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棚鹏

发布时间:2020-04-10 来源: 日记大全 点击:

  【编者按】

  在北京市几百所打工子弟学校中,一些学校的办学者单纯以赢利为目的,很少考虑学生是否受到一个良好的教育,甚至有的办学者将钱骗来后,逃之夭夭。

  如果说打工子弟的教育需求可以假设为一个市场的话,这个市场确实混乱。

  经济学中有一个常识,劣币驱逐良币,而如果有一个规范的环境,有优秀的人从事打工子弟的教育事业,往往起着良币驱逐劣币的作用。

  

  “我的身体有没有进步?我的学问有没有进步?我的工作有没有进步?我的道德有没有进步?”

  这四句话出自著名教育家陶行知之口,就是著名的“每日四问”。

  校训:“做人、做事、做学问。做学教合一。”

  这句话出自一所针对流动人口子女学校的办学者之口。

  “只要中国还有一个流动人口的孩子没有受到良好的教育,棚鹏学校就不会退出历史舞台。”这句话同样出自这所学校的办学者之口。

  11月15日,棚鹏学校的创办者们将陶行知的“每日四问”和校训刻在学校门两边的水泥墙上。

  记者建议铺上底色,被办学者拒绝了,“水泥有凝重的感觉。”

  而且“我们要让取缔我们的人看看这几句话,我们是些什么人,我们在干什么,我们是不是真正办教育!”

   艰难上路:理想主义者和好心人

  “中国教育当前最大的盲点之一是数以千万计的大城市流动人口子女的教育。流动人口子女教育是当代中国教育的一块尚未开垦的处女地。”

  北京丰台棚鹏学校创始人之一、校长黄鹤向记者解释他们办这所赔钱、赔青春的学校的初衷。

  “面对穷孩子流浪街头,你不落泪吗?

  “这里面包涵了我们和我自己对未来的定位。我今年35岁,再干20年才55岁,我们退出历史舞台的时候,就是流动人口子女都能享受到良好教育的时候。”

  刚才的话又被反过来说了一遍。

  在城市办打工子弟学校是他和他的理想主义同事们实现追求和梦想的开始。

  一次偶然的机会,黄鹤从“东方时空”节目中看到北师大有一个叫作“农民之子”的研究生社团,对流动人口子女教育问题不仅做了调查,写了调查报告,而且还亲身实践,到打工子弟学校义务支教,募捐书籍,筹建图书室等。

  “关键是有办学校的愿望。我觉得这几个学生和自己志趣相投。”

  北上,黄鹤抛弃了南京三室一厅的房子和老婆,只身来到母校北京师范大学(黄鹤曾经读研究生的地方),找到了“农民之子”的几位在校研究生。

  李庆丰(教育社会学三年级研究生)、杨健(教育技术学三年级研究生)、徐小龙(学前教育三年级研究生),双方一拍即合,于是就有了棚鹏学校的开始。

  但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仅有理想是不够的”,棚鹏学校创始人之一徐小龙回忆说,而开学马上面临着办学场地以及运转资金的问题。我们几个年青人尽管有一腔热血,尽管有我们自己独特的关于流动人口子女的教育教学理念和思想。”在这种情况下,棚鹏学校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帮助与鼓励。

  陶行知研究会、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北京小学以及当地村民和流动儿童少年的家长都参与到棚鹏学校的创建和发展。

  北京小学为棚鹏学校捐赠了100多套课桌,以及电视机、幻灯机、办公桌等教育教学设备,黄土岗旅馆的经理向学校捐赠了国旗。同时黄鹤等创业者自筹了2万多元作为启动资金,租到黄土岗的一家宾馆的几间屋子,马上就招生了。

  在学校开学那天,棚鹏人贴出两幅对联,一幅是“千教万教教人求真,千学万学学作真人”(启功送黄鹤),另一副是“棚居何陋有真教,鹏翱万里在良师”。周围的人看到这两幅对联以后,始信这些人不是一些江湖骗子,而确实是一些有水平、懂教育的人。于是就有家长把孩子送来。“以至于当我们将学校搬了家后,学生都跟着我们一起走。”

  从那以后,更多的人对棚鹏学校的看法有了质的转变,并对学校给予了很大的支持。“尽管我们是创办人,但整个社会都给予极大的帮助,现在这个学校旁边有一个书库,里面剩下很多没有卖完的儿童读物,《儿童画刊》、《少年画报》等,都送给了棚鹏。”

  后来又从北京小学拉了三卡车的教学设备,“人家见我们什么都要,我们也没觉得不好意思,这是棚鹏最缺的东西。”

  “现在可以做到每间教室都有一台电视,一台投影仪,一台VCD,辅助教学。”

  校长黄鹤看上去确实很欣慰,“这里的条件已经超过了当地的一些公立学校。还有谁会说我们办学条件简陋呢?”

  

  教育案例:9月26日备忘

  

  “我爱鹏棚学校,我离不开鹏棚学校的老师,我们永远忘不了2001年9月26日!”这句话出自棚鹏学校一名学生之口。

  9月26日,有关部门前来查封学校,告诉正在上课的老师和学生:“你们不用上课了,现在就出去,我们要把桌椅搬走。”

  所有教师当时都被集中起来训话,训了半小时,就在半个小时期间,孩子们写好了标语,贴到各处:别让我们离开棚鹏!我们爱棚鹏!

  读书声变成了揪心的哭泣声,然而90名学生只能流着泪,看着装满课桌的卡车绝尘而去。

  一位家长向记者回忆说,“那天(9月26日),课桌被没收了,孩子们都哭了,不让他们拉课桌,但不管用,在场的家长和老师都哭了,被孩子们感动的。”

  课桌没有了,但监守的人还在。

  9月27日,学校并未停课,孩子继续到这所非法学校上课,并自带小凳。第二天,孩子们还是按照上课时间去了。没有课桌的孩子们用木板搭起矮台,坐在从家里带的小凳上眼巴巴地望着老师,或者垫一张废纸坐在地上。

  棚鹏学校的老师把9月26日这一天当作一个教育案例,“我们告诉孩子应该如何看待这件事。”

  据一位教师回忆说,9月26日后的一个班会上,有几个男孩子说,原来一直渴望当一名警察,可现在不想了。原来是查封学校,搬走课桌的都是穿制服、戴大盖帽的人,这种形象就此刻在了孩子们的心中。从儿童心理学看,此时的孩子尚不具备抽象思维的能力,对一些事情的看法往往是容易泛化的,只有等到小学高年级和中学之后,这种泛化才会慢慢地走向分化。既然已经形成了这种刻板的警察形象,很多孩子从那以后就不再想当警察了。

  老师于是苦口婆心地向他们解释:“无论是交警,火警还是公安干警,不能看到了什么警察,就说警察都是这样的。”

  “如果你遇到了抢劫,碰到了小偷,或者发生了火灾……你们首先想到的向谁求助?”

  “110”。小嘴几乎是脱口而出。

  “那你们还想不想当警察啊?”

  沉默、思索。

  ……

  慢慢抹去孩子们心中的阴影,“因为我们不能让他们形成‘我们正被社会所抛弃’,而且这也是一种判断事物的方法,否则会使他们对整个社会充满仇恨,而犯罪的潜意识往往就此而生根。”

  至于学生自发护校,学校的老师认为这和平常老师与学生非常融洽的关系有关,并且,在棚鹏学校,是坚决禁止打骂学生的。

  “我们也问过一些学生,为什么喜欢棚鹏学校”。

  “这里的老师从不打骂我们。”

  当然这也与学校从一开始就推崇的“生活教育”与“主体教育”相结合的教育理念和方法有关。

  “让他们自己对所遭遇的事情下判断。平时教学时,我们首先教育他们珍惜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第二是爱自己,让他们潜移默化达到爱家人、爱校、爱同学、爱父母、爱祖国。“

  “孩子年纪小只能从最微小的地方,最感性的地方去理解,你封了他的学校,他当然要反抗。”

  此外,孩子护校和孩子们的遭遇有关,这些孩子有的已经辗转三、四甚至五、六所学校,在面临学校再次被查封时,“心里产生了一种强烈的自我保护意识。”

  

  教人者:先学做人

  

  “第一流的教育家:敢探未发明的新理,敢入未开化的边疆……就是开辟的教育家、创造的教育家”,棚鹏学校就是这样要求加盟的老师的。

  在棚鹏学校的老师和学生中还有一句更为熟悉的话,“千教万教教人求真,千学万学学作真人。”所有的老师都知道这句话出自著名教育家陶行知之口。

  不但如此,黄鹤和他的理想主义者同事为他们的学校命名为棚鹏,“棚居何陋有真教,鹏翱万里在良师”。这幅对联写在学校门最醒目的地方。

  “我们希望棚鹏学校的每一位老师每天都能看到,都能受到鼓舞。良知和道义就在我们身边。我们所从事的事业和陶行知一脉相承。我们的老师都要从一点一滴的小事做起。”

  黄宝凤老师在学习计划中写道,“英语学习,复习完《许国樟英语》第一、二单元,另外多记50个单词,专业学习《基础会计学》,复习完《税法》第二章;
工作计划:把学校以前的帐整完,教学方面,完成教学工作,并对吕海萌、刘德明进行家访,做好家访记录。给学习吃力的学生补课。

  学校要求每个老师都要写工作计划,“我们要让我们的老师每天工作要有记录,每周工作要有计划,每周学习要有计划。这个计划要求很严。我们可以从计划中了解到老师的工作和态度。”黄鹤解释说,我还要带头做。“对于一个发展中的学校,我们希望我们的老师包括我都能成为学生的表率”。

  

  素质教育:老师

  

  11月13日的晚上,黄鹤把火炉子端到教室里,围在周围的是他和他的怀揣着理想的同事。

  这一天是入冬以来最冷的一天。

  这是属于棚鹏学校的第一次学术报告,来人也是北师大的青年学者。

  没有出场费,专家倒了几次车来了。晚餐是两袋方便面,两个鸡蛋。专家从8点讲到晚上11点半。“在其他地方,我们是无法听到这样前沿的讲座的,而且还可以做些交流,这样的讲座对于我们教学有很大的帮助,毕竟有理论指导是不同的。”

  “可以想象在离城市中心区很远的地方,能够听一次学术讲座是一件多么惬意的事情。”一位老师心情很好。

  而黄鹤的培训计划还不止于此,“素质教育,不仅仅只是对学生而言,我们要把这种讲座继续下去,让每一个老师都有所受益,不仅仅是教学方面的报告,而且还包括法律、经济、社会学,方方面面,让每一个人都能感到一种很浓的学术氛围。”

  在棚鹏学校的培训计划中还包括自我培训,老师之间座谈,相互交流、切磋,让老师出去听课、观摩。“棚鹏学校任何教师的课堂都是随时开放的”。

  “如果将来棚鹏学校办大了,老师们都可以独当一面。棚鹏学校以后要建分校,要在北京乃至全国,办针对流动人口的学校,需要这些骨干。尽管办学条件可能不是很好,但我们要让流动人口接受良好的教育,而要保证提供良好的教育,贵在为师者。”

  记者问学校的创办者,希望不希望这些老师都能成为将来棚鹏的骨干。

  “我们有的老师英语、计算机都非常棒,我们知道,有的教师将来是要离开棚鹏的,但我们希望每一个老师都不要忘记,棚鹏学校所提供发展环境。即使有人走了,我想他一定还会想念这里的,而且他有了更好的发展,对棚鹏学校的事业也是有帮助的。”

  

  素质教育:学生

  

  “11月6日,我正在同支教的老师谈话,六年级的几个孩子跑过来拉着我去看一对正在外面卖糖葫芦的姐妹。她们对我说,‘老师,让她们到我们这来上学吧。’

  “自己并不富裕的学生自己掏钱把姐妹俩的糖葫芦全买下来,尽管有的孩子自己并不爱吃。

  “当一个成人看到这样的孩子,你不会流泪吗?我们就对两姐妹说,‘如果你们想读书的话,明天就跟你爸妈一起到学校来’“。

  当记者再次到学校采访的时候,卖冰糖葫芦的两个小姑娘已经于11月12日正式在棚鹏上学了。一个在三年级,一个在五年级。妹妹学校免费,姐姐则由棚鹏的孩子自发把零花钱捐出来,送其上学。

  “还有六年级的马凤玲同学,从《晨报》看到一则消息,内蒙古一个女孩因家境贫困而无法读书,马凤玲对我说:‘老师,我们给她捐款吧。’现在孩子们已经筹集了80多元钱。尽管这些钱对于大多数城里孩子来说不算什么,但对这些本身并不富裕的孩子和家长来说,我们没有办法去形容他的意义。”

  教师在分析这些孩子时认为,“他们有同情心、爱心,性格坚韧,对他人的关注要比城里孩子强。他们更懂得珍惜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也知道学习机会对一个人有多重要。如果有良好的教育对他们加以引导的话,他们会成为各方面都非常健康的人。”

  什么是良好的教育呢?“学生除了要学习课本上的知识外,还要让他们成为一个社会中正常的人,遵守规则的人。”

  学校严格禁止戴耳环、涂指甲,禁止穿拖鞋上课,手一定要洗干净。要求他们遵守小学生守则和棚鹏小学学生日常行为规范。

  “学生还不具备抽象思维符号,所以不能跟他们讲大道理。我们就用最基本的行为规范来约束他们。但是我们这里师生关系却很宽松,比如说,老师上课讲错了,学生可以随时打断,三次以上,这个学生可以获得奖励。

  “老师常和孩子们说,人的命运要自己把握,要去努力,去体验。音乐、诗歌的美在于节奏,而你自己的学习与今后的发展呢?也同唱歌一样,是富有节奏的,波浪式的,有高有低,而不永远是一帆风顺的。其实,这也是一种美,一种人生之美。失败了,不要紧,爬起来继续往前走。

  “我们还教学生如何进行思维,当然这是我个人的思维方式,我把它叫做‘三W法’,一是‘What’,‘是什么’,即无论遇到什么境况,都要首先分析自己目前正处于什么样的状态,比如说这次其中考试考砸了。二‘Why’,‘为什么’,即分析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这种状况,比如说分析考试失败的原因,是没有睡好呢,还是上课没有认真听,没有掌握?。三是‘How’,‘怎么办’。那么下一次考试我怎么去做呢?如果没有睡好,那下一次的时候,一定要注意早睡,保持睡眠充足;
如果是没有认真听课,没有掌握好所学的知识,那以后就得好好听课了,坚决做到当天的知识当天消化。”

  “当然,这些要高年级学生才这样讲。”

相关热词搜索:透视

版权所有 光兵文学网 www.nmgsyfdc.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