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彭浩翔:创作人要关注琐碎的事情|琐碎的事情

发布时间:2020-03-23 来源: 日记大全 点击:

  Q:出席公众场合的时候,为什么总要戴墨镜?   A:我不是模仿王家卫他们啊。做我们这个工作经常要熬夜,作息也不规律,经常连续拍摄20几个小时。如果脸上太疲倦,也影响大家的工作情绪。另外,我渐渐发现戴墨镜有一个好处,有时候在片场偷偷睡着了,大家还以为我在发脾气,也不敢偷懒。
  
  Q:《爱的地下教育》的书封上赫然写着“你要吃巧克力味的屎,还是屎味的巧克力?”你自己对于这个问题的答案是什么?
  A:我当然选屎味的巧克力,因为选这个的话,我只会在当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想到,啊,我今天吃了一块很难吃的巧克力。但如果吃了巧克力味的屎,我可能一辈子都记得自己吃过很好吃的屎。可笑的是,很多人在谈恋爱的时候,都喜欢吃巧克力味的屎。
  
  Q:作家和导演的身份,更喜欢哪一个?
  A:更喜欢当作家。因为写作是完全个人的行为,只用写到纸上,就能知道它究竟好不好,会不会有人喜欢。而当导演就很复杂,投资多少啊,演员档期啊,每一件事你都要管,连天气都跟你的工作有关系。但是,当作家不容易赚钱。(笑)
  
  Q:开情感专栏,是不是因为自己的感情经历够丰富?
  A:年轻的时候是有一点点啦……这是玩笑话,不管是谁,其实你都不可能经历每一种爱情才能变成爱情专家。医生也不是要得过所有病,才能给人看病的。但是我从小就很喜欢听身边的人跟我分享自己的感情经历,听多了自然知道怎么解决。
  
  Q:你写了、拍了那么多爱情故事,但是很少与媒体聊自己的婚姻生活,是刻意在回避这个话题么?
  A:我一直有一个原则,就是不能拍自己的感情故事。我希望创作和生活分开一点,这样你做完创作,回到家的时候,还是能拥有属于自己的生活。如果把两者混为一谈,我会分不清状况。我太太是个低调的人,她也不喜欢我在外面多讲她。
  
  Q:这也是你的电影能一直反映很真实的生活状态的原因?
  A:对,你可能也发现这几年香港电影越来越不好看了,因为很多香港导演基本没有与年轻人沟通的机会。他们接触到的所谓年轻人,都是抱着尊重、欣赏甚至很强的功利心在与导演交流。这样的情况下,大部分情况下你拿到的素材都是虚的。
  Q:你好像很喜欢关注一些很琐碎的事情?
  A:对。作为一个创作人,要关注这些琐碎的东西。你会发现我电影里讲的都是很小的事情,比如《志明与春娇》,就是因为我看到香港颁布“禁烟令”之后,很多年轻人没有地方抽烟,都聚集到后巷里去,这样才来的灵感。我比较爱管闲事,看得多了,自然对以后的创作也有帮助。
  
  Q:《志明与春娇》里出现的711和Sephora是植入广告?
  A:不是,没收钱的。我不反对电影植入广告,只是反对在电影里硬塞广告,比如故意拍很大的logo这种。但是我更反对对方商家没给钱,就把剧情需要出现的品牌抹杀掉。比如711和Sephora都是普通人经常会去的地方,所以我在取景的时候也没有刻意回避这些场景,相反会显得更有说服力。当然,如果制片方能拉到这些地方的赞助最好。不过即使拉到赞助,我也不会专门多给它们镜头。
  
  Q:你的电影里有自己的影子么?
  A:几乎都有。拍第一部电影《买凶拍人》的时候,我就想,如果年轻人十分想拍电影,但是没有钱,可能会做一些很极端的举动,于是才有了这个剧本。后来拍《AV》(内地译名《青春门工厂》),就是因为我从小就喜欢看AV嘛(笑),很想跟AV交朋友,于是就请来我最喜欢的女优来拍这电影。《大丈夫》的灵感就来自我的婚后生活,这种状态下的男人偶尔会想出轨偷情,我也有这样的冲动,所以我就借着这个冲动拍了《大丈夫》。《伊莎贝拉》是30多岁拍的,30多岁的我在想,某天会不会在酒吧碰到个年轻女孩,她可能就是我女儿,所以有了这部电影。
  《志明与春娇》最后一场戏,余文乐把干冰倒在马桶里,这个事情是我在家里经常都弄的,我每次弄完都叫我太太来看,我经常跟她说我觉得很好看,我要把它拍成一部电影结尾,就是男女主角站在洗手间里看这个干冰,我太太说没有电影是这种奇怪结尾,我说为什么不可以?我是先想到这个结尾,才回到电影前面。
  
  Q:现在香港导演到内地来拍“合拍片”的越来越多,可他们也没有真的定居内地,你为什么就一定要搬过来生活呢?
  A:很多香港导演看到内地这边的电影市场,都想过来赚钱,搞“合拍片”。但完全不熟悉这边的生活,光凭想象,就判断中国观众要什么,不知道电影拍出来是要给谁看的。与其在家里幻想内地是什么样的,倒不如直接来这边生活。搬来北京之后,我发现这边的生活和香港太不一样了,这里很大,不像香港那样约朋友很方便;北京人晚饭吃得早,我有次约他们晚上8点半吃饭,结果人家吃了才来。作为香港导演,我需要了解这些东西。所以我也很感谢“爱的地下教育”这个情感专栏,它让我更了解内地年轻人,不只是情感生活,还有他们的真实生活。现在喜欢玩微博,也是希望可以直接跟大家沟通,跟年轻人沟通。
  
  Q:喜欢的内地导演有谁?
  A:冯小刚,陆川,宁浩。《非诚勿扰》是很成功的电影。
  
  Q:排斥拍大片吗?
  A:我不抗拒拍大片,但必须感兴趣,曾经有人拿一个亿要我拍片,我拒绝了,那不是我要拍的东西。内地有些大片,我看了十分钟,看不下去。我只拍自己想拍的东西。
  
  Q:进军内地之后,电影风格是否会变得保守?
  A:我近年对内地的电影审查也已经有所了解,相信能够在“不允许和允许”之间找到中间点。如果把电影分为100种类型,可能有25种是内地不能上映的,那我就可以尽情去拍另外75种嘛。■

相关热词搜索:人要 琐碎 创作 对话彭浩翔:创作人要关注琐碎的事情 彭浩翔电影这件破事 彭浩翔电影的破事儿

版权所有 光兵文学网 www.nmgsyfdc.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