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咖啡遇到梦想] 梦想三国动画

发布时间:2020-03-02 来源: 日记大全 点击:

  “我会为你守候,当大雨倾盆/ 我会为你守候,一如既往/ 我会为你守候,因为你也在为我守候/ 我会为你守候……”   美剧《老友记》(原名Friends,又译《六人行》)这首10年不变的主题歌,在全世界一代剧迷的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剧集中的经典场景――6位老友每日聚首的“Central Perk”咖啡馆,也成为承载了精彩的剧情回忆,象征着最纯正的友谊、爱情和梦想的圣地。很多朋友到纽约旅游,都会到中央公园周围走一遭,希冀着在街角真能发现这间温馨而有趣的小店。然而,现实与梦想毕竟不能混为一谈,很长一段时间里,Central Perk都只是摄影棚内的一景。
  不过就在今年春天,北京的许多剧迷有幸见证了梦想成真的奇迹时刻。在朝外SOHO,荧屏上的Central Perk已经被搬进了现实。舒适的长沙发,华丽的吧台,醇香的咖啡,活泼美丽却不够专业、酷似电视剧女主人公的服务员,当然,还有来往不息、轻松快活的顾客们……走入这家店,你只有头晕目眩地问自己:难道我穿越了?这儿根本就和电视剧里的Central Perk一模一样啊!
  或者可以说,推开店门,就好像进入了一个梦境。
  
   更加梦幻的不只是店面的形式。满墙的精彩剧照和各种绚烂的电影海报,沙发和茶几上这里一套那里一摞的有关《老友记》的书籍杂志,还有一本本早已写满的留言簿,这一切使得Central Perk脱离了朝外地区浓重的商业气息,多少有了爱好者俱乐部的感觉。
   再看看老板立下的咖啡店店规,恐怕只有“讲义气”三个字才能形容:
  “第一条:可以将自己喜欢的书籍或杂志拿来到店内存放,Central Perk将为您提供书签,并妥善保管你的爱书,以方便您下次阅读。”
  “第五条:可以蹬踏沙发,因为Joey(剧中主角――作者注)经常这样做。”
  “第九条:可以要求老板打折,但是理由要客观充分(如失恋、过生日等等,如过生日当天失恋,折上折)。”
  类似的说明还有很多。你可以带来自己的杯子,店里可以为你长期保管,作为你的专用杯。你可以带着CD、游戏光碟或是自己钻研的一曲新歌到Central Perk来,老板会免费为你提供相应的播放设备、游戏主机或是吉他和麦克风。你甚至可以不消费,自带食物、甚至很挑衅地把外卖叫到店里来,只要你来到此地的心愿不是踢馆,而是结交志趣相投的朋友。如果你有意与老板合影,他还会把照片贴到店里巨大的电视墙上去。
  我不禁好奇筑梦的园丁是一个怎样的人。我询问过许多老主顾。有人说他是从欧洲回国的海归,有人说他是爽朗的东北汉子,有人说他童心未泯,有人说他腰缠万贯……托朋友联系到老板杜鑫,没想到他很痛快地答应接受采访,却提出一个有趣的附加条件:“不要拍我。”看到我们诧异的表情,他又补充道:“我想让人看到我的这个梦想是什么样,但是不希望他们看到做梦的人的样子。因为我不希望用自己的形象去挣钱。这家店原本也不是为了挣钱开的。”
  “几乎不盈利”,这一点诚如我的猜想。真不是做广告,但是朝外的黄金地段,每一杯精心调制的意式咖啡,不计成本投入的海量娱乐设施,还有老板分外喜欢给人打折的“好习惯”……这一切,与店里的食物最终价位全部在10元~20元上下浮动的事实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面对着比星巴克更便宜的menu,即使是如我一般完全没有商业头脑的人也敢皱起眉头、斩钉截铁地判断:这家店不赚钱。看到我为CP的前景忧心忡忡,杜鑫反而笑了,他说,同样的故事已经给无数人讲过无数遍了,但每次一讲起来,还是很兴奋,因为听众一直在变。生意不错,客人中又有不少白领和外籍人士,只要通过最简单的方法――涨价,就能迅速解决收支平衡的问题,那为什么不提高价位?且听杜老板慢慢道来。
  
  作为《老友记》的铁杆粉丝,杜鑫一直想找到一家哪怕只是和剧中的Central Perk模样相仿的咖啡馆,却未能如愿。于是,他突然萌生了这样的想法:既然找不到一个像CP的地方,为什么不自己开一个呢?经历了漫长的准备,2009年11月,他终于拿到店面的钥匙,而后一装修,就装到了今年3月底。
  5个月的装修意味着什么,无须多加解释。杜鑫不断自豪地重申一点:在整个世界上,老友记的主题咖啡店也许还有几家,但是能把剧中每一个细节都尽善尽美地呈现出来,富有的迪拜人没能做到,精打细算的上海人没做到,只有他的咖啡屋做到了。因为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Central Perk,如果他做不好,就把大家的梦破坏了。“我要做到,就连电视剧主创走进我的店,也会感觉这就是他们拍摄的摄影棚。”
  理想丰满,现实骨感。自豪归自豪,由于宣传上的力量有限,开业的第一个月,他店里的生意愁云惨雾。尽管在他意料之中,但商城其他店面的火爆映衬着CP门可罗雀的景象,的确令人沮丧。那时候,一天只要卖出一杯咖啡,他和咖啡师都要欢庆一番。
  2010年“五一”早上,杜鑫像往常一样出去进货,忙到下午才回来。走近CP的时候,他第一次听到店里传出热闹的说话声,感觉很奇怪。接下来映入眼帘的一幕,让他永远也无法忘记:小店里第一次坐满了客人,人头攒动、人声鼎沸,一张张年轻的面庞上写满了对这家店的喜爱……他的眼泪当时就要落下来了。在这些客人里,他看到一个曾经来过一次的男孩。杜鑫清楚地记得,那男生来店里的时候,只是安静地坐着,问了几个问题,之后就离开了,并没有表现出多大的热情。
  其实,这位含蓄的北大男生心里早就波涛汹涌了。一回到学校,他就在校园论坛上发了一篇介绍CP的文章,把这家店的优点一个不漏地介绍了一遍,还号召感兴趣的同学们一起去杜鑫的店喝咖啡。5月1日,他们顺利组成了一支浩浩荡荡的大军,从学校杀到Central Perk。从此,杜鑫的好口碑被口口相传,越来越多的人,特别是学生,有空的时候就呼朋引类到他的店里坐坐。
  “学生救了我的店,我不能让他们因为价钱进不来这个门。”杜鑫最后这样总结。我不知道这个故事已经被重复了多少遍,但他眼中的确仍然闪烁着光彩。也许在一个有梦的人眼里一切都不会乏味,就像我问到开店过程里遇到了什么阻力和障碍时,杜鑫想了又想,回答依然是,“还真没有。”
  对顾客们来说,遇到这样一位老板是幸事;而在老板眼中,所有的客人才是CP最宝贵的财富。对每一位在咖啡馆留下足迹的客人,他都如数家珍。在Central Perk静下心来坐上那么一会儿,你会发现,店里的人固然分别是老板、店员以及顾客,但他们还有着一个共同的身份。杜鑫最爱说,“我们是受过《老友记》教育的人。”《老友记》把他们连在一起,因为电视剧里的六人组是大家共同的朋友。对真正懂得《老友记》的人来说,这部剧教给他们的并不是什么穿衣打扮的时尚、恋爱拍拖的技巧,而是友情和爱情的真正意义。他们爱的不只是一部喜剧、几个明星,而是实实在在的生活,他们的信仰,也绝不是某种崇洋媚外的生活理念。
  杜鑫说,现实生活里的友情总会受到这样那样的影响,结果最铁的朋友之间也会有小嫉妒小隔阂,再亲密的关系也会变化,这很正常。然而不变的是,我们每个人心底都仍然向往着一份理想的友情或爱情。Central Perk就是要给人们提供一个避风港,在这里,纯粹的友谊和快乐不会被现实世界里复杂的利益关系玷污。从国外回来的朋友,会把自己珍藏的原版图书拿到店里,和大家分享。店里的吉他弦断了,酷爱音乐的顾客自掏腰包为吉他换上新弦。顾客们谈论着相同的话题,编织着同样的梦。许多人在这里坚定了自己的理想,他们见证了杜鑫的理想如何成真,杜鑫和他的Central Perk也在为他们见证。
  随着Central Perk在文艺青年的小圈子里声名鹊起,各路媒体的采访接踵而至,一些商人跃跃欲试,也准备开店效仿杜鑫的成功。有个上海的来访者告诉杜鑫,他要在那边开一家一样的店,杜鑫很真诚地说,那你一定要多看几遍《老友记》。他说如果用这个品牌赚钱,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但是绝不能为了利益将《老友记》的形象毁了。
  
  “It’s my dream, not my business.省略

相关热词搜索:咖啡 梦想 当咖啡遇到梦想 百家讲坛当茶遇上咖啡 当茶遇到咖啡

版权所有 光兵文学网 www.nmgsyfdc.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