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的“躲猫猫”

发布时间:2020-04-11 来源: 感悟爱情 点击:

     应该是我有“猫腻多疑症”。“网民调查躲猫猫”(简称“网调”)的消息一发布,我就对它做了“有猫推定”。   果不其然,旌旗猎猎、号角嘹亮、举国瞩目的“网调”居然一天就结束了。颇类少儿春游,虎贲出巡,有关人员的陪同下,交一篇回家作业了事。
  事后,参与调查的网民自己也承认原先的想法“太傻、太天真”,若夫一宗波诡云谲的命案,岂有一天便能“水落石出”的?岂不人人都可以当包公了?!
  况且,“调查团”的“主任”和“副主任”居然是随机地“谁先举手,就谁当”,拉到篮里就是菜,比“我型我秀”的海选还不如。直白地说,此举貌似透明,其实只是把李乔明的蒙眼黑布(当地部门所称)“公开”地蒙到天真的“网民”脸部,让他们表演现编的小品《瞎子摸鱼》罢了,结果是可以预料的,“呼风唤雨”的网民嗒然而归,李乔明还是“躲猫猫”致死。唯一的创新无非就是“躲猫猫”有了新义:“瞎子摸鱼”。
  没错。的确是一群意欲屠龙的“瞎子”跑到普宁去摸鱼。但,据说“保密法”规定,调查者既不能见到肇事嫌疑人“普某”,也不能见到其他目击者(现场11人,6人玩游戏),仅现场聆听一面之辞足矣,那么,请去干什么呢?
  所以有人谥曰“透明躲猫猫”。既赢得“透明”之名,又什么也不告诉你,若说新政,实在不新,袁大头御前的“筹安会”而已。
  搞调查的都知道:调查须从原点起(外围掘进也是奔向原点),而不是浏览现成的、看上去“毋庸置疑”的信息
  “躲案”的原点在哪里,一看都知道――普某。
  如若原点不可求,则应寻找“次原点”,王羲之《兰亭序》,原迹已渺,“下一等真迹”的冯承素摹本自然等同真迹,质诸本案,现场的九个目击者应该面对调查。但参照同样的“规定”,9位目击者也雪藏了。那么,已经“瞎”了的网民还能在现场“新政”什么呢?
  左右互搏。事情真是格外莫名。
  若说有关“法规”不能逾越,则敦请网民介入司法“调查”已经破了“天荒”破大限,何以“介入司法”能破“法”而“接触原点”不能破“法”?
  怪道西哲说,真正的真相一定得送进坟墓。
  当“躲猫猫” 激起全国网民的揶揄和挖苦的时候,人们其实已经退到了底线:亦即,你什么说法我们都接受,只求你自圆其说。
  问题是“猫论”怎么也没法给自己“圆房”,除了暗示狱方可能“脱管”或“不作为”以外,是不是让我们无限遐想我们的看守所原来一直充满嬉闹的童趣和喧哗的天趣,放风的天井里大抵有曲水流觞或曲径通幽,一群群羁押人员要么狂撑俯卧,要么大玩“猫猫”:“好了没有?”“还没好!” “好了没有?”“还没好!”―― 但听一声“好了!”――蒙眼黑布自行解开,一个个幼龄化的壮汉兴奋得暗暗内急,憋住呼吸地酱油在洞深不知处……
  够了。问君底事桃源人。
  有一首歌叫《算了吧》。我们奉劝云南有关人士也“算了吧”!今后发布“真相”应该更专业一些、更“自圆”一些。
  换句话说,如果我是晋宁警方发言人,为了“可信性”的一步到位,关于李乔明的死因,我当然提示下面撰稿的首选“夺食致死”――
  蹲过牢的都知道,狱内吃饱问题不大,但鱼肉荤腥限量配给,只要看守一不注意,狱霸就劫夺新人的“红烧肉”之类,每每跳踉撕打,弱肉强食。此说虽然暗黑,但合乎天性,无懈可击;其次,应选“赌博致死”,羁押人员偷偷赌博(划拳之类)消磨时光,赌注可以是一双臭袜子抑或一包低档烟。此说编排空间大,冲突自然;又次,可选“侮辱致死”。新人乍到,常被牢头逼睡“马桶口”(老式监狱最靠近便桶的睡铺),新人不从,暴打致死。此说当因地制宜,模范监狱不适;再次,乃选“劳役致死”,牢头狱霸恃强欺弱,常常驱使新人洗衣、敲背、濯脚,俗称“小官司”,稍不如意,拳脚相加,一个失手,打死也。此说血腥,妇孺不宜……
  算了吧。马后炮了。且让我们再回原点:你其实什么透明我们都接受,只求你自圆其说!
  云南诸君,以为然否?■

相关热词搜索:透明 躲猫猫 透明的“躲猫猫” 最透明的躲猫猫 躲猫猫-透明躲避法猎人看

版权所有 光兵文学网 www.nmgsyfdc.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