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中英:从印巴危机解读国际“核政治”

发布时间:2020-04-10 来源: 感悟爱情 点击:

  

  作者认为印度和巴基斯坦,以及试图调解印巴危机的美国、欧盟等,正在搞跟核武器有关的各式国际政治,作者称之为核政治,并指出:在核时代,玩弄核政治是自然的事,但核政治玩弄的不是核武器本身,而是人们对核武器的恐慌与核战争可怕图景的担心。

  克什米尔问题本来只是印巴两国之间矛盾的传统热点,一个毫无“药方”的顽症,现在却风云突变为有可能导致所谓印巴核战的热点。

  虽然印巴两国政治、外交与军事领导人不断地向国际社会保证,两国之间不可能爆发核战争,但是,从国际政治的角度看,关于印巴两国爆发核战争的舆论却主导了这次印巴危机。难道印巴之间真的要爆发核战争,还是各方在搞核政治?

  

  核武器起镇定作用

  

  何谓核政治?简单地说,就是与核武器有关的种种国际政治。具体来说,卷入冲突或者与冲突有关的各方都在围绕着核武器、核冲突而做国际政治文章,诸如威胁使用核武器、制造或者散步核战争恐慌、担心常规冲突演化为核战争、把核战争的冲突后果当作劝和的基本理由,甚至实行一般的核讹诈进而到达其政治目的。

  自从印巴有了核武器,它们的冲突就已经结束了传统国家间冲突的时代。这一点跟以色列与巴勒斯坦的冲突很不一样。印巴是核时代的冲突,而以巴则是现代化与传统之间的冲突,因为巴勒斯坦(包括激进的伊斯兰组织)并没有核武器。

  按理说,有了核武器后,印巴之间就可以建立起一种核恐怖的平衡与和平,两个传统夙敌为了生存无法不和平共处,就如同美国与前苏联两个核超级大国并没有同归于尽而是长期处在冷战的状态下。

  事实上,与现在许多媒体的恶意炒作相反,核武器在印巴身上起着镇定作用。在印巴进入核武器时代前的30年,它们打过3次大战,而在进入核武器时代后的第二个30年(开始于20世纪70年代,印巴两国在那时开始研制、试验核武器),它们之间没有大战。这一效果还可以在眼下的危机中体现出来,虽然危机已经恶化,双方几乎忍无可忍,但是,因为各自都知道对方是核国家,谁也不敢轻启战端。

  目前流行的舆论似乎对此核时代的战争逻辑不以为然,认为可能印巴是个例外,人类正在处在第一次核战争的边缘。原因据说是:

  一、印巴两国不知道核武器深浅,没有美国、俄罗斯或者其他核国家那么理性。

  二、传统冲突在印巴之间可能演化成核战争。巴基斯坦属弱势一方,当巴国面对着印度的强大军事压力下,为了弥补常规军力上的不足,巴国要动用核武器。虽然印度早已宣布了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核政策,但巴基斯坦迄今没有宣布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承诺。

  一旦巴基斯坦战争受挫,国家存亡受到威胁,不能排除巴基斯坦对印度进行核攻击的可能性。巴基斯坦总统穆沙拉夫日前接受西方媒体采访时已表达过这样的观点。

  如此逻辑,使得世界各大国与舆论几乎一边倒地相信:印巴之间存在着所谓“一触即发的核战争”危险。南亚一时间成为2002年初夏最热闹的外交舞台,超级大国、欧洲联盟国家与周边大国(中国、俄罗斯)无不在劝和与调解印巴危机,其最充足理由无非是为了避免印巴之间的冲突不幸演变为核战争。

  在我看来,上述两条担心印巴开核战的理由中,第一条实在很牵强,几乎是美国有关部门、研究所,甚至社会上流传的对事态演变的严重担心、实验室的模型推断与某些商业游戏设定,与现实的南亚实际核战争的距离相当遥远。

  因为确实是,任何理性的政治家、控制核武器的战略家,除非万不得已否则都不愿意发动核战争,因为由此付出的最极端悲惨后果是他们谁也承担不起的。

  在这个意义上,不能猜测性地说印巴两国对核武器不知深浅。资料显示,如同其他核国家一样,这两个国家也花了大量时间与精力在预防可能的核战争。

  

  印巴如何管制核武器至关重要

  

  第二条似乎站得住脚,但却经不起进一步推敲,印度难道真的愚蠢地逼迫巴基斯坦不得不起用核武器确保生存吗?印度的政治家与战略家当然比谁都明白,必须避免将巴基斯坦逼到被迫使用核武器的境地。

  如此,虽然仍然有相当多的人与机构像战争贩子、幸灾乐祸者、惟恐天下不乱者那样在预言印巴之间不可避免的冲突与其核战争演化,但是,印巴之间爆发核战争的可能性可以基本排除,除非印巴各自拥有的核武器“走火”,或者核武器真的不幸扩散到与印巴有关的恐怖主义者手中。

  所以,在笔者看来,不是担心印巴两国使用核武器,而是对印巴核武器系统的管理与控制才是一个真正的大问题。

  但是,为什么印巴要开核战争(不管是其可能性还是现实性)却能使这样多的人信以为真?我觉得解读这一点需要从国际核政治的角度入手。

  

  一、印巴都在打“核”牌:

  核武器曾在冷战中起过最重要的国际政治角色,没有核武器就没有所谓“冷战”。20世纪60年代在古巴导弹危机中,美苏冲突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已经接近核冲突的边缘。

  这次印巴两国都在打核战争的牌。印度下个月要举行总统选举以及10月要举行印控克什米尔地区地方议会的选举,不太可能在此期间对巴基斯坦动武。

  印度非常逼真的战争姿态只不过是想借助反恐的国际大气候来向巴基斯坦与美国施加更大的政治压力,要求巴基斯坦总统穆沙拉夫兑现他在今年1月12日作出的制止越界恐怖主义的诺言,以及美国也向巴国施加压力达到印度的政治条件。

  

  二、长期存在的冲突导火线克什米尔问题这次被印度“放大”了:

  印度反对党指责政府打击恐怖主义不力,一些强硬派人士也要求政府对巴动武。个别印度政客甚至主张一鼓作气,将巴控克什米尔“收复”。

  美国在制造核恐慌?

  据印度媒体透露,在内阁安全委员会内就是否对巴基斯坦动武问题也存在着较大的分歧。内政部长阿德瓦尼和国防部长费尔南德斯主张对巴基斯坦进行“有限度”的打击,即向巴控克什米尔地区伊斯兰武装分子的训练基地发动攻击。外交部长辛格和国家安全顾问米什拉则主张以外交手段对巴基斯坦施加政治压力,要求巴基斯坦停止支持“越界恐怖主义”活动。在外交努力彻底失败后才能考虑使用武力的问题。

  

  三、美国对印巴之间可能爆发战争极为“担心”:

  在这种担心的背后却是十分复杂的。表面上,九一一后,重新加强的美巴关系与美国在巴基斯坦的军事存在是对印度最大“威慑”。

  自从去年美国对阿富汗实施军事打击以来,美国提升了巴基斯坦的战略地位,将它视为国际反恐阵营的前沿国家。巴基斯坦积极配合美国的军事行动,并将一些军事基地交给美国使用。

  目前,美国正在对“基地”组织和塔利班的余党进行追剿,一旦印巴开战,就将干扰美国的战略部署,这是美国绝不能同意的。美国担心印巴冲突转移反恐视线,也许印巴冲突是“基地”组织在捣鬼。美方已经派遣副国务卿阿米蒂奇与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前往印巴进行斡旋,国务卿鲍威尔也密切关注印巴局势的变化,多次同巴基斯坦总统穆沙拉夫和印度外长辛格保持联系。

  更深一层,也许美国不仅在担心而且也在制造核恐慌,以便更深地卷入南亚事务,在印巴之间左右逢源。美国的卷入符合巴基斯坦的利益却不符合印度的利益,因为不像巴基斯坦,印度一直反对克什米尔问题国际化。

  

  四、印度在克什米尔危机中炫耀核力量具有证明其地区超级大国地位的地缘政治效果,而巴基斯坦不屈不挠则显示,巴基斯坦对军事上强大的印度霸权十分担心。巴基斯坦倾向于核边缘政策可以引起有关大国介入南亚战略局势而平衡印度的影响。这一招随着全球大国的快速外交与战略反应、调解而奏效。

  克什米尔问题上升为印巴之间的核战争问题本身就是核政治的最好例子。核政治下,任何传统的冲突都可能被政治化为核冲突,笔者把其叫做“核政治化”。比如,前不久发表的美国《核态势评估》(NPR)报告就指出,美国为保卫台湾,在海峡两岸的冲突中可能对中国使用核武器。这是台海两岸问题的“核政治化”。

  我的结论是,在核时代,玩弄核政治是自然的事情,但一条基本的规律是,核政治玩弄的不是核武器本身,而是人们对核武器的恐慌与核战争可怕图景的担心。但是,无论如何,核政治本身是极度危险的,它不能当作好玩的东西玩弄与政治家与舆论操控者的鼓掌。在印巴问题上,有关各方尤其不应小题大做。

相关热词搜索:印巴 解读 危机 政治 国际

版权所有 光兵文学网 www.nmgsyfdc.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