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梁】 桥梁结构

发布时间:2020-03-14 来源: 散文精选 点击:

  世界是个多层次的网络,处于网络节点的国家、组织或个人,一般都愿意发挥作为“桥梁”的连接作用。比如,土耳其、俄罗斯等都想做亚欧之间的桥梁,马来西亚想做穆斯林世界与非穆斯林世界的桥梁,新加坡愿意做中国与世界的桥梁和窗口。
  最近比较引人注目的“桥梁”是澳大利亚。澳总理陆克文提出,要做中美之间的桥梁。 陆克文在去年大选期间初提此想法时,笔者倒没感觉奇怪。因为,陆克文不只是学到了纯正的中文。而且学会了中国智慧中的人情世故。中国人讲究“条条大道通罗马”,由此及彼,沟通协调,要做到这些,中间人,协调者,桥梁,必不能少。“桥梁”表明陆克文的一种进取心,至少中国人不会反感。
  澳驻华大使芮捷瑞先生也是一位可敬的知华派,为配合陆克文近日访华,特意到中国社科院亚太所做了一次演讲。有人问及“桥梁说”,大使认为,澳也就能起个帮助中美加深了解和沟通的作用,还称不上是桥梁。大使的话,外交而低调。毕竟,“桥梁说”还没得到当事方的承认。再说,即使与布什称哥们儿的霍华德,也没敢提出当中美桥梁的想法。
  在我看来,陆克文应大胆坚持“桥梁说”。
  陆克文志向高远,一路走来,修齐治平,认为天下归心,心即民意,心即世潮。他认为,世界秩序并非美国秩序。澳不可能成为超级大国,但完全可以成为超级大国之间的桥梁。澳也不可能真正融入亚洲,但完全可以成为东西方之间的桥梁。这份心思就决定陆克文要做世界级的政治家,而不是像霍华德那样自诩为美国在太平洋地区的“副警长”。
  最近发掘的一个史料说明,陆克文与霍华德对中国崛起的认识是不同的。
  陆克文像罗斯福一样,能正确思考和看待中国崛起。二战期间,澳大利亚驻美大使欧文?杰克逊爵士曾参加罗斯福总统在白宫主持的一次会议。会上谈到中国的崛起和因循守旧的丘吉尔。罗斯福说,他与丘吉尔多次讨论过中国问题,他感觉丘吉尔在中国问题上落后了40年,老把中国人称为中国佬(chinks)。罗斯福觉得他这样做很危险,因为罗斯福认为,四五十年后中国将很有可能成为一个军事大国,他想与中国保持良好关系。
  悉尼罗伊研究所所长艾伦?金吉尔认为,“的确,澳大利亚工党政府远不像霍华德领导的上届政府那样担心中国的崛起。”
  陆克文上台后,开启了外长级的中澳双方的战略对话,取消了美澳日印合作的“亚洲民主弧形带”,拔除了成为桥梁的障碍,建立了桥梁通道。
  另外,我们也不能忽略了,陆克文理解美国的程度可能还要高于中国。陆克文与霍华德一样,熟悉美国,对美国人心思的理解更透彻,知道美国要什么。
  3月底,陆克文启动大国之旅,在访华前先去见了布什。他在美国布鲁金斯学会演讲说,澳将寻求中国和国际社会在一系列问题上的共同立场,以使中国成为一个“有助于推动全球和地区和谐秩序的负责任的利益攸关方”。
  一句话就把中美澳三国巧妙地连接在一起。在美国听来,陆克文承认对中国“利益攸关方”的定位。在中国看来,陆克文接受“和谐世界”的理念。但,和谐秩序与利益攸关方仍是未来时,得靠澳大利亚的推动。一个扁担两个筐,全让陆克文给挑起来了。相信布什和陆克文自有会心一笑。
  陆克文将于4月9日访华,随后出席博鳌亚洲论坛2008年年会,并与胡锦涛主席同台发表演讲。此安排堪称完美,颇有成全陆克文的“桥梁论”之意:博鳌亚洲论坛是中国主办,旨在成为连接亚洲和世界的民间论坛。这个舞台,对于陆克文来说,足够大,足够合适。陆克文所能发挥的桥梁作用,又何止是在中国和美国之间?相信胡锦涛和陆克文自有会心一笑。
  法国《世界报》总结说,如果世界经济和战略重心东移,那么遥远的澳大利亚将处于第一线。它既有资格与美国保持一种牢固的军事同盟关系,也有资格很具体地接近中国,因此它将享有一种独一无二的外交地位。
  也许,在今年9月的APEC峰会这个更大更合适的平台上,布什、胡锦涛、陆克文也能会心一笑。

相关热词搜索:桥梁 桥梁 桥梁结构 桥梁构造者攻略图

版权所有 光兵文学网 www.nmgsyfdc.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