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把你的牙收一收?

发布时间:2018-06-28 来源: 感悟爱情 点击:

http://img1.qikan.com.cn/qkimages/tzyb/tzyb201803/tzyb20180304-1-l.jpg
  楔子:
  我叫江蓠,是有一半人类血统的吸血鬼公主,在很久以前,我们祖先深受正统吸血鬼的歧视和排挤,他们打我们骂我们还要我们供着他们,祖先们一气之下大迁徙到了东方的一座深山里定居,又在外面加了八十层结界。
  经过几千年的过渡,如今正统吸血鬼公主迎娶了高富帥,走上了人生巅峰,而我同样作为公主,却成了实实在在的山里娃,有了一个同样是山里娃的未婚夫。
  虽然我们远离人群,但长辈们总会时不时去外面带回东西,书籍、电视、手机、洗衣机、冰箱,充实我们的童年生活,就在我觉得人生满足的时候,我的未婚夫留书一封,将结界砸了条缝,逃婚了。
  呵呵,作为一个身份尊贵的公主,我没有嫌弃他,没有鄙视他,还允许他娶我,他居然还敢逃婚?简直是活够了!
  于是一个月黑风高得夜晚,我从他砸的那条缝里溜了出去,陡然间风云忽变,一股强烈的吸力像是要将我搅碎,心道不妙,结界四面八方,唯独有一个角是为了丢弃入侵者,沈默的运气真好!
  我控制不住跟着旋转下落,最后不知道砸在一个什么东西上面,失去意识前听到熟悉的声音,带着慌张:“快叫救护车……”
  一这里有个精神病
  我是被耳边的吵闹声惊醒的,一睁眼就看见沈默那张倾国倾城的脸,他满脸不悦地斜靠在墙上,被一群穿白衣服的人堵在门口。
  一个黄毛小伙子挡在他面前,气急败坏地跳脚:“都说了,是她砸在我们沈默车上的,不是撞的,我们都交了医药费,为什么不让走!”
  穿白衣服的人都快气笑了:“周围又没有高楼大厦,难不成她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最近一段时间是有很多奇怪事故,但是青天白日说谎,就算是明星的助理,也不能这么不讲道理。”
  最近A市发现了很多奇怪的干尸,他们长着獠牙,全身僵硬,被放完了血,只剩下干巴巴的皮肤裹着骨架,闹得人心惶惶。
  “我不讲道理?我不讲道理?我……”陡然被扣上这么一顶帽子,黄毛声音中都带上了哭腔,不知道怎么解释。
  此刻沈默的双眸猛然朝我看过来,四目相对,他拨开人群朝我走过来:“她醒了,不信你问问她?”
  所有的人目光顿时汇聚在我身上,我终于从失神中反应过来,沈默放大的脸近在眼前,他微微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漆黑的眸中有一丝锐利,柔声道:“小姑娘,请你告诉医生,你是为什么掉在我的车上?”
  他这种装腔作势的样子我简直太熟悉了,想起差点丢命的事情,我不由得气从心来,习惯性地捏住他的脸转了一圈,气势汹汹:“沈默,你还问我?你在结界上砸的缝差点害死我啊!”
  沈默先是一愣,接着眉头紧蹙,一把甩开我的手:“姑娘,请你对我尊重一点。”
  “……你傻了?”眼前的沈默一脸的不耐烦,让我一愣,随后怒火暴增:“你居然敢这么跟本公主说话,信不信我休了你……”
  以往我这么生气,他早就开始温柔地哄我了,但是今日的他格外不一样,不知抽了什么风,狐疑地走到我面前蹲下:“你叫什么?”
  “江蓠。”
  “今年多大了?”
  我眉头一皱,不耐烦了:“二百岁。”
  “……住在哪里?”
  我瞬间就管不住自己的脾气了,一把扯住他的衣襟,气道:“你和我从小一起长大,这些你不是都知道吗!”
  沈默静静地望着我,半晌默默地掏出手机捣鼓,我好奇地凑上去, 见他正在搜索“北京最好的精神病医院”。
  我虽然隐居山林,没有出过家门,对于外界的事情也多少知道点,这个精神病院难道是我想的那种?
  我:“……你是认真的吗?”
  他不理我,轻描淡写地对着电话道:“喂,你好,请问是轮回精神病院吗?这里有个神经病……”
  二你出大事了
  我曾经想过找到沈默后的很多场景,所谓“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我不求他抱着我眼泪汪汪,但是也万万没想到,因为一言不合,他就要把我送进精神病院。
  我愣愣地看着他,半晌反应不过来,直到一旁有人上来拉我,我才知道他是来真的,咬牙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转身从二楼跳窗跑了,气愤地吼道:“沈默,你好样的!”
  出了医院之后,我只觉得一股怒气控制不住地上涨,要不是他们人多势众,我肯定要打死他,掐死他,五马分尸了他!
  作为堂堂的吸血鬼公主,这件事若是这么算了,日后我岂不是要被沈默压一辈子?思及此,我实在咽不下这口气,藏在角落里等沈默出来,偷偷地跟在他后面。
  我悄无声息地跟踪他,希望等到他单独一个人的时候,然而不管他是洗澡还是睡觉,那个黄毛助理居然一直跟着他。
  第三天终于看到他自己进了一个小房子,我眼睛猛然一亮,猛然瞬移过去,眼前的场景一暗,我眯着眼睛看着躺在沙发上闭眼休息的沈默,上前拍了他一下。
  沈默不悦地皱眉,抬头:“不是说了吗?我要一个人……”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我对着他微微一笑:“真好,我们又见面了。”
  沈默皱着眉看我半晌,从口袋里摸出一支笔:“现在的粉丝都是这么神通广大?签到哪里?”
  他握着笔看着我,就像看一个人陌生人,我的微笑僵在嘴角,感觉自己脑中的弦彻底断了,冷笑道:“不认识我是吧?来,我帮你回忆回忆!”
  我千里迢迢来找他,却被他这么对待,心中酸楚加上愤怒,一下没有控制住的形象,头发缓缓变长变白,牙齿从嘴巴中长出来。
  沈默瞪大了眼睛,猛然推开我,目眦欲裂:“啊……鬼啊!”
  谁是鬼?
  他的声音震耳欲聋,吓得我赶紧扑上去捂住他的嘴,不让外面的人听见。他惊恐得转身想跑,被我拉住。
  “你不会是真的害怕我吧?”
  沈默一脸惊恐,脸色惨白,害怕的样子不像是假的,难道是掉下结界的时候把脑袋摔坏了?

相关热词搜索:一收 公主

版权所有 光兵文学网 www.nmgsyfdc.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