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的父亲_父亲 平凡又伟大

发布时间:2020-02-25 来源: 散文精选 点击:

  平凡,如我的父亲;渺小,如我。在我平静如水的生活中,找不出什么大爱大恨,只有习惯于去爱我平凡的父亲,爱得自然,自然得难以觉察。   父亲是个农民,他的同类是泥土,与生俱来,为之耗尽青春、精气、骨骼。在我记忆中,父亲无尽地播种、守望与收割,粮食集垛如丘、如山、如岭、如父亲坚实的身躯。我亲眼看见他强壮的身体,在风雨的吹打和阳光的沐浴之后,镀上古铜。
  我崇仰我的父亲,但我庆幸我没有继承他的衣钵。这正如我热爱泥土,仍习惯于异乡多姿多彩的生活。父亲很苦,苦了一辈子,不善于表达自己却总是将所有生活的苦难自己担下而不让我们操心。即使是家里最拮据的时候,他依然坚挺如一棵大树,为我们挡风遮雨、避光送凉。渐渐长大的我体会到了父亲的艰辛和他对儿子那种特别的爱,父亲却在我长大的同时慢慢衰老,他的背影不再高大,他的精力不再充沛。我知道父亲也需要爱,可是儿子对父亲的爱能用言语表达完吗?
  多年前的一天,偏远乡村的一个普通家庭,要供奉儿子去县城读书。作为家庭支柱的父亲,他所能依靠的只有泥土。不难想象,此时他是多么紧张而茫然,他所能做的只是双倍于以往的艰苦劳作。有一个夜晚,我的父亲为丢失五十元钱而痛哭流涕。这绝无仅有的一次哭声使隔壁房间的我猛然想起,高中期间钞票正如水一般从我指间流走。那一夜,我睁着双眼等待天明,我想对父亲说,我不上学了。父亲没让我开口,他知道我要说什么。他先说了,咱们山窝窝就你一个呢,累死也值。
  至今我都想象不出,那上高中期间的许多花费父亲是从哪里弄来的,反正我在学校没比别人苦过。每每问起此事,父亲总是轻描淡写地说,牙缝里挤呗。每当此时,我都禁不住抬起头,仔细端详已被终日劳作磨蚀而变得逐渐瘦小的父亲,努力想象他那曾经青春健壮的体魄。然而,我的父亲苍老了,就在我抬头的一瞬间。于是,“挤”的滋味让我喉头发硬。父亲说,大小伙子,怎么哭鼻子?
  小时候,我听父亲的话,因为我爱父亲。现在,父亲年过花甲,开始听我的话。可能是我在城市,见得多,说得有道理,但从父亲的眼里我分明觉察到还有一种情结,那就是他深深地爱着儿子。
  让我记忆犹新的是前年春节回家探望双亲,父亲问,朋友谈了吗?我觉得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在家乡如我这般年纪的,孩子都会走路了。可我又无从解释,便简答,没呢。母亲在旁边听了半天,此时插上话说,唉,都怪我没帮着你张罗……父亲打断说,用张罗吗?我儿子谁能挑出毛病?一瞬间,说起他的儿子,一股青春的英气掠过父亲的额头,深刻的皱纹舒展开来。我仿佛看到田野上,那个曾经肩宽背阔的青年,他照人的光彩足以使所有的神话黯然失色。他油亮的额头微微抬起,赤裸着上身,坚实的胸脯,傲然挺立着的如柱的双腿,阳光慢慢从他的双肩流泻下来。那就是我的父亲。
  春节后,我带着父亲来到我所在的城里。这座县级城市本无甚可看,一天工夫便从南到北、从西到东逛了个遍。第三天,他吵着要走。我知道从未走出过家乡的父亲,思念那片他每天辛勤耕耘的土地。我是挽留不住他的,没办法,只好答应去车站送他。
  临走的那天早上,我起得很早,去早市给他买了些早点和牛奶。父亲吃得很香,并说,一直到家都不用吃东西呢。
  我们提前一小时到车站,候车室人很多,我让父亲坐着别动,到外面买了些热面点来,说,吃点吧,免得路上饿。父亲接过面点,听话地吃着。我站在父亲面前,又一次看到他那双粗大皲裂的手、额头深刻的皱纹和与城里人迥然不同的肤色,心里一阵难过。我真想父亲能猛然站起身来,对我说,你回去吧,我自己会走呢!可是,他不会,不会。六十多年来,他第一次走出那片山坳,面对城市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除了新奇,就是抵挡不住的陌生和恐惧。在远离家乡的地方,他昔日的风采,他现存的威风都已消失殆尽,他睁着一双惊奇而无助的眼睛四望,到处是人流车流和高楼大厦的繁华和喧嚣。此时,他惟一能够依靠的,只有他的儿子。他渺小的儿子,在他的心目中是伟大的。
  在我为父亲放好行李,找好座位之后,车终于启动了。车轮缓缓向前碾动,父亲的脸庞隔着车窗与我相望,额头的皱纹有些异样的颤动。我看到他眼中噙满了泪水、牵挂与慈爱,我知道我将继续成为他日后担心的主要内容。就在这一层玻璃之间,我头一次发现,作为父亲和儿子,是同样的幸福而沉重。
  岁月沉淀的是父亲深沉如大海般的爱,没有母亲的细腻,却轻柔如三月和煦的春风,温暖如冬日灿烂的阳光。婴儿需要学习走路,年轻人也要学习走路,学走人生的路,而父亲就是我这一生永远的最好的老师。

相关热词搜索:平凡 父亲 平凡的父亲 平凡的父亲作文事例 平凡的爸爸作文

版权所有 光兵文学网 www.nmgsyfdc.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