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直就不矮

发布时间:2018-06-28 来源: 感悟爱情 点击:


  大年初五这天,水电安装工庞龙接到一个电话,说家中水管破了,要他上门修理。庞龙不耐烦地问了下情况,便狮子大开口,说今天是大年初五,出门修理费要加倍,没二百块不接。对方迟疑了下还是答应了。
  这是开年的第一单生意,庞龙开着辆皮卡车很快找到了目的地。这是一家老城区的平房,庞龙拨打了对方的电话,说已经到了。很快,屋里出来个孩子,一开口,那声音竟然是成年人:“师傅,这么快就来了,麻烦你了!”
  这声音和身材怎么不对称呢?庞龙朝孩子脸上一看,差点笑出声来,站在自己面前的,并不是个孩子,而是个侏儒。
  侏儒明显感觉到了庞龙的异样,也不在意,将庞龙带到水管破裂处,说:“师傅,我屋里煎着药,你有事叫我。我叫皮三,如果记不住,就叫我矮子好了,没关系的。”说着,转身进屋忙去了。
  水管的破口在一块水泥板下,庞龙看不清楚,掏出手机打开灯照了照,然后一只手拿着钳子伸进去作业,可连续几次都没成功,没办法,就喊皮三出来搭把手。
  在皮三帮忙时,庞龙随口问里面病的是他什么人,皮三回答说:“不是我什么人,我是来照顾他的。”
  皮三有点儿奇怪了:“不是你什么人,你干吗照顾他?”
  “他叫张立,是个好人,也是我恩人,所以我愿意照顾他!”皮三回答完,接着说了一段往事。他是农村人,因为身材的原因,在家乡过得艰难,就来到这个小县城找活路,可就他这个身材,根本不好找到工作。为了活下去,他用身上仅有的钱置办了工具给人擦皮鞋。谁知,一连几天,一个生意也没有,连吃饭的钱都没了,他饿得头昏眼花蜷缩在车站门口,以为自己活不过那个晚上了。
  就在绝望的时候,有个好心人以为他是要饭的,在他面前丢了十元钱,皮三太需要这十元钱了,可是,这丢下的十元钱又好像是把尖刀插在了他的胸口:自己是个有手有脚的年轻人,为什么要别人的施舍?可如果不要,自己也许会离开这个世界了。
  皮三不敢抬头看帮助自己的好心人,讷讷地说了句:“我不是要饭的,我是擦皮鞋的。”
  那好心人怔了怔,将一只脚伸到了皮三的擦鞋箱上。这双皮鞋很快擦好了,可尴尬的是,擦双皮鞋只是两元钱,皮三根本找不出八元零钱来。
  好心人好像知道他的难处,喊了句:“谁要擦皮鞋?免费擦四双,我请客。”这句话一说,立刻围上来好多看热闹的人。那天皮三的生意出奇的好,他笑得好开心。后来,皮三渐渐学会了做生意的诀窍,生存就不成问题了。
  这些年,皮三牢记着第一只伸到自己面前、给予他帮助的那只脚,他要像好心人帮助自己一样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而这个好心人,就是张立大哥。张立是菜场里卖菜的,可就在去年年底,张大哥出了车祸,被撞成残疾,肇事车主跑了。皮三知道张立需要人照顾,就义无反顾地承担起了照顾他的责任。
  好人呀!两个都是好人呀!庞龙感叹着,他的手也没闲着,很快,水管修好了。皮三摸了摸口袋,红着脸对庞龙说:“师傅,我身上没钱,去取款机拿一下,你在屋里等我,我很快就回来。”庞龙刚想埋怨,皮三“哧溜”一下没影了。无奈,他只好等着取钱回来了。
  这时,房里传出了张立的声音,“师傅,你来房里坐,房里暖和。”要换在平时,庞龙是绝对不会进去的,可今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心里想看看张立这个好心人长得什么样,就跨了进去。
  张立六十多岁了,面相十分苍老,他躺在床上,除了头和手,其他根本动不了。庞龙和他攀谈了起来。张立神神叨叨地说自己以前是个驾驶员,因为酒后驾车撞死了人,赔得倾家荡产不说还坐了好几年牢,出来后老婆也跟别人走了,亲戚朋友也不理他,没办法只好踏三轮车卖菜。可年前那天早晨,他好端端踏着三轮车去菜场,却被一辆车撞倒。肇事车溜了,他的臀骨摔成粉碎性骨折,要躺三个月,报应啊!
  见张立一脸悔意,庞龙安慰说:“张大哥,三个月时间也不算太长,你对皮三有恩,他会照顾好你的。”
  张立一听“有恩”二字急了,“师傅,你可别说我对他有恩,我有愧呀!”
  有愧?这又是怎么一回事?这下轮到庞龙纳闷了。
  张立叹了口气说:“唉!那年我出狱后去找老婆,钱花光了人没找到,就想用最后的十元钱去买老鼠药寻死,可无意中钱掉到了皮三脚下,被皮三误会是我给他十元钱。我当时想,自己都快死了,干脆拿这十元钱和他逗个乐子,就让他擦了双皮鞋,他又没零钱,我才招呼说请客擦四双皮鞋。当我看到皮三赚到十元钱后心满意足的样子,突然之间想通了,他那么难还活着,我又有什么理由不活下去呢?说穿了,还是皮三救了我呢!没想到他把我当成了恩人。我几次和他说明情况,可他就是不信,真的有愧呀!”
  庞龙说:“张大哥,你也别有愧,虽然开始时是误会,但后来你擦皮鞋总是帮了他,皮三现在来帮你,说明他是个有良心的好人。”
  正说着,皮三回来了,他将两张百元大钞递给庞龙,“师傅,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庞龙看着这两张钞票,叹了口气推辞说:“算了,这钱我不收了!”
  皮三一听庞龙不收钱了,忙说:“那不行,都取出来了,不收我晚上睡不着。”
  庞龙说:“就允许你帮助张大哥,不许我做个好事了啊?这钱算我捐给张大哥看病的,这样总可以了吧!”
  皮三听了这话,眼睛死盯着庞龙,盯得他心里直发毛,突然,皮三一把拉住庞龙,将他按在椅子上。“你,你要干什么?”庞龙有些惊慌失措。
  皮三从边上拖出个小木箱,蹲下身按住庞龙的脚说:“你帮我们修了水管,就让我帮你擦一次皮鞋吧。”
  “这,这不合适吧。”庞龙有些尴尬。
  “没什么不合适的,你帮了我们,我们可不能觉得心安理得呀!我觉得,人活着,就得感恩。”皮三边说边动作熟练地擦了起来。
  不一会儿,皮鞋擦得锃亮。皮三又仔细地检查了一遍,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他站起来,对着庞龙深深鞠了一躬:“师傅,你是好人,好人会有好报的。”
  庞龙听了皮三的话,眼眶有些湿润了。临出门时,他蹲了下去,看着比自己矮一大截的皮三,真诚地说:“皮三,你说的道理我都懂。可是我有个问题,不知当问不当问。”
  皮三笑了:“师傅,你问吧,我不会介意的。”
  “你自己那么矮,别人帮你一下也是应该的,但你这样义无反顾地照顾一个毫不相干的人,值吗?”
  皮三抬頭看了看比自己高出一个肩膀的庞龙,斩钉截铁地说:“值,因为站直了,就不比别人矮!”
  出了门的庞龙脑海中老是想着皮三的那句话:“站直了,就不比别人矮!”是呀!站直了就不矮,年前发生的那件事如果压在心里,那永远也别想站直了,自己永远会比人矮一截。想到这里,庞龙开着皮卡车,朝交警队开去,因为,躺在床上的张立大哥,就是年前他开车撞的……

相关热词搜索:就不 站直

版权所有 光兵文学网 www.nmgsyfdc.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