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盟的现状与困难|欧盟的发展与现状

发布时间:2020-03-19 来源: 感悟爱情 点击:

  2005年11月7日,前来中国进行友好访问的欧洲社会党代表团团长、欧洲社会党主席、丹麦前首相拉斯姆森先生,就有关欧盟等一系列问题,接受了本刊记者的采访。   
  欧盟是世界最大的经济实体
  
  本刊记者(以下简称记者):主席先生,欧盟已经成为当今世界一个很有影响力的国际组织,请您向我们的读者介绍一下欧盟目前的基本情况。
  拉斯姆森(以下简称拉):去年5月1日,欧盟又新增加了10个成员国,现在已经有25个成员国了,人口达到了4.51亿,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欧洲单一市场的经济总量现在已经超过美国10%。对此,布什可能不是很了解,但他的政府一定心知肚明。因此,现在欧洲是中国在世界上最重要的贸易伙伴,这也就是为什么中欧之间能够达成纺织品协议的原因,不过欧洲方面也确实制造了很多麻烦,但是最终协议还是达成了。可以说,欧洲比大家想象的要强大。
  除在纺织品方面达成了协议以外,我们还会达成一些新的协议。因为我们在贸易方面有足够强大的决策机制。欧盟是一个运转正常有效的组织。在布鲁塞尔,我们有非常有效的决策机制,在巴罗佐的领导下,我们有一个委员会,其中25人是欧盟各国的代表。对这个委员会来说,欧洲议会是一个非常重要和强大的合作伙伴。委员会和各国政府共同提出立法,这就是我们的体制。
  我们遇到困难的时候,这个体制能够解决问题吗?我认为是可以的。英国现在是欧盟的轮值主席国,希望在年底英国任期结束前,我们能够达成三个协议:一是进一步削减第三世界国家的债务,削减幅度大概为7%左右;二是确定一份有关化学制品贸易方面的立法;最后是在欧盟境内建立统一的服务市场。
  
  欧盟仍然面临困难
  
  记者:在欧盟的建设过程中,您认为还面临哪些方面的困难?
  拉:目前我们面临打击恐怖主义、犯罪和非法移民的问题。英国内政与安全大臣曾经说过,我们要让打击恐怖主义、犯罪和非法移民在欧盟内部形成一个统一的机制。目前的合作是政府间的,这是我们欧盟宪法条约的一个很重要的支柱,希望在未来我们能够实现真正的集体决策,我希望我们在达成新的欧盟宪法条约之前做到这一点。
  其次是关于欧盟宪法的问题,也就是法国和荷兰对欧盟宪法投反对票的问题。其实我们很容易理解,他们否决的是什么。我想强调一点,即选民并不反对欧洲。他们所反对的是土耳其人人盟之后他们所面,临的挑战。他们所担心的是,土耳其人可能会对他们的就业以及社会保障造成一些问题。欧盟现在面临的情况和过去相比已经不一样了,在5年之内,欧洲可能会有一个新的条约,因为我们需要这份宪法条约。至于怎么运作,我们会更加谨慎。欧洲民众需要的是一个能够保证他们生活、提供社会保障的欧洲。一方面,欧洲需要一个更加完善的新宪法条约,但是另一方面,如果政府不能给人民以保证,人民是不会允许一个新条约出现的。在欧洲,所有负责任的社会党领袖都很清楚这一点。
  正如你所看到的,近来在法国巴黎发生了骚乱,外国移民感觉自身被排斥在法国社会之外,这个问题涉及方方面面。我相信,社会党在下一轮选举中一定会将移民问题作为重头戏。这说明了欧洲现在面临比较大的问题,即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许多欧洲国家都没有采取正确的方式来对待移民问题。
  记者:现在世界各国都很重视欧盟的外交政策问题,请您向我们介绍一下这方面的情况。
  拉:大约一年半以前,欧盟共同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索拉纳提出了一个关于欧盟外交政策前景的报告。报告包括以下几个部分:首先,欧盟属于北约,当然欧洲人也必须在防务方面采取一些措施,包括建立欧洲快速反应部队,使其功能不和北约发生重叠,同时也不发生矛盾。我们为什么要做这个事情呢?主要是欧洲在巴尔干半岛、科索沃的损失曾经很大。我当时是丹麦首相,参加了北约理事会的会议,对于当时的困难决定记忆犹新。其次,欧洲必须从“软”安全的立场出发。需要一定的机制,比如对话、协商、国际交流。但是,还需要有实力来发挥软安全的作用,不过,“硬”的方面需要有联合国的授权。最后一点是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框架,欧洲内部,欧洲与世界其他地方、包括中国在内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我对这样一种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持非常赞成的态度,整个欧洲社会党也都是如此。
  
  两党关系良好
  
  记者:请问主席先生,欧洲社会党和中国共产党保持了非常密切的关系,您如何评价两党进行交流与合作的意义?
  拉:身为社会党的主席,我感到非常幸运。这个党比较年轻,在欧洲社会也非常有影响力。我在这里简单介绍一下情况。欧洲社会党有32个成员党,分布在26个国家,其中有25个成员国是欧盟的成员国,此外还有挪威。欧洲社会党每两年半进行一次选举,我是在一年前当选主席的。
  我们党是在欧洲范围内开展工作的。不久之前,欧洲各国领导人,其中包括社会党领袖,在英国首相布莱尔的办公室举行了一次会议,这次会议的目的是协调此后的首脑会议。欧洲社会党的工作就是在欧洲领导人召开会议前先行会面,以便对各自政策进行协调,这样可以保证在首脑会议上社会党领袖能够以一个声音说话。由于我们有来自中东欧地区的10个新的成员党,所以就需要加大内部团结,这种团结和中国政府加大对中西部的投资力度是相似的。
  目前在欧洲的10个社会党政府当中,有8个是社会党独立执政的政府,两个是联合政府,其中包括欧盟最大和最强的两个经济体――德国和英国,当然也包括芬兰、瑞典、西班牙和葡萄牙,还有匈牙利和捷克等等。因此我们可以看到,欧盟许多国家的政府都是由社会党领导的。但是在欧洲理事会里面,我们并不是多数,其中有15个是非社会党人员。因此在欧洲我们还需要更多的社会党政府,而我对此充满信心。
  我们和中国共产党的关系很好,下一步要做的就是进行进一步的对话以及加强互访。我知道贵党明年有访问我党的计划,我们也期待着明年夏天的时候能够访问中国,我们两党之间现在讨论的问题是经济和社会发展的问题,我们还需要更好地加强合作与对话,就像我们现在所做的一样。
  
  亚洲一体化还需努力
  
  记者主席先生,你对欧洲一体化有着相当深刻的见解,那么您如何看待亚洲地区的一体化进程?
  拉:在亚洲的区域一体化进程中,问题还是存在的,有经济方面的问题,当然还有一些政治方面的问题,还有一些地缘政治方面的问题。中国有13亿的人口,经济总量也很大,同时东南亚的人口有5亿,经济总量相对较小。这同欧盟不同,欧盟有25个成员国,但是这些国家在经济和人口总量方面不存在如此大的差距。所以单纯的模仿欧盟的模式、将其套用到亚洲一体化中是不合适的。但是我认为可以实现一种像旧时的经济合作,就像东盟内部所做的一样。因此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可以进行更多的经济和贸易合作,同时辅之以外交和安全方面的合作。
  
  (本文责任编辑:卜卫东)

相关热词搜索:欧盟 现状 困难 欧盟的现状与困难 分析欧盟的现状 中国与欧盟贸易现状

版权所有 光兵文学网 www.nmgsyfdc.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