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科齐的艰难时刻] 萨科齐布吕尼

发布时间:2020-03-31 来源: 感悟爱情 点击:

  开始,似乎只是一场豪门恩怨。欧莱雅集团的女老板耄耋之年与自己的独女对簿公堂。全法国的媒体都因此兴奋起来,这故事的卖点充足:主角是欧洲最富的女人、上流社会的花花公子,道具是毕加索的名画、热带的私人岛屿,还有十数亿欧元的慷慨馈赠。
  怎料接下来高潮迭起,粉墨登场的有法国的劳工部长,以及总统萨科齐。
  秘密录音显示,劳工部长韦尔特曾经约欧莱雅老板的财务顾问德迈斯特“谈谈我妻子的职业前景”;而韦尔特的妻子正在欧莱雅集团做财务工作。韦尔特任财务部长期间,欧莱雅没有任何偷漏税的记录,相反,还收到政府一张金额3000万欧元的税款返还支票。韦尔特还曾经为德迈斯特授勋。这一切让记者们浮想联翩,萨科齐不得不出来挺老朋友一把:“我从不怀疑劳工部长埃里克•韦尔特。”
  
  政治献金嫌疑
  
  韦尔特和萨科齐的交情深厚,在萨科齐竞选总统期间,韦尔特主管竞选命脉:筹款。法国选举法规定,个人向候选人捐款时,总额不能超过4600欧元,现金部分不得超过150欧元;向政党捐款时,限额是7500欧元。
  该规定旨在防止大财团买断选举,使其不能代表各个阶层的利益,但也大大增加了选举筹款的难度。尤其是萨科齐所在的右翼政党,鼓吹自由市场,减少政府干预,降低税率,无形中削减了社会福利,自然不受中下阶层的欢迎。而大企业主们手握巨款,也只能捐上区区4600欧元。
  韦尔特的对策是成立“政治俱乐部”。俱乐部并不是政党,也不是个人,收款捐款的自由度都很大。他先是成立了“法国联谊会”,入会费最低300欧元最高3000欧元。此举打通了企业家与政界的沟通障碍,深受社会各界欢迎,大获成功。他再接再厉,又成立了“第一联谊会”,入会费最低3000欧元,最高7500欧元。这样一来,政治捐款的数额限制实际上被韦尔特打破了。
  主要通过这种方式,韦尔特为萨科齐筹到了约900万欧元的竞选费用,远远超过了对手的70多万,奠定了萨科齐竞选的经济基础。
  萨科齐上台后,重用韦尔特,将其调任劳工部长,主持退休制度改革。退休制度改革是萨科齐一系列改革的关键一步,主要措施是延长退休年龄,向法国的高福利制度挑战,试图把法国带出金融危机的泥潭。
  巴黎人民热爱假日和退休,且素有起义传统。总统要把退休年龄从60岁延长至62岁,引起骂声一片,百万法国人走上街头抗议,萨科齐和韦尔特口气强硬,退休制度改革一定要在10月前完成。
  本来改革草案已经基本通过,可是韦尔特却在8月卷进这么一场政治丑闻中,被舆论要求辞职。如果韦尔特辞职,萨科齐的退休改革计划就付之东流,很有可能影响他接下来的一系列改革计划,最终导致他2012年竞选失败。在这个关键的时刻,萨科齐当然毫不犹豫挺身而出,保住最亲密的战友。
  然而萨科齐百密一疏。就在他力挺韦尔特的时候,法国网站mediapart又再爆料,为欧莱雅集团服务10年的会计克莱尔声称,在2007年法国总统竞选期间,韦尔特曾接受欧莱雅女老板的巨款。克莱尔说曾经从自动取款机中取出现金,钱最后给了韦尔特。这笔钱的账是怎么作的呢?找到的账目证据显示,在2007年1月26日,有10万欧元的支出下,收款人签名是“先生”。
  虽然没有确切证据指明这10万欧元就是欧莱雅老板给萨科齐的政治献金,但是这神神秘秘的签名、会计的证词,还有韦尔特当时为萨科齐筹款的身份,都让人很难不往这条路上想。会计克莱尔还说,自己的老板除了大笔捐款之外,还有许多政治红包,从萨科齐担任市长时就开始了。不过她也没有确凿的证据,因为这些红包都是“装在信封里的现金”。
  事情发展到了这步田地,萨科齐不得不采取措施,先洗清自己。他接受了法国电视二台长达1小时的一对一电视直播专访。专访的地点选在总统府花园,萨科齐比选举总统时的语速放慢许多,甚至让人看见他的白发。针对政治现金,他辩解说:“我被描述成为一个20年来出入贝当古家,怀揣装着现金的信封的人。我感到受到了侮辱。”他曾经到贝当古家吃过二三次饭:“你能想象我当着那么多人,怀揣着信封离开?”
  萨科齐把这样的怀疑称作“抹黑”,认为这是有人试图阻止退休制度改革而设计的卑劣手段。他继续“完全信任”韦尔特,并且绝不会放缓改革的步伐,“法国人民选我就是让我改革的。”
  
  这一切远未结束
  
  萨科齐政府面临的麻烦事儿远不止此。由于媒体的热烈关注,萨科齐政府的种种细节都被用放大镜反复观察。在这种舆论环境下,萨科齐刚刚接受了两份辞职申请。一份是国务秘书克里斯蒂安•布朗。他被媒体揭露,在负责首都发展期间,利用公款给自己买了价值1.2万欧元的雪茄,这相当于一个法国工人一年的收入。在失业率飙高、萨科齐着手降低社会福利的当口,布朗不得不主动辞职。
  另一份辞职申请来自另一位国务秘书阿兰•茹瓦扬。媒体称此人利用公款11.2万欧元雇私人飞机去参加国际会议,还利用职权给自己开了一张扩建住宅的许可证。
  更糟的是,法国媒体还发现,国务秘书阿玛拉将国家配给的住房给家人使用。而前部长布旦负责研究全球化对法国的影响,就能拿到免税的9500欧元月薪。虽然严格说来,阿玛和布旦都不违法,但是处在政府降低民众福利,号召“共渡时艰”的时刻,就遭到了巨大的舆论谴责。布旦最终辞去了这份工作。
  媒体还批评萨科齐花费1.7亿欧元购进了一架总统专机“空中萨科一号”,翼展比美国总统奥巴马的专机还要长两英尺。媒体斥责萨科齐这是用公款满足私人享受,甚至还想往飞机里装浴缸,后来因为怕水溢出会导致飞机电路短路才作罢。法国政府发言人面对这样的指责,表示购买专机并不是为了总统享受,而是与法国国际地位相称。过去的总统专机才价值2000万欧元,这次买了新的,那两架就都卖掉了。
  这本来就够乱的了,法国的治安在这时又出现了严重的骚乱。因为黑社会团伙的成员被警察枪击致死,在格勒诺布尔和圣艾尼昂发生了烧毁警车国旗、砸警局、包围警署的严重犯罪。政府不得不出动了军队,才勉强控制局势。社会治安已经乱到连华人都游行抗议的地步,媒体毫不犹豫地采用“战争”来描述骚乱地区的情况。而部分国会议员也认同了这种说法,认为法国正在面临一场“反犯罪战争”。
  2007年萨科齐竞选上台时,曾许愿改革社会福利制度,现在百万法国人走上街头反对他的改革;他曾许诺大力改善法国的社会治安,现在治安恶化到了“战争”状态;他所采取的驱逐吉卜赛非法移民的措施遭到种族主义的严厉指责;他曾许诺为法国谋求“相对大国”的国际地位,现在因为欧元紧缩与否和对希腊态度的问题,德国总理默克尔甚至取消了和萨科齐的工作餐,独自推出了欧元紧缩计划。他的民众支持率已经降到了历史冰点:26%。
  而且,这一切远未结束。对于萨科齐来说,2010的炎夏,也许才刚刚开始

相关热词搜索:艰难 时刻 萨科齐 萨科齐的艰难时刻 艰难时刻 艰难的时刻

版权所有 光兵文学网 www.nmgsyfdc.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