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35.8亿元回购高速公路的背后 深圳市政府回购高速公路

发布时间:2020-03-03 来源: 散文精选 点击:

  2008年2月27日,安徽合巢芜高速公路出现在国家审计署公布的审计报告上。   报告指出,“安徽省政府违规压低评估价格,低价转让合肥至巢湖至芜湖高速公路,两年半后又违规高价收回,共损失资金12.4亿元。”
  合巢芜高速公路经营权的几次转手,一直让张莉(化名)无法理解。2003年,它以19亿元的价格被卖:2年后,又以35.8亿元被收回。“这就像一个黑色玩笑。”
  在高速路被卖之前,张莉是合巢芜一收费所的班长。她说,当时高速路收益已经开始以每年40%递增,“为什么还要卖?”
  今年国家审计署公布的审计报告给这“玩笑”做了个注脚。在评价高速公路中现有问题时,报告指出,“一些项目招投标流于形式,不经评估或压低转让价格等对外转让,造成国有资产损失。”然后举例合巢芜高速公路。
  “其实,谁都看得出来,它是被贱卖的。”张莉说。
  
  19亿元卖掉高速路
  
  双向4车道平坦笔直,全长100公里的合巢芜高速公路如今已是安徽连接江浙沿海经济发达省份的交通命脉。
  它是安徽第二条高速公路,1995年修成。2003年。安徽省政府将合巢芜的经营权转让给东方控股集团。这个收购案在当年被称为“中国十大并购事件”。
  当时担任安徽省高速公路总公司秘书科科长的刘文辉说,被卖时的“合巢芜”远没有现在漂亮,“水泥路面上都坑坑洼洼的。”
  刘文辉解释说,由于省财政紧张,对公路的质量标准定得比较低。加上北方南下的运煤车超载严重,很快使得“合巢芜”成为一条“搓板路”。
  2000年左右,安徽省政府欲加快经济发展,希望通过筑路打通经济动脉。但由于省政府资金紧张,便提出“卖老路。修新路”的融资策略。
  所以一批已经修好的高速路被交通厅外资办挂在网站上公开出售。合巢芜名列其中。不过,按刘文辉的介绍,当时合巢芜收益很差,有意购买此路的老板不多。
  2002年11月,安徽省政府转而要求安徽高速公路总公司(以下简称安徽高速)牵头把合巢芜拿出去招商。
  刘文辉说,安徽高速曾考虑过公开拍卖转让。但由于当时国内还没有高速公路拍卖先例,拍卖行担心标的太大而流拍。
  最后,安徽高速决定采用邀请招标的方式转让,通过外资办邀请了5家企业。
  为何没有采用公开招标?
  刘文辉回应说,是因为“合巢芜”早已挂在外资办网站上。但是感兴趣的企业并不多。
  2003年1月25日,真正到达竞标现场的只有东方控股在内的3家企业。东方控股以绝对优势收购了“合巢芜”的30年经营权。当时东方控股给价19亿人民币并承诺5年内投入6亿元维修。
  在竞标前,安徽国信资产评估有限责任公司对“合巢芜”估值是19.36亿。刘文辉称,按照规定,在评估价格上下浮动10%的比例都是被允许的。
  熟悉此买卖过程的人士介绍,2003年并购完成后,国务院就有多部门前来调查,但“没有听到调查结果”。
  
  100美元博4000万元人民币
  
  在“合巢芜”的收购案中一直存在一个神秘人,程福生。
  2003年2月27日,新的合巢芜高速公路公司成立时,只有2家股东,东方控股集团持股75%,香港东方高速持25%股份。
  安徽高速系统一位了解此事的人士介绍,东方控股集团的蒋学明之所以能成功获得合巢芜经营权,全靠程福生牵线搭桥。参加了谈判。
  这位人士称,程福生曾是经贸委系统一位干部,活动能力不小。他们当初达成协议,蒋学明成功拿到合巢芜后,给予程福生一定数额的干股作为回报。
  安徽高速公司一位相关负责人透露。当初东方控股前来安徽竞标时,就已经出现程福生的身影。之后,程福生被任命为合巢芜公司总经理。据悉,他的报酬是年薪60万元人民币。
  程福生,安徽人,1952年出生,毕业于合肥七中。后来到了香港,成为香港永久居民。
  记者联系到程当初在合巢芜的秘书赵孜博。赵跟随程福生2年,不过他称,程很少告诉他以前的经历。“每次蒋学明到安徽,都是程总亲自接待,也不让我们参加”。
  目前,安徽高速系统内的人均称不知道程福生去向。去年6月13日,记者在合肥柏景湾青云轩小区8号找到程福生的住宅。
  这个小区是合肥有名的高档小区,邻居介绍,已经一年多没有见到程。程福生的住宅198平方米,邻居称,一位年轻女子此前曾表示将其作价85万元卖掉。小区物业登记显示。这套房子由合巢芜公司出资购买。
  记者从安徽高速财务处得到证实,这套房子确实是合巢芜公司为程福生购买的。2005年合巢芜陷入危机后,程福生的工资未能支付。这套房子和一辆奥迪A6一起送给程作为工资。
  记者得到一份合巢芜高速签署的董事会决议。上面显示。决议同意香港东方高速将其3%股权以100美元的价格转让给程福生。
  于是在2003年9月4日,自然人程福生成为高速路的股东之一。
  而当2005年,安徽省政府以高价将“合巢芜”购回时,程福生凭借3%的股份,可以获得4000万元人民币。
  
  卖路接续资金链
  
  蒋学明,东方控股集团董事长,在收购合巢芜公路之前,就已掌控着一个庞大的金融帝国,他旗下的企业曾被媒体称为江苏最大的民营企业。
  在蒋学明的资金资助下。“合巢芜”改换了容颜,原先的水泥路面铺上了沥青。由于安徽省政府的一再要求,蒋学明于2004年12月28日投入了近6亿元为公路整修。刘文辉说,“这都有审计报告的。”
  但在2005年。蒋学明的金融帝国遭遇危机。那年1月14日,蒋学明控股的泰山石油(000554)连续9个交易日跌停,致使其流通市值蒸发掉约17.8亿元。
  蒋学明资金链断裂,各方债权人开始找他催债。他拥有“合巢芜”的股份遭法院查封。
  为了谋求现金,蒋学明试图转让“合巢芜”的股份。2005年1月,他与投资公司华文控股达成收购协议,转让价40多亿元。
  “高速公路不同于普通产业,政府有责任维护它的稳定性。”刘文辉说,而且按照当初的转让合同约定,东方控股不能私自将合巢芜转让给第三方。
  在安徽省政府的压力下,蒋学明没法将公路卖给华文控股。他转而要求安徽高速重新收购合巢芜。
  
  回购致国资流失12亿元
  
  蒋学明和安徽高速谈回购事宜进展得并不顺利。刘文辉说。双方多次在谈判桌上争执拍桌子,几次都谈崩。
  蒋学明坚持要价42亿元。他的依据是上海中企华诚信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在2005年3月31日对此的评估价是50多亿元。
  而安徽高速觉得最高只能支付36.93 亿,那是国信资产评估有限责任公司对“合巢芜”的估价。刘文辉说,“这是我们要坚持的底线。”
  相持不下后,安徽高速转而寻求法律途径。在诉讼过程中,律师宋小林发现蒋学明在经营“合巢芜”时多次有违规行为。
  宋小林是安徽高速律师事务所主任,负责代理此次官司。他说,按照合同约定,东方控股不能私自将合巢芜的收费权质押,否则视作自动解除合同。但他们调查发现合巢芜的收费权已经被蒋学明重复质押进行贷款。其中仅在工行上海一分行就贷款19.62亿。
  安徽高速将东方控股告到合肥中院,要求无条件解除转让合同。一位熟知此过程的参与人士介绍,此时安徽高速接到更高层批示,要求维持稳定,妥善处理此事。官司因此停滞下来。
  2005年11月,经过法院调解,安徽高速同意有条件解除合同。具体为:安徽高速以3.7亿元外汇收购合巢芜公司境外股东25%股权:承担合巢芜公司32.1亿债务。两项共计35.8亿元。
  在国家审计署公布的报告中指出,在“合巢芜”的经营权转让中。共损失资金12.4亿元。
  
  收费期限延长28年
  
  2006年,合巢芜被回购后,国家审计署就已对其进行了专项审计调查。此后,中纪委、发改委和交通部等国家4部委又组成调查组前来进行了8个月的调查。
  在这次的国家审计报告中指出。“合巢芜”造成国有资产损失的主要原因是,“安徽省政府违规压低评估价格,低价转让合肥至巢湖至芜湖高速公路,两年半后又违规高价收回。”
  律师宋小林则认为,对于安徽省政府,收回已经大大升值的合巢芜高速,一定意义上避免了国资的更大流失:安徽高速重新获得“合巢芜”经营权,可以给公司带来巨大收益。“这是一个三方共赢的结果。”
  刘文辉说,虽然安徽高速比卖出价多花了10多个亿将其收回,但是按目前的收益,4年即可赚回来。
  相比之下,刘文辉觉得。在公路低效益时卖出还是划算的,他说,2001年合巢芜高速一年收费只有4200万,2002年近8000万,“这点收益都不够维修的。”
  刘文辉算了笔账。觉得收回“合巢芜”等于“节省了30多亿”。
  在“合巢芜”经营权的来回收购中,它的收费期限则延长了。
  政府还贷公路收费期限5年一批,不超过15年,只要收回成本,还清贷款即停止收费。而经营性公路一般可批准收费25-30年。收回投资后可获适当回报。
  据悉,合巢芜高速路被卖掉前是政府还贷路,它的收费期限到2005年12月31日到期。
  合巢芜被卖后,成为了经营性公路,它的收费期限被延长到2033年5月1日。
  而即使在安徽高速收回合巢芜后,合巢芜仍被安徽省批准继续按经营性公路收费。期限依旧为2033年。
  在这番辗转折腾中,带给民众的是额外增加的28年收费期限。

相关热词搜索:亿元 回购 安徽 安徽35.8亿元回购高速公路的背后 安徽19亿卖掉高速公路 安徽高速公路电话

版权所有 光兵文学网 www.nmgsyfdc.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