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传奇:SOS村另类拯救“天下第一大龄儿童”_经典传奇天下第一印章

发布时间:2020-03-03 来源: 日记大全 点击:

  1999年7月,天津SOS国际儿童村把抚养、教育了13年、已长大成人的20岁孤儿马明全送出了儿童村,让他自立。可是,这位人高马大的壮小伙在社会上竟不能自食其力,不久之后不得不又回到并在生活上依赖上了儿童村,而且一“赖”就是几年。
  面对这位儿童村里被人称为“第一大龄儿童”的大男人,从小把他带大的郑妈妈和村长王爸爸矛盾之中,破例收留了他,用一种看似另类实则深沉的爱和教育消除了他的“社会恐惧症”,让他树立了信心,增长了才干,终于在他28岁时让他真正成人了。
  
  痛苦,大龄“儿童”走不出儿童村
  
  1999年7月,天津国际SOS儿童村的“爸爸”――年过五旬的村长王振林和各位妈妈们又开始紧张和繁忙。他们要把这年该离村的8位孩子送出儿童村,让他们走上社会,自食其力。
  40多岁的郑佳莹是儿童村19号家庭的妈妈。因为她带大的孩子马明全这次也要离村,一连好些天,郑妈妈都在一边默默地为马明全收拾着东西,一边暗自伤感。马明全跟她生活了13年,她舍不得这孩子说走就走。
  “妈妈,明天我就要离开你,离开儿童村了。我真舍不得走啊。”在马明全离村的前一天晚上,郑妈妈做了一桌好菜,为他饯行。马明全拥着郑妈妈失声哭起来。
  “傻孩子,每个长大的孩子总得离开妈妈啊。”郑妈妈也忍不住掉泪。
  儿童村的“爸爸”王振林也来到了郑妈妈这个家。他语重心长地说:“明全,你就要走上社会了,以后只有靠自己了。希望你今后能够找到一份好职业,好好工作,好好生活,做一个对自己负责、对社会有益的人。”王明全连连答应。
  天津国际SOS儿童村建立于1986年10月,是由国际SOS机构赞助资金建立的,目的是让失去家庭的孤儿获得母爱、得到家庭的温暖。马明全是1986年第一批被接收进村的孤儿。那年他6岁,老家在河北的一个农村,父母很早就双亡了。儿童村里共有19位妈妈,每位妈妈带管着八九名孩子,各自组成一个家庭。马明全被分进了郑妈妈的家里,从此,郑妈妈就成了他生命中的妈妈,拉扯着他以及他的兄弟姐妹们长大。在郑妈妈和王爸爸等人的悉心关护下,马明全在儿童村长大了,1999年7月顺利从技校毕业。自马明全进儿童村始到20岁止,他都是无忧无虑地生活着,什么事都不用操心。在儿童村这十几年里,马明全跟郑妈妈和王爸爸的感情太深厚了。
  第二天一大早,马明全背起行囊,离开了儿童村。
  然而,一走入社会,马明全很快就被“撞”了个“鼻青脸肿”。他去很多单位求职,都因为文凭低、没有一技之长、没有社会经验被拒绝了。猛然间,马明全才发现,自己成了一个连找一个地方住、挣一口饭吃都困难的人。
  后来,他终于找到了一份零售报纸的工作。第一天早上,马明全来到了一个人流多的路口,开始了他的叫卖工作。可是,面对人群,他觉得难为情,无论如何也叫不出口。这一天,他没卖出几份报纸。第二天,马明全又硬着头皮出去了。想到自己这天的饭钱都还没着落,他终于鼓足勇气,红着脸叫卖起来。
  就这样,马明全靠着卖报纸的提成过着日子。卖报和送报的工作很苦很累,收入不高且不稳定,常常还得受气。两个月过去后,难以忍受的马明全辞职了。之后,他又去找别的工作,然而都以失败告终。马明全实在无法生存下去了,他对社会产生了强烈的恐惧感。无路可走的马明全万般无奈之下,只好重新回到儿童村。
  2000年初的一天,马明全红着脸敲开了郑妈妈的家门。看到狼狈的马明全,郑妈妈很吃惊。马明全把自己走出儿童村这段日子的经历说给了郑妈妈听。郑妈妈很心疼,说:“儿童村不是为你这么大年纪的人建的,照理说你不能再回来了。不过,外面既然这么难,你还是暂时住在这里吧。”
  
  爱你,就要“赶”你走
  
  很快,村长王爸爸知道了马明全又回来了的事。他匆匆来到了19号家庭。王爸爸说:“在你之前,从儿童村里走出去的哥哥姐姐已有不少,他们都靠自己在社会上立住了足,都能够自食其力,没有一个回来的。你是走出去后又回到儿童村里的唯一的一个。儿童村的规定你是知道的,只能抚养、教育你们到成年为止。你今年都超过20岁了,有一米七六的身高,还是儿童吗?还好意思回来跟小弟弟小妹妹们生活在一起吗?”
  马明全羞得恨不得找一条地缝钻进去。郑妈妈连忙为马明全打圆场:“明全也怪可怜的,他有困难,让他暂时留在这里吧。”
  王爸爸断然说:“不行!如果每个离村出去的孩子碰到困难动不动就回村里来,那儿童村不乱套了?没有规矩哪成方圆?这规矩不能破。”王爸爸言毕转身离去了。
  安顿好马明全,郑妈妈又去找到王爸爸。王爸爸叹了一口气说:“严格说,我们把他养大了,他就得离开儿童村。可没想到他的自立能力这么差,连自食其力都难做到。这样的例子可是从来都没有过。你可以收留他,但我只能默许,不能公开说我同意了,那样会产生不良效应。以后还是要给他施加压力,让他走出儿童村,让他学会自强自立。”郑妈妈点头称是。
  自马明全再度住进19号家庭后,这个家里就多出一张嘴了。由于每个家做饭都是按规定人数供给粮食的,马明全这个大龄“儿童”的到来实际上是要从家里的小伙伴们的碗里分些饭来吃。因而,每到开饭时,马明全就很窘,觉得自己是在从小弟弟小妹妹们口里抢食。每顿饭他都会很快吃完,避到一边去,待小伙伴们吃完了,他会帮着郑妈妈洗碗洗筷,平时还会帮小弟弟小妹妹们洗衣服,以此来减轻自己“吃白食”的内疚感。
  为了不影响别的孩子的生活质量,同时也让马明全能够生活好,郑妈妈每月都从自己的工资里拿出一部份,作为马明全的伙食费和日常生活用品费用。王爸爸则在“幕后”时刻关注着马明全的一切。
  但是,无论任何时候,王爸爸和郑妈妈都没有忘记要把马明全这个被儿童村称为“第一大龄儿童”的大男人“赶”出儿童村、“赶”上社会,让其自立。他们已意识到,马明全不能在社会上自立起来,“患”的是一种对自己没有信心、对社会竞争充满畏惧的“恐惧症”。这种“恐惧症”的产生,可能源于他在儿童村过惯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不需要自己打拼的生活。他们决定首先要消除他的“恐惧症”。
  于是,郑妈妈便常常和马明全谈论社会上的事情,让他正确认识社会、了解社会,教他如何面对社会、如何在社会上立足。而王爸爸每次碰上马明全,都会“不客气”地教育他正确面对社会,让他树立起积极向上的信心,提醒他想办法靠自己在外面找到属于自己的天地,尽快离开儿童村。尽管王爸爸总是在马明全面前唱“黑脸”,言语“无情”,但在背后,王爸爸却为了给马明全找到一个工作,不顾颜面地在社会上到处奔波求人。终于,一家商场答应让马明全去当售货员。马明全欢天喜地去商场上班了。可是,没多久商场资金周转不畅,裁减人员。马明全不得不又一次回到了儿童村。
  此后,王爸爸在暗、郑妈妈在明,又帮马明全找了几份事做,可马明全都由于这样那样的原因没能做下去。不知不觉间,马明全这个早应离开的大龄“儿童”在儿童村已多呆了两年时间了。王爸爸和郑妈妈心里更焦急了。
  
  欣慰,“天下第一大龄儿童”
  终于真正“长大”
  
  “我看明全主要问题是出在学历低了一点、能力差了一点。以他这样的条件进入社会是很难找到工作的,更别谈找到好工作了。得让他提高自身的能力才行。”一天,王爸爸又跟郑妈妈商量起马明全的事来。
  郑妈妈说:“我也在考虑这个问题。还得鼓励他再读书,学到一定的技能才行。”王爸爸表示赞同。
  马明全从小就喜爱美术,在少时曾拿过天津市少儿比赛的好名次。征得他的同意后,郑妈妈和王爸爸在2002年7月把他送入一所大学的培训中心,让他进行为期两年的美术大专课程的函授学习
  在关爱马明全的同时,王爸爸和郑妈妈也从来没有停止过对他施加压力,逼他出去自强自立。王爸爸和郑妈妈都很爱马明全。但他们明白,一味让马明全他依赖儿童村,并不是对他的爱护。真正的爱护是把他“赶”出去,让他脱离儿童村。
  一天,王爸爸问及马明全的近况时,又跟他说起了历年来从儿童村出去的哥哥姐姐们的情况:其中有去国外留学的,有在北京报社工作的,有在杭州某局工作的,跟马明全同年离村的几位也都找到了工作,甚至在马明全之后,也有弟弟妹妹相继离村,他们也同样能够自食其力。
  “其实你这人不笨。关键是你缺乏进入社会的勇气、害怕进入社会,不敢把自己的前途和命运交给自己掌握。”王爸爸一针见血指出了马明全的要害所在。
  马明全被震醒了。王爸爸说得真对啊,自己不就是有个怕字在心头吗?自己不缺手不少腿的,不能再窝囊下去了,不管怎样都要奋发起来了!
  马明全一面进行函授学习,一面铆足了劲找起了工作来。不久,他得知一家洗足中心需要洗足男工。若在以往,马明全一定不情愿干这样的工作,可现在,他的想法改变了。他一想起郑妈妈和王爸爸,他就毅然应聘做起了洗足工。辛苦一个月下来,他拿到了600元。
  可惜,这家洗足中心很快就停业了。马明全再次失去了工作。然而,这600元钱已给了马明全很大的鼓舞,他第一次对自己有了信心。没多久,马明全又打听到天津市一家轮胎厂招临时工,他心里面冒出了一个强烈的想法。马明全要完成两年的大专学业,学杂费等需要近两万元。马明全不想让郑妈妈和王爸爸再为他这学杂费操心,决心自己筹集下这笔钱。他凭着良好的身体素质和技校文凭如愿进了这家轮胎厂,做起了一名轮胎搬运工。轮胎搬运工是实行计件工资制,多劳多得,少劳少得。马明全为了多挣一些钱,不顾一切地工作,一个人做的事超过了寻常两个人。一年过去了,马明全竟挣下了一万多元钱,足够他交一年的学杂费了。他突然发现,自己已经对这个社会不再有恐惧感了,已经能够坦然面对竞争和困难、并有勇气去克服和战胜它们了。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郑妈妈和王“爸爸”都发现:昔日的马明全已经改变了,变得成熟了,已开始具备自食其力的能力了!他们觉得,马明全终于长大了。
  2008年初,28岁的马明全被上海嘉美航空食品有限公司录用了。这个“大龄儿童”终于走出儿童村了。他希望自己能挣钱买一套房子,娶一个媳妇,建一个小家,等郑妈妈老后,以儿子的身份为她养老。他想让王爸爸和郑妈妈放心,他这个儿子,一定不会让他们失望,会自强自立起来。

相关热词搜索:拯救 另类 儿童 爱的传奇:SOS村另类拯救“天下第一大龄儿童” 俄罗斯的sos儿童村 爱的传奇歌曲

版权所有 光兵文学网 www.nmgsyfdc.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