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萨顶顶

发布时间:2020-04-11 来源: 日记大全 点击:

     萨顶顶的音乐就像是东方神秘主义遇到Enigma乐队,东方和西方,现代与远古,在这里碰撞出了唯美、绚烂的火花。      2月17日下午,正要去参加“全国优秀流行歌曲创作大赛”华东地区总决赛的萨顶顶化好了妆,只是传说中她身上让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的饰品并没有挂在她的身上。萨顶顶显得非常谦逊,有问必答,丝毫看不出,她就是去年为中国流行乐夺得第一个国际大奖(英国BBC世界音乐大奖亚太区最佳歌手大奖)的音乐人。
  
  那一年,她25岁
  
  萨顶顶似乎是横空出世的。
  和小沈阳的一炮而红不同,两次参加春节联欢晚会(2001年和2002年)的萨顶顶并没有在那个万众瞩目的舞台上获得应有的关注。直到2006年,她加盟环球天韵公司之后,情况才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2006年9月14日,萨顶顶作为环球唱片亚洲区唯一艺人代表赴日本东京参加环球唱片公司世界年度峰会,她没有想到,自己的表演会震惊当时在场的日本及全球100多个国家的环球唱片代表。刚演完,萨顶顶甚至还没有下台,其他国家的一些唱片公司的老板就已经迫不及待地跑到环球公司英国总部的总经理面前说:“我们想发这张唱片!”与这些发行商的激动相比,环球方面的态度显得很冷静,他们答复的是公事公办:“那么你们回去做一个市场调查,我们审查后如果觉得可以,就在海外发行。”
  “当时我在后台”,萨顶顶对记者说,“我们老板走到我面前对我说,也许你的唱片的发行日期要延后了。按照原来的计划,我的这张唱片在2006年的11月之前就该在国内发行。我们老板说,因为你的这张唱片现在成了全球的案子,我们要整体考虑发行的地区和方案。所以最终,2007年6月25日,这张专辑首先在日本发行,耽误了有半年的时间,事实上,2006年10月底,这张唱片就已经全部制作完毕了。”
  事实证明,这样的耽误是有价值的。
  并没有特殊的宣传,这张名为《万物生》的专辑在日本一经推出即刻引起了西方的广泛关注。英国《卫报》给出了4 颗星的评价,称赞萨顶顶是第一个在西方世界获得一流名望的中国音乐人。英国《金融时报》和日本《读卖新闻》也是破天荒地对一张中国内地唱片赞不绝口,称她极强辨识度的独特嗓音和音乐中所散发出的美感令人印象深刻,前途一片光明,而他们给出如此高评价的这位歌手还只是一个新人。
  2007年,朱哲琴曾凭借《七日谈》专辑入围BBC世界音乐大奖的提名,但最终功亏一篑。第二年,另一位名不见经传的中国歌手卷土重来,在不被国内人看好的情况下一举拿下该奖项亚太区最佳歌手大奖,这位歌手的名字就叫萨顶顶。
  那一年,她25岁。
  
  自语:一种心与心的交流
  
  萨顶顶现象和她的音乐中浓郁的地方色彩也许不无关系。
  这是中国第一个可以用梵文来演唱的流行歌手。“我接触梵文很早。”萨顶顶回忆起自己小时候的生活,“我外婆是喇嘛教徒,所以我在3-6岁的时候,就经常听到我外婆在诵读经文,在内蒙,也经常会有一些藏传佛教的集会,内蒙的佛教和西藏基本一致。所以那时候,我外婆的兴趣就对我产生了潜移默化的影响。我长大后到城市里,我母亲是佛教徒,但是他信的不是藏传佛教,而是汉传净土宗。从那时开始,我从道德层面对佛教有了一些基本的认识。之后经过很多的学习,看了很多书之后,对佛教(包括藏传佛教)有了更深的了解。在这个过程中,音乐就产生了。当然,我不是刻意地要去做这样的音乐,而确确实实将自己的兴趣爱好都融合在这张唱片之中了。”
  这是一张奇特的专辑。除了何训田的《神香》之外,从来没有做过制作人的萨顶顶居然包办了专辑中的所有歌曲词曲的创作。他同时用梵文、藏文、汉语和自语(一种只属于萨顶顶的语言)来演唱,音乐中充满了东方神秘主义色彩。她说她对一切她不了解的事物都感兴趣,至于自己的音乐,“东方神秘主义?”她说,“有一点吧。初次听到我的音乐的朋友,基本上都有这样的感受,觉得她来自中国,一听这个音乐就一定会觉得这里有中国的气质。另外,大多数的人都会觉得其中有一定的神秘性,会觉得他置身于另外一个环境。其实是因为大家对这种音乐形态不是特别熟悉,才会觉得它神秘。”
  
  萨顶顶获奖后,中央电视台专门做了一个电视专辑来探讨萨顶顶的自语之谜:她到底在说些什么呢?“我的自语当然不能翻译成汉语。”萨顶顶笑着对好奇的记者解释说。
  自语也许也可以翻译成“自言自语”,她说这是一种心与心的交流,这种几乎在拒绝听众的言说方式居然获得了极大的认可也给了萨顶顶以如此说话的信心:“自语不是一个语言系统,和我音乐在一起的时候,它只是能很直接地表达一些感觉和感情,让听众在一瞬间能感受到我的心绪。仅此而已。如果将这种音乐去掉,只剩下自语的话,它并没有太多的价值。如果我给大家一个手册,大家可以查词典,‘啊’代表什么,‘咿’代表什么,那就太矫情了,这特别没有意义。音乐在所有艺术形式中是最抽象的艺术形式,如果你很较劲地去弄这种东西,其实就脱离了音乐本身,这是我对自语的一个定位。”
  
  新专辑能否再续辉煌?
  
  萨顶顶的自语迎来的是一片掌声。
  《万物生》专辑自2007年正式发行以来,已经在全球30多个国家和地区发行,几乎都得到了一边倒的好评,萨顶顶似乎又制造了一个墙内开花墙外香的中国式奇迹,俨然已经成为一种东方声音的符号式人物。
  但萨顶顶并不认为自己的成功仅仅是表现出少数民族音乐特质的结果。她强调自己的音乐中有很多电子音乐的成分,只有两件乐器是真乐器,一件是马头琴,一件是古筝。也许正是这种电子乐与民族风的结合让她被西方乐评界认为是World Music领域冉冉升起的一朵奇葩:萨顶顶的音乐就像是东方神秘主义遇到Enigma乐队,东方和西方,现代与远古,在这里碰撞出了唯美、绚烂的火花。
  在她得奖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乐评界总是将她和朱哲琴相提并论,对此,萨顶顶并不以为然,拿何训田自己的话说就是:“这是两种完全不一样的音乐”。萨顶顶的成功是在悄无声息中发生的,任何比较只是后来者为了探究她成功的秘诀而做出的种种猜测而已,也许并不是必需的。除此之外,萨顶顶究竟能红多久?由环球唱片耗资15万英镑重金打造的全新唱片,能否延续上一张专辑的辉煌也成了人们关注的焦点。不仅是萨顶顶本人,包括环球唱片也对这张新唱片寄予了厚望。
  经历了上一张唱片的制作,萨顶顶已经很清楚自己的优势和缺陷在什么地方,所以她对于自己4-5月间即将推出的新专辑,显得信心百倍。除了自己的努力,公司还特地为她请来了五届格莱美奖得主操刀制作这张新唱片。对这位合作伙伴,萨顶顶本人也是推崇备至:“Guy Sigsworth主要做电影音乐,为《红磨坊》和《罗密欧与朱丽叶》写作了电影音乐,同时他也是麦当娜那张著名唱片《光芒万丈》的制作人,他是流行音乐历史上很伟大的人物。现在他本人就在北京,我们已经工作了两个半星期,这个周末,整张唱片就快完成了。”
  自从得奖之后,萨顶顶的行程就排得满满当当。3月4日,她就将在澳大利亚著名的悉尼歌剧院举办她的个人演唱会,这是中国流行乐歌手第一次在悉尼歌剧院这样世界一流的国外大剧院中举办大型演唱会,除此之外,她在澳大利亚的墨尔本等地还有4场巡演,显示出萨顶顶在海外地区强大的市场号召力。
  新专辑以及世界巡演能否让走国际路线的萨顶顶更上一层楼,向国际巨星迈出坚实的一步?我们将拭目以待。■

相关热词搜索:

版权所有 光兵文学网 www.nmgsyfdc.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