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伯美女作家很火 阿拉伯作家

发布时间:2020-03-14 来源: 日记大全 点击:

  美女作家一向受人瞩目。阿拉伯作家中就不乏美女身影。不过,人们也许不太了解的是,当下阿拉伯文坛活跃着一批30岁上下很有成就的美女作家,这其中,有较保守国家如沙特阿拉伯的美女作家,也有较开放国家如埃及、巴林、阿曼、黎巴嫩等国的美女作家。
  
  沙特的泽娜白:
  八大阿拉伯著名女性之一
  
  阿拉伯眼下最红、最抢眼、最有争议的美女作家,非沙特的泽娜白?希夫尼莫属。今年年初,她出版了短篇小说集《赤道线上的女人》。在作品中,泽娜白一如既往地大胆写性,以致于该书出版后引起沙特不少批语之声,有关部门甚至不准该书在国内发行。泽娜白本人在强大的压力下不得不暂时辍笔。然而,过了半年,她的更大胆的长篇小说《面貌》又问世了,而且刚出版,就再度引起轰动。
  泽娜白1993年毕业于沙特吉达的阿卜杜?阿齐兹国王大学文学院,作为土生土长的吉达人,她早在上中学时就开始给报刊投稿,进行创作了。大学毕业后,泽娜白先后在沙特的多家报刊供职,并给国内外的许多报纸和刊物写稿。现在,泽娜白应聘任阿联酋《联合报》的专栏作家,每周一稿。
  
  
  泽娜白的成就主要在文学上,迄今,她已正式出版的作品有八部。除了最早创作于1993年的散文集《写给男人的信》是在本国出版的外,泽娜白其余的作品都是在黎巴嫩、叙利亚等国出版的。不久前泽娜白在接受阿拉伯电视台的访谈时说:“在沙特,还没有一家出版社敢出我的书。”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书中大量涉及性心理描写。
  她在小说《面貌》的第一章里,对女主人公有一段心理描写:此时此刻,我可以豪无顾忌地向自己的身体和灵魂深处投去富于探究的仔细一瞥,让身体和心灵对话。于是,我将衣服全部脱去,一丝不挂地站在镜子前,认真审视自己身体的“地表地貌”,发现它还是那样地鲜嫩光润,窈窕迷人。臀部翘翘的,两个乳房高高耸立着,大腿饱满圆润而又富有张力。我不禁对镜莞尔。我还是一朵娇嫩欲滴、生机勃勃、充满无限欲望的美丽花瓣……
  在接受电视访谈时,泽娜白对着观众坦然地说:“性是达到高尚目标的手段,因为性本身是很干净的事情,就像我们吃饭、喝水一样正常,以它为切入点,可以很好地表达主题。”她还主张对女孩子在12岁时就要进行性教育。显然,在阿拉伯国家,尤其在相对封闭的沙特,这种观点太超前了。
  泽娜白的作品主题是社会和女性,用她的话说,“男女的不平等,社会的双重标准,令人深恶痛绝”,因此她要通过勇敢的表现方式来反应社会。在摩洛哥大学讲演时,她说:“我出生在男性的社会,在这个社会,人们习惯于用宗教的名义,将女性的脖子扭弯!”
  有不少评论认为,在泽娜白的作品中,女性总是男性的牺牲品,对此,泽娜白强调,准确地讲,女性是社会的牺牲品,因为这个社会的基础是由男性来支撑的。她说,社会可以轻而易举地原谅男子的错误,却不能宽恕女性,女性是最终的代价付出者。
  在沙特,妇女仍生活在种种清规戒律之中。女子外出,必须由父亲、丈夫或兄弟等男性陪同,必须穿黑袍,戴头巾,蒙面纱,这是“铁的规定”。女子不得驾驶车辆,不允许与陌生男人接触,违者要受到拘禁和鞭打。在集体活动的场所,男女都是绝然分开的,如清真寺有专门供女穆斯林做礼拜的地方等。
  沙特人认为人体感官上的一切刺激都是堕落的表现,包括抽烟、饮酒乃至唱歌跳舞、演戏、看电影等,都属于刺激之列。沙特是当今世界上惟一禁止上演电影的国家,全国连一家电影院都没有。所有饭店都无酒类饮料供应(但有不含酒精的所谓“啤酒”)。如果一个人在公共场合喝酒而被抓住,除在经济上进行重罚外,还要当众鞭打80下,或者被监禁六个月到一年。对私酿酒或酒后开车者,也要予以重刑,最严厉的甚至到枭首示众的地步。笔者在沙特首都利雅得见到一个流溢着喷泉的大广场,沙特朋友介绍说那里是“斩首广场”,所有罪犯都在那里被砍去头颅,当时吓了我一跳。
  可以想像,泽娜白的思想在沙特是多么特立独行,她自然也就不受人欢迎。甚至在她的作品出版后,还有不少女子打电话给她,表示抗议。对此,泽娜白颇为坦然,她说,这只能说明沙特的女性还没有觉悟,再过些年,会好的。她说,在沙特,能有30%的人理解和支持她,就“感谢安拉”了。她还写过一篇“沙特女子,从左到右都是零”的文章,认为这真是个悲剧,并对沙特迄今没有产生一个报刊杂志的女主编感到遗憾。
  泽娜白说,她现在写的文章从来不给国内的报纸,因为不敢指望能够发表。在这种情况下,泽娜白不得不到伦敦定居。在国外,泽娜白很受欢迎,突尼斯、摩洛哥等一些大牌作家和文学评论家对她的作品赞赏有加,一些研究机构和高校还邀请她去作报告和讲学等。许多媒体用大量的篇幅对她进行介绍、评价和专访。
  泽娜白从来都不蒙面纱,连头巾也不戴,在电视镜头前,她显得美艳照人。对于面纱,泽娜白在接受阿拉伯电视台的访谈中说,她并不认为戴面纱是复古和倒退,她尊重人们戴面纱的习惯,但是否戴面纱说到底是个人的事情,因为伊斯兰教并没有强迫穆斯林女子戴面纱。她说,现在,如果我们的女子不戴面纱,会被人们视为从天堂来的怪物,这种现象十分奇怪。
  阿拉伯一家非常大的网站通过网友投票的方式,将泽娜白选为“当代八大阿拉伯著名女性之一”。这些人中,有巴勒斯坦女议员阿什拉维等要人,看下来,泽娜白是最年轻的一位了,这说明读者对她的肯定和赞赏,当然,也有人发贴子骂她。
  
  埃及的塔哈薇:天之娇女
  
  与泽娜白几乎是逆境的写作和生活状态相比,埃及现在最红的女作家米拉勒?塔哈薇可以算是“天之娇女”了。
  塔哈薇的名气一点不比泽娜白小。她没有给报刊当专栏的兴趣和经历,主要精力集中在写小说,尤其是长篇小说的创作上,迄今已出版了八部长篇小说和一部短篇小说集。1996年,塔哈薇的长篇处女作《帐篷》刚一出版,就好评如潮,得到埃及文学界主流评论的热议,被评为本年度的最佳长篇小说。在2002年举行的开罗国际书展上,该书获得最佳图书奖、最佳文学作品奖,塔哈薇还受到埃及总统穆巴拉克的会见。
  现在,《帐篷》已被选为高校的文学教材,埃及和许多阿拉伯国家都将它视为长篇创作的教课书。至今,该书已两次再版。此外,它还被译成英、法、德、意等六种文字。比利时的一个女学者因为研究《帐篷》的思想意义和写作风格而获得博士学位。
  1998年,埃及东方出版社出版了塔哈薇的第二部长篇小说《蓝茄子》(英译《当天使做梦时》),此书一出,又是一片好评,2000年,贝鲁特文学出版社再版该书。2000年该书荣获埃及文学重要奖项――国家鼓励创作奖,塔哈薇是埃及为数众多的三代女作家中得此奖的第一人。作品很快就被译成多种西方语言,并在国外深受好评。
  2002年,塔哈薇的第三部长篇小说《羚羊》问世。评论界认为,这是迄今塔哈薇写得最好的小说。塔哈薇的小说之所以受欢迎,主要是她保持了自己独特的风格,一是所有作品都描写贝都因人生活,描写沙漠风光,描写沙漠游民鲜为人知的奇风异俗、神秘世界,描写他们的文化、传统以及与现代社会格格不入又相互碰撞和融合的矛盾;二是刻画人物入木三分,准确、生动而到位;三是手法新颖,文笔细腻优美,行文大量运用象征、比喻等技巧,有力地烘托了主题和环境。
  有趣的是,塔哈薇本人就有着贝都因家庭的背景。她出生在埃及的东部省,祖上属于由阿拉伯半岛迁来的胡纳德部落。她在本省的泽格齐格大学毕业后,到开罗大学文学院阿拉伯语系学习,并获得了硕士和博士学位。她的博士论文的题目是“阿拉伯文学中的沙漠小说”,被认为填补了这个研究领域的空白。毕业后,塔哈薇留校在文学院的文学和批评系任教。
  大学期间,塔哈薇一度受到埃及激进组织穆斯林兄弟会思想的影响,甚至有人说她曾经还是该组织的成员。不过,她后来彻底摆脱了这一势力。在接受阿拉伯电视台的访谈时,她说,她反对戴面纱,在开罗大学,2/3以上的女生都把头包得严严的,她第一次上课走上讲台时,女生哇的一声尖叫,然后全部跑开了,因为她们还没有见过不戴面纱又年轻漂亮的女老师。
  塔哈薇是个很有思想和个性的作家。她认为埃及大作家马哈福兹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是西方对埃及与以色列建交所赐予的“政治礼物”,是在特定的政治气候和环境下得到的,应该予以重新审视和评价。
  塔哈薇的书在埃及卖得很火,笔者去了多家书店,居然都说卖完了。瑞士的文学研究机构还曾邀请塔哈薇参加有关其作品的专题研讨会,并在文学杂志上推出专刊,对她进行介绍,塔哈薇照片还上了文学杂志的封面。
  
  其他阿拉伯国家的
  美女作家也很活跃
  
  女性写作其实是阿拉伯整体文学创作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在其他阿拉伯国家,也不乏美女作家的身姿。
  在巴林,人们常常能在报刊上看到苏姗的文章。不久前,阿拉伯电视台对她进行了专访,与前面两位一样,苏姗也不戴面纱,对着镜头,她落落大方的举止、侃侃而谈的口才、高雅不俗的气质等,都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与前面两位美女作家相比,苏姗的年龄要稍稍大一些,因此也更显得成熟,不过就漂亮而言,她一点也不含糊。苏姗毕业于贝鲁特的阿拉伯大学历史系,可能正是得益于此,她的作品中总有历史的沉重感。
  在电视访谈中,苏姗指出,她反对政教结合,她说政治和宗教早在哈里发时期就分开了。她希望议员们不要老是惦记着宗教的事,要想从政,就得抛开宗教,做职业的政治家。她还反对宗教对人们的生活指手画脚,她认为人们吃什么,穿什么,完全是个人的私事。这种观点也可谓大胆、时尚和前卫。不过,巴林国内并没有觉得苏姗是个异端分子。
  多年来,苏姗一直坚持给巴林、科威特和沙特的报刊撰写专栏,她思维敏捷,笔头很快。在不少阿拉伯网站上,经常可以看到她的文章被转载。
  在阿曼文坛上,活跃着有“三剑客”之称的美女作家,她们是赛义黛?宾特?哈德尔、哈希米娅?穆萨维和白德里娅?瓦海比。赛义黛自幼即酷爱文学,当过《阿曼妇女》杂志的主编。卸任后,赛义黛一方面埋头于诗歌创作,一方面积极参加各种社会文化事务,在阿曼文坛是一个有影响的活跃人物。迄今她已正式出版了许多诗集和文学评论。哈希米娅?穆萨维的创作极富个性,笔触细腻,构思巧妙,感情真挚,在青年人中拥有许多读者。白德里娅?瓦海比则是小说家,她的小说《此情难却》曾获阿曼全国文学创作大赛奖。
  黎巴嫩是个文学繁荣的国家,女作家云集,但最美丽和年轻的则是还不到30岁的女诗人杰麦纳?哈达黛,她已经出了五本诗集。哈达黛是文学和翻译博士,精通七门外语,她把一些阿拉伯著名诗人的诗歌翻译成英语、意大利语、法语、西班牙语等,她也翻译自己的诗。

相关热词搜索:阿拉伯 美女作家 阿拉伯美女作家很火 阿拉伯美女开放 图片 阿拉伯美女割礼

版权所有 光兵文学网 www.nmgsyfdc.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