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澜 人生就是吃吃喝喝

发布时间:2020-04-11 来源: 日记大全 点击:

     虽魏晋风流,犹有不及      在香港,蔡澜是家喻户晓的文化名人。翻开报纸,就会读到他的文字,简短而清新,美食、旅游、电影、人生,声色犬马,无所不谈。走进街角一家普普通通的茶餐厅,不经意间发现。墙上的菜单旁边标有“蔡澜推荐”。
  出现在公众眼前的蔡澜,似乎总有三两美女相伴,红袖添香,谈论着美食和美女,好不快活!1997年TVB专门制作了旅游节目《蔡澜叹世界》,赴13个国家拍摄代表了人生最高享受的生活场景。“叹”是典型的广东词,“叹世界”乃惬意地享受人生之意,这可不是普罗大众所能轻易达到的境界。
  蔡澜活跃在香港文化界。他的写作,以小品文见长,至今文集已有100本;书法、篆刻、绘画都很了得;更将喜爱美食的天性发扬至极,开餐厅,当料理评审,甚至在1994年自创“暴暴茶”,也就是暴饮暴食之后,喝了就可以不必担心的茶,风靡香港和日本。好友金庸这么写道:“蔡澜见识广博,琴棋书画、酒色财气、吃喝嫖赌、文学电影,什么都懂。于电影、诗词、书法、金石、饮食之道,更可说是第一流的通达。”倪匡也赞他,“虽魏晋风流,犹有不及。”
  这个好似生活在云端的蔡澜,在记者约定的日子,准时出现在他中环的旅游公司。浅灰色西服,翠绿搭配粉红的手绘领带,依旧挎着那个明晃晃的黄色和尚袋,头发花白,标准的微笑,并没有如他书中所写那般酒后的红光满面。他没有独立的办公问,办公桌和手下职员一起,排在最后,一角被毛笔和篆刻工具占据,另一角则堆着大小不一的五六盒雪茄,旁边的书架上满满地摆放着自己的文集。
  燃起雪茄,蔡澜说刚刚带着一帮喜欢吃吃喝喝的朋友从马来西亚的槟城回来,这是公司目前的主要业务,策划和安排顶级旅游活动,不用登广告,几年之间参加人数已逾两千,可见“蔡澜”这个名字的号召力。不可以做自己喜欢的电影
  1941年出生于新加坡,1963年定居香港,从事电影监制40年,蔡澜是香港电影界的重量级人物。他曾是嘉禾电影公司的副总裁,一系列的成龙电影都曾打有“蔡澜监制”的标记。问他可有什么满意的电影,“没有!”回答干脆决绝。他说,在献身电影20年后,终于明白不可以做自己喜欢的电影,那种带着清新气息的电影,就如他的文章,有明人小品文的韵味。不过至今他仍爱看电影,尤喜法国电影。
  忆起早年在日本的学习经历,仍兴趣盎然,“十几岁时,我很想去法国学画画,但妈妈不肯,我太喜欢喝酒了,她怕我变成酒鬼。那就去日本学电影,那个时候的日本是电影的黄金时代。妈妈说,可以,日本也有白饭吃。但她不知道,日本也有酒喝,清酒,我还是变成了酒鬼。”一连串的哈哈笑声。他还清晰地记得那间学校如何教他们剪接经典的蒙太奇镜头,但那是培养电影艺术家,不是培养电影商人,“学了也没用,哈哈。”
  因为太喜欢电影,宁可不做导演,选择制片,可以同时拍五六部戏,用蔡澜的话说,制片的工作就是“校长兼敲钟”:制片是由一个主意的孕育,将它构思成简单的故事,请编剧写成分场大纲,再发展至完整的剧本。同时,制片接洽适合此戏的导演、演员和其他工作人员,计算出详细的预算。拍摄期间,任何难题都要制片解决。还有配音、拷贝,做海报也要参加意见,一直到安排发行,卖外国版权,片子在戏院上映,无一不亲历亲为。
  
  我的正业是“享受人生”
  
  放弃电影,蔡澜曾说,是因为老搭档何冠昌的辞世,还有泛滥成灾的盗版。白纸一张,随意发挥的写作,倒成为他的每日工作。现在,每天一篇700字的专栏,每星期两三篇的约稿,占据了他的头脑。他喜看书,看英文、日文畅销小说,连怎么做酱油的书都看。阅读的兴趣来自他的父亲蔡文玄。在他幼年的时候,父亲就喜欢买一大包书回来,放在地上,随他们兄弟姐妹挑自己喜欢的书看,观察小孩对哪样书有兴趣。年少时的蔡澜看了大量的《水浒传》、《三国演义》、《战争与和平》等古典小说和世界名著,现在反而喜欢阅读轻松的东西。惟一不变的是对明朝小品文的热爱,反复咀嚼,余味无穷。
  “我受明朝小品文的影响很深,一点多余的字都没有。”蔡澜写作的严谨有些出人意料。沿袭父亲的习惯,修改3次,“写完之后,看一遍,改一次;第二天早上再改一次,就比较冷静第三次,寄到报社去,排好之后送回来再改。”
  和蔡澜聊天是件愉快的事,他吐着烟圈,妙语连珠,笑声不断。他精通书法,却从不认为自己是书法家,若有人请他写字,1万块1个。但他又会一时兴起,自愿帮街上的菜贩写招牌,分文不取。他学画画,称只要懂得画家对于色彩的运用即可。他会多种语言,英语、日语不必说,还有韩语、泰语、马来语、西班牙语,自嘲都是“点菜语”。
  当然,现代科技他也很熟悉。“你问我最新的技术,我都知道。”他说学过各种各样的电脑输入法,但发现最方便的,仍然是“秘书输入法”,“我手写,秘书帮我输入,哈哈!”
  做这么多事,哪来那么多时间?蔡澜认认真真地回答,没有人规定一天一定要睡8个小时,我每天睡6个小时,一个月就可以多出两天时间,很好用。虽已年过花甲,他却说,还是要争取,要赚钱,要学习。
  蔡澜的才艺是多面的,每一项都做得有声有色,他却笑着说,做什么都是副业,正业是“享受人生”,人生的意义就在于吃吃喝喝。他很认真地告诉记者,以兴趣为工作的生活,是他一生的追求。
  
  困难的事情自己一口吞掉
  
  人物周刊:金庸说您是一个真正潇洒的人,他的评价您觉得怎么样?
  蔡澜:都是好朋友的抬举,哈哈。尽量不要太烦恼,但是怎么会没有烦恼呢?现在也有。
  人物周刊:您现在会不会遇到困难的事情?
  蔡澜:碰到困难的事情就自己一口吞掉。到了这个年纪,已经不想讲给大家听,好像自己有多了不起,经过多少努力,这么讲没用的。我做电影监制的时候,每天有上百个问题等着去解决,不断地头疼,演员不出现了,下雨了,太多了。
  人物周刊:您如何去面对?
  蔡澜:有一次,我和李翰祥去泰国拍戏,那一天,老虎不听话,相机卡住了,天气又坏,人又迟到,所有的问题在那一刻同时发生了。几百个人同着我,怎么办?自己也很着急,忽然间觉得应该走开一下,然后看到一尊佛像,路边的小石像,面目已经被风雨侵蚀得不清晰,看着它,我突然觉悟了。回到现场的时候所有人问我该怎么办,我一点表情也没有,像石像一样,哈哈。我觉悟到可以像石像一样不去管它,反正问题也解决不了,还去烦它干什么?自己做出很悲哀很困扰的表情,也是没用的。大家看见我这样,到底怎么回事?疑惑了一会儿。之后麻烦的事情解决了,天晴了,老虎也听话了,相机也好了,事情总要过去的。
  人物周刊:您信佛吗?   蔡澜:不信佛,我的欲望太深了,哈哈。
  人物周刊:您要做很多事情,有没有心理压力?
  蔡澜:有的,从年轻时代就有啊。考试不及格,初恋不成功,总之所有的压力都有。之后,回想以前给老师骂,担心功课交不出,觉得很好笑啊。所有的苦恼一定会经过的,那为什么不先笑笑呢?
  
  金庸写尽了人性
  
  人物周刊:金庸说:“论风流和才艺,我比不了蔡澜。蔡澜是我最信赖的朋友。”倪匡说:“如果我死了,蔡澜是第一个来凭吊我的人。”他们都把您当成知己,为什么您能让他们这么信任您?
  蔡澜:人生总是漂浮不定的,我们为什么能够稳重呢?好像船上有一个锚,我们有最传统的信条,就是很简单的,父母教的――孝敬父母,对朋友好一点,对年轻人要好好教导,遵守诺言,遵守时间。我们遵守了之后,人生的目的就很清晰了,很难,但是要做到。那么我们就对得起自己,就不会有太多烦恼。答应朋友的事情一定做到,就能得到朋友的信赖。人与人之间互相尊重,那么人家以为他死了以后,你会来凭吊他的。哈哈。倪匡一向是口无遮拦的。
  人物周刊:金庸、倪匡、黄?、蔡澜并称四大才子,这个称号什么时候开始的?
  蔡澜:我一直都不喜欢四大才子这种说法。金庸先生不是才子,有中国人的地方都有他的书,他是很厉害的,跨世纪的人物,他的作品一定会留下来,这样已经不能说是才子了,已经高我们好几倍了,他是大师。我们剩下的3个都七老八老,还算什么才子,才子应该是年轻的。
  人物周刊:你们4个人的友谊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蔡澜:和查先生很早就认识。另外两个人见面比较多是当时做一个电视节目,一个礼拜要见好几次。我们平常在吃吃喝喝的地方也能见到。倪匡后来跑到三藩市(旧金山),住了13年才回来。
  人物周刊:您如何评价其他3个人?
  蔡澜:黄?留下了那么多歌词,这方面的贡献是不会被抹杀的;倪匡,他留不留世无所谓(笑);金庸先生是我们佩服得五体投地的,我们认为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人物周刊:您个人比较喜欢看金庸的小说,还是倪匡的?
  蔡澜:(笑)当然是金庸的,这个我说了,他(倪匡)也不会骂我。好看呀,偶尔翻一翻,一翻又上瘾了,又要从头看。最喜欢《天龙八部》,查先生写尽了所有的人性,都写光了。这个人是岳不群,这个人是段誉,这个人是周伯通,差不多所有你可以在这个世界上遇到的人物,不管中西,都可以在他的小说里找到影子。
  人物周刊:您刚刚提到的节目,就是1992年和倪匡、黄?共同主持的《今夜不设防》,当时是什么样的情形?
  蔡澜:那时候,倪匡爱上了一个夜总会的妈妈桑,就常常请我们到夜总会去,叫所有的女人都来了。结果我们3个人一直讲话,那些女的就一直笑,变成我们在娱乐她们。我们说既然要花这个钱让那么多人笑,不如搬到电视台谈同样的东西嘛。
  《今夜不设防》是一个清谈节目,香港本来没有。很多人误解了,以为talk show就是准备很多问题,我问你什么,你回答什么,那个就很正经,很死板。我们是很轻松地聊天,有70%几的收视率,就是说10个看电视的人中大概有7个半人在看我们的节目。为什么那么受欢迎?他们打开电视,好像和我们在聊天,因为话题不是预先设定的,就是喝喝酒,然后开始聊天,谈人生,旅行,互相的苦恼,访问嘉宾的生活,谈时尚,可能比较坦率、大胆一点,语言也比较风趣。
  人物周刊:您朋友甚多,在您心中,如何定义朋友?
  蔡澜:我喜欢交开朗、豁达一点的朋友,有些人比较负面,想到的东西都是很负面的,这些人和他们聊天很辛苦的,会发现他把你所有精力都吸光了,很累。遇到这种人,我就避开了。我和年轻人也很聊得来,上次余华来,我们聊得很高兴。成龙以前在外国拍的片子都是我做监制,他蛮欣赏我收藏的家具,他自己也收藏,紫檀的收藏他比我厉害。
  国内的朋友很多,作家,做生意的。旅行社的人都有。我和沈宏非也聊过,他是另类的美食家,写写吃的文字就会写到别处去了。我不会,我是很直接的,我的文字都很直白,浅显,没有什么象征性的。写文章要给别人看,我很反对那些香港人,像黄?用广东话写,我和他讲过好多次,虽然很传神,但那是地区性的,台湾人就看不懂。我虽然在香港生活,觉得还是应该用国语来思考,不应该用方言来思考。
  
  成熟女人知道我不会伤害她们
  
  人物周刊:金庸说的风流,是指对女性的吸引力吗?
  蔡澜:哦,对女性的吸引力那他比我厉害,到现在还有很多很羡慕他的小女孩,我没有了。哈哈。读过书的人都知道风流不指那回事,我们可能比较粗犷一点,吃东西大吃大喝,喜欢一件事情就要研究到底,金庸先生会拣比较精的东西来吃,哈哈,我们都很随便。
  人物周刊:您说有很多女孩仰慕金庸先生,那您也有吧?
  蔡澜:我的朋友常常笑我,说你的书迷都是老太太,我跟他开玩笑说,老太太也有女儿呀。哈哈。人生有很多不同的阶段,有些阶段会比较进取一点,有些阶段会比较被动一点,我现在比较被动。(笑)有些东西我们经过了之后,知道拼命争取也不一定争取得到,那就让它顺其自然。
  人物周刊:但我知道您是很有吸引力的,李嘉欣不是说过,蔡澜是很让成熟女人心动的那种男人吗?
  蔡澜:又是朋友的抬举,哈哈。成熟女人会比较喜欢和我们聊天,我们懂的事情会多一点,学会了不再伤害人家的感情,这是我们这个阶段的人比较明白的。年轻的时候没有这种生活经验,总要试试看,总要伤害到别人。我们经验过了,那就不必了吧,因为伤害人到底是辛苦的。成熟女人知道我们不会伤害她们,哈哈。
  人物周刊:年轻的时候也有伤害别人的经历?
  蔡澜:有。你喜欢一个人,你离开了,你就伤害了她。
  人物周刊:是你离开,不是别人离开?
  蔡澜:别人离开我,也有啊,呵呵。
  人物周刊:您写文章,赞扬过花心万岁,既如此,为什么还要选择婚姻?
  蔡澜:那时候,父母说年纪差不多了,整天唠唠叨叨,也觉得累了。我觉得婚姻是一种承诺,答应过人家照顾一辈子,就要做到,呵呵。到现在我仍然认为结婚是一种很野蛮的制度,为什么要死守着一夫一妻呢,有些人适合,有些人不适合。
  人物周刊:你有这样的看法,却又遵守父母的意思,不会很痛苦吗?
  蔡澜:接受了就可以了。当然我的思想还是照样。(笑)
  人物周刊:那您太太会不会有抱怨?
  蔡澜:不会,太太也比较知道我的脾气,了解我,不会有争吵。大家有大家的生活方式,都是很成熟的人,不应该有这种想法。如果你早知道这个女人会这样,你就不会娶她,哈哈。

相关热词搜索:吃吃喝喝 人生 蔡澜 蔡澜 人生就是吃吃喝喝 人生就是吃吃喝喝 吃吃喝喝的说说

版权所有 光兵文学网 www.nmgsyfdc.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