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的甜蜜负担|甜蜜负担

发布时间:2020-03-02 来源: 感悟爱情 点击:

  2007年2月的北京,本来应该是一年中最冷的时候。然而我却在2月的某一天,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温暖和甜蜜,这份感觉,来源于深深的感动。   那年正好我找到一个批发名牌巧克力的渠道,于是大家一起团购巧克力,很多都是买了送给小朋友们的。记得那个订单最后统计共有47斤巧克力。卖家不管送货,让我去沙子口那边自取。当时我住在北五环外的西二旗。从西二旗到沙子口的最便捷公交路线是这样的:地铁13号线西二旗站上车,到西直门转2号线地铁到前门站,从前门转公交车快速线到沙子口就行了。当时约定的是,我到了沙子口后,卖家把巧克力送到车站附近给我。
  怀着一种做好事的快乐心情,而且想着是47斤巧克力呀,我内心非常激动。鉴于我才不到160的小矮个,那么多巧克力我肯定提不动,还觉得很安全地带了一个有轮子的拖箱,心想提不动我拖着走就行了。然后换上靴子,牛仔裤,短款的皮袄,完全就是一副劲装打扮,认命地去做这一趟体力活。
  当我从西二旗顺利到达沙子口公交站下车之后,意外开始出现了。我的手机突然没电了,没电就没法联系卖家送巧克力过来给我啊。当时都呆了,于是往路边行人较多的地方走去,心想能否拦个好心人借我手机用用。那阵子借手机的骗局也是闹得最沸沸扬扬的时候,看着来来往往的人都缩在厚实的外套里面,连表情都冷漠得犹如这二月初的温度,我实在不知道如何开口跟人借手机。站在街头的冷风里,有点焦急和无奈。
  
  你敢抢警察的手机吗?
  正在这时,我看到了一个交警骑着摩托车从远处过来,停在了前面的十字路口边,查看着过往的交通。于是我脑子一热,走了过去,对他打了个招呼,“你好”。交警很仔细地看了我一眼,然后缓缓地说:“你好,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我想借你的手机用一下。”我开门见山直接说。
  “借手机?”交警一脸吃惊,然后看到他的眼珠子快速地转了一圈。我猜他肯定是立刻联想到了借手机的骗局。
  我赶紧解释说:“我在这里等人,但是手机突然没电了,想借手机打个电话。我把自己的SIM卡换你手机上打个电话就好,可以吗?”
  “……”交警没有表情,也没有说话,只是更加仔细的打量我。我开始后悔自己穿得这么劲暴,还拖着一个一看就是瘪瘪的巨大帆布旅行箱,的确有点怪。
  估计错过这个交警,再找其他人帮助我,可能会更难。我继续说:“知道你想到了借手机的骗局,但是你要知道,我如果是骗子的话,骗谁也不敢骗警察,是吧?”
  交警听我这么一说,哈哈一乐,对我说:“好吧,我想你也不会是那样的人。”然后爽快地把手机掏出来给我用了。我联系上了卖家,他说立刻送货过来。
  我站在路口等,跟交警聊天,他挺和气。过了会儿卖家送巧克力来,47斤巧克力,把那么大的旅行袋装得满满的!我拖着旅行箱,向交警挥手告别了。
  
  一条通道,三双手臂长
  拖着旅行箱走的时候不觉得如何,一到地下通道的上下台阶,我就傻眼了。这个重量,基本是我使出了吃奶的劲都只能勉强提一级台阶的程度。正好这时有个个子很高大的年轻男子经过,看到我正对着这个大大的旅行箱哼哧哼哧地使劲儿。
  他说:“我帮你拿下台阶。”一把就提起来走进了地下通道。他放下箱子时,我很诚恳地说了声“谢谢”,他什么都没说就走了。我接着拖着行李箱走过一段地下通道,又到了出地下通道的台阶,我前后左右地看了看,身边正好有个穿公交制服的年轻女人走了过来。她个子比我高大很多,很豪爽地说:“我帮你提上去吧。”就把我送出了地下通道台阶。
  站在公交快速线的站上,我是真的犯愁了,过个地下通道就麻烦了两个人,接下来还有那么长一段路,我能应付得了吗?
  
  为了我,他错过了换乘站
  突然很后悔怎么自己一个人出来取巧克力,早知道就该叫朋友陪着来。而且接下来要上车还得把箱子提上去呢,这对我来说又是个难题啊。身边等车的人很少,就一个中年男人站在我后面。车快开到了,我鼓起勇气,对那个中年男人说,“能请你帮我把这个提上车吗”?他审视地看了我一眼,没说好,也没说不好。车到门开了,我又无助地看了他一眼,他一言不发,把箱子帮我拎了上车,放在一个角落。我赶紧对他道谢。下车的时候,有也是下车的人,看着我笨手笨脚的样子,就主动帮我接过行李箱提下车,放到路边稳妥的位置。
  接着要去转2号线了,我拖着行李箱站在地铁下去的台阶前,感慨了一下,这地铁台阶从来没人性化过,下去就没电梯!我边想边搓了搓双手,看着深入地下的台阶,好像一眼都看不到头。手刚要伸过去提箱子,身旁响起一个声音“需要我帮你吗?”我朝声音看过去,是一个个头并不太高大的年轻人,对我笑笑,看了看我的大行李箱,等我回应。我简直就是看到了救命稻草一样,“好啊好啊!”他立刻帮我提起行李箱,送到了2号线的站台上。放下的时候,他说了句“好沉啊,你下车的时候小心”,然后到另一个方向候车去了。
  2号线下车出站,又是一个复杂的过程。共有三段台阶,第一段台阶前,主动上来帮我的人竟然是个跟我差不多娇小的女人,她对我说:“我帮你一起抬一段吧。”于是我们一人拎着行李箱的一边,抬上了第一段台阶。第二段台阶前,是个年纪较大的中年人主动帮我提上去的。到了第三段的台阶时,那个年轻人一边帮我提上台阶,一边问我要去哪里。我说去换乘13号线,他说他要去五道口。
  我心想13号线正好也有五道口站,就问你也要换13号线吧?他没回答,就说我干脆送你到13号线吧。然后跟着我一直走到13号线的电梯前,看到电梯,他脸上有了放松的表情,对我说:“是电梯,你不用提上去了。那我走了,再见”。我吃惊地看着他,问“你不是要去五道口吗?”他说,“我是转乘公交去五道口,那样更方便。再见,一路小心”。我这才知道他从2号线一直陪我走到13号线来,是担心13号线上行电梯没开,我又对付不了这个沉重的行李箱。看着他远去的背影,突然心底一阵暖暖的潮流,就这么汹涌而出。
  站在13号线的站台上,我一点一点地把行李箱挪到站台边,以方便上车。等待之中,有群年轻人在我身边说说笑笑,其中一个突然对我说:“呆会我帮你提上去吧。”我笑了,从行李箱边让开,把位置留给了他。他走过来立刻把行李箱提起站直了身体一副整装待发的样子。我担心地说:“太沉了,你还是等车来了再提起来吧”。他很神气地说,“没关系,我可以提得起”。话音刚落,他就把行李箱放回到地面上,长长地呼了一口气,说“天哪,怎么这么沉!”我有点不好意思,他的同伴们爆发出一阵热烈的笑声。
  13号线列车终于来了,他帮我提到一个空座位前,然后自己也坐在了一边。“这么沉,里面装的是什么呀?”我轻声说:“是巧克力”。他们一群人的表情顿时都变得有点呆滞了,有人问了一句“你能吃得完吗?”然后车厢里爆出一阵笑声。终于到了西二旗站,又有下车的人帮我把行李箱从车厢提到站台上。
  最后一位陌生人,帮我把行李箱从西二旗的台阶上搬到了出站口,而之前约好的朋友正站在出站口等着接我。
  
  这47斤巧克力,从自己的,他人的,陌生的,熟悉的,13双手的传递中完成了这次旅程。它们大多最终都将奔赴到全国各地,被义工们送给他们将在寒假中走访的孩子手中。
  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那个晚上,这沉重而甜蜜的负担,带给了我怎样的温暖。只知道,从那天起,每次走过地铁啊公交等地方,看到提着沉重姓李的人,我都会走上前去尽可能地帮他们一起提一程。
  北京的冬天虽然很冷,但是穿行于这个城市的人们,心却是很热很热的。
  编辑/冯 岚 [email protected]

相关热词搜索:负担 甜蜜 二月的甜蜜负担 甜蜜负担 甜蜜的负担

版权所有 光兵文学网 www.nmgsyfdc.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