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绮华 香港老太太逼停港珠澳大桥

发布时间:2020-02-15 来源: 日记大全 点击:

  这是一条内地许多媒体都转载了的消息,不过大多数人并不关心港珠澳大桥是干什么的,被一个老太太逼停算怎么一档子事,这件事又与大家有何相干?   这是一个造价逾700亿港元的工程,相当于半个香港机场的造价。建成后将连接中国两个特别行政区(港澳)和一个经济特区(珠海),全长50公里,是目前世界上建造的最长的跨海大桥。毫无疑问,这是一个伟大的国家工程。
  现在这个伟大的工程停了下来,而让它停下来的竟是一位叫朱绮华的香港老太太。朱老太现年66岁,是一位家住香港东涌的普通居民。有人不无夸张地形容,朱老太太逼停港珠澳大桥工程,不啻是蚂蚁逼退了大象。
  蚁民朱老太,患有糖尿病和心脏病,她去年通过法律援助向香港高等法院申请司法复核,要求推翻环保署的两份环评报告,她认为这两份环评报告没有评估臭氧、二氧化硫及悬浮微粒的影响,既不合理也不合法。最近,香港高院正式裁定港珠澳大桥香港段环评报告不合规格,要求环保署长撤销环境许可证。同时,败诉的环保署需支付1/3的诉讼费,其余诉讼费则由法律援助按规定支付。
  有人估算,大桥工程因被朱老太太逼停,造成工程延误,总造价大概会增加5%,即可能要多花35个亿。这在内地是绝对不可思议的事情,一个老太婆,居然逼迫政府工程多花几十个亿!简直是天方夜谭!有人说,如果朱老太住在内地,恐怕败诉的就不是政府了。还有人诙谐地说,在内地,朱婆婆怎么可能进入诉讼程序?
  其实,逼停港珠澳大桥工程,并不是朱绮华有多大的能耐,朱老太只不过是在履行一个公民的责任。真正发挥作用的,是香港的法律和制度,是香港社会长期培育的一种公民意识和政府的自律意识,以及一套成熟的对政府行为的监督机制。
  不能说内地完全没有对政府的监督与批评,但非常少。这种对政府提出批评在传统上是不被肯定的,官员会习惯性地认为这是“一小撮人故意捣乱”,群众则不是跟着盲目起哄,就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认为批评政府的人是在“出风头”,是“异己分子”,是自找苦吃。于是,在这种习惯势力营造的社会氛围下,批评政府成为“大逆不道”的行为,成为大家唯恐避之不及的“祸事”,同时也成为了酝酿“社会骚乱”的温床。
  朱老太太叫停了一个政府工程,在香港人看来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也不认为政府败诉是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事。香港人主张每一个居民都可以批评政府。而政府败诉也不丢脸,相反接受批评改进错误更容易赢得民众的支持。这是一个相对健全的法制社会,在这样的社会里,政府、公民、法律都有着非常清晰的概念,都能得到足够的尊重。在这样的社会里,不会使用“极少数”、“一小撮”、“别有用心”“不明真相”等词语去形容批评者,用不着成天疑神疑鬼地担心“阶级敌人搞破坏”,大家包括政府官员们都能够平静对待朱老太批评政府这样一类事情。

相关热词搜索:香港 大桥 老太太 香港老太太逼停港珠澳大桥 逼停港珠澳大桥幕后 港珠澳大桥香港老太太

版权所有 光兵文学网 www.nmgsyfdc.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