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角逐中的达尔富尔] 达尔富尔与中国的关系

发布时间:2020-03-19 来源: 日记大全 点击:

  自去年下半年以来,随着联合国安理会相继出台多项有关解决苏丹达尔富尔问题的决议,昔日名不见经传的苏丹达尔富尔地区一时名声远播。一些国家和国际、地区组织为操纵该问题的主导权而使尽浑身解数,或派员造访该地,或提出解决问题的倡议,或承担作为召开解决问题会议的东道主,使达尔富尔问题成为世界关注的焦点之一。
  达尔富尔危机的由来
  达尔富尔位于苏丹西部边境省份,自北至南依次与利比亚、乍得、中非等国毗邻,面积约55万平方公里,人口约400万,包括三个省,即北达尔富尔省、中达尔富尔省、南达尔富尔省。该地区为多种族、多部族的地区,包括阿拉伯、富尔人、黑人等部族数量达80多个,其中信奉伊斯兰教的阿拉伯族多居住在北部,而信奉基督教的土著黑人则住在南部。由于历史原因,该地区属苏丹经济发展水平迟缓的最落后地区,当地居民多从事家庭畜牧业。
  这里过去曾经是一个雨水丰沛、土地肥沃的地区,当地人民和睦相处,过着自给自足的恬静生活。
  20世纪60、70年代,达尔富尔北部因人口膨胀、过度放牧而导致荒漠化现象不断加剧,祖祖辈辈惯于逐水而居的阿拉伯牧民被迫南迁,与当地黑人发生了争夺水草资源的部族仇杀。为寻找强大的政治支持,阿拉伯人组织了亲政府的“金戈威德”,对当地居民进行烧杀抢掠,这使两部族结下不共戴天之仇,“金戈威德”民兵的肇事者的后台是具有伊斯兰色彩的苏丹政府,近年来,该地区发现了大量石油资源。于是自2003年2月以来,该地区土著黑人相继组成“苏丹解放运动”和“正义与公平运动”两支反政府武装力量,上述两组织借口政府未能保护当地土著黑人的权益,公开提出自治,并要求与政府分享权力与资源,并不断攻城掠地,进行反政府暴力活动。苏丹当局于2003年12月与上述两反政府组织进行和谈宣告失败,双方武装冲突逐步升级。迄今已造成数万人死亡,百万余人流离失所。
  达尔富尔地处边境,历史上该地区的部族与邻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以人数众多、影响广泛的扎格瓦部族为例,其人口的1/3在达尔富尔居住,而其余2/3则居住在邻国乍得。近年来,随着达尔富尔地区石油、矿产资源不断被开发,该部族首领间为争夺资源财富的斗争日趋激烈。一些苏丹邻国的政府也出于国家利益的考虑对此类冲突采取听之任之,甚至推波助澜的政策,使得达尔富尔地区冲突愈演愈烈。
  美国的介入
  使问题复深化
  布什政府自2004年起开始注意达尔富尔问题。6月底,美国务卿鲍威尔先于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到访此地,以显示美对该地区的“关注”,敦促苏丹政府尽快平息当地武装冲突,解散阿拉伯民兵组织,恢复并保障该地人道主义救援工作的安全实施。并于7月、9月推动安理会就达问题出台两项决议,威胁对苏丹石油等领域实行制裁。最近,美国起草了因达尔富尔危机对苏丹政府进行制裁的文件,包括安理会应禁止苏政府通过空中及派军队赴达尔富尔;禁止该地区暴力犯罪人员出国旅行,并冻结其资产。美国会议员还扬言,如安南秘书长对解决这一问题措施不力,就应将其免职。美在达问题上如此煞费苦心,大做文章,主要出于以下考虑。
  (一)加强对战略要地的控制。苏丹地处非洲东北部,扼红海―地中海战略要冲,也是自北进入非洲腹地的门户,为重要国际战略通道。苏丹巴希尔政权1989年上台后,推行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美苏关系曾长期紧张,1989年美以苏丹为恐怖分子提供庇护为名,用导弹袭击了苏丹制药厂,并将苏列入“支持恐怖主义”的黑名单。“9?11”后,苏丹与美进行反恐合作,向其提供了一些反恐怖情报,两国关系有所改善。然而,美一向视现政府为异已,不断制造各种借口介入苏丹事务,并对巴希尔政府进行控制与打压。
  (二)觊觎苏丹丰富石油资源。苏丹石油资源丰富,已探明的储量为30亿桶,另有80―120亿桶潜在资源,位居非洲国家第五。苏丹的高效油气田是于1980年由美国雪佛龙公司首先探明的。但由于随后苏丹国内冲突不断,加之美苏关系恶化,该公司被迫撤出。1995年开始,中国等一些国家的石油公司与苏丹政府签订石油开发项目,并于1999年实现石油出口。此后,中国每年通过与苏丹合作,进口大量石油。随着苏南北和谈进展顺利,和平在望,世界许多石油公司纷纷造访苏丹希望在石油资源方面分一杯羹。美国为了本国的能源利益,便借口达尔富尔危机,力图推动联合国对苏丹进行制裁,其中主要手段就是禁止苏石油出口,
  (三)改善受损的国际形象。伊拉克战争后,美在国际上极力追求单极独霸地位,对外奉行重实力、轻道义政策,导致与其传统盟友法、德关系恶化,也遭到包括非洲国家的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强烈反对与抵制。为在世人面前显示美“正义”化身形象,修复与昔日盟友的关系,美重拾“道义”旗帜,大肆渲染其对达尔富尔问题的关注,似乎表明要为土著黑人伸张正义。同时,也是通过“维护”达尔富尔地区黑人利益的行为来争取美国总人口13%的黑人的选票。
  各方斡旋行动不断
  达尔富尔危机作为国际热点问题,引起了各方关注,在国际组织、地区组织、次区域组织及有关国家三级架构下,这一问题已日益国际化。联合国秘书长安南2004年6月访问达尔富尔,对该地局势进行实地考察,并建议为此建立联合国与苏丹双方组成的联合机制。10月,安南根据联合国1564号决议任命了一个5人国际调查委员会,负责该地是否存在“种族灭绝”等违反人道主义行为展开调查,并责成其于3月后提交报告。11月,安理会在内罗毕召开特别会议,一致通过关于包括达问题在内的1574号决议,敦促苏政府和达尔富尔反政府武装加速政治谈判,并与非洲联盟(非盟)合作,执行联合国有关决议。按照安南的要求,最近该委员会向联合国提交了有关达尔富尔人道主义状况的报告,称违反人道主义的行为时有发生,但并未发生“种族灭绝”行动。非盟自2002年正式取代非洲统一组织后,力图将解决非洲事务的主导权掌握在手中。在处理达尔富尔问题上,非盟反应迅速。在非盟的主持下,苏丹政府与达尔富尔反政府武装自2004年8月开始第一轮谈判,至今已进行了四轮。目前,非盟派驻达尔富尔负责监督停火并帮助重建的观察员及维和部队的人数已达3000多人。据非盟轮值国主席、尼日利亚总统奥巴桑乔1月31日称,双方第五轮谈判将于2月中旬举行。并称他将受非盟授权成立一解决该问题的专门委员会。阿拉伯联盟于去年8月召开紧急部长级会议,表示支持达问题在非盟框架下解决,并为非盟在此方面的努力提供全面帮助。2004年10月,由利比亚牵头,利、埃(及)、尼(日利亚)、乍(得)、苏(丹)等五国元首在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召开峰会,强调达问题是“纯粹的非洲问题”,反对任何外国势力干涉。
  一些西方组织及国家也以参与达问题的解决为名介入苏丹事务,去年8月,欧盟派小组赴达尔富尔地进行调查。法国、英国、意大利、西班牙、德国等国领导人相继访苏,均表示愿为和平解决达危机做出努力。
  中国作为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对达尔富尔问题也十分关注。并派政府特使访苏,参与该问题的解决。我国领导人还通过各种方式表达我对解决该问题的主张,即中国反对以达问题为借口制裁苏丹,支持非盟在达问题的解决中发挥主导作用,并决定向达地区的维和行动提供援助。
  尽管达尔富尔地区问题得到了各方的关注,为解决该问题的努力一直在进行。只有冲突双方真正和解和美国举措恰当才能根本解决问题。
  (本文责任编辑: 季仰舒)

相关热词搜索:角逐 达尔 能源 能源角逐中的达尔富尔 中美能源问题的角逐与合作 二元维度中的达尔富尔问题

版权所有 光兵文学网 www.nmgsyfdc.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