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国不能用诈道|立国之本

发布时间:2020-02-28 来源: 日记大全 点击:

  贞观初年,一位不甘寂寞的草野人士上书唐太宗,请他清除佞臣。太宗犯疑地问:“我身边都是贤臣,你所说的佞臣具体指谁啊?”回答说:“我身处草野,不能确知谁是佞臣。请陛下假装发怒试验群臣。若有人不畏您的雷霆之怒,直言相谏,就是正人君子。如果依顺您的情绪,迎合您的旨意,就是佞臣。”
  应当承认这是个有用的主意,但实际上这是“以诈寻诈”,法理上可以纳入“以不法手段,解决不法问题”。唐太宗看出了端倪,借机教育大臣说:“流水的清与浊,关键在于源头。帝王好比政治的源头,老百姓好比流水。如果帝王自己先用诈术骗人,再想让臣下直道而行,这好比污染源头而指望流水清澈,怎么可能?”
  唐太宗很客气地对上书的人说:“我想以信义立于天下,不想用诈术引导民俗。您的话虽然出于好意,但我不能干。”
  唐太宗有个爱好,得空就与大臣们讨论国家和政权的治理。有一次,太宗出了个题目:为什么周朝得天下以后,可以持续八百年,而秦朝得天下后,二世而亡?大臣萧?回答说:那是因为商纣王行为无道,周武王灭了他们。而周朝和六国,没有罪过,秦却灭了他们。得天下的手法虽然相同,但人心的向背却不同。太宗说:你说的不对。周得到天下后,注重修行仁义,而秦得天下后,更讲究诈伪和暴力,这才是国运长短根本原因。大概取得天下时,可以违背仁义用诈力,守天下却不能不行仁义。
  唐太宗这是有感而发。他自己就是通过玄武门兵变,以不义之举,强夺皇位的。他的结论是,以诈可以得天下,但不能以诈立天下。
  始皇以诈得天下后,就想着如何让王朝长治久安。治国的首务是教育人民。他一手在咸阳焚书坑儒,杜绝诸子百家的胡言乱语;另一手是正面教育和引导。那时没有报纸、杂志和互联网,最佳的舆论手段是“树碑立传”。始皇于是到处巡游和树碑。始皇的教育显然没达到预期目的。陈胜、吴广义旗一举,天下云集响应,秦亡。秦以诈立,亦以诈亡。汉代的贾谊评论说:兼并天下的人崇尚诈术,安定天下的人重视顺应民心。取天下与守天下,战略战术应当各有不同。唐太宗的思想其实来自贾谊。
  与秦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汉。汉朝改弦更张,以孝治天下,与民休息。刘邦的儿子刘恒,史称汉文帝,《古文观止》里有一篇他的文告―――《议佐百姓诏》。他诏告天下说:
  近几年收成不好,又频发灾害,我非常犯愁。我愚蠢且不聪明,不明白我错在何方?是我的政治有误,执行太过分?是天时不顺、地里出产的财富收不回?人事处理不当?鬼神被怠慢,没有供奉祭品?为什么会达到这种地步呢?是不是百官的奉养过于奢侈,无用的事情办得太多?怎么老百姓吃的粮食这么少、这么缺乏呢……我要和丞相、列侯、郡守、博士们讨论这个问题。大家要尽量想得远一些。凡是可以帮助老百姓得到好处的建议,都不要有什么隐瞒。
  汉文帝言行一致,以身作则,废止了诽谤妖言之罪,使臣下能大胆直言。文帝十三年,他下诏声明:“百官的错误和罪过,皇帝要负责。”次年,他又禁止祠官为他祝福。汉文帝的恩泽,深为后人感念。西汉末年,赤眉军起义,攻占长安,西汉皇陵均遭破坏,唯有汉文帝在其霸陵下,得以安息。
  (摘自《新京报》2009.10.17)

相关热词搜索:立国 不能用 立国不能用诈道 立国之道 立国之道 尚礼仪不尚权谋

版权所有 光兵文学网 www.nmgsyfdc.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