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曹文轩图画书中“寻找叙事”的原创性

发布时间:2018-06-28 来源: 日记大全 点击:


  从若干万年前原始人对食物与藏身之所的寻觅,到现代哲学、艺术领域对所谓“乐园”的追寻,再到现代科学家对外星世界的探寻;“寻找”,正是人类物质生活与精神生活诸多层面的真实写照,是人类基本存在状态的一种普遍的表征,因而也是文学艺术的永恒母题,并引起了研究者们的注意。{1}在童话中也是如此。从安徒生、格林兄弟等西方的传统儿童文学作家到当今的著名作家,这些作家的童话作品之中,“寻找叙事”俯拾即是。在这些童话故事中,主人公们大都离开了自己原来一直居住的地方,历经千辛万苦最终成功地到达某个目的地,在遭遇了困难和挫折最终到达梦寐以求的目的地之后,他们从稚嫩的存在蜕变为更加成熟的个体。在曹文轩的图画书作品中,有很多此类的寻找叙事,不过,曹文軒的寻找叙事虽然在梦与理想、追求内在自问等主题方面与其他作家的作品没有太大的差别,但是主人公的寻找旅程从开始部分到结束,在故事的内容、讲述方式、呈现形式等方面,曹文轩构建了自身独特的童话世界。中国在改革开放以后,正式开始大量引进海外经典绘本,与此同时,国内的创作活动也开始全面地活跃了起来;在这种时代背景之下,曹文轩在2016年获得了第53届“国际安徒生奖”。曹文轩荣获这一奖项,可以说总结了近三十年中国国内童话创作的成果,也为日后更好的发展做了充分的准备,它具有重要的承上启下意义。基于这一点,本文将以《最后一只豹子》《羽毛》《柠檬碟》和《天空的呼唤》为中心,试图对曹文轩图画书中寻找叙事的原创性进行分析和探究。为了更好更方便地分析其原创性特征,本文将以部分西方传统儿童文学作为参照系。
  一、“寻找”的动力:内在矛盾
  在西方童话中,“寻找”叙事的动力往往是外在的,例如《青鸟》中樵夫的儿女受到魔法仙女的托付离开家展开寻找之旅,在《丑小鸭》中,丑小鸭由于相貌丑陋遭到嘲弄所以离开家展开寻找自我之路。曹文轩童话中主人公的寻找基本上都是为了源于内心的愿望,也就是说其动力来源于内在的追问。例如《最后一只豹子》中,豹子为了寻找仅仅只是可能存在于这个世界的其他豹子而辗转于无边无际的大荒原;《柠檬碟》中,柠檬碟为寻找花光烂漫的花田而不辞辛苦地跨越大河大山,他之所以要这么做,是因为对于一只蝴蝶来说,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景色就是花田;《羽毛》中,羽毛随风漂流,风吹到哪里它便漂流到哪里,某一天它看着水中的自己,忽然听到了孩子们的对话:“这根羽毛,是哪只鸟的呢?”从这一刻起,羽毛开始不住地问自己:“是啊,我属于哪只鸟呢?”正如此,曹文轩的作品虽然以梦与理想、自我探索等一般性的寻找素材为基础,具有将实物拟人化的童话特征,但是他们的旅程却又超越了仅仅面向儿童读者的界限,反映了人类存在的意义和价值,表现了“孤独”的困境、宿命,同时也提出了“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我属于谁?”等具有深沉的哲学意味的大命题。
  二、关注内面的斗争与成长
  在曹文轩童话中,寻找的旅程中必然伴随着苦难,历经考验或到达彼岸后故事方才结尾。然而,这种苦难与由外在因素引起的非自发性、被迫开始的旅程里的困难有所差别。在后一种苦难经历中,主人公面临的苦难以及对这种苦难的克服仅仅是为了故事情节的展开和矛盾的解决,因此能激发读者的幸福、悲伤、怜悯、净化等单方向的感想。然而,曹文轩的童话作品中,主人公经历的苦难主要源于内在的自我叩问,是与自我进行的孤独的斗争,因此“大团圆”式的结尾很少,苦难的过程也并不仅仅通过一种感情进行演绎和诠释。在其很多作品中,悲伤与温馨同在,平淡的幸福场景中仍旧透着一种不可名状的凄凉,故事已经结束,却预示着新的开始。这是因为,主人公所提出的问题本身就没有标准答案。但是,没有标准答案、结局不是大团圆并不意味着这种叩问和追寻的旅程没有任何意义,因为我们的生活就已经可以充分说明,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并不只是由是非与道理构成的。从这一点来看,如果把西方的经典童话比喻为一部起承转合分明的戏剧作品,那么曹文轩的童话则更为空灵,它充分留白,似有掩藏,因而若隐若现,恰如一首伤感的诗,留下了长久的余韵。同时,有哲学深度的问题,不仅给儿童,也给成人读者带来深深的心灵震撼。曹文轩作品中的主人公们,大都在旅途中与其他动物和植物相遇,不停地提问以寻找内在的答案,在主人公们不断重复地提出“问题”的过程中,也悄无声息地将这些问题抛向了读者:羽毛为了寻找自身的归属,一次又一次地向翠鸟、布谷鸟和大雁等发问:“我是你的吗?”豹子不停地向野鸽子、土拨鼠和橡树等提问:“你见到过其他豹子吗?”柠檬碟向自己、也向马蹄印上沾满花香的白马说:“我一定要找到花田!”然而,其以寻找为主题的作品并不仅仅只是充满伤感,《天空的呼唤》与安徒生的《丑小鸭》的素材与主题基本相同,如果从这一点进行分析比较的话,曹文轩作品具有寻找叙述的原创性。《天空的呼唤》中,天鹅点儿在大鹅家庭的怀抱中长大,但是与《丑小鸭》不同,点儿在大鹅家庭无微不至的关爱中长大——点儿被黑狗抓走就要被吃掉,在此危急关头,全家成员齐心协力营救点儿,哥哥姐姐们更是称赞点儿是他们之中最漂亮的——这正是大鹅家庭把完全不同的“另类存在”点儿当作自己家庭成员的体现。不过,使点儿陷入苦闷的,并不是像《丑小鸭》中那样来自鸭子家庭的压迫,而是偶然听到从天上传来的呼唤,它唤醒了点儿自身的天性。点儿在天性与亲情之间挣扎徘徊,它拒绝了自己内在的声音,它听到了正在苍空翱翔的天鹅群歌唱的声音,点儿低下头并不想听,它像大鹅一样认真地啃食着青草,为了不与深爱着的家人分开,它可谓煞费苦心,想尽了办法。然而,点儿最终还是艰难地展开了翅膀飞翔,可是它没有飞走,而是在妈妈和哥哥姐姐们的上空一圈一圈地盘旋。此时,点儿在内心深处听到了深爱着的家人们的声音:“去吧,孩子,再不飞来不及了……”“点儿,上路吧!明年春天,我们在这儿等你……”如此,点儿与家人的离别甚是伤感,但同时,又包含着希望和更深沉的爱。当这些情感与天鹅对“自我”对天空的追寻和渴望发生冲突时,作品内在的张力就显示出来了,也深深地触动着读者的心灵。曹文轩说过:“大自然就是在不断的告别过程中完成它的季节更替的,人类社会也是一样,天空下,不是山,也不是水,是满满的、各种各样的告别。”诚然,大自然的规律完美地解答和诠释着人世间无法回避的生离死别等哲学性的问题,曹文轩的童话凭借哲学性与审美感超越了时代和国界,引起了很多读者的共鸣。

相关热词搜索:书中 叙事 图画 寻找 原创

热点文章阅读

版权所有 光兵文学网 www.nmgsyfdc.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