚定、团结一心的中华精神,是老外人人惊叹的建筑。
  长城没变(当然多数地方倒塌了),但它的文化内涵却变了。同理,龙不变,没必要翻译成Loong,也没必要废除,但它的内核完全可以重新打造。如果你的商标容易引起误解,那你应该考虑改动,因为企业名和商标名再悠久也有限,比如联想就把英文名从并没有负面涵义的Legend改成更周全的Lenovo。龙有着数千年的历史,从实际操作性看,重塑内涵要比重塑形象容易得多,也可行得多。诚然,老外对,于龙并不像对熊猫那样带有天然的亲近,但我们也高估了他们对龙的偏见。他们也许没有系统比较过中西方龙的异同,但也没有把龙看扁。在美国,划龙舟和舞龙早已被主流社会接受(但吃狗肉他们永远接受不了),不再是唐人街的自娱自乐。迪士尼的《花木兰》中,木须龙虽然个头如蜈蚣,但幽默诙谐代替了传统的张牙舞爪。假设彼得?杰克逊能赋予龙以类似金刚的人情味,可以想象,龙在西方人心目中“正名”绝不是奇幻的非分念头。你想,秃鹰多不吉利,但老美不在乎,没考虑我们的接受能力,也没改为雄鹰,我们听久了也就习惯了,不再把它看成秃鹫或乌鹰了。 但龙果真能代表中华文明吗?在等级制度森严的历朝历代,龙并没有代表全体中国人,而只是代表了皇帝和皇室,即所谓的真龙天子。那年代,普通百姓别说是穿龙袍,即便穿金黄色的衣服都会犯忌。龙是大家都梦想的,但只有极少数人能梦想成真,否则所有明星岂不都能成龙?先不说外国,即便在我们自己的视觉形象中,龙都高高在上,威风凛凛,如同一位不苟言笑的严父。龙也好,秃鹰也好,只是符号而已,关键在于它们所代表的国家和文化本身。再具概括能力的符号,都只能停留在肤浅的表层,只能反映国民性中的某个侧面。你如果熟知某个国家的所有符号,国花国旗国球国服无所不包,但从未接触过该国的百姓,那么,你对那个国家谈不上真正的了解。正视龙的不同内涵,珍惜这份文化遗产但又不固步自封,龙才能“与时俱进”,成为现代中国人的恰当“代言人”。但归根到底,是龙是虫,最终是由国力及国民素质决定的。
  (作者文化评论人)
  责编:吴奇志

相关热词搜索:中华民族 适合 形象 龙适合当中华民族的形象吗? 龙是中华民族的图腾 中华民族的象征和骄傲

版权所有 光兵文学网 www.nmgsyfdc.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