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儿子”15载照料死刑犯母亲

发布时间:2018-06-26 来源: 感悟爱情 点击:


  2016年2月11日,农历大年初四,广西巴马县民警李建良在家里宴请同事,几杯酒下肚,李建良指着桌上的一盘西芹炒腊肉说:“都来尝尝,腊肉是乡下老妈专门给我做的,很好吃!”相处多年的同事都很纳闷:李建良的母亲患病离世多年,怎么没听说过他还有个乡下老妈呢?
  在同事们不依不饶地催问下,李建良这才说出了事情的真相:原来,他口中的“乡下老妈”是一个死刑犯的母亲,受死刑犯生前相托,李建良已照顾了他的母亲及一双儿女整整15年——
  临刑托付 铁血刑警承诺
  2001年6月的一天,广西巴马县公安局刑侦副大队长李建良接到邻县田阳县看守所打来的电话,来电内容让他颇感意外:巴马籍犯人黄军(化名)因故意杀人罪被判死刑,临刑前希望与李建良见一面。
  挂了电话,李建良一时有些懵,他不清楚黄军这个时候为什么想见自己?既然想见,那就满足他的愿望吧!
  对于诱骗并杀死3名女子的重刑犯黄军,李建良并不陌生。8年前,李建良调到离县城60公里远的局桑派出所当所长。上任后,他对所辖行政村的治安情况进行摸底。
  在局桑村进行调查时,所里一位老民警对李建良说,村里有个叫何秀荣的妇女,家里情况较为特殊,何秀荣有三个女儿一个儿子,丈夫早年离家出走,她独力将4个孩子抚养成人。女儿们相继远嫁,何秀荣本想靠已经长大的儿子黄军撑起门户,孰料这个黄军整天东游西荡,很少归家。何秀荣无法管束儿子,经常向派出所民警求助,民警曾多次对黄军进行说服教育,可这家伙是个“软皮蛇”,当面答应得可好,转过身却我行我素,真是拿他没办法。
  了解到这种情况,李建良上门走访,何秀荣满面愁容地告诉李建良,黄军已经3天没归家了,整天和一帮不干正事的青年厮混,我管不了他,民警同志你们替我多操点心吧,我怕他在外边干犯法的事儿!
  说到这里,何秀荣长叹一声:“都怪我,想着家里就这一个男孩子,平时啥事儿都顺着他,没想到长大后这么不争气!”说着说着,何秀荣抹起了泪。
  何秀荣的诉说让李建良心里颇不是滋味儿,他安慰何秀荣:“什么时候黄军回家,悄悄告诉我一声,我给他做做工作!”何秀荣握着李建良的手,信任地说:“好,听你的!”
  三天后的一个傍晚,何秀荣匆匆来找李建良,说黄军下午回来了,现在家里呢!李建良二话没说,跟着何秀荣去了她家。
  看到母亲领着穿警服的李建良进了门,黄军一愣,神情顿时紧张起来。李建良温和地说:“别紧张,没别的事情,就是想和你聊聊!”听了这话,黄军才放松下来。
  接下来的两个多小时,李建良和黄军聊了很多,劝他体谅母亲拉扯大他们的不易,既然是家里唯一的男子汉,就得负起男人的责任,以报答母亲的养育之恩。对李建良的耐心劝说,黄军诺诺称是。李建良以为他听到了心里,就让他有事到所里找他,然后就回去了。
  过后,李建良依然关心着黄军的情况。从何秀荣那里反馈过来的信息却让他很是失望,黄军把他的劝导当成了耳旁风,依然和一些不三不四的小青年混到一起,几天不回家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李建良多次找他谈心,可这家伙当面承诺得很好,转身就忘了,弄得李建良大伤脑筋。
  两年后,李建良调回县公安局任刑侦大队副大队长,繁忙的工作中,他依然牵挂着何秀荣的情况。碰到局桑村来县城办事的乡亲,他不忘打听何秀荣家里的情况。此后几年,李建良从局桑来县城的乡亲们那里陆续得知:黄军和一个邻村姑娘结了婚,婚后生了两个孩子,有了家的黄军到外面闯荡,还寄钱给家里盖房。
  这样的一系列消息让李建良很欣慰,也替何秀荣感到高兴。然而事与愿违,那是1999年的一天,与巴马县交界的田阳县火车站附近发生一起抢劫杀人案,李建良被邀请协助参与破案。很快,犯罪嫌疑人落网,作案凶手竟是几年未见的巴马县局桑村青年黄军。案件侦破,李建良一点也开心不起来,他为黄军的堕落感到惋惜,为何秀荣今后的处境感到担忧。
  让李建良更没想到的是,正当他竭力想忘掉这件事情带来的负面情绪的时候,却接到了黄军临刑前想见他一面的电话。
  接到黄军求见要求的第二天,李建良驱车来到田阳县看守所,见到了镣铐加身的黄军。见到李建良,黄军沉默良久,然后开了口:“李警官,没想到您真的能来,我杀了人,给人家偿命没什么说的,可我放不下母亲和两个孩子,他们是无辜的。我这些年在外面瞎混,也没什么信得过的朋友。我走后,您能不能帮我照顾一下他们?”
  黄军的话里有一股殷殷的期盼,眼睛里闪着泪光。李建良对他的嘱托并没感到意外,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黄军临刑前的托付饱含着信任,让李建良无法拒绝。
  虽然不知道未来将面临怎样的困难,李建良郑重地点了点头:“放心吧,你妈和孩子的事,交给我了!”
  “乡下老妈”陷困境 “警察儿子”相助
  2001年9月初,黄军被执行死刑。黄军伏法后的一个双休日,李建良带着礼物首次上门“认亲”。县城离局桑村60多公里,沿途崎岖难行。然而,这条路李建良一走就是15年。
  李建良清楚,何秀荣年轻时丈夫离家出走,年老又遭遇唯一的儿子犯罪伏法,再加上外界的闲言碎语和异样眼光,她肯定受不了这样的打击,这个时候,何秀荣更需要他的安慰。
  果不其然,李建良来到何秀荣家时,看到她家院门紧闭,院内悄无声息。李建良敲了好长时间,才有人开门。开门的正是何秀荣,眼前的她满脸憔悴,身体虚弱得一阵风就能吹倒,李建良这个从警多年的铁血汉子,心里掠过一阵酸楚。
  自打儿子被执行死刑之后,何秀荣和外界几乎隔绝,看到眼前站着个穿警服的男人,不由一愣,仔细一看,才认出是前几年打过交道的李建良。她迟疑着说:“李所长,你,你,你……”李建良上前搀住何秀荣,心疼地说:“何婶,我看您来了!”
  困境之中,竟然有人来看望自己,而且还是以前曾帮助过自己的警察,这让何秀荣双眼濡湿,她紧紧攥住李建良的手,流着泪说:“李所长,我是罪人的家属,不值得你关心呀!”李建良掏出纸巾给何秀荣拭泪,安慰她说:“何婶,别这么说,法是法,情是情,黄军没走正路,我也有责任,现在他受到了法律的惩处,咱们还得好好地生活,黄军不在了,我替他来照顾您!”

相关热词搜索:死刑犯 照料 儿子 警察 母亲

版权所有 光兵文学网 www.nmgsyfdc.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