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勇走进“难时代”

发布时间:2020-04-11 来源: 感悟爱情 点击:

     告别牛头不对马嘴的岁月,在牛年到来之际,新足协掌门人南勇正试图扛起中国足球的命运在田埂上奔跑。有人曾告诫过南勇,目前在中国足协这块是非之地,你可以俯首甘为孺子牛,就是不能吹牛皮……
  
  春节前一周,中国足协办公大楼813会议室,南勇和谢亚龙完成了新旧掌门人的交替。此刻,人们最关心的问题是:中国足球能否走进新时代?南勇,会不会是第二个谢亚龙?
  
  换掌门如同国足换帅
  
  自上世纪90年代王俊生开始,足协换掌门人便开始重复着国足换帅的轨迹,遵循着一种就事论事的办事方法。
  当年,国足每一次都是高调选帅,给球迷带来一次希望,可是结果每一次都是雷声大雨点小:请来德国教练失败后,就用本土教练,本土不行,又去英国找洋帅,洋帅不行再用本土,本土还不行又用荷兰人、南斯拉夫人……
  足协换掌门同样如此:职业化初期,北京队守门员出身的王俊生,是实打实的专业干部,这帮助他调动起了整个行业的积极性,在最短的时间内创造了甲A联赛市场化的一个奇迹。但行政管理能力上的欠缺,却成为他后来受到上级主管部门诟病的一个重要原因,诸如假球黑哨泛滥、球员收入暴涨、暗箱操作严重之类的问题,都被认为是专业干部缺乏政治头脑、只看市场不顾政策导致的后果,当年影响最大的龚建平黑哨事件,震惊了整个体育界乃至全社会,最终司法介入,龚建平被捕入狱而后死去,整场风波方才平息。当时龚建平的辩护律师王冰在追悼会上选择了沉默,因为所有的人都明白,龚建平的黑哨事件以及整个事件的始末,绝非是整个足球界的个别现象。此后,从总局政策法规司空降足协的掌门人阎世铎,有力地进行了“拨乱反正”。再加上此后“两耳不闻足球事,一心只搞奥运会”的谢亚龙,在中国体育领域内率先被推向市场的足球项目上,整整8年时间里面对的是被极度扭曲的“政治挂帅”。专业与政治,从来都没有不可逾越的鸿沟。可是,在这8年中,口号被无限放大,专业被随意践踏,终于导致了今天的中国足球几乎沦为大众的痰盂,到了众人唾骂的境地。
  如今扶正在副主席位置上坐了10年的南勇,就算是一记马后炮,也可以被看作是对过去8年思路的否定。当然,在整个人事调整过程中,我们并没有感受到人们所期待的痛定思痛、推倒重来的态度。从根本上说,这与中国国家队主教练的人选更替一样――主教练的国籍与足协主席的出身,构成了每一次决定的判断标准。严格地说,阎世铎与谢亚龙是有区别的,前者是标准的行政干部,而后者作为田管中心的领导,只能说是并非足球项目的专业干部。因此,这8年的失败,使新一任足协主席的人选首先就屏蔽了这两类干部。那还能从哪选?只能从足协内部。还能选谁?只能是南勇。
  南勇一向被认为是“圈内人”,有扎实的专业水平,有广泛的人脉资源,有充分的领导魄力,他的上台,在中国足球这样一个“寸草不生”的年代里,似乎提供了某种复苏的迹象。对于南勇本人而言,他肯定是自信满满。2009年,中国足坛在爆竹声中迎来属于南勇的新时代。
  “隔岸横州十里青,黄牛无数放春晴。”告别牛头不对马嘴的岁月,在牛年到来之际,新足协掌门人南勇正试图扛起中国足球的命运在田埂上奔跑。有人曾告诫过南勇,目前在中国足协这块是非之地,你可以俯首甘为孺子牛,就是不能吹牛皮,必须务实,必须脚踏实地,少说多做。这样的教诲,突然让人想起,几年前被足协委以重任的“老黄牛”沈祥福:那时十分低调的他率领国奥队的“超白金一代”,曾带给我们怎样的激动和希望,可是事实证明,一切都是空想而已,“老黄牛”沈祥福也因那届国奥的惨败而出局,成为千夫所指的对象……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扶正后的南勇的确是十分低调,甚至在与谢亚龙交接工作时都没有任何惊人之语,还一再强调现在的中国足球必须要“少说多做”。据说,在新年的爆竹声中,新掌门正在悄悄勾勒一个新的梦想蓝图:每年送5个青年才俊去欧洲拜师学艺,5年下来就是25个生力军,只要有半数在那边成家立业,由海归组建的新国足就是一支铁军,干起仗来绝对牛气冲天。留学青年从哪里来?南勇说,他们将从全国青训体系中万里挑一,让足球重回校园,战术必须向技术让路……这样的蓝图我们同样是似曾相识。说到底,如果不能根本上变革,南勇的梦想注定要重复昨天的故事……
  
  “南时代”,“难时代”!
  
  毫无疑问,南勇是目前中国足协掌门人最合适的人选,可是,作为一种执著的形而上学的选拔标准的结果,而并不赋予改变思路、解放思想的使命,南勇究竟能有多大的空间,一切都存在变数。因此,从这个角度分析,“南时代”,注定会是一个“难时代”。从“阎王”到“龙王”,都具有清晰的上任目标,正所谓无知者无畏,他们完全置专业于不顾,目光坚定,手段干脆,单刀直入,泾渭分明。阎世铎就冲着一次世界杯出线而去,而谢亚龙更是怀里揣着“奥运进四强”的锦囊去足协报到上班。从某种意义上讲,为一个大目标奋斗的人,只要简单就是幸福。可是,长期身受体制与专业的冲突困扰的南勇,他在足协当了整整10年的副主席,却不得不更多地面对“知之者”的困惑。一方面,比别人更能看得清深层次的问题,很容易使他身心俱疲;另一方面,“圈内人”也许更容易对潜规则投鼠忌器。现实的无奈,与改变的激情,在南勇的心中,到底孰轻孰重?
  更加雪上加霜的是,目前南勇接手的中国足协简直是一副烂摊子,摆在他面前的头号难题就是经济问题:由于连年折腾,现在足协已经库存空虚,各条战线都难以维持。如何让足协度过经济危机,也是南掌门眼前的巨大难题。
  
  年前,殷铁生率国足前往西亚时,竟然与球员和其他工作人员一起挤经济舱,此前堂堂国足主帅,不论洋帅土帅坐的都是公务舱,这多少显现出足协经济拮据的尴尬。据知情者透露,不是足协不想让殷铁生享受主教练的待遇,实在是有苦难言。因为上海-迪拜-德黑兰-阿勒波-迪拜-上海这样的航程,公务舱全程票价是8万元,这个价格相当于5张经济舱的价格。足协目前钱袋紧张,无奈之下只能让殷铁生屈尊坐经济舱,好歹可省下6万多元。
  这背后折射出的,是如今足协乃至整个中国足球经济上的窘境。据记者了解,在春节前的叙中之战时,央视在直播与否的问题上出现反复,表面上是央视在为是否要支付电视转播费而讨价还价,但其背后也透露出一个信息:承包中国之队项目的盈方公司正在逐步淡出,甚至将在不久最终甩手。不仅仅是男足,前不久在广州主办的女足四国赛,球场边还尴尬地出现了安全套的广告牌。
  没钱,寸步难行。自进入职业化联赛以来,中国足协还从来没这么寒酸过。对于足球“科班”出身的南勇来说,甫一上任就要面临“外行”的事情――为足协挣钱!
  总之,可以断言,不管南勇在足协的未来怎么样,“南时代”注定就一个“难时代”!
  
  改革力度有多大?
  
  与两位前任阎世铎、谢亚龙一样,南勇出任中国足协一把手后,首要的工作就是改革。南勇表示,他已经看到了中国足球问题所在,接下来他将酝酿从国家队、职业联赛、青少年三大块下手进行深化改革。其实,这样的问题,任何一位在足协工作的官员都是心知肚明的,关键是,这样的改革能否落实?
  南勇认为,国家队的比赛是代表了中国足球的形象,连续在国际大赛折戟让球迷寒心,足球工作者窝心,这也直接导致了中国足球舆论环境的日趋恶化。所以曾经带领中国男足杀入2002世界杯的南勇必然要对国家队进行改革。春节后,南勇的改革蓝图已初见端倪:足协将结束各级国字号管理混乱的局面,将成立一个“大国家队办公室”,对7支国字号球队统一管理。此前,中国男足归国管部、女足归女足办公室、国青以下归青少部,这样的部门交叉导致球队管理各自为政,而球队管理层也是职责不清。在成立大国家队办公室后,一名领导将成为宏观管理者,下设国家队、国奥、女足、国青国少几大分支,再有专项负责人管理。从现代管理学来讲,这样的机构调整的确将比过去简单直观很多,在管理上也将减少很多摩擦和内耗。另外,在成立了这个机构后,各级球队的管理人员也将重新考核上岗,一些能力平庸没有实绩的管理者将面临转岗的命运。此前,南勇和足协管理人员多次提到,“国家队的成绩提高,将直接带动球迷热情,对于中国的职业联赛将起到很大的推动作用”,所以各级国家队的成绩必须要在2009年有所提升,才能将失去的球迷拉回来。
  在国家队和中超联赛的关系上,两者是相辅相成的,除了强调国字号成绩,职业联赛的成功也对国字号球队的水平起着关键作用。在联赛方面,一直主管联赛的南勇也有了大胆设想,将中超公司和联赛部的职能合并。过去,中超公司只负责联赛商务,联赛部负责赛事组织,今后中超公司将成为一个主管机构,将联赛组织运营的功能纳入,真正成为一个管理联赛的机构。未来的中超公司有点类似英超的“职业联盟”,但有别的是,这个新中超公司还是管理联赛,但可能以委托的形式来体现。不过,这个设想能否实现现在还很难说,一旦这个新中超公司建立,它的存在超越了体育总局管理范围,在得不到总局批准认可的情况下,这样性质的机构是不可能建立的。改革难度和阻力,可想而知。
  在青少年足球方面,南勇同样是希望满怀。南勇说,中国足球的青少年基础目前已经破坏殆尽,如果想有长远发展的话,青少年这块也急需要加强。2008年,中国足协已经和各省市体育局、教育局进行了沟通,由中国足协出资、教育局出面扶持校园足球,恢复过去的少年级别、校际之间的联赛。对于这样的推广行为,足协内部人士也感到挺无奈,“当初足球多火,什么时候还需要推广?但现在好多学校都不让踢足球了,再不推广以后真没人踢球了!”这话绝不是危言耸听。
  其实类似的问题,在阎世铎和谢亚龙时代也有共识。阎世铎在任时,就曾允诺每年给当时称之为“草根计划”的青少年足球运动出资800万,但因为经费没有落实此事也就没有了下文。之后,谢亚龙时期也认识到青少年足球需要加强,可碍于资金所限也没能开展起来。对于南勇来说,资金的问题同样存在,而且问题已经相当严重,不过有了总局高层的高度重视,相信他会比前两者拿出更实际的行动。
  “中国足球看着很简单,你调研一下就觉得明白了,但真管理起来难度很大”,这是一位足协官员多年工作的心得。现在对于南勇来说,他省去了考察,将直接对中国足球进行改革,某种意义上这也是赌博,如果成功他将开创中国足协的新时代,如果失败他只能成为“谢亚龙第二”。这是永远都无法抹去的中国足球一个时代特征的烙印。

相关热词搜索:走进 时代 南勇走进“难时代” 陈迎竹最难时代 柯难时代的来临

版权所有 光兵文学网 www.nmgsyfdc.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