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丹国 不丹回忆

发布时间:2020-03-16 来源: 散文精选 点击:

  所有对于不丹的记忆,在看到了梁朝伟和刘嘉玲在不丹被众小喇嘛环绕的婚纱照之后,变得更加清晰。   阳光猛烈,天空如宝石。即使戴着墨镜,我也不由自主眯起眼睛,巴姆塘午后的阳光下,不丹这个喜马拉雅山南麓的佛教国家展示出了它真正香格里拉的所有特质:
  在茂密森林里修建起来的这个庙中空地,农人晒着辣椒,刚出生不久的黑色小狗排成一串儿在晒得发烫的地面上睡得正酣。大群的乌鸦在空场上游走,开会。还有两只狗在寺院的墙旁打盹儿,另外一只,很好奇地扒着酥油筒,往里面探身观看。
  庙外竹林空地里,6个喇嘛分为两组,踢球踢得兀自投入。但是没有嘶喊,小喇嘛们专注安静,即使是在踢球过程中。人们普遍安静的神情是不丹最让我喜欢之处。
  我脑海里立刻就涌现出《高山上的世界杯》这部影片。不丹朋友说起这部影片的导演: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总是目露崇敬。
  1961年7月,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出生于不丹,是堪布阿贝仁波切的弟子。其祖父为红教法王依怙主敦珠仁波且,父亲为红教大德依怙主听列罗布仁波且,母亲之家族出自贝玛宁波,外祖父为著名之竹巴噶举喇嘛,得法自释迦师利。
  不论在佛教徒或非佛教徒的眼中,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都是一个响亮的名字。他秉承藏传佛教最优良的传承和教育,学术成就享誉世界,是当今世界公认最具创意的年轻一代藏传佛教导师之一。对佛教徒而言,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以其清新、幽默、高证量的说法方式,吸引了全世界众多信徒的追随,是新时代的偶像型上师。
  而对非佛教徒而言,他则是全世界唯一的“喇嘛导演”,集上师和导演于一身,当年曾任贝尔托鲁奇电影《小活佛》的顾问,并编写和执导过两部佛教主题的电影。《高山上的世界杯》便是他第一部编剧和执导的片子,票房黑马,获奖无数,因此获得了拍摄《旅行者与魔术师》的资金。
  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是西方人眼里不丹的一个缩影:注重精神修行的民族,如何在飞速发展的现代社会里找到自己的位置,提供另外一种价值坐标。
  有人会对其同时身为佛教上师与电影导演的身份感到困惑,二者角色看似冲突,他轻轻一句,“电影可以视为现代的唐卡”,便让弟子醍醐灌顶。
  这个国家,大多数中国人并不熟悉。但是随着梁朝伟和刘嘉玲的世纪大婚,引来大陆港台三地无数媒体,不丹在中国媒体上曝光频频。
  其实在海外,不丹绝对是今年的一个热点。5月,美国国家地理杂志,德国国家地理杂志不约而同地将不丹作为封面故事。乃是因为今年,在该国国王主导下,该国第一次进行全民大选,德高望重的前国王亲自主导,主动还权于民,实行民主制度。历史上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一个王朝还未露出明显衰落迹象,国王却选择将权力交还给民众。
  不丹作为“最后的香格里拉”,在保持传统文化和自然环境方面堪称人类社会的楷模。不丹实施世界上最严格的环境保护措施,全国森林覆盖率72%,在亚洲名列首位。不丹国王亲自倡导的国民幸福指数(GNH,Gross National Happiness),现在成了不丹的一张名片。
  我的向导sonam是个谦逊、英俊的年轻人,他笑着对我说,民众对国王的爱戴到了这样的地步:刚开始听说国王要还权于民的时候,很多不丹人想不通甚至为此失声痛哭:为什么自己敬爱的国王不想管理他们了。这样从上而下推行,且民众需要王室做很多说服工作的民主,真是闻所未闻。
  不丹人的性格,也可以用他们最重要的出口商品做个类比:水利。不丹的水利资源极其丰富,水电资源蕴藏量约为3万兆瓦(MW),目前仅约1.42%得到开发利用,就已经成为全国最大宗的出口商品了。
  不丹的水安静平和,清澈见底然而从喜马拉雅山飞流而下,就能拥有巨大的力量。
  不丹处于地球表面最高、最崎岖的地区南部,国土内的山地被狭长的河床隔开,河水以巨大力量冲刷着原始岩石,没有哪个地方能看到大片的空旷地带;民居、寺庙都错落有致地散布于山坡之间。人和伟大的自然并存,乃是不丹人从小的信念。
  我谦逊的向导Sonam,正穿行在不丹的高山峡谷,回到自己东部山区的家,陪伴父母。普那卡那个名叫丹丁的小和尚曾在我镜头前摆弄姿势,此刻或许正在草地上声音响亮地背诵着经书。

相关热词搜索:不丹 回忆 不丹回忆 不丹的美女 为什么不丹国旗是龙

版权所有 光兵文学网 www.nmgsyfdc.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