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关系 中美关系需要实现四大超越

发布时间:2020-03-19 来源: 散文精选 点击:

  中国人喜欢用三十年作一个时间段的划分,这大概缘于那句古训:“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意在提醒人们注意到时事变迁。中美关系风风雨雨过去了三十年,未来的三十年,中美关系前景如何,耐人深思,也令人关注。过去三十年中美关系取得了一些成就,但离国际和平的需要和两国人民的期望还有差距。可以确定的是,中美关系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决不能躺在功劳簿上睡大觉,更不能裹足不前,而要有新思路、新构想、新发展。
  
  中美关系三十年发展的经验
  
  回首过去的三十年,中美关系曲折发展的经验与教训值得很好总结。中美之间由遏制与反遏制、由隔离到接近、又由对立转向合作,不断地沟通、联系使彼此加强了理解和认同。但仅有沟通与联系仍是不够的,在中美关系正常化之前,从1955年到1964年,中美共举行大使级谈判一百二十多次。虽然保持了有效的联系,却无法使彼此关系更进一步。因此,经验之一在于,必须从战略高度认识中美关系的重要性。只有在战略上真正重视起来,只有从地区和全球安全与稳定的大视野看待中美关系之后,才能超越意识形态和制度差异,两国关系发展才能出现重大进展。另一个经验在于,两国关系要想得到稳定与发展,除了保持良好有效的沟通之外,还必须有机制或制度上的保障,使中美之间保持着各个层次的良好交往。中国从中美关系大局出发,近些年不断探索新的合作机制和对话机制,建立了首脑热线,首脑会晤机制,政治安全战略对话和经济战略对话等高层次合作与沟通平台,在朝核问题上,中美关系也形成了六方机制框架下的双边战略合作,同时也在努力探索两军加强联系与交往的合作模式,两国民间交往的深度与广度也是空前的。中美关系三十年来的变化是巨大的,也是戏剧性的,双边关系取得今天这样的成就来之不易,甚至是以往难以想象的。
  从历史上看,美国逐渐意识到中国对于稳定、和平和发展的作用和影响。这是美国决策层顺应时代的理性判断,时代的变迁也加深了美国人对于中国在国际政治中的特殊价值的认识。在当今这个和平与发展的时代,多数美国人也会彻底放弃冷战思维,发展有利于中美两国长远利益的双边关系。
  
  中美关系的突出特点
  
  在当代,中美关系的两大突出特点在于双边相互依存性和中美关系的国际影响力。
  中美相互依存程度如此之高,以至于改变了中美相互审视对方的立场。在中美两国之间,任何一个国家都没有资格和机会再视对方的问题为与己无关,而采取隔岸观火、袖手旁观甚至是幸灾乐祸的态度,两方还会明白任何试图削弱对方的作法也是与已不利的。
  中美关系的国际影响力主要表现在双边关系多边化的特点明显。中美关系正处于中美俄三角和中美日三角的三角框架之中,同时又处于围绕热点问题而出现的朝核六方和伊核六方的六边框架中,中美之间在这些三边或多边关系中的协作如何,也会直接影响中美双边关系的发展。全球化中的中美关系和地区化的中美关系将具有特殊的意义。双边关系多边化不会降低中美双边关系,而是会强化这一关系,因为中美关系与国际事务的相关性增强了,强化双边关系的稳定因素增多了。在多边化的大国协调中,中美两国的作用均不可或缺。
  
  中美关系的未来发展
  
  展望未来三十年,中美关系拥有过去三十年的成就和坚实基础,以及两国领导层和民众的高度重视和珍惜,中美关系发展的良好势头不会轻易改变和逆转,会朝着更加健康、理性和务实的方向发展,这也是世界各国的期待。但两国关系到中存在的问题和挑战也是不容忽视的。中美关系之间的一些问题是结构性、客观的、不容回避的。必须找到一些切实可行的办法,趋利避害。
  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发达国家,享一超之尊,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具多极一席。中国认为两国关系不是从属关系,而应是平等的合作关系。而美国在这个问题上的看法则要复杂多样得多。
  美国对华战略取决于三条战线的斗争:一是冷战战略,遏制分化演变为主;二是冷战后战略,接触加遏制,两面下注;三是后后冷战战略,或称新对华战略,美国放弃其超霸地位,与中国和其他大国强化战略互信,在更大范围内实现与中国的合作,探索新型非联盟合作关系。
  中美关系如何发展取决于竞争与合作这两大因素的互动和协调,如何促进和平与合作是中美关系发展的关键。从内政与外交相互影响的角度看,国际体制对中国的影响比对美国的影响更大一些,由于发展阶段和国际地位不同,中国的自律能力也远比美国要强,因此,中国作为和平使者的身份更为明确,而美国则仍处于战略规划的巨大悖论之中:一超地位使美国可以无视国际上任何制约因素而自行其是,强调战略机遇期而继续扩展,同时,这也已经或将引发国际和国内社会的更大反弹,其中国内因素的影响将会继续加大。扩张会导致成本上升,短期收益大幅下降,而内敛与节制、关注内部、强化与国外的伙伴关系,又使美国一些人士唯恐战略机遇的丧失。扩展与力量有限性、维霸与维稳的矛盾一直使美国难以协调,无法自控而陷于战略困境。问题的核心仍是美国的霸权情结,这个症结不除,其战略悖论就难以超越。而这恰恰是美国的世纪难题之一。
  
  发展中美关系需要实现四大超越
  
  对于中美关系而言,要想在未来的岁月中取得突破,关键是能否实现四大超越。
  一、超越极化分割。无论是两极还是多极,这仍是国家行为体至上或国家行为体唯一的时代观,仍是权力政治思维的产物,是褊狭的单一层次论的体现。忽视了国际事务多种因素互动的复杂现实,贬低了高于或低于国家的国际组织发挥的积极影响。中美两国应带动国际社会多层次有效合作的进程,并发挥更为主动的作用,
  二、超越制度分歧和价值观分歧。不同的制度之间的良性竞争将成为长期共存的现实。一些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发展国家以各自的发展模式实现可持续增长取得了显著的成就,这些成就可能是阶段性的,但仍具有巨大的说服力,即国家以符合自身特性为基础制定发展战略而不是照搬一个模式的改革方向是值得探索的尝试。在当前的金融危机影响下,发达国家自身模式的隐患也使人们相信世界上没有普世的完美制度,不同制度模式以及不同价值观的共存是符合人类多样化共存的现实的,新兴发展中国家无法也不能复制以往大国的强国之路,不同制度的探索均是对人类发展的贡献。中美两国遵循和而不同的原则就是对人类创造性的尊重。
  三、超越地区合作走向全球合作。中美两国在亚太地区的合作与交流取得了一些进步,尤其是中美在朝核问题上的合作,可谓合作处理热点问题的新典范和新尝试。中国不会谋求中美共治的格局,但作为联合国的常任理事国,中国会象其他国家一样在更多地区问题上发挥积极的建设性作用,推动国际和平的进程向前发展。从这个意义上说,中美合作是不以地区划分的。
  四、超越权力政治限制。权力政治是国际政治的某种现实的反映。制约中美关系发展的最大瓶颈还是权力政治。权力政治与均势、联盟式政治相连。在这一思维框架下,争斗与冲突无法避免。改变权力政治思维仅有中国一方努力是不够的,需要双方共同努力,增强互信,增信释疑。
  总之,美国需要避免两面下注,中国不是美国的赌注,而是美国可以合作的坚定的伙伴。美国需要避免走传统西方式霸权统治的老路,尊重世界“非西方化进程”。中国要更开放,更加深入地改革,改革那些与现代化发展不相适应的成分。中美两国应主张未来的国际秩序是制度主导而不是国家主导,通过建设和完善国际制度来管理国际社会。中美关系中充斥着许多新的议题:能源、环境、反核扩散等等,这些都成为中美关系中新的增长点。中美之间需要确立新型非联盟合作型关系,也即战略协作伙伴关系,这种战略关系必须有共同或相互认同的权利和义务,也需要承担彼此认为对方必须承担的责任。同时需要进一步明确和研究中美关系中共同的行为规范和准则。
  (作者系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所长、教授)
  (责任编辑:王栋)

相关热词搜索:中美关系 超越 中美关系需要实现四大超越 中美关系实现正常化 中美关系四个阶段

版权所有 光兵文学网 www.nmgsyfdc.com.cn