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路撒冷:圣城之光:耶路撒冷是哪三教圣城

发布时间:2020-02-14 来源: 日记大全 点击:

  编者按:   风轻云淡的秋天是适合出游的季节,我们也即将迎来“十一”长假。不管是约上二三好友踏上旅途,还是和爱人一起甜蜜浪漫,亦或是独自体昧寂寞的自由,都无疑是一段快乐的体验。因此,本刊特意挑选了三个不同地域,不同风情的目的地,用美丽的图片与文字,让你的眼睛和心灵飞到遥远的异国他乡。或许,在不久的未来你的脚步就会落在它们中某一个地方。
  “世界若有十分美,九分在耶路撒冷”,这是诗人眼中的圣地。然而在世人心目中,似乎把《塔木德》里的名言演绎成这样更符合现实:“世界若有十分愁,九分在耶路撒冷”,身临其境,哭墙一侧,犹太人的光明节蜡烛已经被点燃了;从另一个角落里传来的基督教堂钟声随风而散,余音未了,清真寺那哀切的呼唤声便又低回了起来,耶路撒冷笼罩在一片祈祷音中。
  
  老城月光
  
  老城的月光下,我迷失了方向,基督区、犹太区、阿拉伯区、亚美尼亚区,就这样漫无目的地穿梭在其中,不知道要去哪里。一抬头,白色的钟楼在深蓝的夜空中格外明亮。而街巷深处,湿漉漉的青石板上,偶尔一只小猫从屋檐下快速跑过,消失在夜色中。空气中似乎混合着阿拉伯香料的味道,耶路撒冷石砌的房合城垣和教堂清真寺,在温柔而虚渺的月色中纵横交错成一片惊心动魄的抽象线条……
  没有旅行团那样赶时间,我们可以比较悠闲地逛逛耶路撒冷老城了。这里有七个城门,昨天大家是从狮门进入的,今天则是从锡安门进去。昨天由于我们从另一侧到达的哭墙,没有经过粪门,其余的几个门都看到了。当然,最古老的圣殿山的金门只能从远处的橄榄山上眺望,毕竟那扇紧闭的大门只有当弥赛亚来临时才会打开。
  夕阳余辉将城墙抹成了红色,而新门城墙上方的那缕晚霞恰巧成了最好的背景布。无法否认,这是来以色列多日以来见到的最炫美的一幕,但不真实的感觉也愈发强烈。黄昏时分,我们又重新穿过雅法城门,走进狭长蜿蜒的阿拉伯市场。
  一扇扇或开或闭的大门,米色的耶路撒冷石砌成的墙身,青色的石板路,阿拉伯街区市场的喧闹嘈杂,转过幽睹深邃的回廊,又是深邃幽暗的回廊,踩过几级石阶,在意想不到的角落又是几级石阶,似乎都要把你引入历史的深处……
  不知不觉竟又进人了基督区,圣诞装饰在灯光下分外醒目。仿佛走在历史的迷宫里,越走越深,越走越困惑,灯影稀疏间,一抬头白色的钟楼就在正前方,月光下格外明亮,好像灯塔一般,照亮了前面的路。我突然醒悟了,耶路撒冷是神圣的,就如同北极的磁场,永远吸引着人们心里的指南针,为犹太民族指引着方向。
  徐徐夜风袭来,错综复杂的街道,错综复杂的文化和宗教,好像经过几世几劫,但月光仍是月光,白石依旧白石。我们找了一家阿拉伯的咖啡馆,点了杯薄荷茶,听着舒缓的音乐。窗外月光锁着古城,像一种蛊惑,白天里匆匆走过苦路,耶稣走向十字架刑场的小路,耶稣当年想必也看过这样的月,这样的夜。哭墙边此刻人影也一定稀疏了,月光笼罩下的耶路撒冷,迦南,宁静得像鹅毛般飘下的雪。
  
  圣地
  
  清晨,我登上橄榄山,注视着远处那座自古以来纷争不断的中心――圣殿山。世界上没有哪个城市像耶路撒冷那样,被投注那么多的信仰,在接受全世界18亿教徒顶礼膜拜的同时,也成为最多灾多难的古城,只因:
  犹太教说,这是上帝赐给的土地,古犹太王国首都,锡安山有宗教圣殿。
  基督教说,这是耶稣诞生、传教、牺牲、复活的地方,无可替代的圣地。
  伊斯兰教说,这是穆罕默德夜游登霄,聆听真主安拉祝福和启示的圣城。
  于是,这片不到一平方公里土地,头顶三大宗教共同圣城的至高无上的荣誉,集中三大宗教精神重心,实在是有些不堪重负了。耶路撒冷最显著的建筑物,就是圣殿山上的两座清真寺――阿克萨清真寺和圣岩清真寺(Dome of theRock)。那是阿拉伯人的世界,非穆斯林不得入内,我们只能从橄榄山上远观,清真寺被各种淡米色石灰岩的建筑所包围,那金色的圆顶,蓝色的阿拉伯花纹的外墙十分夺目。浓云下的圣殿山弥漫金黄色光辉,明亮美丽,随着太阳的升起,圣城之圣在此刻以最原始方式喷薄而出。
  在耶路撒冷,每块石头都有历史。自7世纪起到1917年,伊斯兰教的阿拉伯帝国和奥斯曼帝国先后主宰耶路撒冷长达1000多年。作为穆罕默德夜行登霄的地点,耶路撒冷被数以亿计的逊尼派穆斯林认为是第三圣地。穆斯林国家很久就已经将耶路撒冷看成是一个具有特别的宗教和历史意义的城市,绝不愿意放弃。
  而在《旧约》的撒迦利亚书中,说到橄榄山将是末日耶和华降临的地点。因此,犹太人总是希望埋葬在橄榄山,从《圣经》时代直到今天,橄榄山一直是耶路撒冷犹太人的墓地。山上估计有15万个墓穴,其中包括撒迦利亚(在此说预言的先知)、押沙龙和从15世纪到20世纪的许多犹太教拉比。我们正好碰到很多拉比前来墓地祷告,黑色的礼服和白色的墓碑,一个没有色彩的世界,耶路撒冷的颜色。
  希伯来语中耶路撒冷是“和平之城”的意思,可“和平之城”却从未真正“和平”过,战乱中它先后l 8次被毁灭成废墟,毁城者总想灭绝任何怀念种子。三大教信徒热爱圣城,为争夺圣地,几千年来这里发生过无数残酷征战。今天,世界的麻烦在中东,中东的麻烦在阿以,阿以的麻烦在耶路撒冷。古往今来,总是充满着战争、格斗与厮杀。但它一次次奇迹般重建,每一次复兴后依然汇聚着世上最狂热的爱和恨。也许耶路撒冷的不幸,在于它被迫去承担了走向极端的多元文明在零距离碰撞时产生的爆炸。
  至于我眼中的耶路撒冷,似乎只有沉重的过去,对于未来,没有人能够说清楚到底会怎样,很喜欢《辛德勒名单》中的一首歌《金色的耶路撒冷》(Jerusalem of Gold):
  山林的气息美酒般清爽
  钟声和松柏的芳香在风尘中弥荡
  沉睡的树丛和石垣
  还有那横亘的城墙
  把这孤独的城市
  送入梦乡
  今天我为你幸福地歌唱
  时代也向你颁发最高的奖赏
  你最卑微的诗人也比我伟大
  你最年幼的儿子都比我强壮
  你的名字在我的唇边上
  就像天使的吻一样
  我怎么能够忘记你呢,耶路撒冷
  你这黄金之城是多么荣光!
  也许,这才是层层宗教历史悲情之下,古城耶路撒冷的本来面目吧!

相关热词搜索:耶路撒冷 之光 耶路撒冷:圣城之光 向着圣城耶路撒冷 耶路撒冷圣殿图片

版权所有 光兵文学网 www.nmgsyfdc.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