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台北小传奇]台北诚品书城

发布时间:2020-03-25 来源: 日记大全 点击:

  台湾有大大小小几百家书店,如果要逐家来逛,即便对于书痴们而言,那也是极大的体力消耗,甚至是难以完成的奢望。   书店迷人的地方,并不只在书,书店和人的故事,更是让人值得回味的记忆,而这些,往往不是观光客容易捕捉得到的。我要说的三家书店,并非像诚品书店那样名声远播,这些小书店的故事,只属于不多的读书人所有。
  台湾的魅力所在,正在于她需要你不断去发现,不断从生活的“小”中发现这个地方的美好。
  
  龙泉街尾
  龙泉街是台北师大夜市所在,这附近的街名,大多借用了中国浙南僻远山村的一些美丽名字:龙泉、泰顺、丽水、云和、青田⋯⋯山谷梯田廊桥的景致,放在台北,则成了人潮不绝的繁华夜市。
  “旧香居”就在这条街上,这家在台北极有名气的旧书店,一般总给人正经古板的印象,更何况是一家历史悠久的“旧”书店。旧香居卖的是旧书,在书友间传播的却是其中的新奇的故事。
  书店的灵魂人物是曾留法学艺术的卡密。卡密承袭了家传旧书、古物的知识教养,谈起古书版本、作家掌故头头是道,但另一方面,你也可以跟她聊电影,聊漫画,聊各色新奇的玩具。从书店里的摆设,就可看出新旧杂糅的混搭,有传统中式木椅、文人水墨画、白玉佛像,也有卡密四处搜来的古怪小玩意。穿梭在店内的一抹流丽色彩,当然还有卡密本人,冷天犹然是高跟鞋短裙网袜,露出漂亮长腿。她总爱开玩笑,说初识她的人,总以为她开的是服饰店、美妆店,等知道她经营的是旧书店,没有不大吃一惊的,而熟客们甚至在暗地里帮她取了一个绰号:“书海妖姬”。
  楼上风光
  也是闹区,淡水渡船头,卖臭豆腐鱼丸铁蛋的吆喝声不断,市声喧扰中,就有一家书店大隐隐于市,开在河边,叫做“有河Book”。
  这家小书店在二楼,如果你是外来者、观光客,则很容易错过。店主人一号,是在广告公司待过,也写影评的686,他为书店想过一句文案:“逛书店是一种向上运动”。
  在这家书店,不说是“顾客”,而说是“河友”,诚如台湾知名书评人傅月庵所言,这是一家“我们一起开的书店”,都知道书店生存不易,独立小书店更是经营艰难,于是分散风险,让众多河友一起守护着这家书店。
  每年年末,书店公布畅销书排行榜,前三名总是诗集,且多是独立出版的诗集。店主人二号隐匿,本身就是诗人,能写得一手好诗,也泡得一手好咖啡。除此之外,她还在书店外头的露台,固定摆些清水猫粮,好让附近的流浪猫来觅食。天冷了,她便搁上纸箱,纸箱里塞几件旧衣。客人有时逗弄猫咪过火,还会让她气上半天,于是下次便贴上告示:“猫咪需要睡眠,请不要打扰”。宁可忤逆客人,她也不愿让野猫成为任意作弄的宠物。
  
  明目张胆
  这一家位于台大附近的温州街,专门卖大陆书的简体字书店,有个颇为意气用事的名字,就叫“明目”,隐去了该合为一词的“张胆”。明目早期还只是个流动书摊,卖的是台湾“戒严”时期的违禁品:鲁迅、陈独秀、马克思、恩格斯⋯⋯做的该是地下交易的买卖,老板却大剌剌地取了一个反骨的名字。不过二十年的光景,台大周边的简体字书店就如雨后春笋般不断冒出,取的名字皆有典故:若水堂、秋水堂、问津堂⋯⋯然而,一路走来,带着革命情感的读书人,还是只钟情这一家“明目”。
  每个礼拜四的午后,是明目的“开箱日”,这是台北最具传奇的一页书店风景。虽说是盛况,不过只是十来个装满书的大纸箱,一箱一箱剖开,书店主人从每箱里一次拿出三五本书,就有十几双手等着接着,书页流转,历经上游、中游,来到下游,热门合眼的书早已被截捕,我资历不够,通常处于下游,只能望书兴叹。我忽而能体会百货周年庆女人杀红眼的抢购情景。环顾四周,这些平时温文儒雅的读书人,此时也是杀红了眼,为的就是对于知识的极度渴求。
  每个礼拜来等着开箱取书的读书人,都是些老面孔,痴心的读书疯子,久而久之也会聊上几句,然而不是闲话家常,话题总不离书。明目外头有个院子,书店主人便摆上几张桌椅,后来还索性开起读书会,上有花架瓜藤,筛漏进的天光云影,正适合清谈。
  台大附近后起的简体字书店,如秋水、若水、问津,装潢得像是诚品一样,愈加精致。但我还是喜欢明目的荒疏与质朴。书墙钉得不高,新书就十来个纸箱排在地上,必得使人低头或者蹲下屈膝以对,通常礼拜四开箱日,老板、老板娘会在店内,两人皆精干瘦小,无市侩气。礼拜四以外都是同样的一个店员,束着马尾的前中年男子,通常沉默、低调,有时在店内放摇滚乐,有时一个人到前院抽烟。入夜后温州街邻近辛亥路的尾端总是人少,明目里头的灯光总暗淡着,像是一种暧暧内含光,前中年男子总孤单地守着冷铺。
  书店,还是清冷一点的好。

相关热词搜索:台北 书城 传奇 书城台北小传奇 追忆书城传奇战神 橙子书城传奇战神

版权所有 光兵文学网 www.nmgsyfdc.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