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与实践的意义【论“需求拉动”政策的理论与实践创新意义】

发布时间:2020-02-16 来源: 日记大全 点击:

  摘要:温总理在十一届全国人大第三次会议上所做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2009年我们“全面实施并不断完善应对国际金融危机的一揽子计划,大规模增加财政支出,实行结构性减税,保证货币信贷的快速增长,提高货币政策的可持续性,扩大直接融资规模,满足社会发展的资金需求,有效扩大了内需,很快扭转了经济增速下滑趋势”。总结“需求拉动”政策的理论与实践意义,能够帮助我们在2010年坚持政策的连续性和进一步完善“需求拉动”的各项措施的积极性。
  关键词:需求拉动;扩大消费;改善民生
  中图分类号:F014.32 文献标识码:A
  
  2009年中国政府在扩大内需方面做出了异乎寻常的重大举措。正如温总理在十一届全国人大第三次会议上的所做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的:“着力扩大居民消费。我们鼓励消费的政策领域之宽、力度之大、受惠面之广前所未有。中央财政投入资金450亿元,补贴家电汽车摩托车下乡、汽车家电以旧换新和农机具购置。减半征收小排量汽车购置税,减免住房交易相关税收,支持自住性住房消费。全年汽车销售1364万辆,增长46.2%;商品房销售937亿平方米,增长42.1%;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实际增长16.9%,消费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明显增强”。因为有效扩大了内需,所以我们“很快扭转了经济增速下滑趋势”。总结“需求拉动”政策的理论与实践意义,能够帮助我们坚持政策的连续性和进一步完善“需求拉动”的各项措施的积极性。
  
  一、“需求拉动”理论不等于凯恩斯主义
  
  应用财政与货币调控政策应对经济危机是凯恩斯主义者惯用的手段。但是我国政府的“需求拉动”政策从理论上看决不等于凯恩斯主义,它们有着本质的不同:
  首先,二者对于经济危机根源的认识存在着本质的差异。“需求拉动”理论是建立在马克思主义基础上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理论与时俱进的发展中的一大创新成果。马克思主义认为以生产过剩为特征的资本主义经济危机是资本主义基本矛盾作用的必然结果。由资本主义的生产资料私有制决定的财富向一极积累,贫困向相反方向的另一极积累的规律,最终会产生社会有效消费需求的不足并引起社会经济危机。20世纪20年代末30年代初,整个资本主义世界陷入了深刻的政治、经济危机之中,萨伊认为的资本主义经济的供求是自动均衡的、不会发生生产过剩的危机的观点不攻自破。
  其次,中国不存在有效需求不足问题。有效需求不足是经济危机的基本特征,由于有效需求不足,大银行、大企业以及大量中小企业破产倒闭,失业率不断攀升。中国虽然也存在着与出口有关的一批中小企业关门歇业或者破产倒闭,并且由此造成了几百万农民工的返乡另谋职业的问题,这个问题是由世界市场需求不足造成的。但是,我国整个国民经济发展状况还是良好的,国内需求并没有萎缩,只是国民经济发展的高速度受到了影响,因此我们快速、果断地实施有效的宏观调控措施以后,我国2009年还能够保持8%的GDP增长速度。社会有效需求是指社会总的可以用于消费的消费基金。改革开放30年来,中国城乡居民的生活水平不断提高,恩格尔系数由接近60%不断降低到45%,中国居民的存款率和存款总额均名列世界前茅。截止2008年底,中国居民的存款余额高达16万亿元人民币。
  再次,“需求拉动”是应对国际金融危机而提出的保增长、保民生、保稳定的积极对策,是调节国际国内两个市场发展节奏的措施,而不是像美国等发达国家应对大量金融企业和大公司已经破产或走上了破产边缘而被动提出的挽救措施。中国政府利用社会主义国家的优越性和政府拥有的广泛有效的宏观调控职能提出的“需求拉动”政策,是指引中国社会主义经济、社会健康稳定发展的明灯。由“需求拉动”促进加快发展和加快结构调整的中国市场对阻止国际市场的加速下滑并且出现明显见底迹象,作出了巨大贡献。
  
  二、“需求拉动”理论是对马克思生产与消费关系理论的创新与发展
  
  马克思设想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第一阶段)是人类社会比较高级的已经消灭了私有制的发展阶段,是生产力水平高于资本主义的商品经济之后的没有商品存在的产品经济阶段。这时的生产已经进入了自觉阶段,生产与消费是统一体,因而生产始终起着主导的决定的作用。但是实践中的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用自己的成功经验表明:商品与社会主义不是对立的,社会主义不仅存在分工而且还要发展分工,社会主义的生产者都有着各自独立的物质利益。因此,依据马克思商品经济存在的必然性理论,社会主义经济依然还是商品经济。邓小平说有商品必然有市场,资本主义有市场,社会主义也可以有市场,而且把大力发展商品经济和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作为改革的目标。在商品经济条件下,生产与消费这对本来联系十分紧密的矛盾统一体的中间硬插进了一个作为中介的商品,使生产与消费的关系变得相对脱节因而很复杂,不能简单地说谁决定谁了。当社会生产水平比较低下,不能满足人们基本生活需要时,主要矛盾当然在生产上。马克思经济危机理论指出,当资本家争先恐后扩大再生产致使社会需求赶不上社会生产,产品找不到需求时危机就会爆发,经济危机实质是生产过剩的危机,这时主要矛盾在需求而不在生产上。西方学者认为2008年美国爆发的金融危机仅仅是缺乏有效监管造成的,因而是偶然的。这是完全错误的结论。美国的危机依然是生产过剩的危机,是资本主义基本矛盾决定的必然结果。在经济学界有重要影响的“社会分工学派”的代表卓炯认为,社会分工是商品经济的基础,而“随着生产力的发展,社会分工越来越发达,商品经济必然要不断向前发展,这是不会因为所有制变化而废除的。存在社会主义商品经济,也存在共产主义商品经济,商品经济将成为建设共产主义的有力武器”。我国30年改革成功的实践表明,无论商品经济是否“万岁”,商品作为生产与消费的中介将会在社会主义社会长期存在下去。社会主义生产与消费的关系必然也会变得复杂,社会主义如果不顾社会消费需求盲目扩大再生产,也会出现产品过剩的危机。
  
  三、邓小平理论是“需求拉动”政策的理论基础
  
  “需求拉动”政策的一个本质特色是满足整个社会的民生需求,这一政策只能是在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和科学发展观指导下提出的。邓小平旗帜鲜明地坚持了毛泽东“只有社会主义能够救中国”的思想,还进一步提出了“只有社会主义能够建设中国”的著名论断,把坚持社会主义放在“四个坚持”原则的第一位,强调指出:“社会主义经济是以公有制为基础的,生产是为了最大限度地满足人民的物质、文化需要,而不是为了剥削。由于社会主义制度的这些特点,我国人民能有共同的政治经济社会理想,共同的道德标准。以上这些资本主义社会永远不可能有。资本主义无论如何不能摆脱百万富翁的超级利润,不能摆脱剥削和掠夺,不能摆脱经济危机,不能形成共同的理想和道德,不能避免 各种极端的犯罪、堕落、绝望”。资本主义生产不是为了满足社会需要而是为了赚钱,资本家必然千方百计扩大再生产,当社会需求赶不上生产发展的步伐,大量产品找不到需求时,经济危机必然爆发。“我们相信社会主义比资本主义的制度优越。它的优越性应该表现在比资本主义有更好的条件发展生产力”。但是邓小平对毛泽东以“抓革命促生产”的方式建设社会主义持否定态度,认为毛泽东没有创造“更好的条件发展生产力”。他指出,毛泽东1957年以后“错误越来越多”;“讲到反右斗争、大跃进:庐山会议的错误,总的来说,我们还是经验不够,自然也有胜利之后不谨慎。当然,毛泽东同志要负主要责任”。因此,邓小平十分强调“要充分研究如何搞社会主义建设的问题”。
  党的十一届六中全会指出,干扰和破坏社会生产的持续了十年的“文化大革命”把中国经济推向了崩溃的边缘。因此“文化大革命”结束后面临着加快发展社会生产的严峻任务。邓小平说:“我在东北三省到处说要一心一意搞建设。国家这么大,这么穷,不努力发展生产,日子怎么过?我们人民的生活如此困难,怎么体现出社会主义的优越性?”;“我们说,社会主义是共产主义的第一阶段,落后国家建设社会主义,在开始的很长一段时间内生产力水平不如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不可能完全消灭贫穷。所以社会主义必须大力发展生产力,逐步消灭贫穷,不断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从十一届三中全会到十二大,我们打开了一条一心一意搞建设的新路”。邓小平不仅强调要一心一意发展社会生产,而且要求保持较高的发展速度,并且明确指出速度是政治问题。
  
  四、“需求拉动”理论解决了进入建设中等发达国家阶段怎样建设社会主义的实践问题
  
  “需求拉动”理论的核心思想是:举政府的有限财力带动地方投资,通过加快各地和各行业特别是医疗、教育、社会保障以及铁路等公用事业基础设施的建设产生的相关需求和由这些需求产生的增加就业的需求与增加消费需求,保持中国社会主义建设较高的增长速度,实现人民生活水平的逐步提高和加快解决人民广泛需要的医疗保障、社会保障与教育公平等民生问题。显然“需求拉动”的目的是为了解决经济全球化大背景下世界经济剧烈波动给中国的社会生产带来的巨大困难,旨在实现“不断地满足人们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的社会主义生产目的重大决策。温总理在2008年10月公布政府为应对国际金融危机而提出的四万亿元刺激经济稳定增长的“需求拉动”对策时特别强调:“信心比黄金与货币还宝贵”,并且在2009年3月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所做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公布了政府即将向教育、医疗和社保领域投入相当大的资金计划,强调中国存在“需求拉动”的实力和空间。2008年12月以后,“需求拉动”政策刚一推出就显现出了其巨大威力。
  其实,从1998年以来中国就创造了靠“需求拉动”促使国民经济保持十年高速增长的奇迹。1998年,中国国民生产总值实现了比1980年翻两番的辉煌业绩,提前两年完成了党的十二大提出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第一阶段解决温饱问题的任务,开始进入致力于建设中等发达国家的第二阶段。正是在这一年爆发了亚洲金融危机,已经相当开放的中国必然受到影响,而且中国经济如果出现经济倒退,还将拖累全世界经济的发展。中国果断地提出了以“需求拉动”保国内经济增长的政策,一方面加大基础设施建设和改善人居环境,另一方面给劳动者加工资,提前实施高等学校由精英教育变为大众教育的改革,迅速扩大招生规模并且鼓励银行开办贫困生助学贷款业务等。同时宣布人民币不贬值,虽然减缓了中国商品加快出口的势头,但是却保住了深陷金融危机的亚洲国家尽量多的出口商品的需求,缓解了危机的压力。中国主动承担了一个大国的责任,以扩大内需度难关和帮助别国保外需,受到了世界人民的赞扬。2008年第三季度以后,世界金融危机大面积波及到中国,中国的进出口贸易大幅度滑坡,中国政府冷静地分析了国际形势并且根据中国拥有13亿人的内部巨大市场的优势和lO年来的成功经验,果断地提出了以“需求拉动”保增长、保民生、保稳定的应对策略。在中国政府的带领下,中国人民迅速度过难关,使中国成为世界最早恢复经济繁荣的国家。
  “需求拉动”理论解决了进入建设中等发达国家阶段怎样建设社会主义的实践问题。因此,温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强调了2010年的政府工作:“继续提高居民消费需求,继续提高农民收入、企业退休人员基本养老金、部分优抚对象待遇和城乡居民最低生活保障水平,增强居民特别是中低收入者消费能力。巩固扩大传统消费,经济培育信息、旅游、文化、健身、培训、养老、家庭服务等消费热点,促进消费结构优化升级”。同时继续实施和完善家电下乡、家电和汽车以旧换新等鼓励消费的各项政策措施。我们应该认真研究、充分理解“需求拉动”政策的理论与实践意义,热情支持“需求拉动”政策在我国建设中等发达的社会主义国家阶段长久的发挥作用。
  
  (本文责任编辑 方智勇)

相关热词搜索:拉动 意义 实践 论“需求拉动”政策的理论与实践创新意义 创新理论与实践 政策的理论与实践创新意义

版权所有 光兵文学网 www.nmgsyfdc.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