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黑砖窑的幕后生态圈] 山西黑砖窑

发布时间:2020-03-06 来源: 感悟爱情 点击:

  正是政府监管的缺位,使得黑砖窑有了滋生的土壤。当道德沦陷与监管失位并存时,黑砖窑便是注定的。请看本刊特约记者赴山西采访发回的独家报道――      “作为一省之长,我难辞其咎,深感内疚和痛心,在此,我代表省政府向受到伤害的农民工兄弟及家属表示道歉!向全省人民检讨!”
  “截至21日12时,山西打击黑砖窑专项行动已解救农民工359人,其中,被拐骗的174人,被强迫劳动的185人。目前,山西黑砖窑事件共立刑事案件15起,涉案55人,刑事拘留犯罪嫌疑人35人,其中10人被批捕,另有20人在逃,正全力追捕。另外,全省还行政拘留24人,其他治安处罚38人。”
  6月22日,山西省太原市。两则不同指向的消息同时会聚到了此间的一个新闻发布会上,它让人们清楚地知道山西黑砖窑事件调查处理的最新进展情况;更重要的是,黑砖窑的幕后推手已渐渐浮出水面:行政上的监管缺位与窑
  主、黑包工头的道德沦陷共同组成了黑砖窑的幕后生态。
  
  罪恶之始,
  通向一条黑砖窑之路
  
  6月18日上午,山西洪洞县曹生村。尽管此时小雨淅沥,让村落显得异常静谧,但是作为舆论风暴的中心,曹生村黑砖窑窑主王兵兵及其作为支部书记的父亲王东记,成为媒体持续关注的对象。
  曹生村是当地一个普通村落,经济落后与地理位置的闭塞,显得十分的萧条。一条不算泥泞的土路,一直往村子深处延伸而去,通往曾经充满着血腥和暴力的砖窑。
  雨滴打落在一排排铺满黑色塑胶纸的砖坯上发出哗啦的声音,这些正是31名工人在解救出来前为这个黑砖窑生产的最后一批砖坯。在砖窑场子里,几台来加工砖坯的机器依旧放置在工作位置,让人禁不住联想起当初黑工们在这里的心酸遭遇。
  “这20多万块砖坯如今都打水漂了。”望着门外,窑主王兵兵的妻子张梅还不时地叹着气。现在,王兵兵已经被警方拘留,其父王东记也被免去村党支部书记职务,并被开除党籍。
  “要不是黑砖窑案,这个年近六旬的村支书不会落到今天的下场。”一位自称与王东记有着多年交情的赵姓村民说。
  “王东记以前是山西焦化厂(音)的正式职工。早些年,村里没有书记和村长,广胜寺镇政府把便他调到了曹生村任党支部书记。”住在紧邻曹生村的三条沟村民说,从一开始,有关他的负面议论就不少。
  黑砖窑是在曹生村内面的一座土山上,这座山一直由王东记承包了20多年。据村民老赵介绍,在2004前,王兵兵就开始这座荒山上经营石灰窑,先后被政府部门取缔过几次,但每次查封后又死灰复燃。
  2004年开始,王兵兵在山上开砖瓦窑。“那几年,王兵兵也没有赚多少钱”,老赵分析,“因为规模不大,且雇佣的是当地人,每天工作八九个小时就回家了,工钱还不能拖欠,有的工人还经常矿工”。因此王兵兵的产量上不去,利润很微薄。
  但在2005年底,王兵兵的“转机”到了。他去运城修砖机时,认识了运城包工头衡庭汉。几次洽谈后,王兵兵向衡庭汉抛出“橄榄枝”:请衡庭汉去洪洞发展。条件是:王把砖窑承包给衡,并以每一万块砖360元的价格回收衡生产出来的所有砖。
  2006年正月,衡庭汉带了20多个工人来到王兵兵砖窑,有怯生生的小孩,也有走起路来一走一瘸的傻子。衡对村民们说,这些工人都是他老乡,他们家里困难,就带出来赚点钱,他们的工资由衡回去时亲自把钱交给他们家长。
  随后,村里人几次发现,人贩子陆续带几个工人来到砖窑厂。包工头衡庭汉则以工人的“质量”而估价。一般是小孩和傻子的价格是300元/人,正常成年民工是500元/人。
  据警方发布的信息,衡庭汉曾从运城一个关闭的砖场拉来了20名工人,后来又增加了十几个,这些工人最终成为了黑砖窑的苦力。据警方介绍,所有被骗的31名人员中,分布于全国12个省,但都是从西安车站、郑州车站和芮城砖场胁迫、诱骗而来。其中痴、呆、傻等智障人员有9人。
  
  黑血利润,
  “沉默的大多数”良心麻痹
  
  根据协议,包工头衡庭汉只顾生产,生产出的所有砖都有窑主收购,生产得越多,获得的利润就越多;同样,窑主王兵兵利用自己的本地人的优势转手销售产出的砖,货源越多,王兵兵获得的利润自然就会越多。
  包工头为获取更多的利润而疯狂。他请来6名打手,监督工人们干活,动作稍慢的工人就会遭到毒打;另外,无情延长劳动时间。来自四川的民工老邓说,“他们每天天亮就起来干活,深夜才让睡觉,除了吃饭时间外,大家都是在机械地干活。”每天工人们干活时间达到15~16个小时。
  与王兵兵前几年办的砖厂先比,衡庭汉手下的工人因为不是本地人,要“好管理得多”、“产出也很高”。在疯狂压榨工人血汗的同时,利欲熏心的包工头又拼命节省“成本”。31名工人吃的是便宜的馒头、没有油的白萝卜汤和白菜汤,三个月也见不到一次荤菜。工人们连洗脸、理发等生活必须的消耗等都免了。
  根据王兵兵妻子张梅记的账目,衡庭汉承包一年多以来,共产出300万块砖。记者在当地了解到,当地成品砖的市场均价在0.10元左右;也就是说,31名工人1年时间直接创造价值为30万元。但工人们没有获得一分的报酬,换来的是打手的鞭斥和包工头非人的折磨,甘肃民工刘某还命丧打手的铁锹之下。
  包工头将这些砖以“每1万块360元”按照事先的约定,卖给窑主王兵兵,按这个价格计算,衡庭汉从王兵兵手中共获得10.8万元。包工头需要付出的成本是6个打手的工资,从人贩子手中每个工人以300~500的价格收购来的价格,和工人们每天吃馒头、白萝卜的生活费。而窑主王兵兵这一年半年时间内净赚6万元的利润。
  在黑砖窑事件中,几乎所有的人都会产生一个疑问:一年多时间以来,如此大规模存在的虐工现象,为什么少有村民的举报?
  “这事确实不合乎情理。”原广胜寺镇政府退休老干部叹着气说。退休后,他住到了三条沟村乡下。
  “春节前夕,我还看见有没回家的窑工,大概有十来人,尽管胡子拉喳,但依然掩饰不了那种稚嫩的眼神。”老同志见有些窑工穿得很单薄,就跟王兵兵的父亲王东记说,快过春节了,工人该换厚衣服了,头发也该理一下。他还从家里找了几件旧衣服,让王东记带回窑厂。“我一直以为这帮孩子是王兵兵在河南招的”。他说,有时候经常听见骂声,时间一长,也就习惯了。
  “我也不知道工人是骗来的。一直等到出了事才知道。”一位村民说,他平常跟王兵兵打交道不多,“他脾气不太好”,再加上窑厂养了6条狼狗,“我们也不敢上去”。该村民说,之前有窑工曾企图逃跑,抓到后被暴打了一顿。
  “既然你们知道,为什么不举报?”在曹生村,当被问及这个问题时,绝大多数村民的回答惊人的一致,“没人去管这些闲事,更何况王兵兵他父亲是村支书,谁也不愿意得罪他。”
  
  禁而不止,
  黑窑主为何蔑视执法部门
  
  2005年,国务院办公厅陆续发文,明确禁止小砖窑的批准建设。但是,连日来,记者在运城、晋城、临汾等地调查时发现,这一带的小砖窑到处都是。在洪洞县的杨堡村一个村庄就有15、6家。而据洪洞县委宣传部副部长李颖明介绍,截至目前,该县对辖区内的砖窑进行了排查,据不完全统计已检查了93家,其中只有两家有证件。“但我也要怀疑这两家砖窑厂的证件是否是真的,”李颖明说,“因为国土资源部不批这个证。”
  为什么有如此众多的无手续砖窑存在呢?为什么在国家明令不能批准砖窑的情况下,洪洞县这些非法黑砖窑又何以“大行其道”存活许多年?李颖明沉思了下说:“从根本上,县政府领导还是希望老百姓过得好……”
  6月18日,在王兵兵家,记者见到了一份2007年3月28日广胜寺矿管所下达的《广胜寺所制止国土资源违法行为通知书》,通知上明确指出王兵兵砖厂“未经采矿许可,擅自开采黏土加工砖瓦”,要求其“自2006年3月28日起停止违法行为”。
  据了解,今年,王兵兵砖厂向交给广胜寺矿管所交了2000元罚款,但没有开具任何收据。矿管局的工作人员还说罚款数额为4000元,几次上门来催缴。“最后一次来催讨时,砖窑已经被警方取缔了”。
  对于罚款问题,洪洞县国土资源局广胜寺矿产资源管所中心所副所长张全章对此表示,“罚款是目前管理黑砖窑比较有效的办法,因为执法人员前脚一走,黑砖窑跟着又开,根本没有办法查封”。但对矿管所罚款一事,他并没有正面回答。
  据记者另外获得的一份洪洞县环保局编号为“洪环约广06023号文”的《约见通知》了解到,王兵兵砖厂经检查,“因环保事宜”,要求其在“(2006年)4月19日上午9时接受广胜寺环境监察队的约见”,并加盖有“洪洞县环境保护局”的公章。
  但为什么在一年多前就由环保局下发了约见通知,而直到5月份砖窑仍然在开呢?洪洞县环境保护局广胜寺环境所监察队队长孙洪武解释,去年4月18日,监察队曾去过王兵兵窑场,要求立即停产,恢复地容地貌,还要按照砖窑每月的燃烧的煤和排除的废气收取排污染费用。但一年多以来,环保所先后去王兵兵砖窑去3次,每次都下发了《约见通知》,但王兵兵一直没有露面。
  据一位知情人介绍,这些砖窑一碰到政府部门的约见,都是采取回避或拖延时间的做法应对。他透露,政府部门所谓的“约见”,最后大都是罚点款,黑砖窑还是照开。
  实际上,罚款对窑主来说,并没有起到真正的震慑作用。“交罚款几乎成了执法与被执法者之间心照不宣的‘潜规则’。”曹生村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窑主说。
  
  乱象丛生,
  恶劣政治生态见怪不怪
  
  在由洪洞县委宣传部副部长李颖明召集的记者会上,有记者问,出了黑砖窑的事情,应该由哪些方面对此负责?李颖明说,出这这种事情,责任是多方面的,和黑砖窑的没有办证、人权意识有关,也和黑工头的人权意识有关。
  那么和政府是否有关系呢?是否和政府允许非法砖窑的存在有关呢?李颖明称,记者不应该推测王兵兵与政府有关,这种推理是不合理的。但假定是事实的话,那么政府应该承担责任。
  没有直面错误的勇气,只有遮遮掩掩的回答和推三阻四的太极功夫,洪洞县政府的表现实在难以让人信服。在这背后,是当地一些执纪执法部门有法不依、有令不行、执法人员知法犯法的政局乱象。
  6月19日上午11点半,记者到洪洞县纪委采访,发现负责调查黑砖窑事件的监察室主任任某和另外3名纪委干部竟然在行政效能建设办公室打牌。任主任解释说:“因为这两天加班太累了,前一天晚上忙到了深夜两点多,所以……”
  顶在风口浪尖,负责调查黑砖窑的办案人员公然于上班时间在办公室打牌也许让人瞠目结舌。但是,随着记者深入调查,发现这样的混乱情况在洪洞县已经见怪不怪。
  记者在洪洞县公安局发现,当地警方的一些车辆竟然没有牌照。而就在黑砖窑事件被曝光之前,《山西新闻联播》和《新闻午报》就曾对当地的晋L0073和晋L0074号的警车套牌行为进行了曝光,当地也出台了关于迅速开展清理整顿违规警用车辆集中统一行动的实施方案。然而,时至18日,记者在一次偶然采访中发现,一些警车仍然为非警务人员使用。当天下午,因为天下大雨,记者随意在当地一高速路口搭乘一辆白色警车,发现驾驶人员并非警务人员,而是当地一建筑老板,在谈及黑砖窑的事情时,他称自己对砖头生产的事情了如指掌。
  在几天采访中,当地的一名野的司机向记者招徕包车生意。在搭乘这辆白色奥拓车的时候,记者发现,在挡风玻璃处竟然有一张《山西公安交警、公安巡警协勤证》,上面的编号为“晋LX2560”。而在沿途,这名师傅每到一处有交警的地方,总是笑着打招呼,似乎都十分熟悉。当记者问及是否有人来查他开野的时,他称,自己与交警十分熟悉,运管的也不会来抓他的。
  而据一些出租车司机介绍,当地不少野的都有一个协勤的牌子,这个仿佛就是野的们的保护神一样。
  面对这样的政治生态现状,又怎能不让人们质疑黑砖窑与政府的关系?目前,山西省纪律检查委员会已派人到重点地区,对群众举报的在黑砖窑事件中涉嫌腐败和失职渎职问题进行调查。我们拭目以待。

相关热词搜索:砖窑 山西 幕后 山西黑砖窑的幕后生态圈 2007年山西黑砖窑事件 山西黑砖窑调查

版权所有 光兵文学网 www.nmgsyfdc.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