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嫌非法集资,河北巨富孙大午“草根金融”覆灭

发布时间:2020-04-10 来源: 感悟爱情 点击:

  本报记者 田予冬

  

  “亿万富豪”孙大午2003年7月15日的早餐是用大铁皮桶装着的尖椒炒茄子和馒头。

  这一天,是他被关进河北省徐水县看守所的第50天,拘留他的罪名是“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孙是河北省徐水县大午农牧集团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其创建的大午集团当地无人不晓,它在1995年曾被评为“全国500家最大私营企业”。

  孙的代理律师朱久虎在7月15日清晨7:40就到了徐水县看守所的门口,这是他一个月以来第一次与他的当事人会见。

  朱久虎是孙的大儿子孙萌从北京请的律师,“因为当地律师都被告知,谁也不许接孙大午这个案子”。

  6月15日,朱久虎第一次从北京到徐水去代理这个案子,但他此前几次约见孙大午的申请均被相关部门拒绝,最后甚至闹到和看管部门警察动手的地步,“被5个警察架走,鞋子都被踩坏了”。

  

  被抓

  

  孙大午是在2003年5月27日被拘留的。据说当天,孙的一个朋友打来电话称:“徐水县新来的县委书记要请他在鸿雁酒店吃饭。”孙大午急忙赴约,但到了饭店后,却被警察直接带走。

  一份徐水县官方提供的“案情简介”称:“5月27日,人行徐水支行将大午集团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移送徐水县公安局,该局对大午集团予以查处。”

  随后,大约100名执法者带走了孙的二弟孙德华?三弟孙志华当时出差,后来他去县里询问情况,结果“自投罗网”?及20多名相关人员,大午公司相关财务资料被悉数带走。在“大午公司人员不配合”的情况下,相关部门撬开了大午公司的保险柜并将里面的100多万元现金封存。孙大午的家和大午公司的财务处都被搜查并贴了封条。

  两三天后,被带走的大午公司人员陆续被放回家,但孙家三兄弟没有出来。

  据一位参加查封大午公司的人员透露,“行动当天只有县委书记和县公安局长知道具体方案,副县长都不知道”。更有传言说,“徐水有关部门对此案定下了从严、从重、从快的调子”。

  5月31日,徐水县公安局通知大午网站也被查封,原因是该网发表过三篇不合时宜的文章,故处以停业6个月,罚款15000元。

  孙大午的妻子刘惠茹,在政府部门的行动中脱身,相关人士称她目前“不知所踪”。

  

  借据

  

  在一份大午集团的所在地——徐水县高林村镇郎五庄的村民给《财经时报》展示的大午公司“存折”上,抬头是“借据”两字,下面固定的格式分别注明借款人、借款年限和借款利息。这是一张6000元的“借据”,时间是半年,利息是2.61%。

  而国家规定,农村信用社的存款利息是一年期1.98%、两年期2.25%、三年期2.52%,并且按照1999年11月1日正式施行的“对储蓄存款利息所得征收个人所得税的实施办法”规定,储户还要交纳20%的利息所得税。

  一位大午公司的人士告诉本报,他们的利息一般为2%,根据年限和数额的不同,在2%至4%之间浮动,并且没有利息税。

  本报拿到的一份名为“大午中学教职工存款统计”的材料中这样写到:“合计67人,存款1102456.7元。”

  一位郎五庄村民说,他是2002年才开始在大午公司存钱的,总共存了15000元,他称“并不是图利息高,主要是图方便”。据徐水县官方资料显示,从1995年7月1日至2003年5月27日,大午公司共吸收储户4742户,存款35265393.34元。

  农村信用社代收点呢?郎五庄108号只是一个普通农家院,除去院墙外悬挂着的一个“农村信用社是人民银行批准的合法的金融机构”的横幅,此外再无明显的标志。女主人告诉记者,这个点已经有10多年了,但总共才有100多万元的存款,但整个郎五庄在大午的存款有500多万元。“当家的下地浇水去了。”她说。

  一位杨姓村民说,在郎五庄周边的丁庄、马庄、沈庄、小冯庄甚至距郎五庄十几里地的史丹庄,都有人在大午公司存款。

  大午公司在当地的良好信誉以及比银行高出许多的利息,吸引了广大村民前去存款。“我们并没有专门去吸收存款,在我们这存钱的主要是公司的工人和他们的亲戚。”大午集团的人说。

  到大午集团存钱的行为严重影响了当地农信社的业务,人行徐水支行行长房晓明曾对媒体称“大午集团搞非法集资,令大午集团所在地附近的几个营业网点几乎吸收不到存款”。

  

  孙大午其人

  

  现年50岁的孙大午出生在郎五庄,虽只有初中学历?却被北大、中国农大、北京理工大学等高校多次邀请,发表农民问题的演讲。

  他17岁去山西当了8年兵后,进入徐水县农行工作;
10年后的1989年,他辞职并开始与妻子刘惠茹一起创业。刘惠茹是大午集团最早的创业者,她在1985年就联合郎五庄四户村民承包了当时还是乱坟地的荒滩。

  从公开的资料可以看到,孙大午的创业过程并不顺利。由于他的个性,大午公司先后同县税务局、土地局、工商局、质监局等部门发生过官司和纠纷,与当地政界关系冷淡,在一些问题的处理上常常意见相左。孙自己也被人用铁棍打昏并致右手大拇指粉碎性骨折。

  但同时,这位中国农业大学农民问题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在当地农村却颇有人缘。他为乡民创造了1600个工作机会,还投资160万元修了从107国道至郎五庄的公路,这条四五米宽的乡村水泥路令附近6个村庄受益,其“尊儒”思想也受到村民的认可,他有关“三农”问题的论述被理论界所重视,但因为他的激进言论,一些专家也对他表示了质疑。

  他多次提到:“制定金融法规的本意,一是维护国家的金融稳定,二是打击高利贷。但是,在全国十几万亿存款中,农村也就占了两三万个亿,即使这些都返还农村,开放农村金融市场,又能给国家带来什么样的混乱?”

  “历史上的高利贷与现在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概念,区别有二:一是利率。中国现在允许的民间借贷是高于银行利率4倍,约在25%至30%之间,这个运营空间就很大,完全可以让钱户钱庄在此框架下生存经营”。“二是用途和对象。解放前95%的借贷用于生活资料,是穷人向富人借钱,高额的利息加上借钱不能生钱,极容易导致走向绝境;
现在农村的借贷95%是用于生产和经营,是借钱生钱,是富人(企业主)向穷人借钱,扩大再生产。基于农村实际,我们应该相信农民的创造力,金融领域的开放是迟早的事,早开放,从农村开放是最安全最实惠的事。土生土长的草根金融,毕竟是符合中国农村经济发展的、有生命力的金融”。

  

  现状

  

  据见过的人说,孙大午目前精神状态还好,也没有被剃光头和穿囚衣。在他会见律师时,还以为大午集团已经垮了。

  事实上,大午集团目前由徐水县“大午专案组”接管,25岁的孙萌和28岁的孙大午外甥女刘平负责日常工作。孙萌此前已经办好出国留学手续,刘平过去则一直是大午集团养鸡厂的负责人。

  “我大不了坐几年牢,出来还照样干事,不用担心我。”他转告家人。他只是担心企业的发展。他叮嘱人传话给他儿子,最好把他两个弟弟尽快“捞出去”经营企业,如果他们能出去,“就立即上马葡萄酒项目”。他对律师说:“放我出去,两年我就把钱都能还了。”他同时让家人尝试求助一些当地企业家朋友,但一位大午集团人士表示,“人是找过,可人家说,要找的人不在”。

  《财经时报》前往徐水县人民银行采访,办公室主任周保国称行长“正在休假”,他本人曾是孙大午在徐水农行的同事,他和县委宣传部的郭姓负责人均拒绝对孙大午事件发表任何评论。

  在徐水县提供的最新材料中,孙的罪名又新增了“涉嫌非法持有弹药罪”,材料称孙“明知自己持有的手榴弹及部分子弹、雷管为军用物品的情况下,仍将两枚手榴弹、13发子弹、7枚雷管、20米导火索私藏于自己的办公室及大午集团公司财务处中”。据了解情况的人士称,同时被搜出的还有一把电击枪,但并未将其列入。

  在此之前,孙还“涉嫌偷税”166.7万元,其中国税是131.8万元,地税是34.8万元。

  

  方案

  

  大午集团近期评估资产价值1亿元左右。据一消息人士透露,徐水县提出的解决方案是,将大午集团下属的大午中学作价由政府收购,然后加上大午集团目前被封存的资产,用来偿还在大午集团的“非法存款”,其他大午集团的企业还可以继续运营。

  孙大午长子孙萌告诉《财经时报》,不计无形资产,大午中学资产评估后在2500万元左右。这间私立学校目前小学、初中、高中俱全,师生2700人,孙大午亲任校长。

  据说,孙大午在看守所会见律师时,对这一方案也表示了初步的认可。自孙大午被抓后,一些媒体则将此事联系民营企业与地方政府关系,民营企业的融资问题等进行讨论。

  在一家名为“学而思”的网站,有关孙大午是否有罪的讨论也在热烈进行着。记者看到一个网民转述了署名“茅于轼”支持孙大午的话,但并没有人能证实那确是茅于轼所言。

相关热词搜索:巨富 覆灭 河北 草根 涉嫌

版权所有 光兵文学网 www.nmgsyfdc.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