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博纳 约翰博纳,让眼泪飞

发布时间:2020-04-04 来源: 日记大全 点击:

  对于纵横政坛二十多年的“新科”众院议长而言,流泪或许是性情所至,或许是情景所需。然而,令博纳哭泣的话题总是相同,即有关市场经济、个人自由和家庭责任等共和党坚信的价值观日渐丧失
  
  俗话说,男儿有泪不轻弹。美国众议院“新科”议长、共和党人约翰•博纳却以爱落泪著称。无论发表演说支持救助华尔街的方案,还是谴责民主党对伊拉克政策,60岁的博纳在国会讲席上不止一次哽咽泪流。
  对于纵横政坛二十多年的博纳而言,流泪或许是性情所至,或许是情景所需。然而,令博纳哭泣的话题总是相同,即有关市场经济、个人自由和家庭责任等共和党坚信的价值观日渐丧失。“我珍重这些观念,以身践行。”去年中期选举共和党夺回众议院多数席位时,博纳抽泣着说:“这是我毕生追求的美国梦。”
  乡村俱乐部绅士
  缘于早年从商经历,博纳笃信市场经济,对任何形式的政府监管深恶痛绝。去年中期选举,他痛批民主党推行的经济刺激计划和医疗改革法案,称华盛顿的左派作为与美国现实脱节,违背市场经济自由竞争精神。为赢得选民支持,博纳总把自己的平民出身和创业艰辛挂在嘴边。他告诉人们,自己从小在父亲经营的小酒店打工,全靠上夜班的收入读完大学,还“倾尽心血办了一家小塑料公司”。“当看到华盛顿如此脱离现实,我填上名字,参加竞选!”
  实际上,混迹国会20年、两度打入共和党领导层的博纳绝非他所描述的华盛顿“局外人”。他身上几乎没有任何出身草根阶层的痕迹。痴迷高尔夫的博纳皮肤晒得黝黑,抽骆驼香烟,穿着精致考究,往来非富即贵。在民主党看来,博纳不是中低收入劳工阶层的代表,而是最不值得美国民众信赖的共和党政治派别的化身――政治保守、与利益集团勾结的富豪。
  在众议院开会,烟瘾大的博纳从来坐不住,每隔一小时就要偷偷溜出来抽烟。生活中,他被游说集团的说客包围,搭乘企业私人飞机出行是家常便饭。2007年国会欲出台法案禁止企业赞助议员旅行,因为博纳阻挠不了了之。去年中期选举季,各利益集团共为博纳的40次旅行赞助15.8万美元。代表共和党发表胜利演说前几个小时,博纳在国会附近的意大利餐厅与四十多位亲密朋友和顾问聚会,其中大部分是银行、保险公司和其他大公司的说客。
  博纳生活精致,他举办的聚会以奢华著称,选址通常在海滨度假村,来宾可以免费打高尔夫球。他爱用古龙水,每天亲自洗涤、熨烫衬衫。看到别人不修边幅,他总忍不住打趣。政治漫画家因此把博纳描绘成一个在乡村俱乐部流连忘返的政客,高尔夫球、黝黑皮肤和说客集团成了他的标签。以他为代表的共和党保守派是各利益集团的忠实捍卫者。支持私营企业、痛恨税收和最低工资、反对政府监管是他们的天生秉性。他们坚决拥护前总统乔治•W•布什的所有政策,反对贝拉克•奥巴马的一切。
  当然,博纳偶尔也会偏离共和党基调,在移民和贸易等问题上的立场堪比美国商会。但这并不能说明他是中间派或温和派共和党人。“我在国会有最保守的投票纪录,”他说:“但我从不把它别在袖子上或当面摔给别人。”
   走政治钢丝绳的老手
  沉浮国会20年,博纳在两党轮流坐庄之间阅尽党派斗争和政治暗战。他曾经是共和党保守派元老纽特•金里奇的手下干将。金里奇1995年至1998年任众议院议长时,博纳目睹了共和党如何在国会阻挠民主党政府运转,因此导致政治瘫痪并失去民心,最终输掉总统选举。博纳也参与过共和党和民主党罕见的跨党派合作。在前总统布什任期内,博纳服务于民主党元老爱德华•肯尼迪主持的教育改革项目。
  如今出任众议院议长,博纳面临的主要挑战仍然是如何用好党派斗争这柄双刃剑。博纳需要向包括“茶党”在内的保守政治势力证明,自己愿意挑战奥巴马政府和民主党、有能力维护共和党坚信的“大市场、小政府”原则。博纳正式出任众议院议长之前,共和党已明确将从3个方面向民主党发起攻势,即在众议院发起撤销医疗改革法案、削减政府预算以及控制财政赤字上限的投票。
  然而,在民主党仍然控制参议院多数席位的情况下,共和党的上述“挑衅”行为无望成功立法,最有可能的结果是引发旷日持久的国会僵局和政治瘫痪。这样一来,主动挑起党派斗争的共和党可能成为众矢之的,在2012年的总统选举中再次失去选民支持。由于党派斗争形势复杂,博纳在当选之后谨言慎行。尽管声称“对我们的原则决不会妥协”,但关于将如何削减预算以及限制赤字,博纳迟迟没有表态。
  共和党的筹款机器
  博纳的成功被归结为他的勤奋和在大家庭成长习得的过人“情商”。博纳出身于俄亥俄州雷丁市的一个蓝领家庭,父亲是一家小酒店的老板,母亲早年在餐馆打工。全家12个孩子中,博纳排行老二,从小就和哥哥鲍勃一起安排兄弟姐妹收拾家务、照看生意。
  “一大家子在一起不难学会妥协,”哥哥鲍勃回忆说,“约翰总有办法劝别人干活。”博纳也身体力行辛勤工作。他在父亲的酒店打杂。为了送周日早报,他星期天清晨3点就起床,到6点的时候暂停投递,只为参加天主教堂的弥撒。他打各种零工,开过推土机也修过房顶,尽管不得不为此克服自己的恐高症。只有每年橄榄球赛季到来时,身为高中校队成员的博纳才会停下手中活计,全心投入比赛。博纳当年的教练盖里•福斯特夸他是个勤奋工作的团队领导。
  然而,没人料到博纳能取得今日的成功。在学校,他算不上好学生,高中毕业后找了一份看门人的工作。哥哥鲍勃认为,如果不是为了追求妻子黛比,博纳根本不会上大学。“要接近黛比,他得受教育,”鲍勃说。博纳报名泽维尔大学夜大,一读就是7年。1977年大学毕业后,他在一家塑料公司工作,从销售做到董事会主席和合伙人,从打工小子变成百万富翁。博纳与黛比喜结连理,两个女儿如今都已长大成人。新国会1月5日开张第一天,博纳在妻女瞩目下接过议长槌,作为众议院议长发言感谢家人支持,再次眼泪涟涟。
  博纳会成为怎样的众议院议长?他将如何影响共和党和美国政治面貌?第112届美国国会任期伊始,回答上述问题或许为时过早。美国《时代》周刊报道认为,概括博纳的从政风格一个字足矣――“钱”。博纳可谓共和党的“筹款机器”,去年中期选举季,他为共和党筹得4600万美元。他忘不了欠着别人人情,也清楚记得谁欠着自己。
  共和党众议员蒂姆•墨菲没有向共和党全国委员会捐款。当他就能源问题向博纳寻求支持时,被反问道:“我为什么要帮你?”第二天,墨菲就捐款3万美元,支持这个致力于帮助共和党人竞选众议员的机构。众议院就奥巴马政府的经济刺激计划投票,温和派共和党人约瑟夫•曹(音)投了反对票,第二天他的竞选团队收到博纳的5000美元捐款。
  博纳曾经从金融企业筹款260万美元。任职众议院教育和劳工委员会主席时,他不仅收到专营学生贷款的金融机构“萨利•梅”的12万美元捐款,还在该机构为女儿找了一份差事。
  因为深谙从政之道,20年来国会轮流“易主”,博纳却总能屹立不倒。金里奇1998年痛失众议院议长一职时,深得其赏识的博纳遭共和党高层排挤,在众议院只能分管不受重视的教育和劳工委员会。得知这一消息后,博纳镇定地回到办公室,告诉自己的手下:“我们会活下来。”博纳的密友之一、佐治亚州共和党参议员萨克斯比•钱布利斯这样评价他:“一个个政治领袖倒下,约翰却继续前进。”
  
  

相关热词搜索:约翰 眼泪 约翰博纳 让眼泪飞 约翰博纳克行尸走肉 约翰博纳克演过什么

版权所有 光兵文学网 www.nmgsyfdc.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