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泉访朝的尴尬背景】小泉红子

发布时间:2020-03-13 来源: 感悟爱情 点击:

  对于“首相剧”演出已快闭幕、身上筹码几乎用尽的小泉来说,任何可能捞回哪怕是些微政治次本的“作秀”,都称得上是“胜利。   对于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访问平壤一事,不少媒体和观察家在他出访之前,都视之为一项“政治赌注”。但认真分析,对于“首相剧”演出已快闭幕、身上筹码几乎用尽的小泉来说,任何可能捞回哪怕是些微政治资本的“作秀”,都称得上是“胜利”。说得极端一些,以哗众取宠起家、此刻正在等待落幕的小泉最怕寂寞。访朝毫无疑问是招回观众、惹人注意的一大绝招。
  “小泉风筝”(前首相中曾根语)之所以从直冲上空到即将落地,一来是因为他虽然曾经是森喜朗派会长,但却是名副其实的“政治光棍”一条,既无亲信,也无跟班。他登上龙门靠的是一张名嘴和每天反复叫嚷“没有忍痛改革就没有明天”、“改革无禁区”等口号。在上台最初的几个月里,如此这般单调的口号和表演还有一定的吸引力,加以他铤而走险,鼓吹狭隘民族主义,更是获得党内外鹰派人士的叫好和支持,同时也转移了人们对他在经济改革问题上寸步难移的视线。但“画饼”毕竟不能充饥,人们在回头看小泉一年半来的成绩表时,不难发现他在经济改革方面开的是空头支票。一蹶不振的日本经济不但未见任何曙光,反而是每况愈下。
  
  转移视线 掩盖外交失败
  
  至于与近邻的外交关系,承蒙中韩当局宽宏大量,让他在去年参拜靖国神社之后得以前往北京卢沟桥抗日战争纪念馆和汉城西大门独立公园跑了一趟,聊表他对受害者的一番“心意”。但没想到他在“背诵村山谈话”――把村山富市首相1995年的八一五讲话内容重复一遍之后,又于今年4月重返靖国神社,向大大小小的军神们参拜。如此这般挑衅的言行,再度激怒了亚洲的舆论,闹得日本外交处于十分被动的境地。试想,今年是中日邦交正常化30周年,作为日本首相的小泉却与庆典无缘,就连装腔作势的“干杯”镜头也轮不到他,还有什么比此更令他烦闷的?近日来小泉常常“撒娇”道:除非获得对方邀请,不准备到北京访问。但实际的情况是:不是不想去,而是去不了。所谓非不为也,不能也。
  小泉访朝的决定,正是在上述的背景下宣布的。换句话说,转移国民对其经济改革一事无成的视线与掩盖其亚洲外交的失败,是他个人此行的目的所在。当然,正如今年4月小泉突然参拜靖国神社一般,小泉朝鲜之行也决非有如日本官方宣布的那样,是“独行侠”首相我行我素、心血来潮的决定。仔细观察一年多来日本对朝鲜半岛政策的调整及日本媒体近日来陆续透露的消息,不难发现小泉的这一着棋,固然有其“自我拯救”与“自我寻乐”的一面,同时也与日本此刻的国家战略(特别是亚洲政策)不谋而合。正如小泉首相最怕寂寞一般,在泡沫破灭已逾十年、经济还在继续下滑的日本,决策当局(其中当然也包括小泉)最担心的已不是十多年前日本媒体日夜吵嚷的“群殴日本(Japan bassing)”,而是遭受忽视(Japan passing)与不被世人看在眼里(Japan nothing)。日本在喊穷、哭穷与减少对发展中国家的政府开发援助(ODA)数额的同时,之所以要四处放风声,强调日本仍有不可忽视的经济实力与潜力(其中部分说客还在亚洲各地继续贩卖日本国内早已抛售不出的“经济雁行论”,高唱其“带头雁日本角色不衰曲”),无非是为了削弱经济下滑对其国力与外交发言权带来的冲击。
  
  刻意营造“日韩友好”气氛
  
  虽然有美日同盟、美韩同盟,但长期以来,日韩关系却非常微妙,也最难处理。即使是在冷战达到顶峰的时期,虽有美国从中拉拢,日韩关系也未见改善。冷战时的美日韩反共同盟可以说是全靠美国盟主在维系。这既有日本残酷统治朝鲜半岛长达36年的历史原因,也与战后日本人对朝鲜民族存有强烈优越感(具体表现在严重歧视旅日朝鲜人)密切相关。这就是日本媒体所说的日韩“既近又远”的不寻常关系。
  不过,关心东北亚局势的朋友都会注意到一年多来日韩之间出现了如下令人感到扑朔迷离和难以捉摸的现象。
  其一是尽管韩国在小泉参拜靖国神社和教科书问题上,反应最为强烈,态度最为坚决,而东京却采取了相对柔和的态度。其二是尽管战后日本人歧视韩国人的心态未见有真正改变的征兆,但近几个月来,特别是在日韩共同主办世界杯足球赛期间,日本国内掀起一股“韩国热”,并刻意营造“日韩友好”的气氛。
  东京之所以低调处理韩国人对小泉的历史观及其言行的强烈抗议,主要是担心韩国民众进一步的反弹。在日本决策者眼中,中韩联手对付日本是最坏的局面。在去年小泉参拜靖国神社前夕,日本记者之所以不断试探北京是否会与汉城在靖国神社与教科书问题上采取共同行动,目的就在于此。至于日本国内刻意营造的“日韩友好”气氛,与其说是意味着日韩真正的“大和解”,不如说是含有浓厚的拉拢汉城和分化中韩的战略意义。
  尤有甚者,日本天皇明仁在去年12月23日生日前夕,还发表了一篇日本媒体低调处理、而让韩国媒体先大量报道的特别谈话。“谈话”打破禁忌,承认日本皇室在历史上与朝鲜人有血缘关系。针对这一出人意料的谈话,日本有专家认为,此反映了当局未来对韩国的政策走向。敏感的国际观察家则视之为东京对韩国乃至朝鲜半岛政策的一大调整与动作。
  
  媒体争着小泉抬轿
  
  了解了上述背景,再回头看小泉访朝,就会发现此行虽有小泉的个人因素,但更重要的是符合日本急于联韩(进而为日本重返朝鲜半岛创造条件)的亚太战略。事实上,虽然日本官方与媒体对平壤的态度甚为苛刻,但在内心里,他们明白平壤对日本的“威胁”远不像其渲染的那样严重。当今日本鹰派头目石原慎太郎早在好几年前就曾经在电视上公开表示:朝鲜即使真的拥有原子弹,充其量也不过是有如罐头一般大小,不足为畏。可见日本媒体大肆渲染的威胁论,无非是为日本整军找个借口。从大局着想,只要平壤不提出“太高”的“清算历史”的赔偿要价,东京是愿意坐下来讨价还价的。因为东京明白,日朝关系一日不正常化,日韩关系也一日无法进入佳境。毕竟,朝鲜半岛南北是一家,血比水浓,美日利用冷战分化朝鲜民族、渔翁得利的时代已经成为过去。
  基于上述判断,不但今日处境恶劣的小泉想到平壤捞一捞最后的政治资本,而且当年提倡“神国论”、遭到包括朝鲜民族在内的亚洲人民猛烈抨击的前首相森喜朗,也曾尝试打开与平壤的僵局。
  最近以来,东京一再放出风声,指出平壤近来处境十分艰难,是迫使金正日同意迎接小泉的重要因素。但实际上,小泉与日本当局又何尝不急。眼看着与平壤有对话渠道的韩国总统金大中就将下台,东京此刻不紧抓住他当调解人,还待何时?日本媒体之所以大谈日本人“被绑架的事件”和“可疑船只”等事件,与其说是旨在制造难题和不赞同小泉访朝,不如说是要协助小泉提高与对方讨价还价的身价。所谓吁请首相“慎重行事”,实际上是在为小泉抬轿和为日本的“国益”鸣锣开道。
  对于一名面临“用完被扔”命运的日本首相来说,小泉此行没有任何可以失去的筹码,他却有一赌咸鱼翻身的心态。至于双方要取得实质性外交的跃进,还有待另一轮未必轻松的谈判。
  (作者为新加坡学者、日本龙谷大学教授)▲
  

相关热词搜索:小泉 尴尬 背景 小泉访朝的尴尬背景 小泉访朝一天打一来回 安倍心腹为何突然秘密访朝

版权所有 光兵文学网 www.nmgsyfdc.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