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李彦宏PK众作家 PK

发布时间:2020-03-22 来源: 日记大全 点击:

  4月,贾平凹、刘心武、麦家、韩寒、郭敬明、慕容雪村、沈浩波等50位著名作家和出版人联名发表《中国作家讨百度书》,声称:“百度文库收录了我们几乎全部的作品,并对用户免费开放,却没有得到任何的授权。”来势汹汹的五十个文坛大腕,气势不亚于讨伐暴君的五十路诸侯。但当以“三波”为代表的作家们主动打上百度的山门去掐李彦宏时,却被“李首富”派出的小头目们几招太极推手,将劲道卸去,怒火万丈的众代表四顾茫然,面面相觑也不晓得下一拳该往哪个方向打。
  事件的起因,是李首富搭建了“百度文库”这个网络平台,网友们将能弄到的各式作品、文集可着劲地上传,众网友既免费下载享用,也免费上载与人分享,“百度”成了“白读”。于是中外先贤为之抛头颅洒热血而不得实现的“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大同社会,弹指键盘间便轻松实现。貌似是网友之间各自拿着免费的白馍你喂我一口、我喂你一口,大家乐得享用免费的午餐。但明眼人早就看出,在这种融融泄泄的“共产共妻”的过程中,作家和出版社的权益却被抛到了爪哇国。
  表面上看该百度平台是上传和下载均属免费,但网站的老板靠巨大的点击率换来的巨额广告收入,成为将李彦宏托上中国首富交椅的力量之一。老王不懂经济学逻辑,不知道在作家、出版社该得而未得的版权效益是如何几经变幻,成了百度李首富的财富,但这两者之间必然有着草蛇灰线一般的必然联系,说白了,李首富的一部分财富,就等于是被上传到“自读”文库的作家们间接帮他挣的。打个比方,一伙劫富济贫的罗宾汉,把抢来的瓜果梨桃大鱼大肉摆到集市上任人享用,从而引来一大批白吃客涌往集市,从而带动了集市周边的住宿业。只是这里被劫的不是为富不仁的财主,而是呕心沥血赚点辛苦小钱的码字工作者,而周围的旅馆则都属于一个姓李名“百度”的老板。
  这一事件的根源,在于中国人对版权缺乏认识。在中国图书界,版权保护的问题由来已久,中国加入国际版权组织之前,特别在上世纪80年代以后,洋人的好东西只要瞧着好,就通统实行“拿来主义”,倘是外国畅销作家的作品,出版社和翻译家谁腿快抢来就算谁的,而且还可以反复抢。
  中国是古代文化相当发达的国家,可惜版权这东西是近四百年才由西方人兴起来的。中国人受了太久文化乃国家公器观念的影响,版权意识淡漠得很。大概认为头脑中的东西玄虚无价,所以才有“洛阳纸贵”的说法――首先强调的是载文之“纸”,而不是载思之“文”,以至于孔乙己先生提出了“窃书不算偷”说,其论证应是,书是思想的载体,恩想既可其享,书也可共产了。甚至到现在,国人(特别是爱读书的、有文化的那批素质相对较高的国人)就形成了享受免费午餐的习惯,在网上理直气壮、气愤填膺的疾呼,
  “百度删除文章、关闭文库,我等去哪儿看书?!”就是鲜活的体现。
  百度该出事,并不意味着作家大腕们能成事,有道是“秀才造反,十年不成”,代表了众多作家的五十人代表团向百度方面提出四个要求,去时阵势不小,但败得也很颓然,就像一记猛拳击在了棉花上了。
  最后能让李首富真正作出认真反应的,还是车手韩寒的一个博客文章,小韩很客气地说:
  “您现在是中国排名第一的企业家,作为企业家的表率,您必须对百度文库给出版行业带来的伤害有所表态……”
  结果是,一帮正规军的力量,比不上一个连中国作家协会都没有加入过的土八路。看着小韩弟弟致李彦宏的信,替出版社哭穷那一段,这小伙子真的是侠肝义胆,出版社老板们自己不敢或不好意思说出来的话,这孩子全给吐出来了。在韩氏博文之后,百度态度开始疲软,着手清理库存,在实施的新政中就规定:
  “凡是超过1000字的文档就需要提供版权证明”,可百度在这里耍了个小心眼儿,将惜字如金的诗人的权益晾在一边。可以说,版权保护说起来容易,真正实施起来很麻烦。也恰在此时,国家版权局正式表态涉入此事,相信凭着国家机构的威力,能够顺利实现N方共赢的局面也大有可能啊。站在希望中国文化发展的立场上,老王不希望百度文库死亡,但愿意它有一个繁华而干净的未来,并相信一定会有“非侵权免费阅读平台”出现。
  其实,对“白读”文库深恶痛绝的,除了码字工作者,还有一个灰色群体被忽略,那就是盗版印刷销售工作者。据说“白读”文库要栽的苗头一见诸报道,这伙大哥大姐们就已经弹冠相庆了,在他们将来要正式出版的《中国盗版业年鉴》中,可能要将这一回作家vs网络的战役作为一个里程碑给写进去。道理很明显,网上“白读”的文库没有了,地摊上物美价廉的盗版书立时就会生意大好。只是,生存于阴影地带中的这伙人,国家版权局的枪是不是也早瞄上他们了呢?

相关热词搜索:作家 李彦宏 PK 百度李彦宏PK众作家 百度向作家道歉了然后呢 百度向作家道歉了

版权所有 光兵文学网 www.nmgsyfdc.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